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131章我让他死,他就得死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如果是我,就会这么做,这样做的风险最小,即使是东窗事发了,也可以把责任推脱给自己的儿子,就说儿子脑子有问题不懂事,没事干拿着农药玩,把农药洒到了老太太的饭碗里,结果酿成了惨剧,到头来他本人还是什么事情都没有。”

    “我猜的没错吧?”

    “抽屉里放着两瓶农药,应该不是给自己喝的,你想给谁喝呢?不就是隔壁的这对夫妇了嘛,从楼梯这里只需要搭个梯子就能翻过去,如果我没猜错,你的计划就是翻过去找机会给他们下毒吧?正因为如此,你明明手里有证据,但还是不愿意拿给我们。”

    “因为你想自己亲手杀了他们,而不是让法律制裁他们。”

    是的,这就是老头的全部动机。

    为了报仇要杀人,为了杀人所以不会把证据交给我们。

    之所以不救人,也是因为那孩子手上也沾着血。

    老头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他们做的很隐秘,但还是露出了马脚,那天晚上,我如同往常一样翻过去看她,却发现她摊在床上,面容枯槁,有进气没出气。”

    “她的傻孙子站在旁边,手里捏着一瓶打开了的农药,右手里还捏着另外一瓶未开封的农药。”

    “我瞬间就明白了事情是怎么样的。”

    “我们都是老街坊老相识了,认识好多年,以前都是在一个大队里面搞生产的,那时候我就喜欢她,但是她却嫁给了另一个男人。”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的心思也淡了,谁知道几年前,那男人终于死了。”

    “我去看她,陪她说话话家常,但是她那白眼狼儿子却盼不得她早点死,而且极力反对我们的事情,因为他小子自己没本事,找不到工作,惦记老太太的房子和棺材本,害怕我是为钱而来,到时候会和他争遗产。”

    “这种东西,真的该死。”

    “我曾经是想在那个时候杀了他们的,但是当时她求我,她在床上,有进气没出气的时候,疼的身上受不了乱骂人的时候仍然在哀求我,不要对他们动手。”

    “我答应了。”

    “但这几年,我过不去,过不去的,过不去的,有些人有些坎是过不去的。”

    老人说道,我也算是理解了,和我之前猜想的差不多。

    “那为什么,现在又把证据给我们了呢?”

    我摆弄摆弄这老式相机,看着里面的照片,问他。

    “你来之前,我睡着了,梦里回到年轻的时候。”

    “警官你知道吗?心情是有颜色的,心悸时,绝望时,是压抑的颜色,一股说不出的难受在身上蔓延。但是快乐和喜欢,也是有颜色的。”

    “甜的,甜的味道,颜色和煦的像是阳光,心好像不能动,也不能呼吸,一切都停了,我又想起了那时候,喜欢的味道。”

    “在那个时候我突然醒了过来,虽然清醒过来了,但是脑子里仍然长久的萦绕着那种甜的感觉。”

    “我准备起身,准备检查好那瓶农药,准备今晚动手。”

    “就在我起身的时候,有一只手,拽了拽我的胳膊,那种清晰的好像它就在那里的触感。”

    “那是她的手,我年轻时曾经有次无意间碰到。”

    “她在劝我吧。”

    老人说完,缄默不语,我沉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我清楚了。”

    随后我拿起那相机就走出了他们家的门,至于他所说的那么玄之又玄,简直有点童话意味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我已经没了心情去窥探。

    随风吧。

    抱着相机到了小卖部,众人都在等我,我将手中相机所照的那一张给众人看,上面清清楚楚的照出了一个人端着望远镜的手,左手上还带着个银戒指。

    这手,一看就知道是这女的。

    原来如此,如果是他本人在上面看着的话,说不准老头开窗的时候就被发现了,在犯罪这方面,这男的比这女的狡猾了不知道多少。

    不过可能女人终究心肠没有他那么硬,所以没有选择自己去丢球,而是让男的去丢,这才有了证据,这还真是不幸之中的万幸。

    这下子铁证如山,女的是可以被我们带走调查了,她一下子就慌了,不由分说立马就把自己的丈夫张敬中给供出来了,这下子可好,俩人全都一起带走。

    “你们凭什么抓老子?他是我们生的,就是我们的,我们想让他死他就得死,凭什么要抓我们?”

    “老子这辈子真是倒霉透顶,摊上这么个一对穷爹娘不说了,给点钱都舍不得给,生个儿子还他吗是个傻子,傻子你们知道吗?他除了会吃喝拉撒之外,哪里像是个人了?”

    “老子杀他怎么了?老子杀了他是让他解脱,这种傻子活到这世上,除了祸害别人就是祸害自己,有什么用?”

    “如果他自己会说话,他估计也不想活了,老子这是成全了他,怎么了?”

    “死了才好,还能给我们弄上些赔偿费,也算是他唯一的贡献了,老子可养了他十五年!你们这些警察,之前他傻嘻嘻的祸害人的时候你们去哪了?现在装什么正义使者?”

    “老子艹xxxx。”

    被拉上警车的张敬中气急败坏的狂骂,但是这解决不了问题,只是他口中说出的话和观点,的确让人触目惊心。

    总是会有这样的人,而在农村,亲儿子用药毒死老子老娘,父亲杀死孩子,这些其实在广大案例中,普遍的有些普通了,不过大多数做得还没这么严重,很多都是老人得了重病,儿子不肯治,就扔在床上让他等死。

    等着去死。

    甚至只要稍微去一去那些农村地区,找个熟悉的人问问,稍微有年纪大点的,有点阅历的人都可以告诉你一个关于此的悲剧。

    我小的时候就有过一次这样的情景,那是父亲带着我去一个他一起打牌的叔叔家。

    叔叔年纪和我父亲差不多大,去了之后被那个叔叔家里床上一直在喊叫疼的老太太给吸引了注意力,于是我父亲过去看了看。

    那个场景至今我都记忆犹新。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