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二十五章 狩猎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兽人森林的西南方与贡加盆地交汇的地方有一个叫波特帝国的附庸国,这个帝国面积不大,方圆不到二百里,本土人口不超过四十万,就这样第一个小型附庸国却拥有将近三万多的佣兵,同时波特帝国也是所有附庸国中以奴隶闻名的附庸帝国。

    波特帝国没有几座像样的大型城池,大多数都是方圆不过三四里的土城,这种用泥土夯筑的城墙多数没什么防御作用,如果有一个水系魔法师出现的话,一个暴雨术大概就能摧毁一小段城墙,不过尊贵的帝国魔法师是不太可能出现在这种地方的,尤其是位于帝国边界的风鸣城。

    不过现在的风鸣城却有大量的魔法师出现,城里的居民甚至随便出去逛个街都能遇到一两个魔法师,不过遇到了也都会绕着走,因为这些突然出现的魔法师不是属于某个大型的佣兵团,就是属于某个帝国官员的私军,不管是什么身份,都不是一般老百姓和城里巡逻队能招惹的起的。

    风鸣山,坐落于兽人森林和贡加盆地之间的一座名不经传的小山,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在一年的过程中,这里会有一半的时间能听见风穿过山顶石林产生的啸声。

    风鸣城则是坐落于风鸣山的西南方,风鸣山的西北方则是属于兽人森林的区域,简而言之就是兽人帝国的领地。

    之所以城里会出现这么多平常连见都看不见的强者,是因为一年一度的狩猎要开始了。

    所谓的狩猎,目标并不是野兽,而是被视为野兽甚至连野兽都不如的兽人,风鸣山的西北方有很多兽人的小型部落,人口不多几百到几千的都有,每一年的这个时候,它们都会尽可量的逃离自己的部落,然后等到狩猎结束后再回来。

    是的,是它们而不是他们,风鸣山周围的物产丰富,存在很多可以大肆繁殖的野兽供养附近的兽人日常的吃食,所以它们会回来。而狩猎就是在他们逃离的路上抓捕它们,然后将它们装进牢笼,最后被卖到各个场所,总的来说角斗场或者斗兽场是最多的。

    有很多贵族老爷和夫人都喜欢看着这些兽人奴隶相互厮杀,那种血腥场面会让他们热血澎湃,自然脑袋一热给的奖赏也就越多,所以大型的角斗场和斗兽场都希望得到不单单是健康的兽人奴隶还要是特别健壮或者特别羸弱的兽人奴隶。

    因为有些贵族爱好特殊,看到兽人奴隶被野兽撕成碎片才能兴奋。

    呼哧呼哧的急促喘息中,一个身上披着破烂兽皮的消瘦人影在丛林中飞速狂奔,滑过低矮的灌木丛,长满了尖刺的荆棘挂上了丝丝血肉,即便如此,人影也不敢停留查看自己的伤势,除了时不时的向后之外,剩下的就是低头狂奔。

    人影太匆忙,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留下的痕迹是多么的明显,那血的气味慢慢扩散,然后顺着微风钻进了一群猎犬的鼻子里,受到鲜血的刺激,一直被拉着的猎犬陷入了兴奋中,犬吠声此起彼伏,叫声的方向则是那个人影逃跑的方向。

    嘚嘚的马蹄声在猎犬后想起,一群衣着鲜亮铠甲的人类出现在森林的外围,其中一个身着银白色盔甲的人领头而出,很明显这是猎犬的主人,一声令下猎犬被解开了拴在脖子上是铁链,没有了束缚的猎犬狂吠着顺着人影留下的气味狂奔而去,紧跟其后的则是骑着骏马的人类。

    人影在听见身后的犬吠声之后速度明显的加快,可是他再快也快不过经过训练的猎犬,有一只脚程快的猎犬甚至已经可以看得见了,其后的骏马也若隐若现。

    绝望充斥在人影的心头,仗着自己对地形的熟悉,人影找到了一处有可能甩掉对方的小河。

    小河不宽,也就不到十米左右,一旦过了河自己就有可能躲过对方的追击,将情况报告上去,好让部落里的族人能有时间逃脱。

    迅速的来到河边的,人影身体向前一趋滑到河里,在河里的速度他明显的又块了一些,不过河面宽阔猎犬也已经追到了河边,在河中行进的人影在走到河中央的时候,紧跟在猎犬后面的骏马也穿过丛林显现了身影。

    “这个蛇人的速度倒是挺快的,不过……”领头的人类从随从旁边接过一具轻弩,也不用瞄准只是轻轻的一甩,弩箭无声无气的射出,然后贴着水面射到了这个蛇人身体里,轻弩的威力不下,这个蛇人顿时身体一个踉跄差点趴在水里。

    生死关头他还是惨叫一声忍着剧痛渡过了这条小河,然后身体左右摇摆的消失在河对面的丛林中。

    身着银色盔甲的人类冷笑了一声之后一挥手和猎犬一起过了河,身中弩箭的蛇人在丛林里留下的痕迹太多,而且他也没有办法更快,猎犬抖了抖身上的水后就开始继续追击,一时间犬吠声和人类的呼喊声连成一片,给那个蛇人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连续透支体力再加上身上大小伤口,蛇人终于体力不支从一个小山坡上滚落而下,等到猎犬和人类追到山坡的时候却发现,本来应该倒地不起的蛇人突然没了踪影,一个年轻的人类驱马来到这个领头的身边问道:“先生,这猎物怎么消失了?”

    除了马的嘶鸣声和陷入团团转的犬吠声之外,整个林子里没有了一丝其他的声音,很明显这有些蹊跷,那个蛇人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消失不见不留一丝痕迹。

    “阁下不用担心,这种情况虽然是第一次遇到,却证明这样这次狩猎才有意思,您是第一次参加狩猎,感觉到奇怪是很容易理解的,蛇人是个很擅长隐藏自己的生物,不过,这个人很明显就是个哨兵,这样的话,他们的部落也就应该在这附近,我们的后续队伍很快就能追上来,给他们发信号,让他们靠拢过来。”

    一个仆从点了点头从身后掏出一个小铁笼,铁笼中是一个小巧可爱的风鼠,小铁门一开风鼠就窜了出去,看见传信用的魔兽已经发出,那个有些紧张的贵族先生算是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贵族首领下令原地休息,并且派出了五个去搜索兽人部落的仆从,一行人清理了地面的杂草后,留下几个放哨的仆从后就在原地休息,虽然追逐的时间不长,但是接下来的狩猎活动还是需要挥洒大量的汗水和体力的,当然他们也不吝啬这些,因为那是男人的象征。

    “先生,你觉得我们这次能有多大的收获?”那个一直惴惴不安的贵族时不时四处张望,就算是说话的时候还不忘左右看两眼,“不用担心,今天仅仅是开胃菜而已,这里是兽人森林的边缘,小部落居多,应该能有个几百吧?怎么,您着急了?”

    那个身穿白色铠甲的贵族看着这个新贵族一脸紧张的样子心中不由得有些鄙视,不过还是用自己低沉的声音安慰着对方,一个贵族可能不能失去勇气,现在的贵族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呢。

    还没等他心中的感慨发表完,一个去探路的仆从就回来了,结果自然是非常的好,一个小型部落就在离自己仅仅不到十里的一个小山旁,似乎是已经知道了人类的来临,那些胆小愚蠢的兽人正在收拾自己视之如命的家当准备逃跑。

    “我们的队伍大概什么时候能到?”因为今天仅仅是即兴出发,贵族首领仅仅带了二百多骑兵,为了追那个蛇人,他仅仅带了十多个仆从就和这些新贵族一起出动了,后面的骑兵慢慢移动等待他传回消息,在森林之外还驻扎这将近八百名各类士兵。

    “已经在路上了,应该快到了。”仆从的话音刚落,就听见远处传来了嘶鸣声,贵族站起身拍拍自己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嘴角轻轻上扬,一抹残忍跃然出现,“那么,狩猎开始吧!”

    刀剑出鞘,弩箭上弦,恶犬狂吠,蹄声低沉,浩浩荡荡的百人队伍在领路仆从的带领下奔着那个可怜的小部落冲去,本来还有些紧张的贵族也被眼前的阵仗所感染,一直在心中萦绕的那股不知所以的恐惧也被深深的压在心底。

    很快仆从发现的那个小部落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中,远远的还能看见在部落中来回穿梭的兽人,那个白色盔甲的贵族首领一摆手整个队伍慢慢的停在了部落一里之外。

    “先生们,这就是我们今天的目标,打起精神来,我们要尽可能的多的捕捉猎物,彰显贵族的勇气!现在,请大家再检查一下装备,毕竟,猎物也会有反抗的,虽然伤疤是男人的象征,但是我们高贵的血不能因为这些肮脏的猎物而流,万一被猎物伤到,可能会被耻笑哦!”说完贵族首领率先检查了自己的装备。

    看到他的动作已经准备完全的人也跟着检查,等到众人都准备好,贵族首领举起手中的精铁长剑大吼着率先冲出,其他的人也纷纷效仿举起手中的武器然后紧随其后。

    这个满是黑色石屋的部落不大,就算是有反抗,没有坐骑的他们也没有办法对抗已经具有强大冲击力的人类骑兵。

    看见蜂拥而来的人类,听着他们口中嚣张的吼声,这些来回奔走的兽人似乎像是被吓傻了一样几乎定在原地,很明显他们没有想到人类的捕猎队会来的这么快,随着马蹄声的临近,已经醒过神的兽人们开始四散奔逃。

    不过看着人类骑兵的速度,所有的兽人都明白自己想要跑得过对方是不可能的,所以在一声不明所以的吼叫中,所有的兽人都钻进了自己的房子,将房门关的死死的。

    等到贵族首领带着自己的人马来到部落前,他们发现那些愚蠢胆小的兽人居然全都躲了起来,整个部落外面空无一人,就连逃跑的兽人也都不知道钻到什么地方躲起来了,空荡荡的部落外就只能听见马时不时的响鼻声,这出乎众人的意料。

    在往年的捕猎过程中,这种小型的部落多多少少都会有一定数量的抵抗出现,像这种没有一丝抵抗的情况根本就没有见过,难道是因为见识了人类的强大而胆怯了?

    那个将莫名恐惧压下的人类贵族突然发现自己的手在不由自主的抖着,再看看眼前空无一人的部落,一种奇怪的感觉突然出现的脑中,虽然理智告诉他愚蠢的兽人不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但是越来越沉重的危机感还是让这个贵族下意识的叫了一声:“陷阱!”

    还没有等到众人反应过来,就听见身后传来了破空的尖啸声,那是响箭特有的声音,为了在围猎时将猎物赶到特定的地点而发明的一种箭,众人还没有来得及拨回马头进行防御,响箭已经来到了背后。

    人仰马翻,突出其来的箭雨让人类措手不及,没有盔甲防护后背的仆从和轻骑兵瞬间倒下了一大片,就算是有盔甲防护的贵族,也是这强力的响箭差点打下马去,那个身穿白色盔甲的贵族首领虽然惊异但也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他下的第一个命令就是回身向森林外冲击。

    他知道既然对方从后面袭击,正常人的反应肯定是冲进部落里寻找遮掩体,很明显这个空无一人的部落里不可能没有布置,一旦冲进去估计就再也出不来了,所以顶着箭雨顺着过来的方向冲出去才是最好的选择。

    “还真听话!”在人类不远的小山包上两个蛇人正立在山顶遥望,一个身穿褐色皮甲的蛇人甩了甩自己的手不屑转过头问道:“你的伤没有大碍吧?”

    “长官,没有问题,只不过不能参加这次的行动了。”回话的就是那个被贵族首领一直追赶的蛇人。

    他是负责将人类部队引进陷阱的哨兵,为了逼真,那支本来可以躲开的弩箭被他硬生生的承受了下来,虽然经过紧急包扎,不过伤口依然还在向外浸出鲜血,这种贯穿伤没有三两个月的修养是好不了的。

    在回话的时候这个蛇人还意图站直,不过伤口的疼痛让他不得不歪着身子,在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个拥有黑色翅膀的鹰人,这个蛇人的突然消失就是这个鹰人的功劳。

    “别硬挺着了,这次给你们两个记一功,下去好好养伤,以后有的是仗要打!”

    蛇人长官听完挥手让自己的部下下去休息,转过身关注战场的局势,他的部队不是很多,仅仅五百人,其中有二百多人是弓箭手,而且都是蛇人,不过他还有一百狼骑兵和一百牛头人战士,剩下的就是可以空中作战的鹰人。

    现在的情况只需要出动蛇人和狼骑兵就已经足够,突然的袭击让人类部队措不及手,第一波箭雨就带走了将近四分之一的战斗力,这个人类贵族首领自以为聪明的向蛇人部队所在方位冲击,却根本不知道他是自寻死路。

    那个空无一人的部落,没有一个士兵,全是这个部落里原有的居民!

    等到第二波箭雨完毕之后,人类部队里能战斗的仅仅剩下一半,剩下的都是有一定的武技基础或者强力的装备保护的人,而且他们也发现了蛇人部队所在的位置,不到百米的距离几乎可以忽略掉,人类贵族首领振臂一呼,带着稀稀拉拉的队伍向着蛇人部队冲去,而蛇人部队则不紧不慢的收起长弓,慢慢的向后退却。

    没错,慢慢的退。

    一步,两步……等到蛇人退出十步后,锋利的投枪出现的众人类的眼中,投枪下是一个又一个健壮的狼人,而狼人身下是正在慢慢起身的风刃魔狼。

    “众神在上,是狼骑兵!”那个下意识发现了陷阱的新进贵族双目无神的喃喃自语,自己这一方仅仅剩下不到一百人,很明显这个卑劣的陷阱就是针对自己所在的队伍所设计的。

    甚至,那个突然消失的蛇人!不是说兽人都是非常愚蠢的吗?为什么跟传说不一样?目光呆滞的看着胸前的标枪,这个新进贵族抱着最后一个疑问落马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惨叫声很快就停止在狼骑兵身前二十米处,两波投枪将这些狂妄自大的人类连同坐骑和他们的欲望死死的钉在了地上,那个蛇人军官来到狼骑兵队长身前甩手就是一巴掌,打的所有人都是一愣。

    “长官?我做错什么了?”那个被打的小队长很明显不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里,这一巴掌可不能白打,那蛇人军官一听反手又是一巴掌,“你还有脸问?我给你的任务是歼灭吗?”

    “您不是说要……”那个狼人小队长想了想自己接到的命令,然后认错的低下了头,“对不起,长官,我错了!”

    蛇人长官给的命令是最大的可能生擒对方的贵族,如果反抗强烈可考虑歼灭,狼人小队长在执行的时候错误的认为对方是行为属于反抗强烈的范围之内,于是将对方全灭了。

    “那都是钱啊!你们这群没脑子的,还想不想吃到美食了!这都是资金啊!你们倒是痛快,老大我现在很不痛快啊!你们说,怎么办!”

    说完又给那个开始嬉皮笑脸的狼人一拳,那个狼人奸笑着凑到蛇人军官的身边,蛇人军官一脸嫌弃闪了闪身却没有离开。

    “长官,这不才一个而已,之后不是还会有很多,这点小钱,您就别在注意了,这样行不,您说的那个美食,我给您出钱体验如何?”

    说完狼人又是一阵奸笑,那个蛇人一把按在狼人的脸上将他推开一脸不耐烦的说道:“去去去,别上我这恶心我来,清点一下战利品,有那个心思,你还是好好把尸体挂在外面当警示牌才是正事!”说完转身挥手带着自己的卫队离开了。

    那个狼人嘿嘿的一笑知道这回没什么大事就直接招呼自己的士兵开始收缴战利品,突然一个正在打扫战场的狼人喊道:“长官,这个还活着呢!”

    <>

    <dv ss=”r-sy” d=”rsy” sy=”dspy: nn;”>

    <””>

    ””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