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136章厕所的手机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这里,不管是因为玉而杀死这对夫妇的孩子,还是因为要凑数,凑出蒙古八珍于是顺手杀了,还是我们猜想的那样,那孩子是勒布杜斯的孩子,所以要斩草除根。

    这些加在一起,都无法解释他们为什么要在从山上逃下来第一时间就来到这对夫妇家里,并且,在这对夫妇家的二楼,还发现了他们的血迹,而且还不是轻易的受伤,轻易的小伤流不了这么多的血。

    我越来越觉得,要么是这对夫妇隐瞒了什么,要么是这对夫妇有些问题。

    但是诡异的事情就在于,如果这对夫妇有问题的话,他们的儿子可是被杀了,被剥皮了。

    而不管是根据周围村民的证词,还是那对夫妇的户口啊,身份证明这些的,都能证明死去的确实是他们的亲儿子。

    这其中诡异的关系让人想不明白。

    正在这时候又来了电话,又是唐钢的,他告诉我火车站那边,调查人员似乎是看到了很像谢晨辉和何陈华的人,想要去找但是因为人流量太多跟丢了,不过可以肯定他们现在想要坐火车逃离。

    “你们去找找他们吧,这边搜山的工作就交给我们了,有了武警部队的配合,保证不用两天,挖地三尺也要把他们抓到!”

    唐钢大概是觉得将他们逼入了绝境,所以听起来很乐观,在之前和他谈话中我听到武警部队的到来,也很乐观。

    罪犯一般逃跑,尤其是驾车往别的地方跑,因为越是繁华和人多的地方,监控探头就少不了,所以很多逃犯为了更加有效率的逃跑,经常会往一些偏僻的山林里面,越是深山老林他们越是喜欢。

    但是这种的一般全都被抓了,因为很多罪犯自己本身没有在山林里生存的经验,对于在山林里面如何生存下去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也不知道消除自己逃跑的痕迹,很容易就会抓到,而且因为是山林,所以大规模的使用警犬就比在人多的地方用更加的肆无忌惮,人怎么可能逃得过狗鼻子?

    更何况本身搜山的人数上是占据绝对的优势的,此消彼长下来,很多逃犯要么是自己把自己饿死了,要么就是被抓到的时候饿的都受不了了,更何况前几天下了不少的雪,在山里面这种没人走过的地方,留下的脚印啊这些的全部就成了踪迹,某种程度上,虽然山林里因为偏僻而被逃犯们所钟爱,但是有时候却也会成为逃犯们的劣势,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唐钢觉得乐观,我也觉得乐观。

    虽然我们之前在上山的时候,三个脚印消失了,而且后面的犯罪之中无一例外的让脚印和踪迹消失了,但是那一定是用了某些诡计,达成视觉上的脚印消失。

    否则的话他们真能踏雪无痕,那还开个屁的车,这么厉害的人那都是用飞的好嘛?

    只要警犬一到,循着味道去追踪,不存在有能跑的掉的。

    “那好,我们这就前往火车站,你这边有了进展随时报告我们。”

    我挂断了电话,带上猴子我们俩人驱车前往当地的火车站,不过路上我听着唐钢刚才说的话,怎么听怎么别扭,但是我又想不起来是哪里别扭,等我们快到了的时候我才想起来是哪里别扭。

    要知道这个县的人口是少到可怜的境界,全县只有堪堪十万人。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都不说河南那种人口大省了,就说我们陕西那边,这种在经济上略显贫穷和落后的内陆省份,这种地方的一个普通的县城的人数有多少呢?

    平均一下,差不多是六七十万吧。

    甚至有的多一些能到九十多万,这还是那种完全感觉不到拥挤的程度,事实上地方肯定还要比这里小个一倍不止。

    所以这个县是真正意义上的地广人稀了,然而就在这样的一个县,竟然会有人说出,这地方火车站的人太多了,把人给跟丢了这样的事情,这他吗简直是恶心人吧?

    火车站人再多能有多少?我还就不信了,总数是这么多,火车站虽然一般属于一个城市或者地区人口拥挤淤塞的地区,但是也多不到哪里去吧。

    因为人口的原因。

    结果,我们到了之后,果真是我所想的那样。

    怎么说呢,站台是老式站台也就罢了,而且这里面连卖票的机构也是那种特别的老旧,而且绿皮火车似乎只有三列。

    因为我们之前就是坐火车来的,所以当时的情况我们也知道,比现在好不了多少,人也是像这样的稀少。

    有三班火车,第一班列车是前往哈尔滨的,第二班列车似乎是前往北,京的,还有一班是前往沈阳的。

    和猴子互相看了一眼,我给他试了试颜色让他去问这当地的工作人员,而我拿出手机打给唐钢,从他那里得到之前在这里看到那对夫妇的警察的联系方式。

    唐钢把手机号给我,我很快拨了电话。

    嘟嘟嘟,嘟嘟嘟,那头一直没有接听。

    我心微微有些下沉,早在之前唐钢就说他们发现了那对夫妇,随后他们跟丢了人,正在仔细的排查。

    现在连电话都打不通,该不会出了什么事情了吧?

    猴子似乎是问完了回到我身边,我正觉得打不通想要挂断电话的时候,电话忽然被联通了。

    “喂?你们在什么地方?我是何队长,现在人在火车站,喂?说话呀?”

    那头……安静的要死,完全听不出来是有人接了电话。

    这火车站本身就是嘈杂之地,怎么会有这么安静的地方呢。

    此时,大喇叭带着巨大的声音开始传播响起。

    “从塔河前往……哈尔滨的列车即将发车,请各位乘客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这样的声音,不光从我身边传来,也同样的,从手机的听筒里传来。

    这意味着什么,我很清楚。

    证明手机,现在也在能接收到这声音的地方,也就是说,就在周遭方圆几百米的距离!

    嘟嘟嘟,电话被人挂断。

    大概是因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心虚了吧。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