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178章新的发现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是的,没错,这俩人是绝对不好对付的类型,就从他们能在火车上藏到我们根本找不到的地方,还能在下车之后躲过这么多人的围捕就能看出这俩人不同凡响了。

    但是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不管怎么调查俩人的身份,都能查出他们一个就是塔河县本地人,另外一个也的确是在多年之前来到塔河,俩人结婚,之后就一直稳定的生活着,这两个人光从现在看到的,完全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就连之前的花义无这样的人,调查的过程中也查出了她的身份证是假冒的,她本人的身份应该是假的这么一回事,但是这一对夫妇简直完全查不出有什么问题。

    他们的身份证明没有问题,也能确定他们就是他们,这一点上不存在任何的问题,那这样一来,他们到底是怎么成为罪犯的?

    这简直让人匪疑所思,这里可是现实世界,有结果必定有原因,有原因也必定有结果。

    一个人杀了人,不管是什么样的,他总是有一些不正常的因素吧?至少总能找出个原因来吧?此人是因为什么而成为罪犯的,他和想杀的人之间有什么恩怨情仇,动机,动机去哪里了?

    我们怎么也想不到,两个安安稳稳的在塔河县生活了这么久的一对夫妇,为什么忽然摇身一变就成了罪犯了?

    这总得有原因吧?查不到……在这一点上查不到,在将近十年前,他们就开始在塔河县定居了,而在那之前对于身份证联网出行记录,我国的统计还没有那么的严密严格,哪里像是现在你出门坐个客车都得用身份证买票,去哪里都查得到,但是在那时候还没有。

    也就是说,在很多年前发生过某件事情,让这一对夫妇选择了蛰伏起来,但他们又是为什么成为罪犯的,谁也不知道。

    只是我在内心的最深处仍然不愿意将这两个人和之前在山村里杀死勒布杜斯的那些人联系在一起,是因为那些人直接的杀死了两人的儿子。

    千真万确的是俩人的儿子,那可是在当地医院有记录过的,不会有错的,但是就是被杀了。

    如果他们是一伙的话,那么这俩人很可能即使是知道自己儿子会死,但是他们也没有任何的表示,反倒是某种程度上推波助澜了这一切,真要这样的话那就太可怕了。

    “这一对夫妇简直像是疯了一样,俩人都没做什么伪装,而且还是用身份证直接开的房间,这可不比之前那个抛尸的,他们很快就会被抓到的,不过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这种豁出去命一样的自爆,难道他们和何队长你有什么仇吗?”

    衡阳突然在我身边说道,甚至审视的看着我。

    我则是摇了摇头,说道:“也不像是刻意的要杀我,从我通过门把手上的绳索想起了勒布杜斯家的案子来看,与其说他们是来杀我的,倒不如说他们像是来给我提醒什么的一样。”

    “提醒什么吗?那这对夫妇还真是有些意思。”

    衡阳始终都是神在在的样子,看似漠不关心实则考虑的东西很多,关注的点也很有意思。

    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先到了警局跟众人反应了在酒店发生的事情,并且决定让他们来搜查这二人,或许抓到他们我们就能有所突破。

    而同时我也跟唐钢打电话说过了我对勒布杜斯家案子的设想,唐钢因为追丢了犯人所以很失落,听到我说完之后也激动了起来,虽然只是破解了手法但是抓不到犯人仍然不算是破案,但是好歹是解释了密室的现象,算是给了他一针强心剂。

    “何警官,之前我就在想了,为什么犯人能想到这么诡异的手法,你又是怎么破解的。”

    唐钢在电话那头的兴奋溢于言表,随后又说。

    “只要注重细节和逻辑,就不存在无法破获的案件,这世界上也没有完美的不可能犯罪,放心吧,我一定会抓到犯人的。”

    我跟他说道,半是安慰半是给自己表明心愿,而我说的也是我一直坚信着的。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都加油吧,一定把这个案子破掉!”

    唐钢听完之后心情似乎好了不少,特别有干劲,这样也好,不就是让他们跑了吗,再抓他们回来就是了,没必要一直那么自责。

    当然,虽然说起来简单,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很难,但因为是安慰他的,所以说的比较简单。

    现在,又要面对这进展缓慢让人焦头烂额的情形了,昨天晚上一晚上局里的警察都没怎么睡,现在大多数在补觉,轮班倒的工作,这种情况很常见,大家也都习惯了。

    “何队长,您过来一下,昨天晚上的时候我们有了新的发现,我们发现嫌疑人夏诚,曾经有一次出现在一个地方,在那里被人目击到。”

    这个时候一个技术组的小哥顶着黑眼圈过来找我,我们听了都是十分的激动,急忙问他在哪里,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原来是这么回事,昨晚上局里的人通宵在勘察监控视频,结果有个人似乎是看到了张贴的通缉令,结果半夜十二点跑到了局里面,说是前些天去一家赌场找人的时候好像见过一个和夏诚长得很像的人,这人也显得没事干,于是半夜就来报案了,只不过他说的很模糊,只说是好像见过,但是剩下的什么都说不出来,并且这个人说的地址那还是北,京市吗,那他吗的在房山区,而且还是最偏远的那个方向,感觉广义上都已经超出了是北,京市的界限了。

    大概是因为这些原因,所以他们没有通知我们,只觉得这人是过来捣乱的。

    不过也不怪他们,因为这样的人还真的不在少数,从昨天下午开始已经有好几个人打电话过来说自己目击过夏诚这个杀人凶手了,但是一个个的都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的那种,很像是为了骗奖金而来的。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