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106章杀狗的过程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放血,放狗的血干什么?黑狗的血,难道说是要用来辟邪吗?”

    猴子嘟囔着说道,倒是给了我们一个好的思路。

    确实如此,杀狗有那么几个原因。

    为了吃肉,但是此刻这些尸体都被冻硬了躺在这里,不像是为了吃狗肉而杀狗,况且特么也没有人大半夜的杀狗为了吃肉吧?

    或者是为了杀死而杀死,现在看来应该是这个可能,为了杀狗而杀狗。

    每条狗脖颈上全都是被割开了动脉,但是这些狗看起来完全没有挣扎的痕迹,像是被下了药然后杀的。

    不,不是……不是没有挣扎的痕迹,而是挣扎的痕迹太少了,之前我没看清楚,现在再看一遍,确实,这些狗也不是没有挣扎过,但是挣扎的幅度都很小,就这么流血流死了。

    通过满地的血还有旁边杂乱的脚印来看,应该是这么回事,这些人杀狗,是为了放血,人人似乎都用了一些狗的血,但是光从这样子来看,看不出他们杀狗是为了干什么。

    难道说真是用来辟邪的?

    不过我觉得这些村民们完全不用用狗的血来辟邪,他们本身就够邪乎的了。

    “老大,这些狗看起来都少有挣扎的迹象,是不是狗当时被药迷晕了,这才杀的?”猴子这么问我,我摇了摇头。

    “不像,被药迷晕了的话,为什么还会有狗爪子在地上猛抓的痕迹,这还是在挣扎。”

    “那什么情况?难道说这些狗脑子有问题,站在原地让人杀不成?这还真是邪乎了。”猴子说道。

    “我以前倒是听说过这方面的事情,就是一些猎犬在山里面遇到了老虎啊,熊瞎子啊这种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动物之后,有时候一些没见过多少血没有多少野性的狗就会被老虎和熊瞎子给吓傻了,站在原地不敢动,就被吃掉了。”

    唐钢是本地人,这附近距离大兴安岭又近,知道这些倒是比较正常。

    “那你的意思是,这人也和老虎一样,能把狗吓的原地不动,把它们全部都镇住,然后杀了这些狗吗?”

    猴子本来笑嘻嘻的说道,结果说着说着把他自己说怕了,声音也小了。

    确实,别说是这样的夜晚,就是大白天看到这种场景也是会害怕的,仔细想想的话,如果存在这种人,不,能做到这些的,应该已经不是人了。

    人怎么可能把狗吓成这个样子?

    野兽之所以是野兽,就是因为它是和人不一样的,除了本身的力量强大,它的威慑力也是很强的,它本身来源于血脉和血统的那种野性的力量,这才能吓到狗。

    如果细细深究,就有点像是神话里面龙一飞来,所有的动物都跪在地上了一样,那是某种源自血脉深处的威压,如果这样理解的话会容易理解一些。

    但是人类是做不到这些事情的。

    只是从杀狗用的是刀子和周围的脚印来看,毫无疑问杀狗的是人类,但是人类却又做到了如此奇怪的事情,真是叫人惊讶,这也是为什么猴子声音小了的原因。

    “没你们想的那么复杂。”

    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什么?难道老大你知道吗?”

    俩人松了口气,本身今晚遇到的事情就诡异,如果再给心里压上这么一个重担,时刻提心吊胆哪里有一个宛如野兽一样的人类的话,今晚的追查只怕是不用继续了。

    “杀狗的是人,这些狗的主人。”

    我说道,俩人眉头一紧,似乎在思索。

    “所有狗脖子上都有项圈,虽然是草绳,而且这些狗长得这么像,很像是一窝里出来的,杀它们的是它们朝夕相处的主人,因为是主人,所以这些狗即使是知道自己要被杀,但是也还是不敢乱动,只能站在原地等死。”

    我说道,虽然这很残忍,但是事实恐怕就是如此。

    “因为是主人所以狗就不敢动?真的吗?”

    猴子这个城里人还是不了解狗,也对,他本人也不像是会喜欢养狗的人,对此没有了解也是正常的吧。

    “有的,这要看性格,狗和人一样,性格也各不相同,而很忠诚的狗即使是自己要被主人杀死,也还是不会反抗的,哪怕这几只狗随时能咬死它们的主人。”

    “站着被杀,这也太……”

    猴子略有点触动,我闷着没说话,抬脚边走。

    “赶紧跟上吧,村里安静了不少,应该村里的不少狗都被杀了,这里只不过是众多惨剧之中的一个,只是因为地点被我们看到了才是,难怪今天晚上村里的狗不叫了。”

    俩人跟上,确实如此。

    现在我们刚刚走出村子,哪怕之前这么多人在村里走过,哪怕前两天我们经过时到处都是犬吠,可是今晚全都沉默了。

    到底是为了让狗不叫而杀了它们,还是因为需要狗的血辟邪而杀了它们,不管是哪一个,都让人觉得意味深长。

    俩人还沉浸在我所说过的话之中无法自拔,站着被杀,确实是有些残酷了。

    不过这算什么?

    “给你们念首诗吧。”

    “啥?老大你怎么有这种雅兴?不过在这种时候?”

    猴子是很高兴的,但是伸手指了指前方,意思很明显。

    “没事,我声音小点他们是听不到的。”

    “那行。”

    “我念了,以前看到的,作者是个名不见经传的诗人,叫雷平阳。”

    “杀狗的过程

    这应该是杀狗的

    唯一方式。

    今天早上10点25分

    在金鼎山农贸市场3单元

    靠南的最后一个铺面前的空地上

    一条狗依偎在主人的脚边,它抬着头

    望着繁忙的交易区,偶尔,伸出

    长长的舌头,舔一下主人的裤管

    主人也用手抚摸着它的头

    仿佛在为远行的孩子理顺衣领

    可是,这温暖的场景并没有持续多久

    主人将它的头揽进怀里

    一张长长的刀叶就送进了

    它的脖子。它叫着,脖子上

    像系上了一条红领巾,迅速地

    窜到了店铺旁的柴堆里……

    主人向它招了招手,它又爬了回来

    继续依偎在主人的脚边,身体

    有些抖。主人又摸了摸它的头

    仿佛为受伤的孩子,清洗伤疤

    但是,这也是一瞬而逝的温情

    主人的刀,再一次戳进了它的脖子

    力道和位置,与前次毫无区别

    它叫着,脖子上像插上了

    一杆红颜色的小旗子,力不从心地

    窜到了店铺旁的柴堆里

    主人向它招了招手,它又爬了回来

    ——如此重复了5次,它才死在

    爬向主人的路上。它的血迹

    让它体味到了消亡的魔力

    11点20分,主人开始叫卖

    因为等待,许多围观的人

    还在谈论着它一次比一次减少

    的抖,和它那痉挛的脊背

    说它像一个回家奔丧的游子”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