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132章以爱之名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人老了,腿一断,骨头就长不起来了,在加上她前几天又摔了一下,现在医生说腰,腿都有问题,得好好治,但没办法,这几天老太太的脸色是越来越不好了,就等着死呢。”

    站在老人的床铺边,老人的儿子递给我父亲一根烟,然后自己笑嘻嘻的说道。

    “是啊是啊,我也理解。”

    接过那根烟,父亲点上它,点头称是。

    这个人,面前的这个男人,被称作我的父亲的人,他是怎么理解的?

    他是如何理解这样复杂的心情的?这种事情为什么会被视作理所当然呢?

    而两个月之后,那个老人终于死了,我们也过来吃席,看到当时抬棺材的时候老人的儿子披麻戴孝,哭的那叫一个惨啊,和他当时笑嘻嘻的说就等着死呢完全不同。

    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呢?

    “你们凭什么抓老子?殚精竭力终为子,可怜天下父母心,我杀了他这是为了他好!你们不会去想吗?他这鸟样子长大了有什么用?卖苦力都没有人要他,一辈子都得父母养着,更别说娶媳妇传宗接代的事情了,我杀了他这是为了他好,我这是爱他啊!你们真的明白吗?混帐们!”

    在警车上,张敬中仍旧在不断的叫嚣着,喊出他眼中的真理。

    “吗的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人,杀了别人还说为别人好。”

    猴子和我一样坐在前面,他开着车,一老一少两个刑警在后面控制住那对夫妻。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我抽了口烟说道。

    “啊?”猴子则完全无法理解我话语里的意思,至少他是无法理解这哪里正常了。

    “因为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教育里,把孝当作一种压力,当作一种推崇的手段,而不是发自内心的这样感受。”

    “大多数父母,把子嗣当成是为自己养老的工具,当成自己的劳动力,把儿子女儿看作自己的附庸,又或者是完成自己目标的延续。而不是一个人。”

    “与父母平等的,正常的,一个个体,需要受到尊重的生命。”

    “况且父母是不需要拥有资格就能成为的一种身份,不合格的父母多了去了。”

    我说道。

    “可大多数父母,都给了孩子生命和安稳的环境,足够温饱的衣食,这不是足够了吗?”

    猴子问我。

    “很不公平。”

    “哎?”

    “有很多时候,对孩子很不公平,所有人都默认他来到这个世界上是值得开心的事情,这其实很不公平。”

    “如果他是因爱而生的,那么至少,他该有理由学会怎么去恨。”

    很快把俩人带到了警局,在人证物证之下,很快他们便招供了自己的罪行,况且在车上也把动机招供的差不多了,此事就暂时告一段落。

    我们将这几天在山上的事情专门开了个会议讨论,然后划分了工作,另外一边,我也去跟市局联系,把具体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还亲口问了老局长,关于老茂的事情是什么情况。

    老局长跟我说他找老茂去是纯粹的偶然,一来老茂确实是在武警里面很能打,是出了名的能打,二来也是有不少的武警之前去执行了一个任务,所以很容易挑选到老茂。

    纯粹的,偶然吗?

    那这可是太偶然了点,很难想像一个因为偶然到达这里的人,竟然会在这里遇到自己的弟弟。

    市局那边很快把老茂的双胞胎弟弟的资料给我发了过来。

    姓名,全正民。

    性别男,民族汉,籍贯陕西咸阳,十年前走出大学校门,自此彻底失踪,疑似与三个月前失踪的女友案有牵连。

    而总算也得到了花义无的真名,也就是他口中所说的自己女友,叫洛萧萧,听起来好像很特么俗的一个名字,不过倒是让我想到一首诗,无边落木萧萧下,不见长江滚滚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回事。

    不过得到的地址,花义无家的地址,竟然也是西安市,这就有点让人没想到了。

    是因为花义无一个人在这个城市里生活了六七年时间,虽然因为她没有身份证的原因我们无法确定她是不是一直没有离开过,但是从周围人对她的风评来看,除了正常休息时间,她是没有请过假的。

    难道说明明家人就和自己在同一个城市,但是却能忍住六七年不见吗?这简直是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因为人是需要人的一种生物,人离不开人。

    一个人总会孤单,总会孤寂,如果是家人死了还好,但是家人明明健在,但是却六七年不见,这种感觉实在是让人有些不太正常。

    还是调查调查好,说不定她在这六七年之内忍不住回去看了呢?从这里或许可以得到一些线索。

    我们已经来到这里时间不断了,但是这么长时间下来,我们仅仅只是调查出了花义无和这个地方的关系,而我们要调查的这些所有人,和这个地方的关系都没怎么调查出来。

    也是因为这地方就是个小县城,而且还不是漠河那种因为名气而有不少人去旅游的,那种地方有稍微正规一点的管控,如果他们去过的话,应该是会留下记录的。

    但是很可惜,这里并没有,这小县城有个毛的旅游项目,看的景儿全都是天然景儿,连收费的都没有,更别说是有谁能提供这些人来的线索了,而至于想知道他们来到这里干什么,则就更加不可能了。

    而在我还在纠结那些受害人之间他们是共同来了这个县,至少他们应该是去过同一个地点吧这种问题的时候,猴子过来跟我说,之前那被剥皮的孩子,剩下的俩人也不见了。

    “什么?也不见了?难道也被绑架了不成?可是这不可能啊,那几个犯人可是走进大兴安岭里面了,难道他们从里面出来了不成?什么时候发现的?”

    我问猴子道,猴子摇了摇头,一脸难堪的说道:“什么时候离开的不知道,还是今天咱们回来的时候,我提了一嘴让局里派两个人过去看看,至少给人家说说进度什么的,谁知道嘿,过去人就没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