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152章无法常理度之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考虑到俩人如果没有钱,一定会去租廉价的房子,一定会去寻找那些不需要身份证明的工作,类似于建筑工地搬砖,小餐馆洗碗抹桌子这类的,或者他们会去办假身份证,这些都可以成为突破口。

    是的,这才是警方的力量,这才是能让警方破案的资本。

    不是什么侦探一样的天马行空的推理,也不是细致入微的搜查,而是发动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并且通过各种技术手段来追踪别人,犯罪者对抗的不是我们,对抗的是这个体系,对抗的是如此众多的人,如果没有通天的手段,那么一生都会谨小慎微的度过,即使是没有被抓住,但这也是对待犯人的一个惩罚。

    一个人在强大,也只能是在有限的可能与有限的认知之中破案,在强大也会有无法侦破的案件,一个人也会有没有考虑到的地方和失误,但是警方体系则是难以对抗的。

    警方的优势是在于许多人,而犯罪者的优势在于他只是一个人,但同时,劣势也是如此。

    以前之所以也有那么多的悬案,也是因为那时候技术水平的限制所导致的,那个时代哪里有现如今这种只要是个略微堪称繁华的城市,到处都是铺天盖地的摄像头,在这忠实的天网之下,许多罪犯将无处遁形!

    “但是我们该如何解释犯人的动机呢?找不到动机,破案的方向有些无法确定,直至目前,死者的身份也无法确定,只能确定死者是男性,年龄在二十到三十岁之间。”

    “犯人也是如此,因为他肩膀上扛着尸体,所以我们也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确定也是二十到三十岁的男人。”

    几人问我,我想了想,也确实是如此。

    “想要在短时间内人与尸体一起到达监控中的地点,虽然听起来很荒谬,但是其实是可以做到的。”

    我说道,众人皆惊,纷纷问我这怎么可能做得到。

    “可以做到的,晚上的时候地铁已经关门了,出租车也打不到了,能用的交通工具除了腿,也就只有自行车,电动车这些得了,但是如果真用了,一路沿途的监控上应该都是能看得到的,但是没有。”

    “但是有一点我们被犯罪分子误导了,那就是我们怎么能确定出现在四处的扛着尸体行走的人就是罪犯本人呢?看不到脸,仅仅只凭借着身体的相似动作的相似和同样有一具残破的尸体,这也无法那么确定,说不定犯人故意想让我们以为他就是能瞬间移动,所以他们准备了四个人,又杀死了四个人当作尸体,让这四个人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在监控之下出现,让我们方寸大乱,这是第一种可能。”

    “同样的,也还有第二种可能,那就是车。”

    我说道,小王情不自禁的问我:“可是,之前不是已经知道了,没有一辆相同的车出现,难道说他们还能用这么多车来转移位置?”

    “为什么不能?虽然这些车看起来都像是路过,但是在监控摄像头拍摄不到的地方,他们存在不存在可能作为犯人移动的交通工具呢?完全有可能。”

    “为了证实这一点,继续查各处的摄像头,一定要确定这几辆车的车主,以及它们为什么在那个时间点经过,只有掌握了这些才能做更好的推断,这个案子急不得,犯人一定有其目的,虽然现在还无法确定,但是犯人一定是想搞个大事。”

    仅仅只是杀人完全没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我想起了之前死去的老茂的弟弟跟我说的话,他们说,这才仅仅只是个开始而已。

    这还……仅仅只是个开始而已?

    仅仅只是开始,他们还想做什么,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就开始谋划的?如果每个都是花义无这种,在一个医院里能不动声色的呆个七八年,那可就太可怕了。

    而且我们得知,很可能花义无这种在他们之间连重要的人都算不上,最多只能算是个小喽罗,想到这里,就该明白这是个多么可怕的一群人了。

    随着我代劳了候警官该干的事情,在下完命令之后我也是和他聊了聊,语气稍微有些抱歉的感觉,但是不必说出来,大家都是很清楚的,不过和我所想的不同,他倒是没有半点不乐意的感觉,反倒是跟我说明天我会看到个惊喜。

    这倒是让我纳了闷了,现在发生这么大的案子,而且还有那么一大堆事情没有处理,我脑子乱的要死,况且这一连串案子不破,我也无法确定很多东西,我是断然不可能放下的。

    这种时候能有什么惊喜?而且还是对我的惊喜,我真是有种wtf的感觉。

    “现在还不能透露的那么清楚,不过明天你就知道了,对你来说肯定是个大好事。”

    候警官心情如此不好还能卖的了关子,真让我有些想不明白。

    不过我也是礼貌的回了几句话,随后打电话去询问唐钢那边的搜山工作怎么样了,不过电话倒是打不通,显示没有信号,这也是正常的,证明搜到深山老林去了,信号都没了,不过这说不定也算是个好事。

    因为唐钢那边只要抓到了这群人的任何一个,我们能得到的线索就会更多。

    做完了这些事情,我拿出手机盯着那监控录像上的犯人仔细看了看,至少现在为止还从身材以及别的层面看不出这个凶手的身份,并不能确定他是不是那所谓的夏诚。

    不过,夏诚租住的房子里所找到的那张地图,如果不止夏诚一个人有的话,这个犯人也有,那么似乎也就能解释他为什么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出没于四处的监控探头之下了。

    可是,这样做的意义到底何在呢?引起舆论?还是要向我们警方证明什么?正如之前所说的,犯人的动机,的的确确是难以预料。

    正在调查有条不紊的进行中之时,候警官接了个电话,脸色当即一变,很快应和了几声之后便挂断了电话,大口大口的喘气,给我一种什么事情把他吓到了的感觉。

    “发生什么事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