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六十八章 来人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林什么时候清醒过來的,除了汉姆斯谁也不知道,就连一直在汉姆斯身边的大卫也毫无察觉,所以当一群学员将林放回宿舍离开之后,林就起身坐在床上沉思,三位导师出手很有分寸,激发了自己的潜力还让自己不受伤,这份功力已经不止一次让林觉得惊叹,尽管这是他來罗恩帝国学院的第二天。

    检验的事情可以告一段落,现在林比较担心的是一年级十班的现状,不得不说,十班是一个近乎封闭的班级,班内成员很少出现在校园的各个场所,因为他们是平民,而他们也沒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各个地方,听说來的最早的学员都沒有好好的逛过学校,这不得不说是一个讽刺。

    也难怪其他贵族班的学员就算是能力不如十班也要大肆嘲讽,他们的课程很轻松,至少要比十班的轻松十倍,甚至不止,但林却毫不羡慕。

    尤其是在与四班的尖嘴和海力特较量之后,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

    那些学员就像是温室里的花朵,而且被精心照料着,受不了一丝风吹雨打,就算空有实力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对战经验可以说是零,尤其是那个叫海力特的学员,更是一个十足的傻瓜,实力不足,目光短浅,还目中无人,跟那个刚一入学时遇到的浩克沒有一丝差别。

    自己给尖嘴的那一击,就已经证明,尖嘴就算是有实力在真正的敌人面前,只要无法施展就摆脱不了失败的命运,可是这个叫海力特的学员居然还敢上,自己沒一脚把他踢死就算是给够他面子,被打败了就要有被打败认输的样子,可今天纠结四班的人再來堵自己是不是太沒有贵族风度了?

    尽管自己并不知道什么叫贵族风度,但是林知道,卡勒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想起卡勒,林倒是一阵牙痒,这小子在学校里很是出风头,至少二年级的班副皮鲍古对他都是另眼相看,这小子什么时候遇到皮鲍古了?另外,今天都是第二天了,明天自己就要跟着小子打一场,自己应该是赢了,还应该输呢?这个问題真令人纠结!

    此时,同样纠结的,还有让林纠结的卡勒,不过他纠结的事情与林完全不同,因为在他的面前站着一个人,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人。

    最先入眼的不是这个人,而是这个人身后背着的一把长刀,这刀几乎与此人齐高,长刀无鞘,寒光四射,刀柄暗紫,散发着让人心生不宁的血腥之气,不过这长刀之上的血腥却远远不及眼前的这个人,此人虽然静静的伫立在卡勒的面前,那隐约迫人的气势却让卡勒微微窒息。

    “二皇子……我……”

    “先坐下,在我面前不用拘束,法拉墨……”卡勒有些脸色复杂的看着站在眼前的原大皇子的手下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刀疤军法官,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自己到了荣光城之后,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科特勒帝国的人,可是别人都想过了,就是沒有想过会遇到大皇子泰勒·科特勒的手下,而且还是最为得力的手下之一。

    “殿下,大皇子殿下他……”刚一坐下,法拉墨就作势与跪倒在地,不过在他将要起身的时候,卡勒立刻将他按下,法拉墨心里一惊,这力道绝对不是一个十五六岁的能拥有的,沒想到这个一向温儒尔雅的二皇子居然深藏不漏。

    “我都知道了,我只想知道,我大哥现在情况如何?”

    “这个……法拉墨不知道,在战争后期,我受大皇子之命直接前往罗恩帝国,來找二皇子殿下,属下幸不辱命,总算是能将大皇子交付殿下的信件传达到了。”说完法拉墨从胸口掏出一封血迹斑斑的卷轴,一脸歉意的说道:“路上遇到些麻烦,好在沒有耽误,卷轴的内容属下沒有看,但是请殿下恕罪,这血迹……”

    法拉墨心里羞愧,但是卡勒却毫不在意的摆手表示不在意,接过这个沉甸甸的卷轴,卡勒的心里也不由得一沉,大哥在战争后期就派出了法拉墨,那么也就是说,他已经预计到结局,卡丹丘陵界战役的惨胜,大哥失踪,生死未卜,如果不是有凯特同行,自己依然不知道这些信息。

    而当时发生了什么,恐怕答案就在这卷轴之中,既然大哥已经托付给了刀疤军法官法拉墨,那么这卷轴就是安全的,想到这直接拉开了卷轴,刚一打开,卡勒的脸色大变,神情激愤,居然直接噌的一声站了起來。

    法拉墨被卡勒的反应吓了一跳,在他的印象中,眼前的这个二皇子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一脸的波澜不惊,就算是自己精心策划的几次刺杀,差一点要了他的命,他都沒有露出这种表情,可是现在法拉墨不但亲眼看到了,而且还能感受到卡勒身上散发出來的怒意,这种怒意,甚至让法拉墨的心中不有自主的战栗,这种体会,在大皇子身上也感受多,法拉墨知道,这是君王家族的威严。

    眼前的这个还不到成人年纪的少年,居然有比大皇子还要强大的威严,或许,真如大皇子所说,他才是真正适合做科特勒帝国君主的最佳人选,以前法拉墨或许对这种想法嗤之以鼻,可在感受了这种超过大皇子的君主威严之后,法拉墨心中开始有所犹豫。

    “法拉墨,我大哥让你辅助我,你可愿意?”似乎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卡勒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重新坐下,看着站在眼前的刀疤军法官说道。

    法拉墨犹豫了,他效忠的人只有大皇子泰勒,而且他也已经向大皇子发誓效忠,科特勒帝国是一个非常注重誓言的国家,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在一个魔法的国度,诅咒虽然飘渺无际,但确实真实存在的。

    “这个……”

    卡勒很清楚法拉墨在担心什么,知道法拉墨有所顾虑,现在说起來自己也算是孤家寡人,想要这么直接要求对方,恐怕多少也是有些不妥,“我沒有逼迫阁下的意思,大哥的话虽然写在了卷轴上,但是去留还是由阁下自己做主,我绝对不勉强。”说完,卡勒将卷轴毫不避讳的递给了法拉墨。

    有些诧异的看着卡勒,就在刚才这几句话中,他就知道,卡勒是真的放下了身份,将他和自己放在了一个水平线上,看到卡勒那清澈的眼睛,法拉墨也是落落大方的接过卷轴,他不用从头看起,直接将目光锁定在了卷轴的某一处。

    他一直在观察卡勒,当卡勒看到这个区域的时候,抬头看了自己一眼,然后才继续看下去的,凭借当时的视线和的速度,法拉墨不难找出那句话大概在卷轴的什么方位。

    “吾之信使,法拉墨可助吾弟,望留。”

    短短几个字,却让法拉墨的双眼含泪,很明显,大皇子当时就已经知道自己下场如何,可即便如此,他居然还给自己留了一条去路,如此之主,怕是举世难寻。

    只看了这一句之后,法拉墨就将卷轴合上,然后双手呈上,最后站立原地,低头闭眼沉思片刻之后,有一种坚定的语气给了卡勒答案。

    “我可以辅助二皇子,但是,我不会向殿下效忠,而且我会随时选择离开,因为我坚信,大皇子绝对还活着!我要去找他!”

    卡勒一愣,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但是转念一想,这是一个两方都能满意的答案,法拉墨忠心可鉴,自己绝对不能因为一己之私而践踏他的誓言,既然法拉墨打算帮自己,那么,现在就有一件事是需要他做的。

    简单的吩咐了几句之后,法拉墨有些震惊的看着一脸温和的二皇子,有些木然的点了点头,然后目送着卡勒离开,当卡勒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内时,法拉墨发现自己的后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汗水浸透,而他的双手则在不断的颤抖,想想刚才卡勒说的那些话,法拉墨突然觉得有些后怕。

    如果这个二殿下真是有心争夺王位,以大皇子的实力和能力,恐怕在这个不到成年的少年二殿下面前也占不到多少便宜,杀伐决断之凌厉,相比大皇子有过之而无不及,单单产生这个想法,就已经足以证明,这个看起來温和无害的二皇子,究竟是有多么可怕。

    抽出背后的长刀,法拉墨一边回想着卡勒说的话,一边抽出一方干净的手帕,慢慢的擦拭着手中的长刀,慢慢的陷入了呆滞。

    “喂,你想什么呢?我在你面前站了半天了,你怎么连个话都不说啊!”

    清脆而又稍带怒意的声音传到阿尔夫一双毛茸茸的耳朵中,让小狼人不由得心中一惊,等到反应过來寻找声音的來源时,他又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公主殿下,您难道不用去学院修行吗?这几天您都在寒舍,是不是……”看着眼前身穿普通长衣的黛西,阿尔夫不由得用手扶着自己隐隐作痛的脑袋,同时将目光放在了黛西的身后,那里站着一个同样一脸无奈的老仆,虽然不知道这个仆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但阿尔夫知道,这个老头是个强者,是专门为了保护黛西而來的。

    自己从加里帝国只呆了很短的一段时间,然后就直接到了荣光城,可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加里帝国的公主,那个辅助自己完成手术的天才牧师居然也來到了荣光城,而且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消息,她居然在贫民区里找到了刚刚将医馆架设完成的自己。

    她是怎么找到的?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