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154章凄惨的尸体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有没有别的入口,有啊,后面那块有一片林子,从那边过去有一个人工湖,人工湖这边有条路,车能从那边开过来,不过只能人进去。”

    哦?是这样吗?又问了两个问题,比如早上有没有看到可疑人员,摄像头有没有拍到什么啊,虽然警方还没问,但是他也是知道这公园里面出事了,所以很心虚,告诉我他刚才还去监控室把今天早上的监控倒了一遍,什么都没看到。

    虽然他说什么我不可能信什么,之后对尸体的调查进一步之后,监控该查还是得查的,但是他这么一说我倒是稍微放心了点,步行着回到了喷泉旁边。

    猴子已经跳下了喷泉的水池里面,拿着个防水的手电筒在水里面翻找着什么。

    我之前就想告诉猴子让他下去看看尸体到底是在什么位置的,因为有一个很显而易见的问题就是,这具尸体的内脏几乎被掏空了,腹部还有一个巨大的空洞,而且很有重量的两个小腿还被砍掉了。

    这样的一具尸体,很大程度上是在水里面沉不下去的,其实人本身活着的时候身体都不容易沉下去,只要稍微冷静一些会换气,即使是不会游泳人也沉不下去的。

    而很多人死了之所以尸体反而沉下去了是因为在人死了之后尸体里面没了空气,水不断灌进去,就好像被灌了水的瓶子一样沉下去。

    而这具尸体不同,瓶子不是完整的,反而有个大洞,这样一来瓶子到底是沉下去还是浮起来也就是一半一半的概率了。

    所以我猜想,这尸体是怎么沉下去的,能被喷泉的水喷出来的,可见尸体本身是毫无重量可言的,说不定犯人在尸体身上绑了什么,之前就准备让猴子下去看看,不过没想到他竟然这么自觉。

    小伙子前途可期啊。

    猴子把头迈进水里,用手电筒照着里面看了一下,很快又从水中把头拔出来,喷了一口水骂了一声国骂。

    “这喷泉的水也太脏了吧!难怪尸体上全都是污垢,这不是恶心人吗?一想到这里面曾经浸泡过一个人的尸体,我就有种想吐的冲动。”

    猴子抱怨道。

    “猴子哥,这有什么的,你想想,人类从以前到现在出现了这么多,现在生活在地球上有七十亿人口,但是以前所有的人类加起来曾经死过的是七十亿的三十倍,也就是三十比一的概率,这么算一下的话,平均每走几步路,可能脚下就有个曾经死去的人。”

    “不管是吃到从地里种到的菜,还是喝的水,其实本质上都有人曾经存在的证明,这样一想你是不是会轻松很多。”

    “所以我向来是不相信有什么鬼啊,灵魂啊这些东西的,如果真有的话地狱早就鬼满为患了。”

    小王果真是那种闲得没事干喜欢瞎琢磨瞎看书的那种人,他的知识面倒是和正常人的不太一样。

    “卧槽,你这是在安慰我吗?还不如不说,我以后还吃不吃饭了啊?”

    猴子满脸黑线,小王则是摸着头略显温和的笑了,果然应了那句话粉的切开全是黑的。

    而至于小陈,这个比小王来说要来的迷信不少的,听到小王这句话有些不太开心,但是却也找不到什么反驳的理由,于是一句话都没说。

    猴子真可是辛苦了,就这么头埋进去,又拔出来,头埋进去,又拔出来,这个过程一直过了好几分钟时间,这才从里面扑通一下跳起,手上裹着一件……衬衫?

    湿漉漉的白色衬衫现在已经看不出原有的白色了,只有把上面的泥垢去除这才能看得清楚一些,除此之外,他手上还有一件别的东西,一把菜刀。

    是那种光是看就能看出的确很锋利的菜刀,虽然保守估计应该在水中浸泡了半天时间,但是却看不出有生锈的痕迹。

    两样证物被他小心的丢在了地上,被周围这些警察捡起保存好。

    菜刀?我凑近看了一下,德国双立人菜刀,这种菜刀对于老刑警来说算不得陌生,因为很多起杀人分尸碎尸案里面,双立人菜刀都被当成是凶器。

    大概是因为真的很锋利吧。

    从菜刀的样式和尸体的切口来看,毫无疑问这就是凶器了。

    事情进展得如此之顺利,实在是让我有些没想到,凶手把尸体丢在这里就算了,竟然还往这里丢了凶器?这是为什么呢?

    这凶手是傻子吗?

    “菜刀是被这件衣服包裹着的,所以这衣服应该不是别人的,就是犯人本人的了。”

    猴子一边拧自己的上衣,露出他充满赘肉的小肚子,一边说道。

    菜刀被衣服包裹着?这……

    奇怪,好奇怪。

    为什么?

    不光是这诡异的抛尸地点,试想一下,我不是恭维犯人,而是觉得这个犯人不光是凶残程度,还是他的胆大包天,以及走过了那么多的路口,穿过了那么多的路,竟然在四处遍布着摄像头的北,京市区没有看到过多他的身影。

    证明这凶手绝对不简单,我们所有警方都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凶手,绕了北,京好几个区,绕了一大圈,甚至还跑到了堪称是郊区,险些出了北,京市的夏诚所住的那地方,绕了这么一大圈,最后抛尸却抛的如此之草率,这正常吗?

    把尸体丢到喷泉水池里面,亏他想得出来。

    “奇怪,好奇怪……”

    和周围昌平区派出所的民警和刑警们因为找到凶器和凶手身上关键性证物的兴奋不同,我则是有些想不明白。

    “何队长您怎么了?在说什么?”

    小陈发现了我的异样,到我身边问我。

    “没什么,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而已,凶手的抛尸也太草率了些,这种着急的样子,简直像是有不得不抛尸的理由一样,不然的话为什么会选择在这里抛尸?”

    我很纳闷,在加上我也只是合理性推测,说出来也没什么的,也不用担心可能会动摇军心什么的,于是我这话谁都能说得出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