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七十九章 探子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兽人帝国的王都,兽皇城外,一个曼妙的身影站在护城河外,翘首期盼,路边是为了行人休息的凉亭,尽管现在秋风瑟瑟,却依然有很多兽人在此处歇息,而阿尔雅也是其中一个,只不过其他的兽人是为了恢复体力,或者吃点东西,她却是为了等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阿尔雅发现自己总是喜欢在兽皇城外散步,那是一种身心宁静的感觉,不过这感觉中又多了一丝灵动,一时间美丽的狼人少女成为了兽皇城外的一道风景线,很多兽人都不知道这个叫阿尔雅的姑娘到底为什么天天顺着护城河散步。

    朝霞初现,夕阳晚归,阿尔雅初现的时间并不固定,而每次出來,她都会轻吟陌生的曲调,寥寥几句,却能被曲调所染,带动情绪,让兽人们产生一种莫名的畏惧,若是在以前,恐怕少女会被对兽神不忠,蛊惑神的子民而被处死,现在兽人看得开,也沒有那份闲心,因为他们现在很忙,忙的忘记了恐慌。

    在兽神使者宣布闭关修炼的几天后,兽皇城内的兽人还沒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不过是觉得城内的巡逻队人数增加,巡逻的次数频繁,仅此而已,但是十天之后,不知为何,城内开始实行宵禁,过了固定时间后不允许任何人出现在城内的大街小巷,违令者视情节定罪。

    第一天实行宵禁,被抓的就有近二十人,但是沒有一个是兽人,全都是人族,当这些人一身伤痕的被吊在城门的高楼上时,沒有兽人围观,沒有兽人惊奇,违反了宵禁令,一身伤痕已经完全算是最好的结果,如果说有让人觉得惊奇事情,大概就是沒有想到在兽皇城内居然会看到人类,还不是那个什么加里帝国的人。

    人类帝国中到加里帝国來访,兽皇城内的兽人都知道,而这些被吊着的人,似乎都不是加里帝国的,至于是哪个国家的,兽人们沒有心思管,因为他们都有自己的工作要做,沒时间管这个,这些事是成防卫队的事情,既然抓到人,肯定是有罪,这一点,兽人子民们的想法坚定不移。

    之所以恐慌,是因为在宵禁的第二天,城内发生了说不上小,但是也算不上大的争斗,有几家兽人的住宅收到不同程度的损毁,而城防卫队也有人出现了伤亡,据说这次是为了围捕一名人族强者,一开始这名强者试图逃脱,但是他小看了兽人的实力,结果在几个起落之后,他就被训练有素,分工明确的兽人巡逻队层层围住。

    这名强者试图突围,争斗持续的时间不长,城防部队的最高长官來到结束了战斗,第三天,这名武神级强者也同样被挂在城门处示众,这次,有兽人围观,來的人不多,几个老兽人带着一个年幼的牛头人來到城门之下,对着这名强者指指点点。

    那个年幼的牛头人不知道为何突然放声大哭,随即从地上抄起一块石头甩手就扔了出去,尖锐的石头划过这名强者的脸庞,擦出一道伤口,本來他扭头想躲,不过他躲闪的空间实在太小,而且事出突然,他也毫无防备,因此就受了伤。

    “你们兽人就这么对待俘虏吗,蛮横!愚蠢!”

    他的回应只得到了守着他的蛇人一句轻蔑的话。

    “昨天晚上,宵禁令出,你违反规定,并且拒绝盘查,与我们产出冲突,你杀了他的父亲,他还你一石头,就证明他已经放下仇恨,不会因为这种仇恨而影响自己的心神,一石报一仇。”说完这个蛇人吐了吐长长的蛇信,冷哼一声扭头不再看他。

    剩下的只有那个满脸羞愧的强者。

    在接下來的几天中,又有几个人类被抓,同样被挂在城门上示众,这个时候,兽人们才发现,在兽皇城里,居然有这么多的人类,尽管在改革中,兽人已经放下了对人族的偏见,不过程度有限,恐慌从每个兽人的心底滋生,终于在几天前,兽皇陛下颁布了动员令,全力生产物资,各个在城外的工厂开始实行轮换制,而工作量近乎增加了一倍之多。

    所以看到阿尔雅最多的,反而是被挂在城门上的那几个人族。

    当阿尔雅再次出现时,一只黑色的队伍也出现在了众人族的视线之中,他们看到狼人少女飞快的向着那只队伍跑去,而队伍中也同样有一个人影飞奔而出,等到两人相拥,众多挂在城门上的人族不由得面面相觑,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骇,那个跟有着天籁嗓音的狼人族少女相拥的,居然是个人类!

    凯特打量着眼前的狼族少女,在一片嘘声中露出一个轻松的微笑,拉着阿尔雅的手,大大方方的走到了兽皇城城门下。

    “你真的是人族?为什么,你这是背叛!”

    “不要被兽人迷惑了,你是人族,你不能跟这些肮脏的兽人混在一起,你是个渎神者,会被光明神诅咒!”

    “放我们下來,我们就会守口如瓶,否则等我们离开,哼哼……”

    各式各样威胁的话从城门处响起,目的无非就是逼迫凯特想办法让兽人们放自己下來,在周围的兽人士兵既不阻拦,也不干涉,就像是沒有听过一般,目不斜视忠于职守,凯特低头看了一眼阿尔雅,少女明亮的眼中隐含着一丝担忧,搂住在狼人少女的肩头,凯特转头说道:“我是凯特·斯威特,科特勒帝国斯威特家族被驱逐的人,想要威胁我,你们先下的來再说,阿尔雅,我们走。”

    凯特带着阿尔雅先进了城,而他身后的兽人护卫队也鱼贯而出,留下的声音却让这些被吊在城门上的人族羞愧欲死。

    “有眼无珠,也不看看自己的处境。”

    “愚昧无知,违法而不知过。”

    “妄自尊大,连资本都沒有,还想谈条件?脸呢?” 一人一句,这一百多个兽人说出的话,居然沒有一句是重样的!

    就算是脸皮再厚的人,也经不住这种不同花样的嘲讽,有的人只听了一半就已经羞愧恼怒的直接吐血昏了过去,等到所有的兽人护卫队都走过之后,超过一半的人族都被直接气昏,凯特哭笑不得的看着狼人队长小声问道:“要不要这样,好歹也是我的同族,是不是做的有点过?”

    狼人队长摇头说道:“宵禁令一出,帝国肯定有大事发生,本來的兽皇城是不会存在人族的,这些人都是探子,看到他们脚下的石头了沒有?”

    凯特一愣,刚才一直跟阿尔雅说话,还真的沒有注意,眉头一皱凯特直接问道:“有什么讲究吗?”

    狼人队长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指着一个在大街上行走的兽人孩子说道:“阁下看见那个孩子了吗?”顺着狼人队长的手指望去,那是一个幼年的狼人,此时这个狼人正在眼巴巴的看着凯特,眼神中似乎有所异样,凯特被那小狼人看的一愣,忍不住躲开了他的注视,扭头看着狼人队长,依然一脸疑惑。

    “在围捕你的那些同族时,他们的父亲在行动中牺牲了,地上的石头就是他们放下仇恨的标志,掷石弃恨,这也是兽神使者定下的规矩,所以,对于你们的那些同族,我们已经给予了足够的宽容。”

    “可是,这仇恨……能放得下吗?被强行压制的仇恨,只能能刻骨铭心吧?”凯特这个时候已经明白,狼人队长说的一点不假,可是这种规定真的能压制住吗?凯特表示怀疑,这也是他第一次真正对里恩·尼安的做法产生怀疑。

    狼人队长摇摇头,不可置否的说道:“这些孩子会被安置,他们多数会进入军队,进行训练,如果跟人类帝国开战,他们就会身先士卒,兽人帝国宽容大度,但有限。”

    两个人的对话,因为阿尔雅的回归而结束,凯特在沉思间被狼人少女带走,而狼人队长则是别有深意的看了凯特一眼,然后下令队伍解散,等待着凯特的下一次任务。

    “凯特,你知道吗?我的弟弟阿尔夫现在已经是罗恩帝国学院医务部的顾问了,我这个当姐姐的真为他高兴,对了,说说你的经历吧,我真的很好奇。”阿尔雅围着凯特來回的转圈,快乐的像一只小鸟,叽叽喳喳的鸣叫不停,凯特则是闲庭信步一般,将自己离开兽人帝国所经历的一切详细的讲了一遍,但是眉宇间,却总是有一股拧不开的忧虑。

    阿尔雅突然停下,凯特不由得一愣,开口问道:“怎么了?”

    少女歪着头,盯着凯特说道:“你在想什么?”

    “我沒想什么啊?”

    “你知道吗,我们医护人员都是要学习心理的,虽然别人看不出來,但是我能看出來,你似乎在担忧什么,是城门上的那些人类吗?”

    凯特闻言下意识的摇了摇头,阿尔雅眼中的疑惑更盛,“那你在担心什么?”

    幽暗的房间中,一个人影半跪在地,沉声说道:“属下担心,这个时候接近目标,会有被暴露的风险,所以……”

    “不过是个身无半点助力的皇子,机会已经给了一次,希望你不要浪费第二次机会。”

    “属下明白,请祭……请大人放心。”

    “十天之后,我要看到目标的人头,另外,斯威特家族里的那个凯特也要多加监视,此人对于兽人帝国似乎有无可替代的作用,命令兽皇城的人动起來。”

    “大人,我们的人全都失去了联系……已经数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