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160章断桩儿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这位是……”“哈哈哈哈,年轻人真是有朝气啊,老身并不隶属于警界,只是个局外人,这次是被特别征召而来,老夫的经验很丰富,也能帮到大家吧。”

    先是爽朗的大笑,随后说道,怎么说呢,一点也不像是个老头子,反倒给人一种老顽童的感觉。

    “不是警界的人?经验很丰富?这都是什么啊?你经验丰富,能有我老大经验丰富吗?”

    猴子看来是之前脑袋进的水太多了,所以现在还没缓过来,又口不择言的说道。

    真是蠢蛋,这几个人有哪一个是简单的?

    全流萤和这个老人能出现在这里,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衡阳早在我之前就判断出了还存在第二个杀人现场。

    所以这俩人才能出现在这里,可见虽然号称是心理学家,但是其实也是个挺有手腕的人。

    而这个全流萤,抛开奇怪的性格不说,光是身为一个22岁的人能成为法医就已经是不可多得的成就了,更何况她还能一拳把猴子给揍晕。

    而和这两个人为伍的老人,能是什么样子货吗?显然不太可能。

    看来这一次上面是下了大本钱了,估计也是认识到了这群犯人确实是很难对付,这才动用了各方的力量促成了这次的专案组。

    “这位年轻人,你的身上有一种很奇妙的味道啊。”

    这老人倒是没有去管猴子的无理,而是靠近了猴子的身边,用鼻子嗅了嗅他身上的气味。

    气味?奇妙的气味?

    和猴子的抓耳挠腮不同,我浑身一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之前那个包子店的老板也这么说过。

    说他身上有一股泔水的味道,当然我虽然和猴子一路过来,但是我却没有闻到这种味道,这说来也是奇了怪了。

    是因为老人的嗅觉比较灵敏吗?有些不对劲啊,正常来说人越老五感就会越迟钝,像是小孩子会喜欢甜的东西,而到逐渐衰老之后,味觉也会模糊以至于渐渐丧失,这也是为什么老人能吃清淡的食物而年轻人很少吃的原因。

    “气味?我的身上……在哪里,我两天前还洗了澡的。”

    猴子挠了挠头说道,随即挠头的动作为之一滞,转头看了一眼我,我们双眼对视,看来他想起了之前包子店老板所说的话。

    “难道,你是说我的身上有一股泔水味?是这样吗?”

    猴子带着一脸疑惑的表情问道,大概是和我一样想不到为什么有人就能闻到他身上那所谓的气味。

    明明是我和他,以及周围的小王啊小陈啊什么的,完全都闻不到这种气味。

    老人靠近了猴子的身边,由上到下的闻着,因为猴子的无可适从,甚至老人还说了句不要乱动。

    “不,不会有错的,就是这个味道……就是这种味道。”

    老人不是单纯的只闻而已,除此之外,他在仔细的闻过之后,将自己的重心逐渐地放在了猴子的双手上。

    但是他那种闻着的感觉,倒不像是在寻找什么线索之类的,仿佛是被勾起了的什么记忆深处的回忆,双手不断的颤抖着,那双苍老的双眸所饱含着的炙热的爱意,真是让人有些难以理解。

    “老,老大爷,你这到底是……闻到什么了?”

    猴子被老人的反应吓得够呛,动都不敢动一下,只得任人施为。

    在这个过程之中,不管是那被称之为全流萤的少女,还是旁边的衡阳,全都静静的看着,没有半分要打扰的心思。

    “呵呵,你们可别小看了这老头子,知道这老爷子的年纪吗?老爷子今年刚刚八十岁了,说是吃过的盐比你们吃过的饭还多,虽然有些夸张了,但是仔细想想也没错。”

    衡阳在旁边说道,我和猴子都吃了一惊,因为这老头看起来也就六十岁有余,谁能看出他有八十岁高龄啊?

    八十岁了腿脚还这么灵便,这还真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更可怕的是,我们竟然要和一个八十岁高龄的老头一起成为所谓的专案组成员了吗?

    这也太夸张了些。

    “呵呵呵呵,好久了,好久了,久到老朽已经逐渐忘却了这种味道了。谁也不曾想到,竟然会在这样一个时代,这样一个让人充满了回忆的地点闻到这种味道,莫非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吗?”

    老人絮絮叨叨的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逐渐远离了猴子,站在了所有人的中央。

    “你们都觉得很奇怪吧?不明白这小友身上的味道?”

    老人问道,我们当然不明白了,除了您老人家之外,谁他吗也都没闻出来啊。

    “确实是有股发酸的味道,有点像是食物发馊的馊味,在此之前我还以为是这个家伙不喜欢洗澡呢。”

    全流萤说道,没有像是一般女性那样故作矜持的远离猴子,而是如此淡定的说道。

    饶是猴子如此厚脸皮,此刻也不禁有些站立不安。

    “那么老爷子,我身上这到底是什么味道?其实不瞒您说,之前也有个人说我身上带着一股泔水味,只是我很确定自己没有到过什么泔水旁边。”

    猴子说道。

    “哦?泔水味,那这个说你身上有味道的人,应该是个高手,至少也是侵营厨房许多年的人。”

    “你身上的这种味道其实并不神秘,只是年代久远,知道的人不多了而已,你身上的味道说是泔水味也没错,只是不完全是,这玩意儿,叫断桩儿。”

    老人轻轻抚摸自己的胡须,说道。

    断桩儿?这是什么玩意儿?

    “断桩,这断桩二字,指的就是断绝了,以后不可能会有的东西,不过不是那种因为所谓传统文化缺失的痛心疾首,而是一种很单纯的描述,就是往后再也看不到了而已。”

    “老北,京有这样的东西,在以前,很久以前,大概是民,国的那个时期了。”

    老人说道,我们全都懵了,我尼玛,民,国的事情了。

    怎么不说清朝时期呢?这也太久远了些吧?“在老北,京的口语中,有一个词叫“断桩”,意思是市面上再也见不到了,从此步入绝迹的吃食。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