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四十二章 第二支箭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泛白的伤口上是黄色浑浊的脓水,阵阵恶臭从已经感染的伤口中散发出來,但就算脓水再多再臭,这个受伤的人影也沒有时间去关注自己的伤势,实际上,这道人影十分慌张,不时的回头也是为了看伤口,而是为了看看那个让他恐惧的娇小人影有沒有出现。

    回应他的,只有那一支支让人猝不及防的羽箭,甚至连人影都看不到,只要听到羽箭的声音,这个受伤的人影就知道自己不得不再次逃跑,否则自己的命就会交代这这里。

    受伤的人自然是由肯特,而追杀由肯特的人自然是林。

    自从由肯特被卡娜的魔法箭击中,而这个黑发少年出现之后,由肯特就一直沒有时间恢复自己的力量,以致于现在身上的伤口化脓恶化,严重的影响了身体的协调,由肯特的力量已经下降到仅够维持体力的地步,可以说是狼狈至极。

    不过,由肯特知道,就算自己是被追杀者,那个追杀者也并不好过,尤其是他的羽箭会越來越少,总有消耗完的时候,等到身后的那个小杂种把所有的羽箭全都用完之后,自己就能回身杀了这个一再让自己刺杀失败的黑发杂种!

    奔走之间,因为背后的伤口被牵动,由肯特不由得咧起了嘴,这场追击已经进行了两天,由肯特几乎沒有睡觉的时间,所以他是顶着两个黑眼圈,一脸倦意却又不得不强打精神的逃跑,好在自己逃进的是一片密林,有了树木的遮挡,被立刻发现的可能性会变小,所以这也是由肯特的一个隐形优势。

    熟悉而又刺耳的声音在由肯特身后响起,一直尾羽已经快要掉光了的羽箭笔直的奔着由肯特的后背激射而至,由肯特奋力闪身,加速从侧面逃了出去,不过与往常一样的第二箭却沒有射出來,躲到了一棵大树身后的由肯特不由得心中一紧。

    双方只是交手了两天,但是由肯特却知道,就算是自己藏在这三人合抱的巨树身后,也不能保证对方攻击不到自己,实际上,身后的那个小杂种的箭术,已经到了非常高深的地步,至少,他射出來的箭可以突然拐外,自己躲在这里也不是很安全。

    随便辨别了一下方向,由肯特不敢耽误时间,直接奔着左前方跑去,从箭射出的方向來看,左前方应该是身后那个黑发小鬼的射击死角,往这边走就能获得更多的逃亡时间,想到这里由肯特不由得苦笑连连,从开始自己就一直是追杀者,可是现在形势逆转,自己居然变成了被追杀者,还有比这更让人觉得恼火的事情吗?

    恐怕还真有!

    更让人恼火的事就是:追杀自己的人,不管是力量还是其他方面,本应该沒有能力追杀自己,而现在,那个不过是个法师的黑发小子居然足足的追了自己两天两夜,除了第二天天刚亮的时候由肯特才抓紧休息了一阵,可是随后就被身后的林追上,这小杂种怎么耐力这么好?他就不休息吗?

    林自然会休息,只不过,身为追杀者,他要比由肯特轻快不少,目标身受重伤,方便跟踪,力量下降,只要不断磨下去,那么对方就有倒下的可能,另外就是一个心理和身体的承受能力,本身受伤就沒有时间恢复,那么身体的行动就会受损,而且在这种近乎不吃不喝无休息的情况下还能坚持这么久,林是头一回看到。

    正因为如此,所以林心中也非常惊讶,不管是原來还是现在,林所猎杀过的野兽中,有耐性的除了少数的几个之外,剩下的几乎都都是被林硬生生的耗死的,最长的也不过用了一个月的时间,而现在,才两天而已,可是林能明显感觉出,如果不是有那么明显的标记,恐怕现在自己都已经失去了由肯特的踪影,就算是这样,由肯特与林的距离也开始越來越远。

    但是不管由肯特怎么跑,林都不担心找不到他,只要找到他,草木皆兵的由肯特就会被林吓的慌不择路,虽然休息的时间多了,可是这种间断性的休息对于由肯特來说反而会越发的产生倦意,这一点由肯特自己是不知道的,但是林在一开始就这么打算的。

    从始至终,林就沒想多要立刻击杀由肯特,就算这个瓦萨家族的小头目再虚弱,在自己近身的时候依然有能击杀自己的能力,所以林想要做的就是耗下去,消耗对方的体力和意志,一直到崩溃为止,只要到了那个时候,由肯特就会任人宰割,毫无还手之力。

    现在不过两天而已,时间还长着呢。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有趣的玩具,你可不要死的太早!”侧耳倾听林中传來的声音,然后默默的走到那支已经沒有了尾羽的箭支面前,左右看了看,最后低头用脚拨了拨杂草,看到杂草上溅落的黄色脓水,林自言自语的说道。

    由肯特不能活着走出罗恩帝国,这是林的想法,实际上,卡勒也默认了这种想法,但是这种事情以卡勒的身份不能去做,而且也不一定做得好,所以这件事经过两个人的交流,就由林一个人完成,而林早在发现由肯特要逃跑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计划如何追杀他,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在林的计划之中。

    唯一让林觉得意外的事,就是由肯特的伤势,这个武神级的强者在硬接了卡娜老师的一击之,就已经身受重伤,后來林一直吊在他的后边追杀,他的身体不断的运动,伤口已经完全化脓,如果沒有及时的医治,就算不用林动手,由肯特也会死。

    可林要亲眼确认由肯特的死,为了自己,也为了自己的朋友卡勒的安全,这个人绝对不能留下,就像是卡娜说道那样,不要对自己的敌人仁慈,林对敌人就从來沒有仁慈过!

    知道这支已经用了几次的羽箭已经无法再次使用,林小心翼翼的将其从树干上拔出,然后插在了这个树下的草甸上,辨认了一下方向,林顺着由肯特逃跑的方向追了上去。

    如果由肯特以为自己的羽箭不够用,那可真是大错特错,林的箭壶里一直保持着二十支羽箭,就算是用掉一支,也足够追杀由肯特一个多月,而被追杀的由肯特能不能活过这一个月还要两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对于由肯特來说,每一次呼吸都显得特别的漫长和痛苦,而痛苦又分为身体和精神上痛苦,在这两种痛苦的纠缠下,由肯特已经有了快要崩溃的感觉,那时不时出现的羽箭让自己现在有些过于敏感,就算是风声,也会吓到自己。

    那个该死的黑毛杂种,为什么他就能活的好好的,这密林里到处都是毒虫,如果不是由肯特心细,恐怕已经横死在密林之中,自己是个成年人,就算是有伤,也要比林的观察力强,可是每次看到的林都是气定神闲,真不知道这个黑毛小子到底是怎么毫发无伤的追上來的。

    恼怒着用手将眼前遮挡着视线的树枝拨开,由肯特突然身体顿住,然后侧耳倾听,似乎有水声?

    将所有的动作都停下,由肯特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自己并沒有出现幻觉,刚才听到的却是是水声,而且,听那个动静,水流应该还比较大,方向则是在自己的正前方,距离虽然不好估算,但绝对不会太远!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自己身上被烧灼化脓的伤,哪怕是用清水洗洗也是有好处的,这样一來,自己就有机会转身击杀那个黑毛杂种,然后回到科特勒,将自己所经历的一切汇报给家族,虽然会受到处罚,可是却能留下一条命。

    想到这,由肯特的精神一振,加快了动作,随着速度的加快,那水传來的声音也开始越來越清晰,终于,由肯特在拨开了最后一个遮挡了视线的树杈之后,看到了他刚才听到的水声的來源,一条细流瀑布之下是一湾清潭,潭水清澈,波光粼粼,里面甚至还能看到有小鱼游动。

    “太好了!”看到眼前的场景,由肯特大叫了一声,将身上的衣服用最快的速度脱下,扑通一声跳进了那个清澈的小谭之中。

    “舒……”

    “很舒服是吧?”一个这个时候由肯特绝对不想听到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由肯特从水中转身,脸上露出了一丝绝望,闪着幽幽寒光的羽箭正对着自己的身体,而林一脚将他留在岸边的衣服踢到了身后,而现在自己除了站在水中,什么都做不了。

    林有些可怜的摇了摇头,将手中的弓箭放下,然后蹲下身说道:“就算我不杀你,你现在也是死人一个,我现在动手,也沒什么好处可得,既然你已经是必死之人,我还是抓紧时间回学院报道,至于瓦萨家族……”林刻意的一顿,然后一脸嘲讽的说道:“我有时间的话,会去拜访的。”

    说完,林居然真的转身就走,由肯特有些不明所以,他完全不明白林究竟说的是什么,所以在看到林的身影将要消失在密林之中时,羞愧恼怒的由肯特伸出自己的手指着林破口大骂。

    “你就是个杂种,老子不甘心!你给我回來,我要杀了……啊!”

    看着穿透了整个手掌的羽箭,由肯特突然一愣。

    这是谁的箭,那把瓦萨家族的长弓在林的身体后方晃动,根本就沒有取下來的意思,究竟是什么人射出了这第二箭?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