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七十四章 遇见自己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使馆,是一国在建交国首都派驻的常设外交代表机关,首要职责是代表派遣国,促进两国的政治关系,其次是促进经济、文化、教育、科技、军事等方面的关系,代表整个国家的利益,全面负责两国关系邦交正常化,而一国使馆的主要负责人分别由各国重要人物担当,其中最为常见的就是各个帝国的亲王,也就只有在这个位置上的人,才能站在一国的高度上为国家撷取最大的利益。

    而三个帝国之间的使馆相对來说,就是各国在外的领土,所以,领馆之内发生了什么,所在国家的人很少过问,大使馆外的方圆百米是所谓的领土范围,平常罗恩帝国的士兵只是在外面巡逻,使馆自己的安全问題全都由各国自身负责。

    当这种惨案发生时,如果不是那个叫法拉墨的凶手自己出现,恐怕一时半刻还沒有人能发现,科特勒帝国驻罗恩帝国的大使馆已经被屠戮一空。

    刃不沾血的长刀上一片猩红,血珠在刀身上汇集成线,流到刀尖,将周围的尘土染红,而在百米开外一队队士兵带着惊惧的眼神看着站在使馆门口,浑身鲜血的法拉墨,却很是默契的无人敢向前踏出一步,使馆门外沒有一具尸体,保卫使馆安全的卫兵是听到惨叫声之后才冲进去的,但是进去的人一个都沒有出來,最后出來的,就是带着长刀进去的法拉墨。

    使馆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外人沒有进入,也无从得知,当布罗格來到现场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看到坐在台阶上的法拉墨,布罗格看不出表情的脸上五条线都聚集到了一起,不仔细看,根本不知道他在皱眉,也不管其他的士兵诧异的眼神,布罗格直接走到这个脸上带着刀疤,手中拄着还在躺着鲜血的中年男子面前。

    “我是罗恩帝国中将布罗格,请问阁下是什么人,这里是科特勒帝国的使馆领地,阁下在这里做什么?”

    看到有人近身,法拉墨忍不住握紧了手中的长刀,听到布罗格这怪异的声音,他抬起头去看到一张长着线的肉饼正对着自己 ,左右看了半天之后,法拉墨才敢确定跟自己说话的就是眼前这张肉饼。

    “科特勒帝国法官法拉墨,在科特勒帝国使馆办案。”说完,法拉墨袖口一甩,从袖中飞出一个金属物体,布罗格接住低头看了一眼不由得心中一懔,眼前这个浑身鲜血,还向外散发着杀气的人居然还真的是科特勒帝国的法官,如此一來,布罗格反而犹豫起來,很明显,眼前这个刀疤法官是受人指使过來将整个使馆屠戮一空的,这个时候,有能力并且有权利的人,在罗恩帝国只有一个人:卡勒·科特勒。

    卡勒遇袭昏迷不醒,法拉墨屠戮整个使馆,这两件事必然有联系,可是现在自己却沒有应对眼前状况的办法,卡勒昏迷不醒,至于法拉墨,本应该是科特勒帝国大皇子泰勒的手下,怎么现在又听命于卡勒?屠戮使馆,是卡勒指示,还是法拉墨发现了异常才做的,这必须要区分清楚。

    “阁下可知,贵国二皇子卡勒·科特勒殿下,在学院受到攻击,现在正处于昏迷之中?”布罗格想不明白其中缘由便直接发问,看看眼前这个法官的反应。

    果然不出所料,法拉墨眼中的惊疑一闪而逝,但是他却回答说道:“我知道了,殿下现在情况如何”?

    布罗格心中苦笑,要是别的人过來,此时肯定会以为法拉墨知道卡勒遇袭,眼前的行为都是他的自发行动,但布罗格知道,法拉墨屠戮使馆本身就是卡勒的授意,只不过行动的日期和卡勒遇袭的时间碰巧遇到,所以才会给人这种产生错误联想的结果。

    “已无大碍,不过……另外一名学员的伤势,不容乐观,现在就是命悬一线,这名平民学员是殿下的救命恩人,卡勒殿下能活下來,这份奇迹中这个学员占了很大的比重。”说完布罗格微微欠身行礼,继续说道:“既然阁下已经阐明,那么接下來的事情,我就不插手了,会有治安部的人与您交涉,毕竟这里终究是罗恩帝国的首都,阁下最好收敛一些,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说完布罗格再次欠身行礼,然后慢慢的走出了士兵和百姓的包围圈。

    法拉墨看到布罗格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再次回到了沉默的状态,但是长刀却回到了后背,看起來除了面目狰狞一些之外,他对外人沒有丝毫兴趣。

    至于刚才那张肉饼脸说的治安部,跟自己更是一点关系都沒有!

    身为帝国法官,法拉墨知道自己有先斩后奏的权利,布罗格之所以只是询问,沒有进去一探究竟,也是奔着两国之间的协议规定,外人不经允许不得随意进入他国使馆,法拉墨也就是利用了这一点,才敢在门口等待。

    当布罗格回到自己的监狱时,紧皱的眉头一直都沒有展开,虽然别人看不出來,但是他身边的狱卒却看得分明,狱长大人平常很少皱眉,难道是遇到什么大事了?

    消息灵通的自然将消息转告,一时间狱卒之间也掀起一阵风波,仔细的研究了两国之间的协议,众人才明白为什么监狱长会这么愁眉苦脸的回來,看到了犯罪的人,却碍于协议不能缉拿归案,这就是监狱长这副表情的原因?十有**错不了!

    看來这荣光城内,又要风起云涌。

    外面是什么情况,林不是很清楚,但是他现在也很头疼,因为他面前站着一个穿着异常的年轻人,看起來约莫二十七八岁,头发不长刚刚到脖子,模样倒是跟自己有几分相似,最让人在意的是,这个人的衣着是他从來沒有看过的,黑色的衣裤,将整个人的身形体现了出來,不过他那个有些邪恶的眼神为什么跟自己如出一辙?

    而且在他身后,一个黑白相互追逐的圆在不断的转动,只不过速度有些失衡,仿佛随时会破裂一般,而那上面蕴含了让人感到强大却沒有压迫的力量,而林更能清楚的感觉到,在那个图案的后面是比这个图案蕴含更强大纯粹的力量,这股力量让林感到心悸。

    自己为了保护卡勒,两脚将他踢出比试台,想來那银毛小子除了被烧焦几根头发外加陷入昏迷之外,应该也沒有什么大碍,倒是自己,在烟尘中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为自己挡下了第二次攻击,再之后就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自己在这个庭院中醒了过來。

    天上的太阳不是很刺眼,远处群山环绕,近处溪水潺潺,眼前花红草绿,头顶是一片阴凉,如果不是眼前这个奇怪的人出现,林还以为自己來到了神的后花园,光明神在上,这种景色可不是大陆上能拥有的。

    “是不是很疑惑?实际上我也很意外,沒有想到你我之间会这么快见面。”眼前这个人一伸手,在木头桌上变出两个木杯,里面是清澈可鉴的清水,甚至还散发着一股独特的香气,就算是闻上一下,也觉得神清气爽。

    “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会在这里醒过來?”林伸出手,发现自己的手和身体都是毫发无损的,这根本不可能,在比试场的第一次攻击,自己就已经受了重伤,那火焰斗气差点将自己的双手烧化,如果不是自己天生对高温的耐受程度高,恐怕双手早就成了灰烬。

    可是现在自己看到的却是一双沒有丝毫伤痕的双手,这又是怎么回事?

    “别着急,你既然來了这里,那么你的时间是足够的,我可以一一回答你的问題,那么我先回答你第一个我是谁的问題,这很简单,我是林,也是你!”对面的这个年轻人再次露出有些邪恶的笑容,给出了一个林无法理解的答案。

    “是不是很不明白?”林点头,对面这个声称是林的年轻人看到林疑惑的表情之后说道:“我知道以你现在的智慧和见识,肯定理解不了我跟你说的话,那么我先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題和第三个问題,然后再讨论第一个问題。”说完,这个年轻人突慢慢的站起來,可是林的脸色却为之一变。

    眼前这个年轻人站起來之后,远处环绕的青山和近处流淌的小溪都化成点点光芒,慢慢消散,很快,林的面前除了那个年轻人身后的图案之外,就只剩下一张木桌和桌子上的两杯水,林骇然的发现自己居然站在虚空之中,脚下是无法看透的黑暗,而身边也同样如此。

    “这是你的精神之海,就是你储存精神力的地方,你在比试场受到重创,为了保护你的精神不受影响,再加上因为外力的影响,封印出现了不稳定的迹象,所以我直接将你的精神力带到了这里。”

    年轻人双手背负,一脸傲然的说道:“第一个问題,我是你,是林,是林念,是木牧,也是里恩·尼安!”

    前几个名字,林沒有听过,但是最后一个名字,他却是记得清清楚楚,抬起双眼,林呼吸急促的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不知道该说什么。

    自己居然真的是兽神使者?!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