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二十九章 简单问题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毫无预兆!

    当由肯特从树林里冲出來的时候,他最先瞥见的是满地瓦萨家族人的尸体,然后才是那两个冲过來的人影,带着危险气息的人影冲过來的时候,由肯特以为自己面对的是两个三级武神,心胆欲裂的同时,由肯特刹住身形,同时小腿用力向后一跃,希望拉开一定距离,在那一刹那,他产生了逃跑的念头。

    但是由肯特也同样是一个战斗经验丰富的武神,所以在他刚刚拉开距离之后就发现了异常,冲向自己的一红一青两道人影并沒有生命的气息,也就是说自己面对的并不是修习武技的敌人,而是两个魔法分身!

    饶是如此,由肯特的心也一直悬在嗓子眼上,因为这两个魔法分身的蕴含的魔法元素已经超过了二级法神,直逼三级法神,由肯特刚将自己的护体斗气张开,这两个魔法分身就直接炸了!

    青红两色化成狂风和烈焰,席卷阻挡着自己的一切,风助火威,火借风势,青色的风刃和红色的烈焰,撕裂,燃烧,舔舐,范围高达方圆三十米,高温,热浪,掠夺了这三十米内所有的生机,天上烟尘弥漫,地上沟壑纵横,青草,树木化为飞灰,在地上还有几个冒着青烟,散发着焦味的尸体,整个爆炸范围完全化为废墟。

    在爆炸范围内唯一一个异色就是将护体斗气完全张开的由肯特,但是,就算是他也被这两个分身爆炸所带來的后果所影响,他的眉毛和头发几乎被烧了个精光,而身上的衣服也有多处破损,虽然只是一个冲击波,但是却夹杂着两种属性,就算是由肯特护体斗气全开,也避免不了受到损害。

    直起身,看着眼前这些來不及逃跑的族人,由肯特气得脸色发青却有无可奈何,抬眼扫视,眼前除了一片废墟之外,哪还有那个该死的魔法师的身影。

    低沉的怒吼划过咽喉,最终化为一声长啸,周围本來已经受惊避走的野兽感受到令身体战栗的怒意,本能的继续逃跑,一时间商路两旁鸟兽惊走,热闹非凡。

    “卡勒……你必须死!”当听到长啸声的瓦萨家族人來到由肯特身边时,由肯特脸色发青,一脸怒火的说道。

    密林内。

    林还带着卡勒在枝桠间穿梭前行,三个仆人紧随其后,大概跑了将近一个小时,三个仆人中的十二终于气力不支,而林也决定休息一下,等着威廉过來,他相信,威廉既然能在沒有见过他们的情况下找到他们,那么就一定有自己的寻人方法,再不济,顺着痕迹也能找到,罗恩帝国的导师,不可能连这点见识都沒有。

    实际上,林确实高估了威廉,在苦等了将近两个小时之后,威廉才误打误撞的找到了林和卡勒等人,如果不是林提前到了招呼,恐怕威廉还在那四五棵树面前打转,等到与威廉汇合到一起之后,林最先问的问題就是威廉是不是分不清方向?

    听到这个问題,威廉一脸歉意的点头承认,卡勒和三个仆人不由得被他的反应吓得直翻白眼,如果说威廉这个接应人是路痴的话,那自己等人要什么时候才能进入帝国学院?

    “不过,我有这个东西。”说完威廉的手上多了一个铁质的跟勺子差不多的东西,这种勺子的肚子比平常的银勺要大,而且勺柄是弯曲的,看起來很是奇特,似乎也知道自己拿出的东西有些奇怪,威廉苦笑着來到了一棵齐腰粗的大树旁,口中响起咒语,一道青色的风刃从他的手中汇集,等到风刃凝结成形之后,威廉将风刃横着释放,眼前的树应声而倒。

    林和卡勒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讶,威廉的魔法需要咒语和手势组合,风刃所蕴含的魔法元素也并不多,可是杀伤力却意外的客观,看那棵树的切口平整,就像是一个平滑的板凳一般。

    将这个怪异的勺子放在了树的切口上,勺子的肚子是圆的,但是勺肚本身的重量又足以挑起勺柄,所以勺柄是一直悬空着的,威廉的手轻轻的触碰了一下勺柄之后,勺子开始无声的转了起來,林和卡勒等人都是一脸惊奇的看着那个缓缓转动的勺子,然后安静的等着它慢慢的停下來。

    “这是我过学院院长发明的一个小东西,叫做指北勺。具有判断方向的功能。”说话间,勺子的转动慢慢停止,而勺柄则指向了北方,但是威廉在确认勺柄指的方向就是北方的时候,他又将勺柄转动,然后静静等待,直到两次之后,勺柄所指示的方向都在北方的范围之内,这样的结果才让威廉松了一口气,看着眼前五个人一脸震惊的表情,脸上满是得意。

    “指北勺是院长发明出來的,具体的原理我不是很懂,但是这个东西却非常好用,你们看,这个方向就是北方,也就是我们要前进的方向。”威廉指着正北方说道。

    很快,林等人就从惊讶中回过神來,这种东西以前在大路上闻所未闻,卡勒的眼睛不由得有些发亮,这种的东西的作用看似简单,却能在很多领域运用,尤其是军队和商旅,这个东西几乎就是为这两中不同的领域特意打造的一般。

    威廉从几个人恋恋不舍的眼神中收起了勺子,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脸色也变得有些严肃的说道:“我暂时击退了追击我们的瓦萨家族势力,但那个后出现的强者肯定能活下來,我们的情况不容乐观,尽早到达学院才是最好的办法,所以我们要尽可能的加快前进速度,如果沒记错的话,前面应该还有负责接应我的学院人员,只要跟他们汇合,就算是瓦萨家族的追击者人数众多,也好好好地考虑一下才行。”

    林等人对威廉的看法沒有丝毫异议,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之后,六个人再次上路。

    不过,这次速度慢下來的却是威廉,一次遭遇就已经证明,自己的感应还是不强,沒有及时发现敌人,以至于自己应对的方式激烈,造成了很大的体力消耗,而且,精神力的损失也不可小觑,至少短时间内,威廉已经失去了再战的能力,如果瓦萨家族的人再次出现,小队就只有全军覆沒的下场。

    想到这里,威廉在前行的过程中不由得几次将目光放在了林的身上,这个神秘的少年比自己的感应能力还要强,算时间的话,应该是他最先发现敌人的动静,然后也是他第一个出手,击杀了想要通风报信的人,想想那把匕首的轨迹,威廉不由得有些羡慕。

    虽然魔法师是远程攻击,但是魔法师中近战法师一个异类的存在,他们放弃了远距离的攻击,而是选择跟敌人近身搏斗,这种方法很危险,对魔法师的要求也极为严格,如果不能有效地牵制,就算是近身,也只能处处受制于人,所以在中程攻击上增加多样性就是近战法师一直以來研究的东西,而林同样也是一个近战法师,但是对于他來说,这种短板似乎并不存在。

    “你的匕首似乎投的很准?怎么练出來的?”威廉一边走一边问,他是风火双系法师,能施展漂浮术的次数要比卡勒多上不少,而且效果也要比卡勒的强,所以一行人行走的速度非常快,三个仆人甚至有好几次都撞上了密林中的树木,好在他们经过林的训练之后,身体素质有了很大的提升,除了一些皮外伤,并不影响整支队伍的前行速度。

    “我出生在罗恩帝国的一个边陲村落,父母双亡,以打猎为生,我从小就开始猎杀野兔和野鸡,这些东西就是我能活下來的根本,这匕首的投掷也就是从小练就出來的,您似乎很疑惑,这有什么问題吗?”林据实相告,同时也满是疑惑,威廉看他的眼神中充满了狂热,似乎遇到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可是自己也沒做什么,他难道除了路痴之外,还有其他的毛病吗?

    想到这里,林不由一阵恶寒,身体不由得一个机灵,身形不稳的他也差点撞到了树上,当他控制调整过來之后发现卡勒已经來到了自己的身边,看起來是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要告诉。

    “我不得不说,你是个十足的怪物,沒有丝毫的魔法理论知识,却能非常圆润的控制身体里的火系魔法元素,成为一个……半吊子,却不知不扣的近战法师,而且,你又给近战法师解决了一个已经困扰了他们很长时间的问題,偏偏你还毫无察觉,我除了无奈,也就只有无语了。”卡勒并沒有立刻说明,而是一通抱怨,听到他的口气,威廉不由得微微一笑,心中那丝因为瓦萨家族的截杀而出现的不快,也随之消失。

    确实像卡勒所说,林的存在就连自己也有些无语,因为在林看來,这是个很简单的问題,容易到不能再容易,可是就这个问題却已经让近战法师在几百年的发展中吃尽了苦头,就连睿智博学的院长布鲁克大人,也沒有点名如何解决这种问題,只是让学生们自己去想,可是院长执掌学院几十年,就沒有一个学员想出來过。

    而在眼前这个卡勒所说的半吊子近战法师面前,这个问題已经被一把匕首解决了。

    “你最好说明白一些,不然我想我会忍不住揍你!”说完林举起了自己的拳头,上面还冒出丝丝火焰,看着林的手,威廉大叫了一声,身形凝滞,笔直的向着一棵五人合抱的树上撞去。

    林和卡勒不忍的闭上了眼睛,看着已经镶嵌在树干上的威廉,林忍不住对着卡勒问道:“又是因为我?”

    卡勒一边给下落的林和三个仆人加持漂浮术,一边点头,不管看多少次,林那双火焰拳头还是让人觉得惊讶。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