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二十九章 战争之奇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愚蠢!”

    “废物!”

    “白痴!”

    站在空旷的帐篷里,一个身着银色铠甲的将领一脸怒气的坐在木椅里,木椅吱呀一声,这名将领同样将怒火发到了身下的椅子上,好在军工产品质量好,没有闹出坐碎椅子的笑话。

    在这个将领面前站着两排身着统一黑色铠甲的领军将领,一个个的都低着头不敢说话,眼前这位正怒目扫视的将领是波特帝国里以脾气火爆而闻名的法里将军,这次出兵本来没派他来领军。

    在三天前兽人突袭大本营,将军和参谋双双惨死在箭雨之下,一干没了主心骨的领军将领在收回残余兵力之后向皇室递交了求援信。

    于是法里将军就被派来统领这剩余的四万多人,随行的还有法里将军的参谋部,收拢了兵力之后法里将军派一位将领率领一支两千人的侦察队前往森林内部侦查情况,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军营里森林有两百米的距离,这是人类弓箭能达到的最远射程,但是队伍推进森林两百米之后才发现兽人留下的痕迹,也就是说兽人的弓箭的射程达到了人类弓箭射程的两倍,愚蠢的兽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能发明出这样的利器?

    侦察队发现了重物留下的痕迹,不过紧跟着这些痕迹先森林内部侦查却有了非常惊人的发现。

    根据痕迹推断,发射出超远距离箭雨的利器应该是由两个轮子支撑的,在最先发现痕迹的地方,这些痕迹最深就证明了这一点,但是随着侦察部队的前行却发现这些应该称之为车辙印的痕迹却越来越浅,在行进的路上,这两个轮子所承担的重量是递减的。

    在距离发现痕迹不到一百米的地方,这些可以提供线索的车辙印都消失不见了,随着天色的变暗,侦察队又顺着兽人的留下的脚印侦察到了一里的地方,不过再也找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了。

    将侦察结果上报之后,一干参谋就根据现有的信息进行分析,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种利器是可以随时组装和拆卸的!

    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在人类帝国中,弩车才刚刚才军队中推广,就射程而言弩车射出的弩箭最远的距离能达到八百步,这是普通弓箭的四倍以上,弩箭的威力也非常惊人,在三百步的距离内可以穿透五件精铁盔甲,而普通的制式军用弓箭几乎很难对精铁盔甲造成伤害。

    只是这射程和弩车的体积成正比,弩车的构造虽然不是很复杂,但是为了给弩箭提供更大的张力,一辆弩车的侧翼就宽达五米,长度也差不多达到了六米,这样一个大物件一旦成型就无法更改,更别提组装和拆卸了。

    侦察部队遇到的情况只有参谋部给出的结论能解释的了,但是一干将领还是想不明白,兽人怎么就能制造出比人类还要先进的远程攻击武器,难道是有矮人或者侏儒在暗地里支持兽人吗?这种论断是所有将领能想到的,因为愚蠢的兽人肯定造不出这种先进的武器。

    另外还有一个疑问一直让参谋部的那些参谋非常不解,就是遭受袭击时对方所采用的箭,那是普通的羽箭夹杂着火箭而形成的恐怖袭击,参谋部的人已经调查了袭击用的箭,很明显对方所用的箭杆还是由木头制成,所以在军营的火海中只能找到为数不多保存完好的羽箭。

    至于那些火箭除了箭头上残留的易燃附着物之外,跟没有附着物的箭头是统一制式,同样箭杆是由木头制成,那么问题就是,如果张力过大,箭杆会因为承受不住力量而折断,在人类帝国的实验中,二百步是普通弓箭能达到的最大射程,而普通木质箭杆根本没有能力承受弓弦所给予的力量。

    捡到的完整羽箭与军队常用羽箭大致相仿,唯一的不同就是箭杆偏粗一些,但这又并不能解释射程的问题,参谋部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这次兽人突然袭击所用武器是什么,将结果报告上去之后,法里将军仅仅是点头表示知道,然后挥手让手下全都退出了帐篷。

    等到周围都安静下来之后,法里将军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扶着自己的脸颊梳理着现在的情况。

    自己接到皇室的凋零之后就带领这自己的卫队和皇室加派的一千骑兵来到了凤鸣山下,佣兵的情况他没心思管,他只关心波塔帝国的军队,结果让他大为光火,莫名其妙的的袭击造成的人员伤亡高达三千多人,十万人的营地范围不小。

    对方偏偏能做到全面覆盖,按照人类军队的判断比例来算的话,负责发起袭击的队伍至少在两万人以上。

    这场袭击,人的伤亡可以暂时放下,战争没有不死人的,但是粮草的问题却不得不关注,因为先前领军的错误安排,军队的粮草与军营相隔不远,这一场袭击,五万大军的粮草仅够现在的军队不到十天的供应,求援的信已经发出,情况危急,但是现在能做的只能是等待。

    “至少两万的弓箭手吗?兽人帝国是倾全国之力来打这场战争吗?”法里眯着自己的圆眼,手指向下滑动轻抚着自己的下巴,却感到手掌上传来一股寒意,顿时身体一僵,法里想要动作,却感觉到喉结上传来一阵刺痛,一个细微的声音在法里的背后响起。

    “不想死,就别动!”

    法里眼睛向下转发现自己的脖子上放着一把细细的匕首,而匕首的柄是由一只灰色细长的手拿着,同时法里也感觉到了在他上身盔甲与下身盔甲的缝隙中也探进了一柄利刃,对方似乎并没有决定立刻杀掉他,所以法里保持这个姿势不动,等待着对方的下文。

    “很好,法里将军,希望咱们两人之间能有一次完美的对话。”声音尖细,法里甚至能感受到对方在说话的时候吹在脖子上的热气。

    “那么,接下来,我将传达兽人帝国的兽皇的旨意,希望法里将军能将这个消息带回到波塔帝国的皇宫。”说完这个刺客将腰部的利刃抽出。

    “你是兽人?”法里大气不敢出,他是一个三级武者,但是对方给他的感觉却在自己之上,一个武神来做刺客,兽人帝国的国力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吗?没等法里想下去,抵在脖子上的匕首也松开了。

    “这是我兽人帝国表示的诚意。”说完一道身影从法里的侧面窜出,法里定神一看心里顿时掀起了一阵巨浪,眼前这个刺客身着淡灰色紧身衣,两道长长的胡须随意的在嘴边飘动,一个硕大的老鼠脑袋山一双满是精光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他,一股强者特有的气势环绕在这个鼠人的身体周围。

    “就如法里将军所见,我是兽人帝国比尔部落第一边防团侦察营营长,名字您不需要知道,相信我,虽然您能叫来您的卫兵,但是在那之前您一定已经失去了生命。”

    “你威胁我?”法里的眼睛一瞪,这个身高不到自己一般的武神一脸的蔑视让法里觉得有些屈辱,不过从眼前这位刺客的话中,法里知道自己关于兽人帝国发展的推测严重偏低了,但是这不可能啊!

    “想必之前的大礼您已经收到了,波塔帝国其实没有必要参加这场不必要的战争。”鼠人双手背负身后,一脸淡然的说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法里一脸冷笑,“劝降吗?”

    “大人在波塔帝国声名远扬,算是波塔帝国的肱骨之臣,身为武将自然知道,但凡战争,正奇相辅,如果我刚才轻轻的一划,然后随便发一个进攻的信号弹,那么这场战争必定是我兽人帝国大胜,我没说错吧?大人!”

    法里听完本想想反驳,但是想想刚才的情形,又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卑鄙的鼠人说的事实,就像眼前这个刺客说的一样,如果刚才自己轻举妄动,那么现在一定已经横尸当场,对方是个少见的强者,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潜进军营且毫无声息的站在自己身后,自然想要逃脱也不是问题。

    “将军,您没事吗?”卫兵关切的声音在帐篷外传来,帐篷里的异动似乎让卫兵起了疑心。

    法里本能的想呼叫,不过目光一碰到鼠人的眼睛心里一动说道:“我没事。”说完法里自己都松了一口气,就在他张口的瞬间,一股逼人的寒意顺着心脏向外扩散,让他感觉似乎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等到自己说完身体又一轻,法里知道自己又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

    听见将军的声音与往常无异,两个卫兵先是松了一口气,不过眉头一皱紧接着就冲了进去,将军不可能自己跟自己说话,说没事应该是有人胁迫才说的!

    不得不说法里的两个卫兵很称职,也非常忠诚,不过他冲进去的时机不太好,刚冲进去看到一脸惊愕的法里将军,还没等开口就感觉眼前一黑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将军的手下?”鼠人两手一伸将冲进来的卫兵轻轻的放下问道。

    法里点点头表示肯定,“很称职的卫兵,不过近来的不是时候。”说完鼠人摸了摸卫兵的脖子点头说道:“还好,没有生命危险,都还活着。”

    法里松了口气,不过紧接着他有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身体,因为眼前这个兽人还有事情没有办完,自己的性命还捏在对方的手里。

    “将军不用紧张,我只是个信使,虽然有些暴力,但请明白这不是我最初的本意。”鼠人坐在帐篷的椅子上轻声的说道。

    “现在局面由你掌控,我还能怎么说?”法里冷笑着说道,鼠人先是一愣然后释然。

    “好了将军,回到我们之前的话题,战争正奇相辅,您希望正面决战,如果是二十年前的兽人帝国,可能会有大量的兽人跳出来死在您精湛的指挥之下。”鼠人似乎毫不在乎揭自己帝国的短,这让法里很奇怪,是自大还是自信呢?

    “但是您应该看到了,我们兽人帝国现在也有强大的作战能力,相信一次突袭您也能看得出来,以往,我们兽人可没有这么狡猾,我说的对吧,法里将军。”

    法里点头,就算是皇室接到求援信的时候,也没有想到兽人仅仅进行了一次突袭就偃旗息鼓,而法里率领军队赶到之后才知道自己的对手似乎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愚蠢,相反,仅仅是通过远程打击法里就能看出对方的作战能力堪称恐怖。

    战争就没有标准的教科书,谋多胜寡则败,法里明白这个道理,同时在刚来到风鸣山的时候他就判断出了对方这次袭击的目的。

    刨除对方的武器优势之外,对方的战略意图非常明显,方法也非常简单:火攻,断粮道!

    通过摧毁粮草造成大军进退不能,士气跌落,削弱部队的战斗力,如果时间一长军心涣散,就算是有了支援的粮草,部队的实力也会大打折扣,这战役可以说还没打响就已经给人类军队埋下了一颗失败的种子。

    对方这一拳打的又狠又准,出拳的时机和伤及的部位都出乎对手的意料,而眼前这个鼠人的行动如果变成格杀,法里甚至能想到以后的结果:连续失去作战的将领,对部队的影响反而更大,如果情况糟糕,军队甚至有溃败的可能。

    就算是没有出现这种情况,对方会不会极力的催化这样的结果?

    答案是肯定的。法里有些复杂的看着眼前的这个鼠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的不甘和愤怒此刻都转换成了深深的无奈。

    法里知道比尔部落,那是一个以狼人为主的兽人部落,地点是距离兽人森林边界约二十里的地方,不过这是之前的信息,根据之前侦察,很明显这个地点已经变了,有可能距离风鸣山更近,而帝国毫无察觉。

    不对,前一阵子加里帝国派来了使团,好像递交了一份跟兽人帝国有关的国书,具体的内容是什么来着?

    法里突然想起之前接到的一份有关兽人帝国的通知,具体的内容他似乎已经记不太清了,不过主要的意思法里倒是还依稀有些印象,似乎是一封谴责的国书,自己是武将,而且没在王城,所以知道的并不是很详细。

    “前一阵,加里帝国向波塔帝国递交了一份国书……?”法里没有说完,他已经忘记了具体内容,所以他想看看对方有什么反应。

    “哦,是的,有关兽人帝国谴责并禁止人类帝国进入兽人帝国国境内猎捕我帝国子民的国书是吗?我想将军应该没有看第二页,如果有异议者,视为挑衅,兽人帝国将发兵讨伐。”鼠人先是一愣没想到法里会谈起国书一事,不过他仍然给出了解释。

    “就在一个月前,贵国一位号称红枫叶的贵族,带领自己将近千人的队伍,非法进入我帝国国境内意欲袭击我帝国部落,被我帝国军队击杀,贵国应该知道这个消息才对,当然,贵国有可能知道,但是为了讨回公道才兴兵至此。”鼠人突然冷笑了一声说道。

    “贵国还以为这是正义之举吧?”

    <>

    <dv ss=”r-sy” d=”rsy” sy=”dspy: nn;”>

    <””>

    ””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