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二十五章 公主黛西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当麦克看到眼前这个身高才堪堪到自己胸口的狼人时,脸上露出的不可置信让冯仑都觉得好笑,有些艰难的扭过头盯着冯仑,用一种非常不确定的语气问道:“冯仑阁下,您确定是他?这个小狼人?”冯仑非常肯定的点头,麦克开始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个神秘的狼人。

    这个时候麦克才明白冯仑说的话,成见与信任,人族和兽人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这种成见确实不易放下,不过麦克的表现却超出了冯仑的意料,他只是看了两眼之后就蹲下了身子,让自己的脸跟小狼人的脸处于同一位置,不过一双鹰眼却紧紧的盯着阿尔夫的双眼,似乎想要在小狼人的眼神中找出些东西来。

    “听冯仑阁下说,你的医术非常高超,你愿意医治一个……一个可能成为兽人帝国敌人的人类吗?”开始的时候麦克还有些犹豫,不过很快他又恢复了那种果断沉稳的气势,在他没有注意的情况下,释放了属于武神的威压,等到麦克反应过来将其收回时,却惊讶的发现眼前这个小狼人青色的眼睛中没有意思惊讶和恐惧,反而有一种坚定和了然,这种神态在同龄人中几乎难以见到,至少麦克在跟这个小狼人一般大的时候,心智可达不到这种程度。

    阿尔夫有些钦佩的看着极力跟自己保持同等高度的麦克说道:“我想冯仑阁下已经跟您说过了,在我眼里只有正常人和病人,至于帝国的敌人自然有帝国的军队和强者去抵挡,这跟我没有关系。”

    讶然的看着这个语气平静的小狼人,麦克突然有种奇异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在生死关头面对恐怖魔兽一般,阿尔夫的语气很平静,就像自己遇到的那只七级魔兽一般,看自己的眼神出奇的一致,一种无形的威压似乎从这个单薄的小狼人身上散发了出来,但仔细感觉又不是很像,可这种让心脏有种压迫的感觉又是怎么来的?

    一声轻咳让麦克清醒过来,看着打断自己思路的冯仑,麦克突然打了一个激灵,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一个词:意志!自己刚才感受到的是兽人帝国强大而自信的意志,就如眼前这个小狼人一般!

    看着眼前的这个小狼人,麦克从他自信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生的希望,不由下意识的问道:“你有几成机会让詹姆斯活下来?”

    “七成,如果没有人破坏我的手术,同时又能让我详细的熟悉病情的情况下,还能提高一成。”

    八成的机会!麦克听到这个消息后脸上的表情直接石化,直到冯仑拍拍他的肩膀他才开始恢复正常,不过他还是不放心的再次问了一遍,阿尔夫再次回复之后他才敢相信这是真的。麦克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说道:“你需要准备多长时间?什么时候开始治疗?”

    “一天,我已经准备好了,但是我需要助手,这个可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另外,有件事你需要知道。”阿尔夫一本正经的说道,麦克的心里不由得一紧急忙问需要知道什么。

    阿尔夫不紧不慢的说道:“在我所学的知识中,不管是什么病只有两个结果,成功或者是失败,我不能保证我完全成功,所以那剩下的两三成你也要有心理准备,还有,你需要支付我报酬,这是你需要付出的代价。”麦克听完有些不太明白的看向冯仑,希望能得到一个解释。

    “阿尔夫,报酬由帝国出,你只要尽力就好,剩下的就交给神明,我们会祈祷的。”冯仑明白阿尔夫的意思,不过他并不打算告诉麦克,毕竟相对来说眼前这个小狼人要比这个三级武神重要。“另外,你需要的助手我已经找到了,全都是皇宫里最好的女性牧师,她们随时听候你的差遣,另外你让我准备的东西我也已经准备完毕,如果可能的话,明天能不能进行呢?”

    阿尔夫点头表示同意,这个时候他不需要说任何话,只要明天的治疗成功,一切就都在不言中。

    第二天,麦克以詹姆斯最好进入皇宫修养为借口,让手下将昏迷中的詹姆斯抬进了皇宫后就挥退众人,等待阿尔夫的到来。

    按照阿尔夫的要求,詹姆斯被抬进了一间密室里,同时在密室外还有大几个大坛子,丝丝酒香从坛子里冒出,熏得站在门口的三个牧师脸色都非常难看,这三个女性牧师都很年轻,其中还有一个少女模样的牧师正捂着自己小瞧的鼻子张望着,同时还在密室周围来回乱窜,但是却有一个侍卫敢上前制止。

    这个调皮的小丫头名字叫黛西,是当朝皇帝加里五世的女儿,加里帝国的公主,同时也是帝国内实力高超的牧师之一,皇宫就是黛西公主的后花园,只要不戏弄宫女侍卫就谢天谢地了,这位公主可是连她爷爷加里四世陛下的面子都不会给的小恶魔。

    “什么嘛,还要我们等他,一个兽人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可能是因为酒气熏得,也可能是真等的有些心烦,黛西眉头紧皱露出一丝恼色的说道,说完还不忘了跺跺脚,不过现在她也就只能做这些,因为在她的旁边还有冯仑爷爷,以及那个看起来很威武的科特勒帝国特使首领麦克,作为公主她可是清楚应该在外人面前如何显得进退有礼,至于抱怨,也不过是小声嘟囔而已。

    “报告,阿尔夫来了!”侍卫快步来到密室门口,之后脚步声响起阿尔夫推着一个密封小车来到了密室门口,相互打了招呼之后,冯仑下令酒罐启封,再找了已经擦拭干净的木盆倒满。黛西和另外两个牧师不明所以的看着眼前这个除了耳朵跟人类不同的狼人,不知道这是要做什么。

    “所有参加手术的人全都用这个烈酒洗手,带上这个。”说完阿尔夫拿出了几个白色的帽子非常熟练的扣在了自己的脑袋上,“所有人的头发都不能暴漏在外,另外指甲里的污垢一定要洗净,否则不能参加此次手术。”阿尔夫率先洗了手而后对着冯仑耳语了几句之后,冯仑点头招来一个侍卫,等到侍卫再回来时是带着一个小队过来的,每个人都提着两个木桶和一个团已经用烈酒泡过的纱布。

    酒香气在密室的门口蔓延,黛西本来想发表不满却被冯仑的一个眼神所制止,不情愿的洗完手后黛西忍不住瞪了阿尔夫一眼,不过阿尔夫却没有注意到,继续做自己的事,而且非常专注,黛西看阿尔夫没有反应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阿尔夫将密封的小车打开之后,看到里面密密麻麻的器具,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从容的将止血钳,手术刀取下放到已经盛满烈酒的木桶里,阿尔夫看着三个牧师说道:“这就是此次手术要用的工具,现在我分一下任务,一个人负责给我传递器具,一会我会将这些东西摆放好,并且有编号,请务必那好给我,第二个人负责止血,第三个人负责处理我用过的器具,这个比较简单,直接按种类扔到酒桶里就好,现在你们三个人分下工,时间十息。”

    说完也不管是那个牧师露出什么表情,阿尔夫开始取出器具并摆放在小车上,等到东西摆放完毕,三个牧师商讨完毕,黛西负责传递器具,阿尔夫抬头看了黛西一眼之后对冯仑说道:“这个人不能负责传递,她会搞破坏,换人!”

    在场所有的人都是一愣,而黛西则一脸恼怒的喊道:“喂,你这个长耳朵凭什么这么说我?我……”“黛西!”冯仑一脸严肃的沉声喝道,黛西一扭头有些惊异的看着冯仑,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冯仑爷爷没有帮自己,再扭头看向那个比自己稍微高出一些的长耳朵正一脸平静的看着自己,黛西突然心虚起来,因为就在跟阿尔夫对视了一眼时她确实想过要搞破坏,比如“意外”的递错一个器具或者不小心碰掉一个器具什么的。

    阿尔夫盯着黛西说道:“我知道你肯定是帝国里最有实力的牧师,但是现在能救詹姆斯阁下的不是你的治愈术,而是我手中的这把柳叶刀,我需要对我的病人负责,我刚才从你眼中看出了破坏意图,如果不是冯仑阁下推荐,我可能会要求麦克阁下直接杀了你,你明白吗?”

    阿尔夫的话一直很平静,但是这种平静之下的疯狂让在场的所有人再次愣住,还没等大伙反应过来,阿尔夫居然又平静的丢出一句话。

    “哪怕你是公主也没用,不管是我死还是詹姆斯阁下死,科特勒帝国或者兽人帝国的怒火,你们都承受不起!”

    **裸的威胁!

    黛西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眼神中的终于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因为她这个时候发现自己在阿尔夫面前,几乎没有任何想法能瞒得住,就在阿尔夫说完前一段话的时候,黛西就已经准备下令让侍卫处死这个以下犯上的兽人,这个想法不过一闪,但是阿尔夫紧接着说出的这句话直接让愤怒转化成了恐惧。

    黛西不傻,是牧师也是王女,在加里五世的教导和影响下,她对权术有很深刻的认识,她知道阿尔夫说的话一个字都没有错,加里帝国不过一个附庸国,面对大国,只能认命,想要消灭一个附庸国,只需要一个借口,甚至连借口都不用。

    眼前的这个狼人面孔是那么清晰,但是黛西却陷入了无穷的恐惧中,为什么,为什么眼前的这个狼人会将自己的想法看的如此透彻,难道他会读心术?

    因为小二是租的房子,路由器在房东那里,到了晚上他就把路由器关掉,第二天什么时候醒什么时候开,对此小二表示无力吐槽,今天是五一小长假的第二天,迟来的祝福也是祝福,祝大家节日快乐!!!!

    <>

    <dv ss=”r-sy” d=”rsy” sy=”dspy: nn;”>

    <””>

    ””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