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180章目击证人遭袭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我说到这里衡阳有些不太同意,摇了摇头说道:“我倒是不这么想,与其说是故意挑衅,我倒更觉得是这个犯人他不得不这么干,很有可能是他的职业所限制的。”

    衡阳说道,哦?职业都推出来了吗?

    不过就在我们聊天的时候,我们差不多快开到了留下电话的这人说的地址,我掏出手机准备给他打电话,虽然我们来之前没打电话,但是听那小哥说这人特地跟他说了自己闲着没事,欢迎我们随时骚扰,所以我们来之前并没有给这人打电话。

    不过,能说出欢迎我们随时骚扰的人,估计是无业游民吧,这样的人恐怕电话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不过出乎我想象的是,一连打了三个电话都显示的是无人接听,什么情况?如果说是关机了还好,能用手机没电搪塞过去,只是这能拨通但是不接电话是什么意思?没道理是这个态度啊。

    我觉得很奇怪,猴子在旁边喊了我一声,我点了点头,虽然只是个小小的电话没有接通,但是我们却已经有种……逐渐笼上心头的疑惑了。

    难道说……不会吧?

    没敢耽误,马不停蹄的我们开车去了此人留下的地址,但是和我们想象中不同的是,这人所住的住所,并非是我们想象中的那种廉价的城中村的简易住房,反倒是个装修不错的独院。

    好嘛,独院,这可是北,京,虽然偏的不是一点半点,但是水涨船高也是北,京,这种地方一个独院,啧啧,看得我们这些穷鬼有些意外。

    因为没人会去租住这种房子吧?但是如果说不是租住,房子是本人的话,这么有钱何必为了通缉令的一点奖金半夜十二点跑去局里呢?仔细想想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我们正准备敲门,这时候却发现门不用敲,本身就是打开着的。

    门打开着……这还真是意外,朱红色的铁门虚掩着,推开后,院子里面的电瓶车还正在充电,明显是之后要用的征兆,既然在充电,那么人应该就没有离开吧?

    是不是人在睡觉什么的,带着这样的疑惑,我们逐渐走入了屋内,可谁知刚一进来,我们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沙发上铺着的床单被很凌乱的放置着,而且茶几上面的几个茶杯散落在地上,碎成了一个一个茬子,这些茶杯里还有茶水,全都倒在了地上,杂乱不堪,很明显的有人在这里搏斗过!

    茶杯里面有茶水?证明之前接待过客人,但是还没来得及收走茶杯就丢在了地上,也就是说,搏斗的对手,应该是来屋子里的客人吗?

    只是,人去了哪里?我们在这屋内喊了几声,没有受到任何的回应。

    “都小心着点,在这屋子里搜索一下,看看人还在不在。”

    我跟众人说道,拨通了手机,叮玲玲玲玲,手机铃声响了,顺着手机铃声的声音我们进入了卧室里面,但是和我们所想的不同的是,卧室里面没有人。

    手机被放置在床上,看得出来是丢上去的,挟持了这屋子的主人,然后把手机丢在了这里吗?

    “老大,人是不是出去了?估计是报复,因为这人到局里给警方提供了情报,所以他被打击报复了?”

    猴子说道,这是很明显的推论。

    门虚掩着,像是把人弄出去的时候手忙脚乱没工夫关门,甚至连桌上的茶杯都没来得及处理,更别说是人的手机了。

    我摇了摇头,暂时还不能这么确定,还是先把屋子里面观察一遍再说吧,于是我们也加入了在每个房间里搜索的过程,说实话,虽然是独院,但是其实装修的还可以,木质地板虽然有些老旧,但对于居住而言还是不过时的,不过很遗憾的是我们将所有的房间都搜了一遍,都没有发现有人的身影。

    “估计人是出去了吧,不过这也太他吗神了,到底我们是警察还是这些犯罪分子是警察啊?这人昨天晚上12点去的警局,这么快就被找到了?这什么工作效率?”

    猴子气急败坏的说道。

    “不,很奇怪,很奇怪。”

    衡阳说道,打断了猴子接下来的愤怒。

    “没错,这实在是不像一起那么简单的绑人。”

    我也跟着说道,到处都透着一股诡异。

    “为什么?”猴子听不明白了,全流萤也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这里虽然偏僻了点,但是到处可都是有监控探头的,而且要把一个人绑走,至少不可能就这么抬着人走吧?少说也得需要车来作为运输工具,这家的门那么大,车是完全能开进来的。”

    “门口的路上有人泼的洗衣服水,那一块儿是湿掉的,车如果从那里开过去,一定会留下车辙印子的,事实上也确实是留下来了,但是却没有车进入屋内的车辙印子,证明车是停在门口没有开进来的。”

    “而且都注意到了吗?这家独院可不是在分巷子里面的,这家是在这个小区的最外面,更外面就是马路,车水马龙的,如果想要绑人的话,何不把车开进来再把人塞进车里开走?反倒是把车停在外面,最后开走?”

    “这证明,人是没有被带走的,不会有人冒着被路上车辆和行人看到的风险把人抬出去,这实在是太蠢了。”

    我分析道,一旁的衡阳不住的点头,看得出他也很认同我的观点。

    “还有,你们就不觉得奇怪吗?说实话之前从局里技术组那小哥嘴里,我还以为此人是个无业游民,为了奖金这才迫不及待的晚上十二点前往局里,但是现在就这屋子看起来,怎么也不像这么回事。

    “一共有五个杯子,算上是这家主人本人的杯子,也就是说到来的有四个人,四个人制服一个人,哪里会弄的如此杂乱,更别说这群人很可能是穷凶极恶的那群犯人了,没有这么麻烦。”

    我沉声道,四处看看,怎么也不觉得这里是一起绑架报复案的现场。

    更像是伪装出绑架报复这么一出的现场。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