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二十一章 永久雇佣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那个密探小心翼翼的看着眼前的这个蓝袍人,脸上的嚣张已经被恐惧所替代,他的半边脸已经高高肿起,本來就很小的三角眼已经被脸挤成了一条缝,而嘴角也被刚才那一巴掌打的直接裂开,血滴带着长长的血丝低落在地上,砸出一朵朵红艳的血花。

    “瓦萨家族是想找绿龙佣兵团的麻烦吧?真是抱歉,我也是相同的目的,不过……”蓝袍面具男再次伸出手放在了这个瓦萨密探的头顶,惊骇的密探被打的说不出话,绝望的摇头挣扎,刚才卢皮斯被冻成冰雕的那一幕他可是从头看到尾,现在落在自己的身上自然也就知道是什么后果,

    但是他身后的那个黑衣人力气更大,任凭自己怎么挣扎都无法摆脱,除了脑袋可以來回晃动之外,身体根本无法移动一丝一毫,当那支消瘦的手在距离头顶不到一拳的距离时,蓝色的光芒闪现,那个密探知道自己无法躲过,只能绝望的闭上双眼,准备迎接死亡的到來。

    当透过头顶的寒意开始慢慢的剥夺提问,这个密探在对死亡的恐惧中终于忍不住绝望的嚎叫,但是他的嘴有一半已经高高肿起,所以他的声音也有有些走音,不过预想中侵蚀身体的寒意仅仅是停留在了头顶,而当他停止嚎叫发现自己沒有死的时候,那个蓝袍蒙面人已经向后退了好几步,眼中满是鄙夷。

    “杀你倒是痛快,不过就沒有人给我传信了,回去告诉瓦萨家族,不要妄图动凯特,和他身边的人,不然哪怕你们逃到天涯海角,我们也会全赶尽杀绝,这就是我给瓦萨家族的见面礼。”一边说话一边靠近的蓝袍人伸出手在这个密探的左手上一点,密探骇然的发现自己的左手居然出现了一丝裂缝,而自己却毫无感觉!

    眼看着左手的裂缝如同冰面一样裂开,偏偏自己还感觉不到丝毫痛苦,恐惧再次充斥整个心神,但是不管他如何痛哭流涕,也改变不了眼前自己的左手已经废掉的事实。

    “把他带走,保证他能活着回到瓦萨家族,信息一定要送到。”蓝袍人一挥手,那个一直抓着瓦萨家族密探的黑衣人点头之后带着密探离开。

    蓝袍人转身靠近卢皮斯的冰雕面前说道:“你不懂声色的帮我演了一出好戏,在瓦萨家族看來,你已经是个死人了。”说完蓝袍人在卢皮斯冰雕的胸口一拍,卢皮斯身上幽蓝色的冰块开始出现裂纹,就像刚才那个密探的手一扬开始四处扩散着龟裂。

    与那个密探不同的是,卢皮斯的身体并沒有随着冰而碎裂,那蓝色的冰是一层厚厚的冰甲,而蓝袍人的这一拍则是将整个冰甲拍碎,而里面的卢皮斯却毫发无损。

    随着冰块碎裂的声音越來越大,卢皮斯的身体猛然一震,冰屑四处飞溅,首当其冲的就是身在眼前的蓝袍人,但是这些劲力十足的冰屑却在蓝袍人身体表面凝滞,然后慢慢滑落在地上。

    “为什么不杀我?”卢皮斯的脸色发青,尽管只是被冰甲覆盖,但是低温却一直存在,冰甲紧贴身体,甚至连心跳都下降到了一个随时会停止的频率,但是这个蓝袍人对力量的控制恰到好处,既保证卢皮斯处于假死状态,又使得他清醒的看完自己演出的一处好戏。

    卢皮斯知道,蓝袍人不杀自己,同时还让自己看完他一手导演的好戏,必定有他的深意,所以刚一解冻就立刻问了出來。

    “沒有杀你的必要,这个理由够吗?”

    这是蓝袍人的语气第一次有了转折,这个时候卢皮斯才感觉出眼前的这个力量远超自己的蓝袍人似乎并不老,年纪轻轻就能达到这种地步,在整个从事佣兵行业的时间里,卢皮斯见的并不多,眼前的这个是他认为见过的天才里面,最强的人,沒有之一。

    蓝袍人的话让卢皮斯不由得苦笑,对于自己这个手下败将,对方确实沒有杀他的理由,就像刚才眼前的这个年轻强者说的一样,就算自己跑到天涯海角,对方也能找到自己,就跟瓦萨家族一样。

    卢皮斯不知道为什么蓝袍人会直接威胁瓦萨家族,如果这是事实的话,那么这个年轻人背后的势力,肯定是难以想象,如果沒有庞大的组织,恐怕根本就做不到这一点。

    瓦萨家族是科特勒帝国的大家族之一,主要的影响力都在军部,而且这个家族的人是出了名的狂妄,所有的人都跟刚才的那么密探一样,将自己身后的势力看的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并且将之视为生存的根本,这样的一个家族,在帝国势力中盘根错节,想要拔出,并不容易。

    可是蓝袍人说的很轻松,也非常有底气,沒有一丝谎言,他陈述的就是一个事实,能铲除一个大家族势力的势力,肯定要比要铲除的势力强大的多,这样一个极强的势力,为什么偏偏要留下自己一命呢?

    卢皮斯想不通,所以他再次问了一遍。

    “你沒出手,就为自己留下了一线生机,留下你,是因为我需要你做我的眼睛,甚至是打手,绿龙佣兵团还能继续存在下去,我们不会强加干涉你们的任务,只是在你们空闲的时候,给你们任务和佣金,如果说你还不明白的话,那么,我可以换一种说话,我要永久雇佣你们绿龙佣兵团,但是,我不会阻拦你们接手其他任务,这就是我最终给出的答案,你满意了吗?”

    卢皮斯苦涩的点了点头,他明白眼前这个蓝袍人话里的意思,永久雇佣,这是佣兵界的一大禁忌,到不是说这种禁忌会招致佣兵的围攻,而是一旦被永久雇佣,佣兵就失去了最基本,也是最宝贵的东西:自由!

    一旦被永久雇佣,那么这个佣兵直到死都要执行雇主给出的各种任务,但是这种佣兵往往都不长命,因为雇主提出的任务往往死亡率极高,而被永久雇佣的佣兵沒有选择权利,就算身体残疾,也要执行下去,直到意外死亡或者被身体虚弱之后被雇主放弃,然后活活饿死。

    沒有人会给已经被永久雇佣的佣兵发放任务,因为这些佣兵损失了最后的尊严:自由!

    “虽然询问有悖佣兵原则,但是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想要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们是不会做的。”卢皮斯知道其实自己的选择并不多,实际上,到现在为止,除了答应对方的条件,自己也只有死亡一条路,只是,到现在恐怕连死亡的机会都不会有了,眼前的蓝袍人有足够的能力阻止自己自杀,更不要提他背后还有几个自己同样看不清虚实的黑衣人。

    “你的弟弟?是那个有法圣级强者保护的神使吗?”

    蓝袍人的身体一震,突然笑道:“真是沒想到,原來他居然遇到了这么多有趣的人,你的这个消息提供的很及时,我会给出相应的奖励,那么先说眼前的事,我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

    “我需要跟我的同伴商量,这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事。”卢皮斯沒有考虑蓝袍人前面的话,因为那跟自己毫无关系,但是后面的话却是可以决定自己的生死。

    绿龙佣兵团虽然自己是团长,但是佣兵个人都是自由的,卢皮斯可以同意,但是在队伍里绝对会有反对的声音,因此他沒有立刻给出答案,这种问題绝对不是他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能决定了的事情。

    蓝袍人理解的点了点头后说道:“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后,无论如何都给我一个结果,然后准备承受它。”说完蓝袍人不管卢皮斯什么反应,直接带着那几个黑衣人离开了。

    卢皮斯深呼吸了几次之后又活动了一下还有些僵硬的身体,辨认了一下方向,几个跳跃之后就消失在了茫茫的黑暗之中。

    “你们两个确定要这样做吗?”

    迎着晨辉,凯特看着眼前五个正在打包行李和物品的忙碌人影,有些不太放心的问道。

    现在队伍的所在地,距离沙漠边缘只有两天的距离,而一旦出了沙漠,他们的路就会变得更加远,就算是提速了,也未必能及时赶到,更别提还有未知的袭击在等着五个人,因此,凯特总是觉得不放心。

    “我们两个也会分离前进,而且你认得出这个人吗?”林指了指自己身边正在优雅的打着花结的卡勒问道。

    卡勒一抬头,凯特不由得一愣,就在卡勒低头之前他还是原來的模样,打理行李的时候,卡勒不经意的摸了两把脸,现在一抬头除了满头的银发之外,整张脸都已经变得跟之前有所不同,鼻子变得更大,脸庞变得更加消瘦,一双丹凤眼变成了一大一小的圆眼,如果对方是按图索骥,绝对不会认为眼前这个人就是帝国皇子,而是认为他不过是天生丑脸的少年而已。

    “这个……”卡勒的变化让凯特觉得吃惊,但是如果卡勒已经学会的这种简单的易容术,那么两个分开的少年所遇到的风险自然会降低,但是凯特又担心其另外一件事。

    “如果他们半路截杀所有的学生,那该怎么办?”

    这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題,瓦萨家族已经暴露,心怀鬼图的大家族刺杀皇子的消息肯定会迅速传出,想要避免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迅速的击杀卡勒,只要他死了,不管之前反对的浪潮多大,都会随着卡勒的死亡而闭嘴,因此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在那个想要卡勒性命的势力面前,不过是件小事而已。

    “不然我把自己的钱都交给你,把自己的衣服都划成这样的破烂是干什么?”

    两个乞丐少年,又有谁能想到?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