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169章凶手是夏诚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像这样的大城市,因为房子越来越难买,而房价涨的又太快了,还出了个限购,也就是一对夫妻只能买一套,所以就有不少的夫妻选择了骚操作。

    先离婚,离婚之后一人买一套,完了之后再结婚,这样一来就可以规避掉限购的政策。

    显然这俩人就是这样的套路。

    伴随着她的讲述,果然不出我们所料,差不多就是这样的剧情,为了买房而离婚。

    “既然是两年前,那为什么直到现在看起来家里仍旧是一个人呢?”

    猴子问道。

    “咳咳,咳咳,这个,因为在离婚之后他公司出了一些状况,所以需要拖一段时间,我们每星期见两次面,昨天晚上就是一次,只不过他来之前喝了些酒,所以有些荒唐的举动,却不想在那个时候,我们遇到了恶魔。”

    “那个男人,他背上背着一具残缺的尸体,看起来可怖无比,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总之是一句说话的时间都没有,一菜刀就砍了下来,随后又是一菜刀,就这样我目睹着自己丈夫死在了我的面前,我吓傻了,不知道该跑还是该和他拼,随后那人用身上的绳子捆住了我的手脚,带着尸体到了公园深处,随后又独自出来,将我带回了我家里。”

    “我也想过反抗,但是完全不可能,那个人太可怕了,如果不按照他所说的去做,他就会随时杀了我。”

    “至于具体的在家里的事情,我有些回想不起来了,也不愿意去回想,总之他真的是个恶魔,在虐打了我一阵子之后,我感觉到身体逐渐脱力,血也流的过多,随后我就躺在了地上装作自己死了,摒住呼吸,在意识逐渐模糊的时候,听到他离开的声音,随后我醒过来人就在这里了。”

    我眉头一皱,说的太含糊了,但是对于受害者而言,要求她说的更加清楚本身就是一种残忍,也没什么特别的办法。

    “他有没有说过什么话,让你印象深刻的那种。”

    衡阳这个时候问道,他似乎比较在意这个。

    “记忆中,似乎是有说过,他一直在问我是不是很感谢他,如果感谢他的话,就该对他言听计从,他让我去死,我也就该去死,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

    “真是个恶徒呢,难为您了。”

    衡阳在这种时候还是很会说话的,稍微安慰了一下被害者的情绪。

    紧接着就让这女人帮忙回忆了一下犯人的长相,然而让我们吃惊的竟然是……得出的结论是,凶手竟然很有可能是夏诚。

    “病人需要休息了,几位警官请回吧。”

    之前那个医生又走了进来,我们也没辙,虽然说了个眉目,但还有很多细节没有说清楚,但是也没办法,只能这个时候离去了。

    “几位警官,你们一定要抓住那个犯人,他,他……”说着说着泪眼婆娑,我们理所当然的给出了承诺,到目前为止,线索已经足够多了。

    “竟然是那个夏诚吗?不过仔细想想也是理所当然的,虽然我不懂心理学,但是感觉从留在被害人家里的纸条来看,犯人应该是个极度仇富的家伙。”

    “而夏诚这个人又是社会最底层,这是在正常不过的犯罪动机,在加上夏诚还和那群罪犯有染,在仔细想想,从他们家里的书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喜欢学习的人,所以我之前就说了,对于有的人来说,知识越多越反动,你们瞧瞧,是不是这个理儿?”

    猴子信誓旦旦的说道,是夏诚吗?

    没道理不是吧,那个女人是受害人,她没有理由撒谎,对于伤害自己的人,没有任何理由帮凶手去开脱和辩解吧?

    但是,是不是太顺利了点?如果犯人真是夏诚,那么一切似乎都很合理了,唯一不合理的是,为什么这对所谓的离了婚的夫妻要在早上四点的时候去公园后面的小树林做那种事情呢。

    即使是要刺激,这也太刺激了些吧。

    叮铃,伴随着手机的一声响,有消息发过来了,这个女人的身份信息已经出来了,确实没错,两年前离婚,三年前结婚,而且对象确实是死者。

    “很强烈的仇恨和愤怒,不会是伪装出来的,这个女人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衡阳在旁边跟我说道,看来他也是分析了一番这个女人的神态和话语啊。

    “既然如此,就将夏诚列为重点搜查对象,最后一次有人目击到他的踪迹,是在昨天晚上他租住的屋子外,有人看到他回来了。”

    “还有这个女人所居住的小区,这种高档小区,摄像头至少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吧,不过估计市局的人已经掉出来了,我们一会回去等着看就是了。”

    就这样我们回到了市局里,因为那女人的醒来导致真凶浮出水面,警方终于能给大众一个交代了,所以候警官脸都笑开了花,而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局长也出面了一下,一起开了个会议。

    会议中局长盛赞了我们的办事效率,虽然我们很清楚我们什么也没做,真正找到凶手的不是我们,而是意外,而是那个女人的证词。

    换而言之,我们这个全都是高人的专案组,仍旧是在这个案子面前碰了个钉子,并没有多么好的斩获,这是让我们都有些不满的地方,毕竟是第一仗啊。

    不过这种时候管你是不是有功劳,没有功劳也有了功劳,局里可谓是干劲十足,其乐融融,夏诚的通缉令已经在印制了,而接下来我们和程三斤老人再去一趟夏诚家,查明白夏诚在消失之前吃的东西就可以顺藤摸瓜了。

    夏诚的回来,确实是很诡异,他那个屋子的锁被换掉了,他本人应该是没有钥匙的,但是那个家庭主妇的证词是,夏诚是从屋内走出来的,这想想就诡异了。

    有房东的存在,夏诚不太可能大动干戈的请开锁匠来修锁,难道说他本人会开锁?不,警方那个后来加上的锁我也观察过,那种锁的结构,远远不是两根铁丝就能轻易解决掉的级别,远远比那要难缠的多。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