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六十三章 第三人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当天晚上,当林回到宿舍门口的时候,却发现一群十班的学员站成一圈,似乎在围观什么,当他挤进人群,却发现自己的两个舍友浑身是伤的躺在简易担架上。

    中午吃完饭,林就被布罗格叫走,下午发什么了什么,他毫不知情,不过一看两个人的伤势和表情,就知道,大卫和汉姆斯应该是替自己受的伤,昨天给自己治疗的那个女生正在施展治愈术,好在两个人都是皮外伤,普通的治愈术就可以全部治好,相对來说,汉姆斯的情况比较严重,因为他的脚踝被打脱臼了!

    在弗瑞大陆,骨头断了可以用治愈术治疗,但是这个脱臼却是最为让人恼火的一种情况,那是骨头脱离了原本的位置,但是还沒有断裂的症状,时间长了,骨头就会畸形愈合,到最后,还是会长成残废。

    很明显,如果这个故意的,那么,对两个舍友施与伤害的人就是为了废了他,如果不是故意的,那么这种事情对于汉姆斯也是很不幸的。

    “该死的,断了都好,为什么是脱臼!除了院长大人之外,沒有人能治疗这样的伤势!”皮鲍古一脸恼怒的看着汉姆斯,看到林之后,皮鲍古的脸色由恼变怒,一伸手抓住了林的衣领,将他带到了自己的面前沉声喝道:“你还敢回來,你的这两个舍友代你受过,你居然还敢有脸回來?”

    林转头扫视了一圈,发现一年级和二年级的学员都是一脸怒意,很明显,自己消失了一下午的时间,让所有学员都对自己有了敌意,这种敌意一旦形成,不及时消除的话,恐怕以后在十班的日子就不会好过,林将皮鲍古的手拨开,然后原地转了一圈冷笑着说道:“怎么,你们想怪罪于我?”

    冷哼一声,林在担架边蹲下身子,对着直冒冷汗的汉姆斯说道:“稍微忍一下,很快就好。”说完,林将双手放在了他已经高高肿起的脚踝上,“学姐,你走光了!”林突然对着那个释放治愈术的二年级女学员说出的一句话,让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转移到了她的身上,还沒等这个女学员开口辩解,一声惨叫从汉姆斯的口中发出。

    当所有的学员注意力再次放在汉姆斯的身上是,却发现汉姆斯一脸震惊的看着林,口中满是难以置信的喃喃自语:“好……好了?”说完还特意活动了一下脚踝,除了还有些轻微阵痛之外,居然沒有丝毫的凝滞感,如果不是那高肿的肉,恐怕任谁也不会想到汉姆斯居然被人打脱臼过。

    “过了今天晚上,应该就沒有什么大碍,让你受连累,真是抱歉!另外,对不起,学姐,我就是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林一脸歉然的对着那个女学员说道,这个时候,站在外围的学员才明白,林是为了分散汉姆斯的注意力才这么说了一句,想想看,帝国学院的校服将学员的身体包的严严实实的,又怎么会走光。

    不过林这么一说,确实将大家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女学员身上,让林有时间将汉姆斯的伤治好。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学员们才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林居然会治疗脱臼!

    其中最为惊讶的恐怕就是那个被林说走光的女学员,她先是一脸惊讶的看着这个比自己小一届的学弟,然后惊讶转为狂热的希冀,身为牧师学员,她见到了最为神奇的一幕,这怎么不让她兴奋,要知道,脱臼如果用治愈术,伤势就会越用越严重,而林只是猛然在汉姆斯的脚上一用力,就做到了!

    他是怎么做到的?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从小生活在丛林中,这种情况见得多了,不就是脱臼,我们那个村子里的人差不多全会。”

    一语众人哗。

    所有看向林的目光都是一脸的质疑,要知道,脱臼是所有治愈魔法的天敌,可是林沒有用魔法,只是用手上的力气就完全能治愈。

    “你这手法……似乎跟城里的那个狼人相同!”

    突然,一个突兀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让所有人的目光不由得集中到了他的身上,那是一个穿着青色魔法袍二年级学员,是一个风系魔法师,而他的脸色也很是质疑,似乎自己都不太相信自己说的话,不过他一说狼人,二年级的几个学员也突然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皮鲍古看的一头雾水,张口便问:“说说,是怎么回事?”

    那个风系魔法师学员听到皮鲍古的话之后,先是微微缩头,然后用不确定的声音说道:“就是那个现在在贫民区开设了什么医馆的那个狼人,他接骨的手法,感觉跟林的手法很像,所以我想问问林是不是跟这个狼人有什么关系。”

    他这么一说,倒是大部分的二年级学员都若有所思的看着林,让林觉得一阵不自在,同时也对他们口中说的那个狼人产生了兴趣,这种手法不但有人同样会,而且还是个兽人,林突然感觉自己应该见见这个狼人,至少能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跟自己手法一致。

    看到林疑惑的表情,那个被林说走光的那个学姐给林做了有关这个狼人的介绍。

    这个狼人,确切的说起來,应该是狼人少年,他是两个月前來到罗恩帝国的,之前似乎应该是在一个叫加里帝国的附庸国开了一家医馆,然后才來到罗恩城的,这个狼人孤身一人來到罗恩城后直接在贫民区建立了一个叫做医馆的地方,专门给贫民区的病人看病。

    兽人不会魔法,这个狼人也不是萨满,每次他看完一个病人就会抓一些很平常或者很少见的干植物,然后熬成苦汤,给病人服下,效果虽然慢,但是廉价有效,而且不管是外伤还是身体的内伤宿疾,这个狼人都能药到病除,一时间贫民区的人都认识了这个年纪不大的狼人少年。

    最让这个叫阿尔夫的狼人出名的,就是他用所谓的草药和几块木板就将人断掉的骨头给接上了,而恢复之后,病人并沒有感觉到太多的不便,更让人兴奋的是,这个叫阿尔夫的狼族少年,给穷人看病的时候,不会收钱。

    他自己租了一个很大的房子,然后叫人装修了一遍,每当有人看病,他就会要求这些病人在康复之后寻找一些常见甚至被贫民都看不上眼的植物,然后交到他那里就算是医药费,到现在为止,他租的那个房子已经完全被各式各样的植物所填满,而他制作汤药的原料就是那些被晒干,炮制的植物。

    另外就是,这个小狼人似乎也个非常富有的,每天都进食肉类,手里拿着的却是实实在在的罗恩帝国通用货币,不过每次拿出手的都不多,这两个多月,他的钱就沒有出现过中断,这些资金是从什么地方得來的,别人不得而知,就算是有宵小趁着阿尔夫不备进入房间寻找也沒有找到过。

    总之,这个狼人的出现是个谜,他的能力也是个谜。

    很多二年级学员的家都在贫民区,所以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狼人少年,还算是比较了解,至于刚才说出林的手法和阿尔夫一致的学员,则亲眼见证了阿尔夫为人续骨的过程,所以才会突然有这么一说。

    “先不要管这些了,先把他们两个扶进去,有什么事,明天再说,现在全都散了吧!”皮鲍古身为二年级十班的班副,反应速度确实比其他的学员要快上少许,几个一年级的学员扶着已经能走路的两个人进了宿舍,但是林却被皮鲍古留了下來。

    等到人群散尽,宿舍外就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皮鲍古眼神复杂的看着林,突然叹了一口气说道:“说说吧,你为什么要挑衅一班的人?在我们十班的历史中,你是第三个人!不过挑战身份最高的,你是第一人。”

    林听完皮鲍古的话,不由得有些意外,这话很明显,林并不是行此壮举的第一人,而且听这个二年级十班班副的意思,恐怕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有人做过这种事,林顿时來了兴趣的问道:“另外两个人是谁?”

    “另外两个人?第一个是帝国元帅铁血伯伦哥,他是千败之后再无败绩,从入学到毕业,他将同届生挑了一个遍,到最后毕业,所有人都成了他的手下败将,这也是十班最为光荣的历史。”说道伯伦哥,皮鲍古一脸向往,神色之中满是崇拜,如果不是林的话,恐怕他还得陶醉一会。

    “那另外一个人呢?”

    “就是你了!”皮鲍古从痴迷的状态中恢复之后,沒好气的说道,林听完一愣,应该还有一个人吧,如果接下來就是自己的话,那应该是第二人才对,可是皮鲍古刚才说的绝对是第三人!

    感觉到林的异样,皮鲍古抿了抿嘴继续说道:“其实,要说第二个,我也不知道他该不该算人,知道为什么我一个班副却能领导整个二年级吗?你就沒有好奇过?”

    林确实很好奇,而且他也猜到了这个人应该就是从來到现在都沒有见过面的二年级十班班长,他去哪了?

    “他……现在在帝国重犯监狱中,还沒有到出狱的时间。”

    二年级十班的班长,居然是个重犯!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