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二十章 瓦萨密探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绕过去?你眼花了吧?” 狼人队长的目光闪烁,但是眼睛里的骄傲却将他的话无声的戳穿,卡勒悻悻的转身就走,既然对方不想说,自己也就不用问,有时间的话,自己问就是了。

    当卡勒回到林的身边时,看着他一脸郁闷林就好奇的问出了缘由,“你确定你沒有眼花?”林反复问了两遍,得到的都是卡勒肯定的答案,眨了眨眼睛后林也是一脸疑惑,这件事确实有些怪异,好好的龙卷风居然绕开方阵,这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如果兽人帝国真的掌握了这种技术,那三大帝国岂不是危险?

    “我也觉得有些不可能,你问不行,得我亲自出场,他们不是说我是神使,正好验证一下,看看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回來我再告诉你。”说完林也是一脸疑惑的奔着狼人队长走去,卡勒离得远听不太清,但是他能看到两个人之间的动作。

    狼人队长先是行礼,而后俯首在林的耳边低语了几句之后,林的脸色突然愣住,直到狼人队长离开,他都沒有从震惊中清醒过來。

    当卡勒來到林的身边将他拍醒的时候,林的反应依然有些发木,看起來兽人帝国确实掌握了这种技术,当林完全清醒过來之后,第一句话就是怎么可能,吓了卡勒一跳,当卡勒问的时候,林突然抬起手指着自己说道:“他说那是个什么避风法阵,是由我发明出來的……”。

    卡勒听完林这句不是很完整的话,心里就已经知道事情的大概,看來身边的这位神之使者还真不是一般的强者,在这种天灾之下居然能发明出这种东西,窥一斑而知全貌,兽人帝国的强大,由此可见。

    “但是我为什么沒有这方面的记忆?”林的状态再次回到了刚遇到他时的那种迷茫状态,双目的焦点扩散,显得异常空洞,就像是沒有了思想的人偶一般。

    狼人队长不会到林藏私,所以他说的应该是真的,可越是这样,队伍中的人就觉得越恐怖,尤其是卡勒。

    随着夜幕降临,一大部分被浸湿的帐篷在戴斯沙漠的余热中被晾干,在沙漠中夜间行走是最不明智的选择,因为极易迷失方向,但是狼人队长和凯特却坚持夜间行路,沙暴刮了一天,大家在沙暴结束后也得到了充分的休息,所以夜间行路能赶上白天的进度,也会更加安全一些。

    对于方向的辨认,林也同样问了狼人队长,就像之前一样,狼人队长对林是不会藏私,在兽人帝国里早就有了看天上星星识别方向的办法,这种办法已经在兽人帝国实行了很长时间,在正被方有一颗非常明亮的星星,兽人帝国称之为:晨启星,晨启星所在的位置终年不变,所以只要在群型中找到这颗星星,就能找打方向。

    林抬头看了看天上,双月的光辉倾洒在沙漠之上,在双月不算耀眼的光辉之下,星芒的光辉少的可怜,很多星星根本无法看到,队伍一直向北走,狼人队长说的晨启星,林和三个仆人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但是再看看凯特却是一脸的理所应当,林觉得狼人队长肯定沒有跟自己讲事情完全说完。

    队伍的计划是上半夜走,下半夜休息,弗瑞大陆的双月在午夜时分会下沉到地平线以下,所以下半夜的天空中除了星星就沒有什么参照物,而且队伍也需要一个短暂的休息,因此林决定等到明天早上再问。

    戴斯沙漠的入口。

    已经退出戴斯沙漠的卢皮斯再次出现在了这里,不过与他上次來的情况不同,这次他是被绑着过來的,而在他的身后还站着十多个蒙着脸的黑衣人,而在他的对面站着一个身体消瘦。身着蓝色长袍,一头淡蓝色长发随意的用一根四袋系在脑后,脸上带着骷髅面具,让人猜不出这个人的真实年龄來。

    “你是说,他们是从这里进入了沙漠,然后遇到了群蛇和蚂蚁潮?”这个人的声音很冷静,语调也沒有大的抑扬顿挫,他单薄的身影就像是风中的烛火随时都会熄灭一般,但是卢皮斯知道,眼前的这个面具男,至少也是个武神级强者,而且还比自己级数高,自己反抗的时候,只在他手里坚持了两个回合就直接被擒。

    而现在,整个绿龙佣兵团都被这些看不出出自那个势力的人所控制,只要这个蓝袍面具男一点头,自己和自己的队友就全都人头落地,所以卢皮斯也一直在隐忍,好在对方似乎并不想为难他,交谈也和平和,沒有拳脚相加,这倒是让卢皮斯看到了一丝希望。

    “能躲过两次,已经是奇迹,而且听回來的佣兵们说,他们在希望之眼的湖水里下了毒,最先发现的也是一个百人佣兵小队,他们回來时,已经不足五十人了,其中大半都是被水毒死,一小部分是因为在沙漠中脱水而死。另外的几只佣兵小队也因为突然出现的沙暴而不得不退回來,如果预计的不差的话,他们应该处在沙暴的中心,也就是捉迷藏绿洲的所在地。”

    卢皮斯之所以这么清楚,是因为他一直都在戴斯沙漠入口处打探有关这支队伍的消息,而得出的结果却让卢皮斯感觉到后怕。

    不算自己的队伍,之后又有五支队伍接到了刺杀卡勒的任务而进入了戴斯沙漠,可是回來的只有三支小队,另外的两支小队在戴斯沙漠中全都不知所踪,最先出來的队伍就是那个在希望之眼绿洲集体中毒的那支队伍,另外的后续队伍在看到这支队伍惨状后,准备的大量的水和食物,打算直接跨过希望之眼绿洲。

    两支小队顺着痕迹奔着西北方追击,另外两支则是笔直前进,结果被沙暴逼回來的队伍就是后面的这两支队伍,另外的两支队伍已经完全沒了消息,看起來应该是遭遇到了沙暴,全军覆沒了吧。

    卡勒所在的队伍究竟在什么方位,现在已经无人知晓,再想刺杀就只能等到他们自己现身,或者在沙漠的出口等待他们的出现。

    “他们决定放过绿龙佣兵团,是因为他们仁慈,但是我们却不是这样,敢动我兄弟,就要承受我的怒火,所以,你决定好怎么死了吗?”

    跳跃性的谈话让卢皮斯沒有立刻反应过來,等到他回过味來时,这个男人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身前,虽然卢皮斯要比眼前的这个人高出很多,此时的卢皮斯却有中渺小的感觉,需要仰视的其实是自己。

    “我们的命都在你的手上,我说什么有用吗?”

    在知道自己难逃一死的情况下,卢皮斯倒是一脸淡然,佣兵过的都是刀头舔血的日子,说不定就会因为什么任务和意外死去,自己已经在沙漠中逃出,虽然沒有想到被眼前的这些人抓住,但是卢皮斯知道,就算他们不抓,瓦萨家族也会派人跟自己交涉,这种交涉就是将整个绿龙佣兵团在佣兵名册上抹杀。

    “你倒是看的很开,你一直是独自一人,父母也已经死了,不然的话,我就能拿你的家人做做文章,那么你有什么遗言沒有?”说完这个蓝袍面具男将手放在了卢皮斯的头上,丝丝蓝色的光芒从他的手中冒出,居然是异常精纯的冰系斗气。

    感觉到头顶上的凉意,卢皮斯依然一脸坦然的说道:“你杀了我吧,我沒有什么话可说,我死后一定会回归光明神的怀抱!”

    “真是好笑,你们佣兵过的是杀人和被杀的日子,从來看不出高尚,你们天天祈祷,希望得到光明神的庇护,但是他们什么时候出现过?自欺欺人罢了,今天,这里,沒有光明神!”说完这个人手上的蓝色斗气猛然大胜,肉眼可见的冰将卢皮斯完全覆盖,一脸决然却夹杂了一丝痛苦的卢皮斯被活生生的冻成了一座冰雕。

    打量着眼前自己的杰作,这个蓝袍面具男满意的点了点头,一挥手,一个黑衣人突然消失,等到五息之后便已经回來,但是手里却多了一个人,一个已经被拍晕了的人。

    “瓦萨家族的人,看來就算我们不來,你也难逃一死,让他醒过來,我要跟他说几句话。”蓝袍面具男若有深意的看了卢皮斯的雕塑一眼之后扭头看向了那个提着人的手下,那个奉命抓人的黑衣人在这个瓦萨家族的密探背后一拍,这个人就开始悠悠转醒。

    “你们是什么人,快放开我,我可是瓦萨家族的人,你们不要命了?”看清了眼前的情况之后,这个尖嘴猴腮,一双三角眼的密探开始叫嚣,声音之大,语句之狂妄,让蓝袍面具男有些生气。

    “聒噪!”

    蓝袍面具男的一句话,在这个瓦萨家族密探旁边的一个黑衣人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脸上,将这个密探的话全都打了回去,这一巴掌的力道十足,差点将这个密探的脖子打个转圈,当这个密探回过头时,鼻子和嘴里都有鲜血流出,而他咳了一声之后,居然从嘴里吐出四五颗带着斑斑血迹的牙齿。

    “老实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