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128章对手狡猾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果真是巧舌如簧一张利嘴,很快便从老头那里夺回了舆论,反倒是倒打一耙,至于真相如何,因为死去的这个小孩子,我还是更加倾向于老头这边。

    “你,你,哎,是又如何?我与你母亲真心相爱,不过却遭到你这个不孝子的反对,那几个月我确实是跑的勤了些,但是也正因为如此才觉得她的死不太对劲!”

    “她绝不是会自杀的人!更不会喝农药!她早就知道你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知道你惦记着她那点棺材本,如果不是念你是她的儿子,老人家早就搬出去了。”

    “老人得了病,人家自己有钱,为什么不能治?到头来谁做的事情,谁心里清楚。”

    老人说道,我轻轻叹息一声,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了,根本到处都是。

    人人都说养儿防老,可也要分人。

    杀死自己的儿子,杀死自己的老娘,这人还真是把事儿都做绝了,虽然身为刑警没有证据之前不可盖棺定论,但是就从他能杀自己儿子来看,恐怕八九不离十。

    “放屁,我是她儿子还是你是她儿子?怎么事实真相是什么,就由着你一张嘴就开始胡说八道了?你说的这么多,有证据吗?”

    果然是个聪明人,知道这样撕比下去,无非是双方互相自爆,所以转而要证据起来了。

    老头能有什么证据?而且这事情也已经几年前的事情了,以这人的老练来看,我不觉得他会犯下不把尸体火化这样的愚蠢错误,所以想从尸体上追查也是做不到的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事实到底是如何,只怕是早已经淹没在时间长河之中了。

    “娃啊,叔劝你一句,你男人能杀他老娘,能杀他儿子,到时候你有个三长两短,也能杀了你,弄个意外保险什么的,我都能想出来的事情,这种人想不出来?你都不害怕吗?”

    这老头不去理会男人关于证据的逼问,反倒是朝向那女方开始了思想工作。

    其实思路倒是不错,不过就这女的之前的演技,到这样的事情肯定是一个人做不出来的,对于杀死自己的孩子,她显然也是同意并且有参与的,恐怕收效甚微。

    “老东西你说什么?你们警察到底管不管,证据没有就在这里污蔑人,我要上法院告你的!”

    那男人转而开始集火我们吗,他明显慌了,说明对于自己妻子,他也是不信任的。

    “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别问我!”

    那女人明显开始动摇了,才会说出我不知道这种话。

    俩人同床共枕的,相信男人完全可以说老人在放屁,相信老人立刻就可以检举揭发,怎么会说出我不知道呢?

    而那老人一垂头,似乎是暗暗下定了决心。

    “我有证据!”

    正当撕比现场乱成一锅粥的时候,远处一个人举手,致使所有人都往那边看去。

    是个年纪和这男子差不多大的中年人,慢慢走上前来,说他有证据。

    “王奎?你是什么意思?”

    一看到是这个人,这男子明显有些慌。

    “张敬中,你做的有点过分了。”

    王奎说道,不再去管张敬中,而是走过来看着我,对我说道:“警官,我能作证,当年张敬中他妈卧病在床的时候,我曾经去看过一次。”

    “那天刚去,隔天就传来了死讯,而且我当时去看的时候,张敬中他妈虽然确实是卧病在床,但是精气神还是很好,从当时的情形来看,很难想像老人会因为所谓的不拖累别人而喝农药自杀!”

    “至于证据,这还真的没有,人证可以吗?”

    王奎说道,我一扶额,果真如此。

    这案子实在是太久远了,当时没有报警,到现在别说是寻找现场了,黄花菜都凉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即使是知道了,仍然没有去抓面前的这张敬中的原因,因为没有证据。

    而这样的人证,显然是无法把面前这人送进监狱里的。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个楞头疯子,但是这人的心机之深,以及他的谨慎,残忍,都是独具一格的人。

    其实很多时候,世界远远比我们想象中要大得多,但总是有人喜欢把人划分为穷人和富人的层次,简单的就以这些来划分。

    就比如面前这个男人,正常人会觉得这人窝在这么个小县城里开个小卖部,一个月赚一点糊口的钱,还不是被生活狂草的,他作为人能优秀到什么程度呢?

    虽然我很不想把这种能力称之为优秀,但是不得不承认,很多价值观里面,残忍,谨慎,谨小慎微和心细如发,这些都是聪明的代名词,更别说这人刚才还知道掌控舆论的形势,某种程度上的确是个把聪明劲没有用到点子上的聪明人。

    这样的人其实是很多的,总而言之,他没有从穷变为有钱,或许是因为他懒,也或许是因为他没有文化,也或许是因为别的一些复杂的原因,世界就是由这样的复杂而形成的。

    这是个……很厉害的对手,作为罪犯而言,懂得磨灭证据,懂得规避法律的惩罚。

    “人证?仅凭你一张嘴,怎么说都行,但是没有证据,凭什么污蔑我?”

    这男人果然聪明,一听到仅仅只是人证,还仅仅只是人证来证实他母亲在临死的前一天里的身体状态,便已经知道了这绝不可能对他形成直接有力的证据。

    确实如此。

    “你们在这里等一下。”

    我说道,在这对夫妇急忙阻止下,走进了他们的屋子里。

    既然不能通过球本身来形成证据,那至少可以通过别的来定罪。

    这个谋杀的诡计想要实施,需要几点,一是确保手中的球能在车来的一瞬间丢出去,让自己儿子追出去,然后死掉。

    否则的话离得远了司机能刹车,离得近了司机就该看到不该看的了,这个距离的精准把握就可以看出来有些火候。

    那么,他是怎么知道车的具体位置的呢。

    小卖部的门是那种很狭小的门,除非是从里面探着头看外面,否则很难看那么远。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