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133章抽丝剥茧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过去人就没了?说清楚点。”

    难道这群黑衣人做事做的这么绝?杀了人家孩子还不够,还要杀了那对夫妻不成?

    可我觉得这事处处透着蹊跷,这些黑衣人为什么要杀那对夫妻?似乎并不是我们所想的那对夫妻的玉,根据我们的调查表明,杀死那个孩子,很可能和勒布杜斯拿走了玉石没有任何的关系。

    因为杀死勒布杜斯,本质上是因为花义无和全正民的仇恨,和那所谓的玉石问题不大。

    这是因为,从谢晨辉的描述中我们可以得知,勒布杜斯从他那里抢走那所谓的玉石的时间,是一两年前。

    但是通过死去的全正民描述中我们得知,这群黑衣人早就从十年前开始决定要杀了勒布杜斯了。

    难道说他们有预言的能力,早在十年前就知道再过个八九年,这个勒布杜斯本人要从另一个人那里抢来玉石?这也太扯淡了吧?

    所以和玉石几乎没有什么联系这应该是对的。

    那么为什么要杀了这对夫妻呢?还是说,两伙人不是一伙人?这似乎就更不可能了。

    因为杀死那个孩子并且剥皮的现场,和后来的勒布杜斯案的现场很相似,几乎可以肯定犯人就是同一伙人!因为都没有留下足迹和脚印,加上这么高超的分尸剥皮技巧,冷静的处理,几乎可以肯定是同一伙人了。

    难道说真是我们所想的那样,杀死这个孩子,其实是因为这个孩子是勒布杜斯的私生子?这也太狗血了点吧?

    从当时这对夫妇的着急程度来看,很难想象这么毁三观的事情。

    不过伴随着这对夫妇也一并消失,说不定事情会有新的转机。

    “跑了,就这几天,谢晨辉和何陈华,俩人把家里的地卖给了村里的别家,出的是白菜价卖的,家里的房倒是想卖,但似乎是太烂了没人买,光把家里盖房的地给卖了,把屋里面的家具全都给处理掉了,俩人似乎是三天前就见不找人影了,应该是跑路了。”

    猴子说道,他说的话更是让我匪疑所思。

    跑路了?

    这什么情况?

    只听说过犯了罪的人跑路,还没听说过受害者跑路的。

    变卖家产,房都卖了?这也做的太绝了吧?

    难道说,这一对夫妻仍然固执地认为,凶手之所以要对他们的儿子下如此重手,是因为他们的那块玉石,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所以着急着跑路了?

    可这也太着急了点,我们警方不是刚刚才去调查勒布杜斯的事情吗,他们这就着急跑路了?这是有多么不信任我们警方啊。

    “这……”

    “这边的人是真不专业,这几天就不知道看好那对夫妇吗?还得我提醒,在眼皮子底下人还能没了,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猴子一提起这就气不打一处来。

    “嘛,这种事情谁之前也想不到,我们先去看看现场再说吧,现在就让警方进山,去大范围的走访那村子里的村民,另外再组织一队人,按着我们今天发现的踪迹去追查那些黑衣人,他们不可能这么快就从大兴安岭森林里出来。”

    那村子里的案子,表面上是有了结尾,但是案子没破,人没抓到,怎么都不算是案子破了。

    “对了,再去准备一些之前那些受害人们的画像,阿水,副校长,那两个女孩一家,去村子里一个一个的问,看看这些人是否去过那个村子。”

    我说道,猴子点了点头去准备了。

    至于那把枪,已经是第一时间就开始查了,不过现在还在调查之中,还有山下附近的小卖部,也派人去查了。

    警局的人手处于明显不够用的状态,所以枪械的问题已经上报给市级政府,我还往西安市局那边报了一下,让他们也帮忙着调查。

    还有调查到的,当时案发时候,给受害者打电话的那个,来自于哈尔滨的号码,在我们进山的这几天也已经调查出眉目来了。

    这个号码,属于一个年轻人,人是哈尔滨人,不过在北,京市打工,通过他的身份证信息收集和调查,我们现在还只能确定他是有可能在北,京,当然了,只是有可能。

    说不定他通过搭一些黑车,或者是一些不需要身份证的客车离开北,京,这都是可能的。

    只是他在北,京哪里打工,做什么工作,这些到目前为止仍然查不出来。

    不过这个号码,在给受害人打电话的前几天,还存在正常频率的通话,到了当天,突然一下子没了任何的电话联系,当天唯一打的两个电话,就是当时打给受害人的两条电话。

    而在那之后,这个号码也彻底的陷入了死寂。

    要么是这号码的号主被人夺去了手机,黑衣人们用他的号码打电话,想让他故意背锅。

    要么,他本身就是黑衣人的一员,当然了,如果他真是,这样的行为就和自爆没有任何区别,我巴不得是这个可能。

    想了很多之后,猴子也准备好了,我则是和他一起先前往谢晨辉和何晨华这对夫妻的家里去实地看看。

    虽然说继续回去调查山里面村子里的案件也很需要我们,但是这对夫妻的突然跑路,实在是太诡异了些,让我有些琢磨不明白,至少从现在我们所拥有的线索,无法解释他们做出如此奇怪的举动来。

    坐着警车,猴子一副便秘脸抱怨道:“如果说这俩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失踪了跑路了还可以理解的话,但是这俩人失踪了却连去往哪里都不知道的话,这就有些让人头疼了。”

    “正常来说怎么可能连他们出村子去往哪个方向,乘什么交通工具,这些都不知道的?这种事情我以为在2017年是几乎不可能出现的了,但是这当地醉人的摄像头数量还是抽了我一耳光。”

    “小地方有小地方的难处,不过他们跑路的话,怎么可能不坐火车呢?坐火车的话,身份证信息就能查得到了,现在没有,他们很可能是坐大巴出行的,这确实是不好查。”

    其实我也同样有些无语,但是二人消失了是不争的事实。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