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142章嫌疑人还是受害者?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侯队长还是很负责任的,即使是不看资料都能复述出来,我点了点头,只是觉得奇怪,如果真如侯警官所言的话,那这人应该是买不起那辆车的。

    虽然是老式的感觉是六七年前满大街的那种桑塔纳,不过贱买一点至少也得个几万块吧,可按照资料来说,这人一年攒的钱全寄回家去了。

    再说,那辆车的车牌号还不是北,京的,真是他的车吗?

    “嫌疑人所开的那辆车,在严格意义上的那一起绑架杀人案案发前从陕西省那边出发,然后去了北,京一趟,像是去接人,随后就往黑龙江那边开了,在此之前,那辆车基本上是一直处在黑龙江那边的,据黑龙江市那边当地警方调查得知,这辆车之前一直是夏诚的亲戚,他的一个叔叔开着的,也一直是在黑龙江当地开着,据说这是他那个叔叔落户落到了夏诚的身上,但其实不是他的车,大概在一个月前突然去了陕西省西安那边,形迹可疑。”

    侯警官说道,我浑身一震,这样吗?如果这是真的,那么一切感觉就很容易了。

    一个月前突然去了陕西西安那边,到目前为止,最早的阿水遇害案子到现在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之久了,算一算时间的话应该是能跟上的。

    而在这之后,差不多是和我们同时出发的时间,先到达了北,京,然后又去了黑龙江,最后到达了塔河县,这么一想的话完全符合各个案件发展的时间和顺序!

    没有错!这样一来一看,犯人不管是不是夏诚,但也一定是和夏诚有关的人。

    至于为什么,仔细想想,这么狡诈至极的犯人,对于他们而言,想弄一辆车哪里不能弄?想弄点假牌照套牌车,虽然有被发现的可能,但总好过被这样顺着一条线索追查。

    那些一根筋到了敢去抢银行的罪犯,在开车的时候尚且知道把车牌号给遮挡住,也尚且知道哪怕是假牌照也好,也要多换几个,难道说这几个犯人不知道?

    别人可能会信,但我绝对不会相信。

    而且,对于他们来说,随随便便想弄哪里的一辆车都不是难事,最好找那种外来务工人员,在当地不认识人,也没有朋友没有来往,失踪几年都没人管的那种,找这种人弄他的车,弄他的手机号岂不是更好?

    为什么偏偏要选择夏诚?这么一个人?虽然也是在外打工,但是他经常和家里面联系,还时不时给家里面打钱,甚至车都是在家里的一个亲戚那里的,这样的一个人,有必要为了一个手机号,一辆车去弄死他?

    这不像这群人的风格,所以夏诚有问题这个选项更大的浮现出来。

    “哦,对了,还有你们找到的那把手枪,也查到了,是我们这边下辖的东城区那边的一个派出所的民警,他在两个月前失踪了,也一直在查找,但是没有找到,这把配枪就是他的。”

    嘶,我和猴子倒吸一口凉气,人失踪了?枪却出现在这伙人手上,难道也是遇害了?

    事不宜迟,我先是跟老局长联系了一下,又跟正在山上搜山的唐钢联系了一下,得知他那边已经有进展了,说不定很快就能把人抓获归案,而我和猴子则是跟着这边市局出动的几个人过去先看看夏诚曾经住过的地方。

    浮光掠影,高楼林立,之前在天寒地冻的塔河县虽然没呆多长时间,但是因为事情太多所以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这一下子骤然之间回到谓之为文明的大城市,还真是有些不太习惯。

    “哎,何队长,你一个人在那里念叨什么呢,难道说是某种对破案有帮助的心得吗?”

    开车的小王问我。

    之前候警官告诉我们那边他们已经调查过了,所以不用带太多人,只是派了两个刑警给我们带路,我们四个开一辆警车就这么过去了,这俩人不光听说过我,而且还对我稍微有些小小的崇拜,也都是年轻人,不是人到中年的老家伙,再加上猴子这个话唠,还没怎么呢就聊到要一起去吃饭了。

    对于猴子的这种别样的和谁都能套近乎和谁都能聊到一起的能力,我有时候还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

    “这倒是没有,之前在火车上的时候,那两个嫌疑犯给我们念了首诗,我这会儿一直在想着。”

    这话倒是不假,之前那电话里面传来的诗,我这一会一直在思考是什么意思来的。

    因为只听了一遍的缘故,再加上当时没有录音,所以最多也就记得个大概。

    “啊?嫌疑犯还给你们念诗?这嫌疑犯画风新奇啊,是什么人?难道是什么高智商的犯罪分子吗?”

    小王和小陈,这是候警官派出来给我们带路的。

    他们也大概明白我们是来查案子的,但是侯警官之前跟我说过,这一连串的案子因为影响不太好,所以并没有在全警界公开,这会他们虽然是知道我们来查案子,但终归是没有我这么严肃的。

    再加上猴子这个办事虽然牢靠,但是总给人感觉有种浓浓的不靠谱感,也不像是个警察,所以让气氛轻松了些,另外的俩人也不紧张,没觉得这是一起多么恶劣的案子。

    “高智商犯罪分子?谁知道,这俩人就是之前那一起绑架案的受害人父母,本来看上去本本分分的山里人农村人,但是摇身一变又是念诗又是原地蒸发的,搞得我们也跟着神经兮兮的了。”

    这样的话也只有猴子这玩意儿能说得出来,一边抽烟一边吐槽,熟练的拿烟的手配合上不正经的动作,如果不是在警车上,直接可以拿出去cos地痞流氓。

    “这还真是稀奇了,我们都没听过,能不能给我们透露透露,这犯人念的诗是什么?”

    开车的小王似乎对这个很有兴趣,有些迫不及待。

    “谁知道,那一段诗还他吗怪长的,我反正是记不住,估计何队长能记住吧,他的记忆力是出了名的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