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四十六章 再逃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为什么银月沒有翅膀?”林捧着手中的清水,一脸好奇的问道,那一脸求知欲的表情让冥月不由大感头疼,自从林被抓回來之后,他的身体是老实了很多,但是这张嘴……真想找什么东西把它缝上,太能啰嗦了!

    “银月……她还沒有成年,所以她还不能达到羽化的地步。”冥月也是无奈,眼前这个小家伙虽然力量不强,但是一看他那双滴溜乱转的眼睛就能知道,他无时无刻不在打算逃跑,虽然这根本就不可能。

    精灵一族的成长过程,一直不为外人所知,在其他种族面前,他们从不显露自己未成年的孩子,所以羽化这个词不管在什么种族的记载中都是沒有的,因为他们根本就看不到。

    刚出生的精灵婴儿除了耳朵保持着精灵的特征之外,剩下的几乎与人类婴儿无异,而精灵的成长过程极为缓慢,想要长到像银月那么大,沒有一百年是无法长大的。

    “那她多少岁了?”依然保持着好奇宝宝的表情,林瞪大了眼睛问道。

    “一百零六岁”

    “噗……”林直接将嘴中的水喷了出來,冥月就坐在了她的对面,水雾在她面前两尺的距离似乎遇到了屏障一般,快速凝结,然后聚集,到了最后已经变成了一个晶莹剔透的冰珠,完成整个过程冥月连动都沒有动过,而且还沒有出声,就那么轻描淡写的完成。

    面对冥月的举动,林是毫不在意,实际上他现在脑子里想的跟自己看到的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

    乖乖,追自己的小娘皮原來不是小娘皮,而是一个老凉皮!一百多岁,还沒成年,精灵都是怎么成长的?一连串的问題从林的脑海中蹦出然后消失,最后他已经完全陷入了呆滞状态,看起來就像是被冥月的举动惊呆了一般。

    冥月倒是有些会意的沒说话,自己这一手虽然看似简单,可是对魔法元素的控制已经达到了精妙的地步,同时自己沒念任何咒语,自然这一切足以使得眼前的这个少年目瞪口呆,想到这,冥月心里多少有些得意,可是林接下來的一句话,让冥月的那份得意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了个乖乖,一百多岁,当我奶奶的奶奶都行了吧!”说完林才将目光放在桌子上的冰珠,一脸好奇的问道:“这桌子上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珠子,挺漂亮,哎?您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生病了?精灵生病就是脸色变成青色吗?这点还真跟人类不太一样啊!”随着语句的越渐低沉,林的自说自话也慢慢开始消失,但是后面说的是什么,冥月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一脸铁青的冥月听完林的唠叨,放在桌子上的手突然一根手指动了一下,林所有的声音都消失,林睁大了眼睛之后四处看看,两个嘴唇的感觉就像是被蜜蜡粘住了一般,想要张开就会疼的撕心裂肺,能做到这一点的恐怕只有对面的冥月,因为这屋里里除了她就沒有别人了!

    不过林心里却是一阵窃喜,至少成功的激怒了对方,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还有一定的机会,不过逃跑的事情时间紧迫,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抓住机会,回到卡勒等人的身边,自己的大好年华可不能丢在这鸟都优雅的拉屎的地方。

    那会把自己憋疯了!

    “终于清静了不少。”冥月一脸的如释重负,至少再也听不到林那念念碎的声音,而她自己也有安排接下來计划的时间,眼前这个少年如何处置并不是她一个大长老就能说的算的,族内还有另外的几个长老,这需要自己商议,然后报给精灵王,之后才能做出最终的裁决。

    将精灵一族的审判过程做了简述之后,林听得有些翻白眼,自己除了眼镜盒鼻子能动之外,剩下的连身体都出现了僵硬,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当冥月问他是否听明白的时候,林赶紧点头,这禁锢魔法实在厉害,自己根本就沒有还手的机会,现在这种情况,还是服软的比较好。

    有些质疑的看着林一脸认真的表情,冥月知道眼前这个少年根本就是什么都沒有听进去,他的目的不过就是让自己解开这个禁锢魔法而已。

    “你放心吧,这个禁锢魔法对身体是沒有伤害的,但是如果你强制挣脱,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也不好说,我的话你最好都记得,然后不要动逃跑的心思,我还有事,你可以休息了。”说完,冥月站起來转身就走,林发出呜呜的声音,但是冥月却毫不理会,当房门被轻轻的合上,林清楚的听到了门上那声咔嚓声,不用多想也知道,那是锁头锁上的声音。

    玩完了!自己这回真的出不去了!

    林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虽然自己的嘴被封住,但是手和脚都能动,力量也多少还有一些,至少冥月还沒有完全封住他的力量,只是让他觉得乏力而已。

    回想起刚才冥月说话,林不由得再次露出哭脸,紧接着是一阵咬牙切齿的表情,到了最后他居然还伸了个懒腰露出了一副疲倦的样子,整个人往床上一砸,发出了一声巨响之后,林直接闭上眼睛睡觉了。

    门外。

    冥月露出一个得逞笑容后,给门边的精灵打了一个眼色之后,这个精灵就跟着她一起拾阶而下,走下了树屋,來到了树下的草地上,在台阶的尽头,站着精灵银月,看样子,似乎是有话要说。

    “银月公主,您怎么來了?”这个时候银月出现,肯定是跟林有关了,林是她抓回來的,这本身就已经让冥月觉得意外,要知道,在密林中,树屋里的那个少年可是摆脱了四个成年精灵的追捕,而银月不过是个未成年的孩子,相对來说,她的年龄实际上要比林还要小,可是偏偏就是她抓住了那个小滑头。

    “冥月长老,那个……他现在怎么样了?”银月的声音很小,听起來也有些扭捏,在冥月面前,她似乎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冥月微微一笑,看來银月抓住林的方法并不光彩,但是在那种情况下,双方都是对手,所以用什么方法,都不过分,至少,她是将林擒获而不是带着他的尸体回來的。

    面对死亡对于现在未成年的精灵來说还为时过早,就算是贵为公主的银月,也同样如此。

    “公主放心,他沒有什么大碍,我已经将他身体的力量和那张总是念念碎的嘴封住,现在他应该是在睡觉。”冥月微微一笑轻柔的说道。

    银月点了点头,脸上突然闪过一丝红晕,有些扭捏的问道:“我可以去看看他吗?”

    冥月一愣,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为什么?”

    因为这一问,银月反而更加显得窘迫,似乎是想隐藏什么一样,“也不为什么,毕竟是我抓到的,只是想看看而已。”说完银月就直接低下了头。

    冥月虽然不知道银月究竟要做什么,想來就是因为她好奇吧,毕竟几百年來,能进入的精灵秘境的人族并不是很多,银月应该也是只见过眼前这一个人族而已,好奇应该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点头应允之后,冥月就带着身后的那个精灵离开了,而银月在看见冥月的身影消失之后,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得逞的笑容,拾阶而上來到了门口,本來想直接推开门进去,但是一犹豫之下,她还是决定先看看林到底在做什么。

    探头探脑的从窗户望去,发现林确实像冥月长老所说在睡觉,撇撇嘴之后,银月再次來到了门口,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哗!

    惊叫声顿时响彻了整个部落,本來已经远去的冥月在听到这个声音后,身体一顿之后,原地留下了一个虚影,等到下一刻,她已经來到了囚禁林的树屋之下,再留下一个虚影之后,冥月就出现在了树屋的门口,不过眼前的一幕却让冥月不由得火冒三丈。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到的绳子,银月正被绑在了凳子上发出惨叫,不知道怎么回事,在门口处有一大片水渍,而在旁边还有一个盛水的器皿,一抬头就知道这个器皿原本是装满水后放在门上的,只要一开门必定会被砸中,器皿的重量足以将一个成年精灵砸晕,更不要提还是未成年的银月,而本应该在屋中的林却已经消失不见。

    在银月的身边还有一张纸条:既然你喜欢被绑着,那我就成全你。

    他怎么可能挣脱我的禁锢魔法,冥月心中一惊,看到被绑着的银月手指挥动,一柄幽蓝色的冰刀从水渍中生成,冰刀环绕一圈之后,银月身上的绳子被割裂之后,银月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在冥月的搀扶下,坐到了林本來睡着的床上。

    “银月,你怎么被他抓住的?”虽然已经猜出了大概,但是冥月还是想再确认一下,这个黑发少年究竟是如何摆脱禁锢魔法,然后又逃脱出树屋的?到现在为止,族里还沒有人向上通报有人逃跑的消息,从自己离开到现在已经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这个叫林的滑头少年究竟躲在了什么地方?

    正当冥月安抚银月公主的时候,惨叫声从另外一个方向传了过來,银月和冥月对视一眼之后,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骇,那个方向……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