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二十六章 唯一的幸存者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纯粹的黑暗紧紧的包裹着自己的身体,没有一丝光亮和声音,压抑的感觉让自己想大喊,可是已经失去了控制的身体甚至连嘴都没办法张开,唯一能动的大概就是自己的鼻子。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自己应该是死了吧?

    是的,自己已经死了。

    在看到那些一脸蔑视的狼骑兵之后自己就被投枪贯穿了胸口,那精铁打造的黑色盔甲没有给自己带来任何防护,自己直接被对方投出的投枪命中。

    然后……我最后的想法居然是兽人怎么会这么聪明?

    是啊,从那个蛇人出现开始,我们就已经进入了对方精心设计的陷阱之中,追逐,休息,然后找到部落地址,最后中伏,这一系列的事情都是兽人精心策划好的,而我们还乐在其中,以为能猎取打量的奴隶。

    原来,在事情的一开始,我们就已经从猎人转变成了猎物,这是精心策划的陷阱!

    他们进退有度,装备精良,时机精准,这样的军队只有优秀的指挥官才能做到,可是这里只是兽人森林的边界,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出现过兽人的军队,这次出现的军队,难道是兽人帝国要入侵人类帝国吗?

    那样的话……又能怎么样呢?我已经死了!是啊,我已经死了。

    好像有马的声音,怎么感觉这么耳熟?对了,这是我的马,在那种情况下,它应该也死了,光明神垂怜,居然让我在死后都能得到一个坐骑,赞美光明神。

    另外一个是声音是风刃魔狼!为什么它死后也能到的光明神的召唤?它不应该去兽神那里吗?前面有亮光,这一定是出口!

    “快去报告长官,那个人类醒了!”

    这出口怎么越来越大,变成两个了?长官是谁?

    恩?是一个,眼睛花了吗?

    不是,这是我的眼睛,我没死!

    意识重回身体,疼痛让这个年轻的贵族忍不住**了两声,睁开双眼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双碧绿色的大眼睛和自己对视着,这眼睛好美!

    这是年轻贵族第一个想法,然后他看清了眼前这个兽人的模样,这应该是一个女性狼人,头上戴着一顶米白色的帽子,脸上是细细的茸毛,与其他狼人不同,这个女狼人除了脸上的茸毛和尖尖的狼耳之外,几乎与人类无异。

    不过这略带痛苦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向下看去,这个狼人的手似乎被自己仅仅的攥着,看来是自己抓疼了她,自己怎么能抓着一个兽人的手不放,可是身体已经没有力气,想要放开也是不能,她的另外一只手里拿着空杯,原来就是眼前这个狼人在给自己喂水。

    胸口紧绷绷的,似乎有什么东西缠住了,阵阵痛感从胸口传来,让自己再次不由自主的攥紧了拳头,当然也就攥紧了那个女狼人的手。

    “你终于醒了呢!”一个略带稚气的声音在女狼人身后响起,年轻贵族听到后立刻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因为这句话是人类帝国通用语言。

    一个小狼头从这个女狼人身后钻出一脸嫌弃的说道:“我说人类,你什么时候打算把我姐姐的手放下?在人类帝国,牵手可是求爱的表现呢!”说完还不忘冷哼一声。

    “阿尔夫,你再瞎说看我不撕烂你的狼吻!”这个被称之为姐姐的女狼人冲着自己的弟弟不客气的说道,同时还不忘将空的木杯扔给他。

    “人类,不要听他瞎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之前你一直昏迷,按照急救流程我们虽然把你救了回来,不过也多亏你身体基础好挺过来了。”声音略带沙哑,却很悦耳。

    “我这是在哪?狼人小姐您怎么称呼?”年轻贵族放开对方的手,两个人都陷入了脸红的状态,觉得应该说点什么所以他就先开口了。

    “战地医院,我是三级护理人员阿尔夫,我姐姐叫阿尔雅,从我们把你救过来之后,你已经昏迷了十天了,你运气不错,只是被投枪穿透了胃部,如果投枪再向上一点,你的肺就会被刺穿,你也就不会在这非礼我姐姐了!”那个叫阿尔夫的小狼人手忙脚乱的将被子接住放好后将话题接了过去。

    “呃,已经十天了是吗?那我的同伴呢?”知道自己还活着,他不由得开始关心那个贵族首领来。

    “你的同伴?整个队伍里,就只有你幸运的活了下来,兽神在上,你不知道带领你们进来的那个人类贵族已经上了我们兽人帝国的通缉令了吗?那是看到就能立刻斩杀的犯人呢!”阿尔夫一脸得意的看着年轻贵族说道,阿尔雅看见年轻贵族的脸色一变赶忙将自己的弟弟赶了出去。

    “先生,您可能是刚刚进行了贵族成人礼,对于兽人帝国的通缉令应该也不是很清楚,这是在十五年前兽人帝国就已经跟人类帝国定下的协定,那个被你们称之为红枫叶的贵族,在五年前就已经登上了兽人帝国的通缉令,所以他这次来兽人帝国的领地捕捉我兽人帝国的子民,罪名有二。”

    “其一带领私军进入他国领土,视同宣战,其二,捕捉我兽人帝国子民为奴,两罪并罚就地处决。”

    “就地处决?你们这是单方面的屠杀!”年轻贵族一脸忿然的喊道,不过因为伤口的原因,他的额头上立刻冒出了冷汗,脸色变得苍白。

    “阁下,这么认为难道就没有想过,这个红枫叶的贵族在过去几年中大肆狩猎和屠杀我兽人帝国的同胞!人类是人,有感情,有正义,有骄傲,有尊严,这就是你们凌驾其他生灵的原因吗?我们兽人难道就没有吗?”

    “我们丧失了亲人也会痛的撕心,失去了朋友也会悲的哽咽,兄弟获得了荣耀也会笑的灿烂,子女离家也会思的忧愁,为什么我们和人类拥有同样的感情,却只能沦为你们的猎物,成为你们的奴隶,这对我们公平吗?”

    年轻贵族看着阿尔雅因为激动而面带潮红的脸,在想想她所说的话,一丝羞愧的红晕爬上了自己苍白的脸。

    “姐姐,你好帅!他都被你说的没话可说了!”阿尔夫的声音再次从门外响起,不过这次进来的还有一个身体高大的狼人。

    “阿尔雅,他现在情况怎么样?”阿尔雅站身体转身立正站好敬了个军礼之后说道:“报告长官,伤口没有感染,现在意识已经清醒,再有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大概就能下床了,一个月之后应该能恢复到正常偏下的水平,不过要达到您说的白白胖胖的标准,这个有些费力,不知道他能不能吃得惯咱们的食物。”

    那个狼人军官点了点头说道:“好了,阿尔雅,我的妹妹,这里就咱们三个,爸爸那个老混蛋现在好吗?”

    说完还不忘把阿尔夫的脑袋夹在腋下,阿尔夫一阵挣扎无奈气力不足,果断的放弃了。

    “还好,他现在在总院搞什么神秘研究呢,好像是神使阁下通过兽皇下的命令,妈妈在部落里也过的非常好。”阿尔雅轻轻的掰开狼人的手将阿尔夫放了出来问道:“听说你被斯科特长官给打了?”

    “别提了,还好活了这一个,然后你哥哥我就要管禁闭十天!好了,等我问完了话再去找你们两个,现在不比平常,你们两个一定要注意安全和休息。”两个狼人点了点头就出去了。

    搬过一张木椅坐在病床前,这个狼人的脸色就变得很冷,“我是阿尔部落第一边防军团三营狼骑兵小队的队长,我叫阿尔隆,人类,你非法侵入我兽人帝国国土,意欲伙同红枫叶对我兽人帝国子民进行劫掠,现在由我与你交涉,你有问题吗?”

    年轻贵族摇了摇头然后一阵吸气,胸部的疼痛让他想晕过去,可他现在反而很清醒,“好,既然没有异议,那么谈话开始,姓名,年龄,国籍,婚配与否……”

    “凯特·斯威特,二十岁,科特勒帝国人,未……”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这个叫阿尔隆的狼人就抬手打断了他的复述。

    “你是科特勒帝国的贵族?你怎么跑到波特帝国来了?斯威特?这个家族似乎听起来有点耳熟。”

    狼人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就等待着这个叫凯特的人类继续回答问题,“我是新被册封的贵族,来到波特帝国是家父为了进行贵族试炼而写信到了他的朋友,也就是你们说的红枫叶阁下的家中,由他指导我进行试炼。”

    凯特看着阿尔隆一脸的沉思继续说道:“我未婚,是……”阿尔隆再次抬手打断了凯特的话问道:“好了,我现在已经知道你的情况了,你就好好的养伤吧,如果你所说属实,你活下去的机会应该不小,当然,你能行动之后给家族写信让他们把你赎回去,你活着回到人类帝国的几率会更大,在你休息的期间里你给我注意,不准非礼我的妹妹!”说完阿尔隆还站起了身,一脸的严肃。

    “阿尔隆阁下,我什么时候非礼您的妹妹了?”凯特有些哭笑不得的问道。

    “还不承认?就在刚才,你把我妹妹的手都抓红了!人类果然无耻!”说完也不管凯特什么反应直接推开门就出去了。

    不过凯特明显听到这个狼人嘴里嘀咕的话,“看起来值不少钱呢……”。

    凯特看着阿尔隆消失在门后,心里也是一阵郁闷,只不过是抓了下手就算是非礼吗?这狼人还真是单纯的可怕!

    想想阿尔隆的提议,凯特感觉嘴里有些发苦,真的要给自己的家族写信吗?

    在众多的继承人中,自己应该算是无关紧要的人物,就连自己的父母也把自己当成家族继承人的候选者而不是当成一个儿子来看待,稍有不慎就是谩骂,反正家族里也不会真的有人花钱来赎回自己,写它也没有什么用索性就不写了吧。

    想到这凯特突然想起刚才给自己喂水的女性狼人和那个狼人军官以及他们的弟弟,想想他们三个之间刚才那种毫不做作的亲昵行为,凯特不由得有些羡慕起来。

    从小就在勾心斗角的环境下长大,身边的人所做的一切都是有特殊的目的的,看透了就能生,看不透,就得死,甚至死无葬身之地,这就是大家族的残酷。

    自己本来是有一个哥哥的,可是在自己五岁的时候,这个哥哥就突然消失不见了,父母总说他是个失败者,但是自己的记忆却紧紧停留在那个哥哥送给自己的礼物以及哥哥那个已经快要记不清的笑脸上。

    长大之后,自己有了一定的能力才知道,自己的哥哥被家族驱逐了,被驱逐的时候哥哥好像才七岁,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失去了家族的庇护,可能他早就死掉了吧?自己会不会被这些兽人杀死呢?

    “没想到,你都这样了还会想这么多?”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凯特的耳边响起,凯特一惊发现自己的床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多了两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人一兽人!

    人类?这个各自不高,身体瘦小的孩子有一双黑色的眼睛,凯特看到这双眼睛的第一感觉就是自己的一切都被看个通透,甚至是自己的想法。

    身后的兽人是个狐族的兽人,样貌姣好却没有以前自己见过的女狐人给人妩媚的感觉,给人感觉反而像是不可靠近的寒冰一样。

    “你……”凯特刚吐出一个字,这个神秘出现的小男孩就直接说道:“之所以见你,是因为你是盾刺行动第一个被俘虏的人类。”

    第一个被俘虏的人类,难道你不是吗?看着凯特疑惑的表情,里恩仅仅是一笑便不在乎的继续说道:“找你过来,是因为我决定放你走,不过,你要替我办件事,这件事可能也只有像你们斯威特这样的大家族才能办好,也有能力办好。”

    “什么事情?”凯特觉得这个人类孩子出现的匪夷所思,行为也更让自己摸不到头脑,自己的家族在科特勒帝国却有一定的影响力,这个孩子看起来也不过才四五岁的年纪,难道这个孩子也是科特勒的人?他为什么要找上自己?要办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一系列的疑问都化成了疑惑的表情,凯特静静的等待着这个神秘的孩子道出答案。

    “科特勒帝国是个非常强大的魔法帝国,这个我们兽人帝国自然是非常认同的,同时,科特勒帝国也是三大帝国中奴隶存在最多的国家,所以,我想请你递交一份国书。”里恩毫不在意的说道。

    “国……书?”凯特有些发懵,这是什么情况?

    他刚才说的是“我们兽人帝国”,可是他明明是个人类啊!

    这是被兽人洗脑的人类孩子吗?真可怜啊!

    不过就算是这样,为什么一个人类孩子会提到国家之间才有的国书?

    凯特自问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还不知道有国书这一词。这个孩子到底是什么身份?

    “对,国书,一封有关于两国关系的国书,如果你们科特勒帝国不想办法把捕捉兽人奴隶的行为禁止了,那么,我也就只能发动战争了。”

    战争?战争!

    觉得自己像是被巨石击中了一样,眼前甚至有星星在眼前晃动,这个看起来乳臭未干的孩子居然一开口就提出了战争?

    他以为战争是过家家吗?

    刚在愤怒中醒过神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嘲笑,凯特突然意识到不对,这个谜一般的孩子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连狼人军官都不知道的斯科特家族在他嘴中仿佛知道的一清二楚,一开口就是要递交国与国之间的国书,并且很了解科特勒帝国的国情,看他一脸认证的模样似乎也不是在开玩笑,那么眼前这个孩子的身份就值得怀疑了。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是所有人族都知道的一条铭言,这个孩子是人类,但是现在他却向着兽人帝国说话,一开口就是自己难以想象的分量,这个神秘的孩子在兽人帝国到底是什么地位?

    “神使阁下在内,闲杂人等闪避!”一个低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不但喝退了来视察的护理人员,同时也解开了凯特的疑问,眼前的这个神秘的孩子,居然是兽人帝国的神使!

    原来如此!这怎么可能?

    <>

    <dv ss=”r-sy” d=”rsy” sy=”dspy: nn;”>

    <””>

    ””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