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175章双重诡计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死结的绳子本身拉不出来,而且绳子的材料呢?那么纤细的绳子,必然需要绳子本身的坚韧,尼龙绳?钢琴线?还是钓鱼线?”

    “钓鱼线纤细,本身很软,虽然是可以缠在那背后,但是那玩意可是很结实的,想要拉断很难,而且即使是拉断了,想必也很难不留下任何痕迹,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一定会有线段落在里面,但是当时每个房间我们都仔细检查过了,全都没有发现任何的线段。”

    猴子说道,不错,正如他所说的这样,经过我的点拨,他也意识到问题出在了绳子本身的材质上了。

    之前我已经想到了这里,但是我却始终想不出任何的线能胜任这样的工作,于是乎这个案子没有破解,至于猴子本人,如果不是我的点拨,他还被那些一个串一个的密室,以及一个串一个的被放置在密室之中的钥匙给唬住了,所以无法破除真正密室的玄机。

    “钢琴线虽然坚韧程度够了,但还是我之前所说的那样,钢琴线本身太过于坚韧,想要拉断也是不存在可能的,而且钢琴线打结,似乎听起来也不是特别实际吧。”

    “至于尼龙绳,也是一个问题太过于坚韧,拔是拔不断的,难道说真有什么厉害的绳结,又能拉住门背后的反锁把手,又能轻轻一拉绳子就回到了原位?”

    猴子百思不得其解。

    “可以的,所谓的答案就在温度上,你所说的这些问题,只需要尼龙绳就可以搞定了,实现先在尼龙绳上面淋一些水,然后把尼龙绳绕在门的反锁把手上面,不用死死地缠住,只需要绕在上面就行了。”

    “那个时候的温度,可是零下三十度,别说是沾了水的尼龙绳了,就是人的耳朵都能给你冻下来,所以在瞬间,绳子就会凝结成冰。”

    伴随着我的诉说,猴子的双眼亮了起来。

    “原来如此,绳子被冻起来之后就会和门背后的开关本身粘在一起,因为气温实在是太冷了,还会冻的很结实,这样一来只需要关上门轻轻一拉,门就反锁住了。”

    猴子意识到了这一点,浑身都激动的颤抖。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是这样啊。”

    “对,没错,锁上了门之后,要考虑的就是怎么能把绳子回收回来了。”

    我说道,猴子也冷静了下来点点头,说道:“虽然说绳子被冻住了可以在不打结的情况下将门给锁住,但是问题是,绳子本身被冰冻住也会不结实吧?轻轻一拽就拉断了。”

    “拉断了,绳子就会掉落在地上,虽然很精妙,但是甚至还不如钢琴线和钓鱼线啊,因为掉落在地上的绳子是没办法回收回来的,还是会被我们所发现,这样一来这些诡计岂不是付诸东流了吗?”

    猴子也意识到了不对劲,挠了挠头问我。

    “没错,到了这里就是第二重诡计了,没有意识到吗?这起杀人,不是那么随随便便的要杀死勒布杜斯,而是,谋划了足足十年的一起谋杀案,不管是什么仇恨,过了十年想必应该也会稍微减淡一些吧?真的有那种必要将人切碎了还不够,还要生火将他拿来吃吗?”

    伴随着我的侃侃而谈,猴子又挠了挠头,说道:“老大你有话就直说,不要这么拐弯抹角的,你知道我又不比你。”

    “应该是环境吧,绳子被冻住是因为环境,而怎么把绳子收回去,也应该是因为环境?”

    全流萤突然说道,我们都奇怪的看着她。

    “嗯,我之前看过卷宗,也思考过是怎么做到的,只不过没有想明白罢了。”

    果,果然很聪明吗?我总算是明白她为什么能入选专案组了,没有和我与猴子那样的亲临案发现场了解到每一个细节,只是凭借着卷宗就想到了这样的程度。

    “是,直觉吧,大概是类似于直觉这种的思维。”

    再一次解释道。

    直觉?我这还是第一次听说破案子可以通过直觉来的,不过这也是一种难得的才能了。

    “说的不错,就是环境,因为那村庄本身特殊的环境,有零下三十多度的寒冷,这样才能达成绳子结冰这么一个诡计,而接下来的还是环境,你还记得,现场的样子吗?”

    我问猴子,他一拍胸脯,说道:“嗨,这我要能忘了赶紧一豆腐撞死,我们进入现场的时候,里面正生着炉子,而且里面还熬着汤,一想到这里我就恶心。”

    “等等……里面生着火?生着炉子?不会吧?”

    猴子反应过来了。

    “没有错,就是那个不会吧……里面生着炉子,而且那个屋子窗是封死的,门也被闭住,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仅仅只是个炉子也可以让室内的温度升高,从而让……绳子上的冰逐渐融化,绳子一旦被融化,这样一来就软了,直接轻轻一拉,就可以拉的出来,于是,一个几乎不留下任何痕迹的密室杀人,就这么完成了。”

    这就是第二重诡计了。

    “之所以生起炉子并不是为了要把人的尸体煮了吃,而是要让室内气温上升,让绳子上的冰自动融化?而且炉子和里面的汤还误导了我们,让我们误以为犯人这样是因为对勒布杜斯恨之入骨,杀了还不够,还要砍碎了煮着吃,其实不是那样的。”

    猴子因为太惊讶,所以还重复了一遍。

    “没错,不是那样的,这早已经是犯人算好了的。”

    “算算时间,我们前往那屋子的时间是晚上八点,再次到达勒布杜斯家里的时间是凌晨两点多,这期间的时间应该是够用的了。”

    猴子边盘算边点头。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们冲进去的时候只顾着看桌上了,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犯人的伪装和诡计,那么也就是说,盘子上面的血手印是……”

    “没错,让勒布杜斯本人去厨房水龙头拿过来盘子,顺便在上面粘上一些水,这样就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了,因为连去弄水都是死者本人做得。”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