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六十二章 杀狗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刷的一声,总指挥身边的副官抽出了悬挂在腰际的长刀,大声呵斥道:“狂妄之徒,去死吧!”话音未落刀光已经笼罩了鼠人的头部,听到那刀锋撕裂空气产生的厉声,这副官是真的想要一刀将眼前的鼠人劈成两半。

    “住手!”指挥官一声大吼,同时也闪电般出手想要拽住冲上前去的副官,但是副官仓促发难,连他也没有预料到,终究是晚了一步,在没有抓住副官后,总指挥有些不忍的闭上了双眼。

    叮的一声,整个帐篷里再次陷入了沉寂,总指挥睁开双眼发现副官的单间抽动,似乎在发力,视线转移,却骇然发现那个负责传令的鼠人居然之用了两根细细的手指将长刀牢牢的夹住,副官之所以频繁发力也正是如此。

    帐篷里的所有人类都被眼前的一幕所惊呆,谁能想到这个全身上下加起来也剔不出十斤肉的鼠人,居然有这么强的力量和反应能力,看着两根跟勺柄搬粗细的手指,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

    鼠人的一脸轻松,副官的一脸憋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帐篷里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指挥官最先反应过来,假装干咳了一声对着副官一脸严肃的说道:“混账,还不退下!”

    副官一脸羞愧,想要抽刀退下,却发现根本没有办法将刀收回来,看着指挥官严厉的神情,副官无奈只能放手,欠身退下,而那把长刀也被鼠人收在手中把玩。

    “使者的消息已经传达,那么请使者回去禀告,容我再想想,只用一晚上的时间!”

    “指挥官阁下,你也只有一晚上的时间了,实际上我们很清楚,您军队所剩余粮草也就仅够明天一天的用度,既然您已经说要考虑,那我就等您的消息了,告辞。”说完鼠人手一扬,长刀脱手而出,仓的一声,长刀直接回到了副官的刀鞘中。

    鼠人转身就出了帐篷,几个起落之后就出了营地,除了距离较近的巡逻士兵感觉到异样而抬头观望外,剩下的都没有察觉到一个消瘦的身影划过他们的身边。

    看着鼠人消失的身影,总指挥看着营地里来回巡逻的佣兵,看着他们踉跄的步伐和迷茫而又略带恐惧的眼神,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转身回了帐篷。

    等到一干手下都齐聚帐篷里时,一直沉默的总指挥官终于打破了敞篷里的压抑。

    “今天让手底下的兄弟都好好休息吧,明天一早,我们准备投降。”话音一落,很多手下都不由松了口气,这次的作战,联军从刚开始就收到了兽人帝国各式各样的“礼物”,礼物之多,让这些带队的头领目不暇接,头疼不已。

    这场战,打的憋屈!

    从战争开始损了两千多人,而后兽人部队似乎就喜欢了这种一刻不停的骚扰战术,人类联军无论是身体上还是思想上都没有一丝准备,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联军因为意外伤亡的人数已经达到了万人,而对方的损失仅仅才是己方的十分之一,这种结果让所有的人类都感觉到两个字——恐怖!

    尤其是因为战术指挥失误,整个大军陷入被包围的困境之后,兽人的骚扰粘战甚至开始变本加厉起来,人类联军的死亡人数急剧上升,士气低落到差点溃散,而兽人帝国军队的主力依然没有出现。

    “不能投降!”一直躲在众人身后的大祭司在这个时候跳了出来,指着指挥官的鼻子大声呵斥道:“我命令你,不准投降,你们是佣兵,我们花了钱的,你们怎么能投降?不准投降!”

    大祭司的话顿时招来在场所有带队将领的怒目而视,如果不是眼前这个大祭司急功近利,对战术指挥指手画脚,联军也不会陷入到这种被动的局面中来,如果是平时,估计这个大祭司肯定会尝到打闷棍的滋味。

    目中无人,肆无忌惮,不知进退都能一系列贬义词从各个将领的脑海中闪过,但是除了怒目而视之外,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应声,就连那个想要劈死兽人使者的副官也仅仅是向前走了一小步就没有再动。

    似乎很满意自己一出场就震慑四方的样子,大祭司脸上有些得意,一直指着总指挥的手也没有放下,“我命令你们,进攻,保护我杀出重……啊!”惨叫声从大祭司的口中传出,指挥官松开手,大祭司用另外一只手捧着自己那根被折断手指的手。

    因为太过疼痛,这个大祭司不得不弯下腰,不过他不敢相信的目光一直盯在总指挥的脸上,一边痛苦的吸着气,一边用走调的声音大声呵斥道:“你想做什么?你们是佣兵!谁让你们伤害雇主了?你们不怕受到神殿骑士团的围杀吗?异端!我要回去宣布你们是异端,我要灭到你们的佣兵总部,让你们的家人和孩子在火刑柱上活活的烧死,我……我要……”。

    在大祭司想要再说什么的时候,总指挥突然开口说道:“就算是佣兵,也有任务失败的时候,更何况你也看到了,我们根本就不是兽人帝国的对手,从开始到现在,你可曾见过一场正面较量?我双头龙佣兵团的黑甲骑兵十不存一,各大佣兵团队损失惨重,伤亡人数已经达到了半数,现在后勤被袭,粮草朝不保夕,我们拿什么对抗兽人?”

    总指挥的话说的句句在理,那个大祭司顿时被这一连串的话语噎住,不过很快他就仰起头说道:“我们要有信心,只要我们心中充满勇气,就算是长刀利剑也不能撕裂我们不屈的精神,我们要化勇气为……”。

    大祭司的话突然停了下来,他低下头用疑惑的目光盯着胸口突然冒出的刀尖,丝丝凉意从胸口中传遍全身,大祭司艰难的转过身,却发现自己的眼前站着一个大约六七岁的孩子,一脸漠然的看着自己。

    “你……”话音刚起即落,宛若一条破败的棉被般,大祭司砰然倒地,掀起一阵呛人的灰尘,鲜血从大祭司身下汩汩流出,将他身下的土地染成了刺目的猩红,他身后的长刀还在缓缓的摇晃着,锋利的刀刃还闪烁着刺骨的寒芒。

    “唉,为什么我每次见到人类总是能遇到这种乱叫的狗?化勇气为铠甲?化精神为利剑?这种言辞就是个屁!”拍手声从孩子的手中传出,将一干人类从呆滞中拉回到了现实,这个时候才有人放映过来,抽出了刀剑,将这个孩子牢牢的围在中间,突然出现这样一个出手果断而狠辣的孩子,肯定有什么古怪。

    “怎么说,我也是你们的救命恩人,有对着恩人刀刃相向的吗?人类果然是没有礼貌和教养!”说完,这个孩子大刺刺的做到了指挥官的座位上一脸失望,在场的人类都是相互对视,都发现了对方眼中的骇然,这孩子是怎么冲出包围的?完全没有人看清。

    “你究竟是什么人?”副官知道这个时候得自己出面才能给总指挥留下谈判的余地,所以在清醒过来之后立刻上前发问。

    男孩一声冷笑着说道:“怪不得你们会输的这么惨,原来还真不是那条死狗的功劳,你们在我兽人帝国双线防御圈里呆了这么长的时间,居然连我是谁都不知道?”话一出口,武器落地的乒乓声四起,在场的所有人类再次陷入了呆滞中……

    一线指挥部。

    “什么,神使大人阁下居然去了敌营?”花脸有些目瞪口呆的盯着突然出现在自己帐篷里的鼠人喝道,身后的土山拉了花脸一把说道:“马洛斯阁下,您说的是真的?”

    马洛斯点头说道:“在帮你们传完消息后,我并没有直接回来,而是面见了神使大人,结果大人一时兴起就冲进去了,而我则来汇报结果。”

    “可是,劝降的信息已经发给敌人,我们等着就是了,为什么要对此一举呢?”花脸还是不明白其中缘由,只能暗自感叹神使行事神秘,他真的无法揣测。

    马洛斯再次点头说道:“你们二位可能有所不知,几天前,兽皇和神使阁下双双出动,在兽人草原的边缘抓住了三个人类强者,神使阁下虽然认为这两件事没有什么关联,但是为了防止万一,所以他决定亲自来探查一番。”

    “兽神在上,兽皇和神使双双出动……”土山难以置信的看着马洛斯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倒是花脸因为感兴趣而没有陷入语塞状态而立刻问道:“我们两个人的权限能知道这件事吗?”

    “能!”

    身为帝国南部一线防御圈的总指挥官和参谋,花脸和土山的权限自然够,“连兽皇都出动了,被抓的人类是什么级别的强者啊?”

    “是三个二级武圣,先是被神使阁下的大阵困住,而后三人相互争斗,力竭后被俘。”马洛斯有些傲然的说道,这种事情虽然不是他亲眼看到,但是对里恩的憧憬,让他也不由得热血沸腾。

    “哈哈,这回对方想不投降都不行了!”花脸一拍大手,得意的吼道。

    <>

    <dv ss=”r-sy” d=”rsy” sy=”dspy: nn;”>

    <””>

    ””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