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161章瞪眼食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断桩小食又叫穷到底,那是为老北,京的乞丐,打短的临时工预备的,都看过骆驼祥子吧?”

    老人问我们,我们都点了点头,初中必背的名著之一嘛,都看过。

    “差不多就是祥子这种级别的,这些生活在城市的最“底层”的人们也要填饱肚皮,这就产生了“穷到底”的小吃。如今,这类小吃已绝迹了几十年,即便是为研究老北,京饮食文化,也无再“恢复”的必要,因为它不是“传统”,实乃旧社会老北,京底层人的生活悲剧。”

    “你身上的气味,就来自于断桩中的一个,叫做瞪眼食。”

    “瞪,瞪眼食?”从这个被猴子复述出来一次的名字中,完全无法顾名思义就听出这是什么东西。

    “哈哈哈,你们不了解也是理所当然的,恐怕现如今也只有我这种还没死的老东西才有印象了。”

    “所谓瞪眼食,便是小贩在各饭庄、饭馆廉价收购来的“折箩”也就是这残羹、剩菜、泔水菜,以大锅加热,放盐,加水;以大扁担两头支上三脚架作为食客的座位,一头是热气腾腾的浅锅,另一头是小木柜权充钱柜,柜面以铜制钱打码计数,这锅里什么都有,如肝、肠、肚、肺、肉片、豆腐、菜帮等等。小贩也在下锅前加了工,如果是荤的,切成一般薄厚大小;菜帮和豆腐则切得块大较厚。当然,这杂合菜里不会有海参、鱼肚这些食物,最高贵的就是一片肥肉而已。”

    “食客一手攥着窝头或是棒子面贴饼子,一手操着筷子,两眼瞪圆,瞄准锅内随沸水热汤而起落沉浮的片片,看住咯是肉,下筷夹住,进入口中,小贩也瞪眼注目,见他吃下一块,便用制钱打个码,作为计数,以待食饱后算账,大致是一个铜板十块,这些生活在底层的人,两个窝头,佐以十块“瞪眼食”,再要半碗汤(汤不另算钱),也算得上丰富实惠,可以填饱肚子,比糖饼子、榆皮面窝头就着马齿苋吃高级多了。这种小吃,买卖双方都须瞪圆双眼,注目细瞧,所以称之为“瞪眼食”。大约在1945年以后,北,京才不见了这类小贩和这种吃食。”

    “这玩意儿啊,我小时候曾经有幸吃过一次,我娘一个人带着我,她老人家更是穷困潦倒,连这等瞪眼食都吃不起,小时候还是我有一次百般央求,这才让她带我去吃了一次,真香啊,你们不会明白那种感觉的,虽然只是加了盐,甚至连辣椒都舍不得加,那年代的辣椒还是很值钱的,但是,仍然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食物。”

    “在多年以后,我还曾经来过一次北,京城,但是这种食物早就已经断绝了,本身就是因为穷困潦倒而催生出的一种食物,在生活水平上升的如今,消亡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吧。”

    老人说道,该怎么说呢,不愧是老人嘛,这种我们完全不知道的知识,老人竟然如数家珍。

    为何曾有人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就是说人活的时间长了,也是一种优势,每一个老人曾经都是少年,而却不是每一个少年最终都能成为老人。

    这就是其中的道理。

    “难,难道说您老的意思是我身上有这种味道?可不对吧……我今天一天都在查案中度过,可没有什么机会去饭堂,虽然吃过了中饭,但是吃的可是放在那里都快放的发硬的包子,再怎么看我也不会去碰泔水的吧?”

    猴子说道,我眉毛一皱,不过没说什么。

    “要这么说的话也可以,其实也和泔水桶里的泔水差不了多少,但是因为以前人在做这种食物的时候,会往汤里面放很多的白菜和豆腐这些不值钱的东西,现在的话,除过是专门有卖白菜豆腐汤的,哪里的泔水桶不是剩菜剩饭全是荤菜,哪里还有这种浓郁的白菜和豆腐味道,你应该是碰上了。”

    老人一口咬定说道,猴子满脸的不可思议,他完全想不到他自己在什么时候碰过这种东西了。

    “不对,不是碰过吗?”

    我说道,猴子转身看着我。

    “在夏诚家里的时候,放在垃圾桶里面的,仿佛是刚刚吃下的食物残渣和一些汤汁,当时碰过的人就只有你,当时我们都觉得那放了很久了对吧?但是如果仔细想想,那本身就是这种类似于泔水一样的玩意儿的话,是不是一切就对上了?”

    我说道,猴子也一愣,呆呆的看着我,随后终于反应了过来。

    “原,原来如此吗?可是那可是人吃的东西啊,而且还很可能是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回到自己租的屋子内的夏诚,他怎么会去吃这种泔水一样的东西,这也太奇怪了不是吗?”

    猴子问道,确实如此,虽然说夏诚感觉日子清贫,但是也不是这么个清贫法,这哪里是清贫,明明是不正常了。

    “之后我们再去一趟夏诚家去看看吧,到时候应该会有答案的。”

    伴随着我的声音,猴子也不再那么纠结这个问题。

    “哈哈哈哈,如诸位所见,老身除了这虚张的几十岁光阴之外,也就是多了一些毫无用处毫无帮助的见识了,希望能帮到你们。”

    老头说话还挺谦虚的,不过我可不会小看他,郑重其事的伸手和他握了一下,交换了一下姓名。

    “何天下。”

    “程三斤,见过诸位了。”

    至此,所有的专案组成员全都见过了。

    心理学家衡阳,法医全流萤,以及这个老头程三斤。

    虽然总有些奇奇怪怪的,但是意外的似乎都挺厉害的。

    不过介绍环节总是不会花太多的时间的,紧接着我们就将目光放在了面前的这具尸体身上。

    “如我所想的一样,他的上衣被脱掉了,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犯人杀死他的时候,身上被喷溅上了血迹。”

    “之前已经分析过了,犯人应该是在早上五点左右带着身上的尸体来到这里的,在这之后犯人要想办法把尸体给丢掉,势必还会花费一些时间。”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