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157章国家队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不过,刚才在我走过来的时候,你的瞳孔有两次收缩,进行了一次无意识的眨眼,受到挑衅还这么淡定,对于我的到来一点也不觉得意外,该说不愧是何天下吗?”

    一边正经严肃的说出这番话,一边用左手握紧右手的手腕,虽然看上去波澜不惊,但是眼睛里的兴奋依然出卖了他。

    尼玛,只是握个手而已,要不要这么激动。

    我完全无视了这个人,跟这些昌平区的警察们说明了一下之后,就和跟在我身边的猴子以及这衡阳往公园后面走去。

    关于公园的结构,之前已经在保安室里的地形图上看到了,该说不愧是超级大城市吗,随便一个小公园的布置都很完美。

    联想到之前我们去过的塔河县,还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专案组?不会只有你一个人吧?还有人已经过去了,是什么来头?”

    我问着旁边吊儿郎当走路的衡阳,虽然我已经自认为很没有身为一个刑警的自觉和威严了,但是比起猴子来说还要输上一筹。

    猴子不光是抽烟的姿势和姿态,如果他把衬衫撩起来露出小肚子,再换个衣服,活脱脱看起来就是个黑,社会。

    不过比起猴子来说,这个衡阳也很不像是个警界的人物,走路的姿势让人想起刚刚入社会的初中生,书包一定要单肩背,另外一只手一定要插在口袋里否则就无可适从,走路一定要摇摇晃晃,心不在焉的样子。

    这人真的他吗的是所谓专案组的成员吗?如果不是之前他那番话,就这人直接走到我面前,恐怕我都不拦着猴子,猴子就会一巴掌把他抽死。

    高中生就不要出来装社会人好不好啊!

    “嗯,怎么说呢,都是些厉害的人物吧,你们等下可不要吓的眼睛掉出来哦。”

    衡阳一边说着一边挖自己的鼻孔,这种猥琐的样子,让猴子都吃了一惊,自愧不如。

    不过虽然和他在扯皮,但我还是在观察着周围的环境,确实如那个保安所言的那样,远处是一片树林,外面是几棵松柏树,里面则全都是枫树,因为已经几近冬天的缘故,所以枫树的叶子也全部都落了。

    这么看来外面的这几棵松柏简直像是弄出来冲牌面的样子。

    走入树林之中,因为树叶全都摇落了,所以即使是树林,但也没有想象中视野被遮蔽的感觉,远处一棵树旁边似乎站着两个人,大概这就是所谓的专案组成员了吧。

    “看到了吗?就是那两个人,怎么说呢,各种意义上的厉害吧。”

    衡阳之前说话心不在焉,现在倒是有了些神采,这样一来倒是让人对那俩人期待起来,到底是什么样的天才还是怪胎呢。

    “切,有什么厉害的,再里还有我老大厉害?甭管什么心理学家,听上去很唬人,其实没什么鸟用,俗话说的好黑猫白猫抓到人就是好猫,只有能破案的人才是厉害懂吗?”

    猴子很不服气的说道,大概是想给我撑撑牌面吧。

    毕竟人家说起来都是对心理学略有造诣,最近正在研究犯罪心理学,全是些高大上的词汇,听起来就很有逼格,而熟悉我的猴子则是很清楚,我只是普普通通的上完了警校,不显山不漏水,随后参加工作,然后一路破案而已。

    某种意义上还真没有什么能说出来唬人的,总不能说我很喜欢推理小说吧?

    “话糙理不糙,说的有道理。”

    衡阳像是全然没听出猴子语气中的挑衅和埋怨一样,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说道,反倒像是猴子的拥趸了,这让猴子气的咬牙切齿但是却又毫无办法。

    毕竟人就是这样,挑衅的话遇到了软绵绵的太极,反而有一种有力使不出的气愤。

    终于,我们到了这棵树下,而这两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专案组成员,也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哈?一个女的一个老头,这是什么?玩起来了?你们这是在郊游吗?”大概是因为之前和衡阳憋了一肚子的气,又听衡阳吹了半天,打算好好见识见识这所谓的专案组的高手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少女,一个老头。

    “这细胳膊细腿的,我一只手就能制服了,那些上面的人脑袋被门夹了吗?我们面对的是何等凶残的凶手,到底明白还是不明白啊。”

    猴子的声音虽然不怎么大,但还是传到了俩人耳中,那老头倒是没说什么,岂料这个身着一身黑色劲装,头发扎起来高高马尾辫的年轻少女眼神一凛,随后直接冲了上来。

    这少女的速度很快,三步并作两步便已经冲到了猴子身边,猴子这时候还保持着说话的口型呢,诧异的看着冲上来的少女。

    “我说小姑娘,你可不要……”猴子本来很想笑,大概是觉得这么一个看起来刚从高中学校里面拉出来的少女能对他有什么威胁,猴子好赖也是当了四五年刑警的人,虽然很懒散但是见过的地痞流氓也是不少,抓过的小偷惯犯也是极多,毕竟西安被称为贼城,名声在外。

    猴子有一次在公交车上当场抓获一个用刀子划人背包偷钱包的贼,谁知道那小子是个愣头青,估计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一下子被猴子给吓的慌了神,拿出刀子来不要命的就往猴子身上捅。

    要不怎么说大家不害怕那种奸猾的惯犯,害怕的则是那种初出茅庐的愣头青呢。

    因为我也算是和黑,社会团伙打过交道,还曾有人跟我说过类似于这样的话,说是以前在东北混的时候,大概是在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时候,那时候还没扫黄打非,社会治安并不好的时候,有一个所谓的黑,社会大哥,和另外一个老大在茶楼里面谈事情。

    两伙人见面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但是都是出来混钱的,也没必要打生打死的,所以两伙人就在酒楼里面谈。

    本来都谈的好好的了,谁知道一个大哥抽烟的时候,旁边一个小弟帮忙点烟,一不小心烧到了大哥的手,这大哥想摆个谱,于是就骂了几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