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二十章 演习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第二天休息好的人再次启程,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茂密的森林慢慢稀疏,而低矮的灌木丛开始变得越来越多,这就是要快出走出兽人森林的信号。不过要想真正的走出兽人森林,没有大半天的时间是做不到的。

    等到中午十分,两个人终于能看到了兽皇城的影子,想要到那里,还需要半天的时间,也就是说,两个人有可能在傍晚到达,但城门是否关闭就不得而知了,洛特倒是不担心,因为魔隼肯定是先到,如果是里恩这个神使来的话,是随时都可以大开城门的。

    兽皇城坐落于兽人森林和兽人草原的交界处,那里有座看起来不是很高的山,兽王城就是依山而建,城墙呈梯形,长十里,高十五米,宽三米,全是用巨型青石垒砌而成,异常坚固。

    墙上有箭垛和枪孔,城墙上方筑有探出的围栏,距离城墙本地约有一米左右,比城墙要矮上少许,若是攻城,普通的士兵想要登上城墙,不付出惨重的代价是不可能的。

    攻城梯就算是搭上,角度几乎垂直,攀爬困难,而且在攀上围栏后,想要到城墙上必须要跳过去,费力不说还容易失足跌下城墙,这种阴损的设计也就只有里恩能想的出来。

    实际上,兽皇城建成的时间也不过五年,经过大量的实战演习证明,兽皇城算是比较易守难攻的一座城池,山上的河流被改道穿城而过,然后在城池周围形成了一道人工的护城河,护城河的深度不明,浅的地方有三四米,深的地方有十米多,基本上断绝了地下通过的可能。

    为了挖这条护城河,里恩让三千多的鼠人日夜不停轮流工作,挖了二十多天才挖完,为了加强兽皇城的防御,里恩真是费劲了心思。

    现在的兽皇城虽然比不上人类社会城市的巍峨,但是作为一个以防御为主要重点的城市,倒是真的下足了功夫,人类想要凭借人海战术攻破这个看起来不是很起眼的城市,多数会无功而返。随着视线起伏兽皇城的轮廓也越来越清晰。

    不过,似乎有很多小黑点在城墙上蠕动,并且还有很多黑点在向下掉,洛特觉得奇怪,里恩看得清楚心里迷糊,那些黑点不是别的,全是兽人,而那些掉下去的也是兽人,形形**的什么种族都有,不过这也侧面的体现了兽皇城城防的难度,就算是身体素质强于人类的兽人也很难攻陷兽皇城。

    难道是哪个部落叛乱在进攻兽皇城吗?随着改革的推进,很多边远部落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发展。

    总体来说,这个时期想要取代现任兽皇家族统治的人应该说几乎没有,不过眼前这是什么情况?

    两人不敢停留只能尽快的往那个方向赶,不过接下来两个人看到的却又不一样。

    在城墙的下方,具体的来说是护城河的一段距离之内有很多兽人在进攻,不过负责守卫的一方完全背对着攻击城墙的敌人,那些进攻护城河的兽人一边呐喊壮胆一边噗通着落水。

    而站在河岸两边的兽人则是呐喊助威,看起来应该不是发生战争,两个人都心存疑惑,不过看着没有战争,索性就将速度慢了下来,不然胯下的魔云豹也受不了。

    离着近了声音也开始隐隐约约的能听见了,这个时候洛特也能看清是怎么回事,不过他还是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这是在演习吗?”

    里恩嗯了一声之后说道:“护城河那边进攻的部队应该是城防军,防守的一方应该是学院的学生,城墙一段应该是学院的学生在进行进攻,城防军在下面和上面防止意外发生,谁想到的主意?嗯,兽皇也在!”

    “陛下也在?”洛特一听兽皇也在顿时好奇心大起,一双牛眼来回扫视不过距离太远,他也没有里恩的修为,一时半刻是找不出来了。

    护城河上有三座吊桥,长约二十米左右,演习的话不允许双方破坏吊桥的,城防军里不乏有水性好的,想要泅渡也直接遭到对岸的学院学生用远程的弓弩射击“死亡”。

    随着两个人越来越近,甚至能听清一些兽人的喝彩声,里恩的目光紧盯一处,一个浑身黑色铠甲的兽人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这个兽人带着带有护脸的头盔,除了通过盔甲外一直垂地的尾巴知道他是个狮人,具体的却是什么都不知道了,这个兽人的体格十分健壮,刚一出现兽人的喝彩声立刻大涨,因为能有全身盔甲的兽人都是比较高级的将领,而且看样子这个兽人应该在城防军里官衔不小。

    “有意思了,兽皇想玩?学院的学生要遭罪了。”

    洛特也找到了兽皇,虽然还不明白为什么兽皇会参加这种低级程度的演习,不过兽皇要是出手的话,学院的学生赢得可能性应该是零了。

    似乎也知道了攻击方出来了一个厉害人物,一直处于积极防守的学院生似乎也有些紧张,吱呀声中,一台弩炮被推了出来,这是兽皇城防军护城河防线的常备武器,为了是防止有强者临空飞渡护城河,就算不能对敌人有多大的伤害,也能起到一定的干扰作用。

    显然学院的这些兽人学员已经把眼前这个陌生的兽人的危险级别提高到了强者级别,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两岸的嘈杂声开始慢慢的变小,所有围观的兽人都一脸希冀的看着那个神秘的兽人将领,希望他能用不特殊的方式突破防线。

    兽皇静静的站在那里不动,对岸的学员却莫名的紧张起来,甚至有一个蛇人手持的轻弩都不断的颤抖,而且看上去这个蛇人作势后退,似乎有要逃跑的意图,蛇人的胆子都不是很大。

    但是蛇人战士也是兽人里最难缠的兵种之一。

    他们擅长长柄兵器和轻弩射击,并且特别喜欢涂毒,一旦近战胆小的他们又跑的比谁都快。

    这样的一个蛇人毕竟还是有天生的弱点的,那就是胆小,那个神秘的兽人虽然面对的是所有学员,但是这个蛇人的感觉却要更强烈一些,似乎对岸的那个兽人已经发现了自己在这支队伍中作用,就在蛇人的手臂开始更加距离的抖动之后。

    那个神秘的兽人将领身体微微一矮,身体宛如射出去的箭,速度出奇的快,看起来落点似乎是那个蛇人前面的两个狼人。

    在刚才的防守中,这个蛇人是的轻弩射击技术堪称一绝,在长距离攻击中属于补刀型角色,那抽冷子弩箭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窜到进攻方一员的面前,防不胜防。

    有几个已经冲上对岸的边防军硬生生的被击落到河里除了学员的防守严密,这个蛇人弩箭的功劳也要算进去的。

    让以一个学院学员的身份能将弩箭练到这个地步除了种族天赋之外肯定还有其他的因素。

    蛇人却突然停止了抖动,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那一直垂下的轻弩猛然扬起,一支蓄势待发的弩箭奔着空中的兽人将领的面门射去。

    那个神秘的兽人似乎早就料到蛇人的动作,身体在空中一个闪烁之后,那支箭已经穿过他的身体,不过仿佛没有受到阻隔一样,那支弩箭就这个径直的飞了过去。

    这个时候周围的兽人民众才明白,被射中的仅仅是一个残影,只有实力较强的兽人知道,那是个分身。

    兽人将领的身体却在凝实后开始下落,落点似乎依然不变,负责拦截的兽人学员却只是守在自己的位置上,似乎没有判断出这个神秘兽人将领的落点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个时候蛇人的弩箭再次扬起,弩箭再次激射而出,跟在弩箭后的还有两只武器,是那两个狼人学员演习时配发的武器,虽然仅仅训练用武器,不过听那破空的声音也知道如果碰上,肯定有很大的麻烦。

    两方之间的攻防其实都是在短短的瞬间完成,不管是兽人将领闪过弩箭,还是蛇人学员的二次进攻,双方的动作都快的出奇。

    还没等旁观的人反应过来,那个兽人将领居然再次闪身躲过,并且落点变成了持盾学员的前面,一直没有挪动的弩炮终于调转了方向,将弩炮的炮口对准了两个持盾牛头人学员的后背。

    那兽人将领还没落地弩炮里的大型弩箭射了出去,还没等众人张口惊呼,那弩箭已经顺着两个牛头人中间流出的缝隙穿了过去,一旦那个兽人将领落地必将先遭到弩箭的重击,所有人都为那个兽人将领捏了一把汗,同时也对这些学院学生的表现感到吃惊。

    如此精细的算计对方,未免太阴险点了吧?

    “来得好!”

    那个神秘的兽人将领在落地之前踢出一脚,这一脚没有起到别的作用,只是单单将弩箭踢歪,只不过因为临时出脚,身体的平衡难以掌握,落地的时候已经开始摇晃,就在这个时候两面盾牌撞到了他的身上,一声闷响,盾牌结结实实的落在了这个兽人将领的身上。

    兽人将领本身平衡还没找到,这一撞几乎将他撞飞,踉跄的退了三四步之后,身边顿时多出两个青色的影子。

    两只毛茸茸的爪子一取面门一取下阴,招式阴险让围观的兽人都觉得羞耻,那兽人将领先是手忙脚乱了一阵之后终于凭借自己的优势将两个狼人牢牢的压制住,而这个时候独自对付冲过吊桥的蛇人非常痛快的举起了自己的轻弩,表示承认己方失败。

    “这就承认失败了?”

    洛特和里恩站在不远处看着演习,那个蛇人的举动让洛特觉得不是很舒服。

    里恩却摇了摇头说道:“这只是演习,如果我站在他的角度上去做的话,我这个时候也会承认自己失败。”

    “为什么?”洛特还是不理解,他没有正统的参加过学院的学习,总体来说,他在指挥和局势判断上的能力还没有眼前这个蛇人高。

    在洛特顽固的思想中,兽人在战斗中是不允许投降的,他们应该勇往直前的将敌人死得粉碎,而不是这样受到了一点挫折就高举双手宣布自己失败。

    所以洛特是紧攥着双手问的,很显然这样的结果他有些没办法接受。

    “这几个学员已经发挥的非常好,人数不到十个,攻击一方的人数却超过了五十个,能做到这点已经堪称完美,至于原因,第一是场地的限制,攻守双方的攻击范围仅仅是这吊桥周围不到五米的范围,给攻方留下的进攻机会实在是太少,这对防守一方是非常有利的。”

    “攻击的一方没有远程攻击手段,不然就算是是个人,对射也差不多能分出胜负了,看起来这对防守一方都非常有利,但是防御的一方没有纵深的选择,也就是说他们没有可以缓冲的余地,兽皇只需要轻轻一跳就能站在对方的面前。”

    “第二个是局势的判断,你注意了,兽皇过去之后,还有多少人能应付从吊桥冲过去的城防军?这个时候其实是应该考虑撤退的,因为再打下去就会造成自己一方无谓的伤亡,当然,如果是大部队的话还是可以打上一会的,只要防守的力量够强就可以。”

    “很显然,防守的一方没有,那个蛇人学生挺有意思的,能把兽皇压制成这样,不是一般人啊,蛇人什么时候出来一个这么厉害的学生,之前没有听过啊,哪个部落的?不好,被狮子头发现了”。

    里恩话音刚落就听见人群中一声喝彩,那个兽人将领突然冲天而起,落在了两头魔云豹身前,里恩和洛特跳下后洛特半跪在地,而里恩则是微微鞠了一躬。

    “使……者大人!”“是使者大人!”“那……那个……那么,这个人就是……!”

    “天啊,不会是兽皇陛下吧?”

    “肯定是啊,没看使者大人都行礼了吗?”

    “这的是兽皇陛下吗?太不敢相信了,他居然会参加这种演习,怪不得要全身盔甲。”

    人群中虽然议论纷纷,但是动作都非常的一致,那就是半跪行礼,这头一片寂静,但是城墙那里还依然热闹,攻城的学员不断的被城防军在下面接住,一个鼠人看到护城河的情况就问了句怎么回事,那个接住他的城防军开始也没注意。

    不过仔细一看直接把这个鼠人给扔了出去,然后招呼自己的伙伴吧半跪行礼,那些还在攀爬的学员一看也都飞快的滑下攻城梯跪了下去。

    兽皇是整个兽人帝国的最高领袖,所有的兽人在见到兽皇时都必须行礼,唯一的例外就是淹没在兽人里的里恩,里恩还是四五岁孩子的模样,就算他站着也没有半跪下去的洛特高,所以以平视的角度来看,里恩似乎也是在跪着,兽皇摘下头盔,露出自己的真面貌。

    兽皇是狮人,身高约有两米五左右,面部被浓密的暗金色绒毛覆盖,淡金色的双眼似乎充满了无以伦比的公正和智慧,一道浅浅的伤疤划过整个额头,那是兽皇在接受加冕时的誓言印刻:以兽人之血浇灌皇的荣耀。

    里恩挺直了身板,仰着头看着兽皇,兽皇微微一笑说道:“神使有些日子没来了!”

    话音一落,半跪在地的兽人都感受到了一种无形的威压让自己的身体微微颤抖,一种无法抑制的崇拜夹杂着恐惧的感觉让地上的兽人将自己的身体压得越更低以缓解自己内心的紧张。

    兽皇,除了兽神使者外兽人帝国的第一勇士,同样也是整个兽人帝国里为数不多的武圣巅峰强者,这样的一个权力巅峰的人出现在这样一场可以说微不足道的演习中,实在是让人猜不透。

    里恩心里暗笑,这大块头是在耍威风,反正他是兽人的皇帝,想怎么着都行,还有谁能武逆他不成,估计他也是被憋得发疯,出来找乐子来了。

    心里是这么想,话可不能这么说,里恩仅仅是点了点头就没了动作,兽皇眼睛一眯然后猛然睁大,神色有一刹那的惊讶。

    这种变化也只有里恩能看到,里恩点了一下头,兽皇心神领会的说道:“难得,本皇今日要与神使商议要使,你等要勤加苦练,灵活思考,在不能出现今天这种被不到十个人就阻拦的情况了!那个……蛇人一族出了你这样的人才,本皇非常高兴,学业修成,到帝国的参谋部任职吧!”

    说完也不等底下人什么反应,兽皇一步就到了里恩身边,拉着里恩腾空而起,其淡金色的力量在空中划过一道明亮的轨迹消失在了城墙之后奔兽皇宫去了。

    “你出状况了?”兽皇一到皇宫内就挥手撤走了侍卫一脸焦急的问道。

    “力量冲突,可大不可小。”里恩有些淡然的回应道。

    “那这麻烦就大了。”听了里恩的话,兽皇脸上的焦急已经变成了阴冷。

    <>

    <dv ss=”r-sy” d=”rsy” sy=”dspy: nn;”>

    <””>

    ””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