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134章二楼的血液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这小县城就只有一个汽车站,而从他们村子到汽车站这么长一段路,总会有摄像头拍到蛛丝马迹的,出来之前让他们查了没?”

    我问猴子,这点小事他应该想到了。

    “已经在查了,不过别抱太大希望。”

    用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我们到了之前来过的,这一家门口。

    因为事先就知道里面没人,所以我们连门都不敲了,不过这还真是真实,门都不锁一下的,果然是因为家里没什么东西了吗?

    门被我们推开,之前摆放在门后面的一辆摩托车一辆电瓶车已经没了,我看了猴子一眼,他说道:“别想了,他们把摩托和电瓶车卖了,卖的就是这村里人,查过了,没什么可疑的。”

    “大概他们觉得自己被人盯上了,所以连用之前的摩托车和电瓶车都不用了,还真是彻底。”

    “嗯,不过真的好奇怪啊,难以想象这是两个普通人为了活命而做出的反应,不觉得太彻底了些吗?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这只是两个普通人,我甚至要以为他们是潜逃多年的大犯要犯了,不管是变卖家产,还是无声无息的跑路,熟练得让人害怕。”

    我推开他们第一个门的房间,打量了一番之后说道。

    这他吗,其实严格意义上都不能用打量这两个字了,因为里面根本空空如也,家具啊,屋内的陈设啊,啥玩意都没了,这些东西他们要么是卖掉了,要么是全丢了,大概是知道买了他们屋子地的人,之后会把他们房子拆了吧。

    太彻底了。

    简直是很有跑路经验的那种人,普通人这辈子搬家都搬不动几次,又不是在生活节奏快的大城市里,相比起来,他们真是有些过于熟练了。

    我心里对这俩人的怀疑也由此陡升,之前我们也觉得奇怪来着,为什么呢?因为这俩人……他们俩一个来自南方,一个来自很北的当地。

    这俩人是怎么结婚结合在一起的?这本身也让人觉得奇怪,至于这房子,是女方父母留下来的,女方之前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当地农村的农民,而那个男的也不知道是怎么认识的。

    奇了怪哉。

    看完了这个屋子,我们转而看向别的屋子,正准备彻彻底底的看一遍时。

    我停住了脚步,屛住了呼吸。

    有人……有人在这屋子里!

    严格意义来说,人是在楼上,二楼的屋子里,因为走动而发出的脚步声,我和猴子都是同一时间听到,瞬间摒住了呼吸,瞪大眼睛望着对方。

    是谁?我冲猴子摆了摆手,他点点头,摸出腰间的枪。

    我们俩慢慢的,慢慢的往二楼走去,登上一节一节的楼梯,走到了二楼,到了那房间门口。

    房间门被虚掩着,不过这时候已经听不清楚里面有什么声音了,我们俩对视一眼,踹开了门。

    窗户开着,窗台边上按上去一个烟头,火还没灭,人已经不再屋子里了!

    窗户开着就证明,从二楼跳了下去?

    我冲到窗户旁边探出头去往外一看,果不其然,后面的这条巷子里,远处一个男人正在狂奔。

    这是从未见过的新面孔。

    “猴子快去追!”

    我吼了一声,猴子都来不及和我回话就追了出去,猴子跑的要比我快,追上去的几率大一些,在这种情况下两个人追并不比一个人追好。

    这人是谁?为什么要来这里?我们上来的脚步声那样静悄悄,还是被他听到了,不过也属于正常,因为我们一开始开大门的时候并不隐蔽,他那时候应该就听到了。

    听到了,还站在这里抽烟,等我们发现他的时候在跑走吗?

    这是什么心理?

    抖?喜欢被人追?

    还是,故意告诉我们这屋子有人来过,我无法理解这人的思路,不过还是小心的把烟头给收起来,烟头上应该能收集到指纹和dna,这都是对我们很有用的线索。

    不过,这个人在这二楼的房间做什么呢?

    这二楼的房间没有沿袭下面房间的秉性,它里面还有不少的家具,看得出陈设还是原先的陈设。

    大概是要把二楼的这些家具搬下去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他们跑路自然是赶时间,所以这二楼房间的陈设就没变过。

    屋内的抽屉全被打开,倒像是在翻找着什么东西。

    莫非,还真是来找那玉佩的?这倒让我想不明白了,玉佩不是已经在勒布杜斯手里,而勒布杜斯死掉了,很可能玉佩已经被他们弄走了才是。

    等等……什么味道。

    这屋子内,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很熟悉的,血腥味。

    难道说……不可能吧,这屋子里能藏什么东西?几乎没有藏东西的地点,在这屋子里藏一具尸体,实在是太难为人了。

    而且这血腥味并不浓郁,甚至很淡很淡,我能闻到也只是因为恰巧在这方面敏感一些,鼻子在这方面敏感一些。

    我掏出了紫外线灯,之前在进山在村庄里吃的亏,现在就不可能再犯第二次,所以从山上下来我立马在县里的局里弄了个紫外线灯。

    或许是因为长时间无人居住的关系,很多家具上面都落了不少的灰尘,而或许是为了掩饰脚下有多少人来过的痕迹,脚下的劣质瓷砖被拖把拖过,所以没有留下足迹。

    唯一被擦去表面灰尘的,只有这张桌子。

    那该把目光着眼于哪里已经很明显了,我用紫外线灯将桌面整个的照了一遍,果不其然。

    土棕色的荧光反应……面积不算特别大,但出血量已经不少了。

    被擦过的桌面上,曾经存在过血迹,这本身就能说明一些问题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两个普通人家被废弃掉的屋子。

    这样奇怪的屋子内,怎么会存在有如这样的血迹反应?

    难道这对夫妻有不同寻常的爱好,喜欢在二楼废弃的屋子杀鸡?

    很显然不太可能。

    严格意义上来说桌面擦拭的并不干净,因为象征着有血液存在的土棕色荧光反应过于明显了,大概是根本没想到自己家二楼还会被人这样调查,所以即使是上面滴落了血迹,应付方式也只是轻轻的一擦而已。

    我立马打了警局的电话让来人,同时冲出去找猴子。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