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170章将要上演的一切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所以,首先就是夏诚诡异的进出屋子无法解释,其次就是,夏诚明明已经消失了,为什么要特地回来一趟?

    这些都很奇怪,但是如果仔细考虑一下,这些犯人都有某种,可以自由进出屋子的手段?这样想会不会正常一些?

    这样一来,不管是密室杀人,还是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警方已经换掉了锁的屋子,似乎全都成立了。

    但是这是在物理层面上很难理解的事情。

    怎么可能呢?

    以他是那些罪犯的同伙来论,他们之间不可能毫无联系,既然如此,想必也该知道自己暴露了,特地回来一趟,是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要拿这样还容易理解,但是他的屋子里却只多了一个吃掉的盒饭,和盒饭里面的残羹冷炙。

    更加诡异的是,这人吃掉的东西,很有可能是类似于泔水一样的玩意儿,这算什么?行为艺术吗?

    真是叫人难以理解的动机。

    不过这种时候硬要去想这种动机还是勉为其难了,在开完会之后我们就在警方安排的旅馆下榻了,今天也是累了一天了,休息一下以应对明天的搜查情况,显然对于今天这样的结果,所有人都无法满意。

    即使是声称自己有弱情感综合症的全流萤和看起来嘻嘻哈哈满不在乎的程三斤老人都是一样,因为即使是个性古怪了些,但是本质上每个人都是负责任的人,官方促成这样的专案组,并且给专案组如此巨大的权利和便利,不是让我们去完成普通警察便可以完成的使命的,势必要比那更好才行。

    每个人都有我要做的更好这样的觉悟,在这样的觉悟之下,我相信明天应该会更好一些。

    在酒店里面,我拿出手机想上网看看今天所谓的舆论到底到了什么程度,也好心里有个底,就在这个时候我发现了一个古怪的事情。

    手机上有六条未接来电,而猴子只给我打了五条,于是,还剩下一条。

    这是,唐钢打来的电话,时间还刚好是我将手机设为静音在厕所里冷静的时候。

    顾不得怠慢,赶紧回拨回去,今天中午的时候打电话还是处于未接的状态,估计那时候还在山上吧,给我打电话说不定是从山上下来了,也就是有了结果了。

    嘟嘟嘟,嘟嘟嘟,电话过了好久才响,不过让我意外的是,电话那头传来的虽然是唐钢的声音没有错,但是未免显得有些太过颓唐了的声音和语气。

    “何队长吗?”

    “喂?是我,晚上给我打电话了?情况怎么样?”

    “我们失败了……”

    带着强烈的懊恼和挫败感,唐钢如此说道。

    “什么情况?失败了?”

    这倒是让我没想到,唐钢今天中午的语气感觉是在山上找到了什么的感觉,现在却说失败了。

    如果是从一开始就没追到还好,只能说大兴安岭太大了,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失败了。

    “我们被耍了,在终于追到蛛丝马迹之后,我们只看到了一个放在雪地里的手机,屏幕上面还有文字,写着,想抓我们的话,就来北,京城吧,这里有将要上演的一切的一切。”

    沮丧和愤怒的声音,自手机那边传递过来,夜色已经苍凉如水。

    “在大兴安岭里面追了一段时间,本来在我们逐步的追踪和警犬的气味搜索之下,我们已经越来越缩短了他们的距离,他们已经疲于奔命,很快就要被我们抓住。”

    “谁知道今天中午突然天上下起了大雪,在山里的大雪不好走,而且因为雪的关系,警犬的鼻子不怎么灵了,而且他们好像是对山里的路熟悉的能背下来一样,弯弯绕绕,就这么甩开了我们。”

    唐钢说道,我虽然心中失望,但是唐钢明显是已经尽力了,我也不想继续刺激他。

    不过,这种结局,明明听起来特别的诡异,这群人竟然能在许多武警和警犬的搜索下从大兴安岭逃出来,这本身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类的事物了,按理说我应该吃惊的才是。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并没有吃惊,本该如此的感觉,无论是理智还是常识都告诉我,哪怕是再怎么狡猾的罪犯,也很难见到能在这种绝对的力量前逃走,但事实还真就这么发生了。

    这是一群,超越了常识的犯人。

    且不说他们诡异的犯罪方式,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开始发展他们这个犯罪组织的下线了,也就是类似于花义无这样的角色。

    毫无疑问,花义无这样的角色是他们的下线,躲在一个医院里面潜伏,蛰伏将近十年之久,这种行事方式甚至可以称得上是间谍。

    而这仅仅只是这个犯罪组织之中的一个小小的下线。

    这也是为什么之前我觉得夏诚可能不是犯人,他说不定也是这样的一个,犯罪组织的下线成员,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所以,虽然在大兴安岭那边之前传来的消息给我一种这个犯罪组织的成员就要落网的感觉,但在我心里,始终觉得这个犯罪组织,我们所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果然,逃走了吗?不过在北,京?难道那些犯人也要来?该死,看来这边的案子得更快的侦破了。

    稍微安慰了几下失落的唐钢,我挂断了电话,深深凝望了一下窗户。

    窗外,苍凉如水的夜色此刻因为北,京的繁盛而被装点的星星点点,我长叹一声,转而到床上休息。

    好久没睡个安稳觉了。

    晚上,大概凌晨三四点的时候,我起身想要去上个厕所。

    穿着宽宽松松的睡衣正准备解裤带的时候,看到眼前的一幕简直愣住了,如果不是我胆子大一点,只怕是要被吓的摔地上。

    这是因为面前我所看到的,只要是个人都会感觉到害怕吧。

    我房间的房门开着。

    这不可能,在睡之前我将房卡放在我的床头柜前,门是怎么开的?

    而如果仅仅是那的话,也还好一些,不过更吓人的是,门不光开着,门口还站着个人。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