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八十一章 君臣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看着小狼人一步步的逼近,林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卡勒沒有想到,自己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被这个狼人骗了!

    这个叫阿尔夫的狼人脚步很轻,只不过这屋子里只有他和林两个人,就算是小狼人的脚步再轻,在林耳中也是宛若雷鸣,震耳欲聋,可是林对此根本就是无能为力,自己的身体本來就已经开始慢慢的恢复,被泡在这个木桶后,除了眼球之外,他甚至连脖子都无法转动,只能看着对方将刀慢慢的探到水中,然后一阵抖动。

    林连自己的身体都无法感知,自然对痛苦也就无从感受,甚至连刀落在什么地方,他都不知道,身体上有外伤存在,本來一进入木桶,本來还有些颜色的药水就有了些血色,当阿尔夫将刀放入水中后,水的颜色已经完全的变成了猩红色,看那颜色的浓度,林甚至认为自己的血已经被完全放空。

    随着时间的推移,林才发现,原來在屋中自己还不是最紧张的人。

    一滴滴汗水顺着阿尔夫的脸颊流下,水滴滑过下巴,却被阿尔夫直接擦了下去,可是脸上的汗又实在太多,在水中搅动了将近半个小时之后,阿尔夫终于从水中抽出了滴着鲜血的刀,走到旁边深呼吸了几次之后,用手巾擦了擦头上的汗,用着异样的眼神看着林,然后一脸苦笑。

    “不管你是不是神使大人,你的伤我现在只能先这样抑制住,身体还好办,但是这脸,真是无能为力了,我沒有学过这个。”说完阿尔夫举起手中的刀,在旁边的一个水盆中清洗干净说道:“我用药水麻痹了你感知,这种药水持续的时间很长,所以你在水中泡的时间越长,睡眠的时间相对应的也就长,等到你醒了,我想你一定会大吃一惊。”

    说完,阿尔夫再次将手中的刀伸到水里,这下林倒是不担心,如果真是放血,那么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自己的血肯定已经被放干,自己就算不死也应该是陷入昏迷之中,可是到现在为止,自己依然很是清醒,这就证明,自己身上出的血远沒有自己看到的那么多,也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多。

    既然这样,也就不用担心,不过林心中有一个疑惑:这水已经变得如此浑浊,阿尔夫又是怎么看到自己的身体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林的眼睛也开始越发的沉重,如果不是自己想要看结果,恐怕已经沉沉的睡去,如果沒猜错,恐怕这困意也是因为这药水的作用。

    当阿尔夫再次休息时,林终于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既然死不了,那就让阿尔夫随便折腾!

    看着林终于睡着,在一旁的阿尔夫也不由得长吐了一口气,脸色也变得轻松,像是心中放下了什么事情一般,看看手中的刀,阿尔夫突然脸上一阵纠结。

    “别的地方都好说,可是那个地方……应该多长呢?我也沒看过神使大人……的成人状态啊!”纠结良久,阿尔夫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既然选不了,那就按照兽人高于兽人标准的长度來吧,再长一点的话,应该是……恩,听说现在象人已经有了标准,就按照这个來吧!”

    放下纠结的表情,阿尔夫再次深吸了一口气,将刀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水中,继续开始他的治疗计划。

    帝国皇宫内。

    大殿上,除了冰冷的石柱和平滑如镜的青石,就只有烈烈作响的火焰将站在殿中的人影映的长短变幻不定,整个空旷的大殿中,只有这个一身纯白长袍的人影站在中央,似乎在等什么人。

    实际上,他已经在这里站了整整十天,不吃不喝,不睡不言,就是这样默默的站着,任由日月交替,天色明暗,十天的不吃不喝,沒有让这个胡子有些烧焦的老者倒下,十天的不睡不言,也沒有让这个大陆上唯一的一个人族星象师损了一份威严,摇曳的火光让他的身形更显伟岸,冰冷的气息反而彰显了他无可动摇的坚定。

    他就是罗恩帝国帝国学院的院长布鲁克,他花费了十天的时间,在此地等的,就只有一个人,大陆魔武双修第一人的强者,三大帝国之一罗恩帝国的领导者,卡罗曼?罗恩陛下。

    十天前,布鲁克就已经站在这里,十天后,布鲁克依然站在这里,而且他还沒有动一下的心思,这不是布鲁克等待时间最长的一次,可是这老人脸上那是不是抽动的肌肉,显示着这可能是他最为着急的一次。

    大殿的门敞开着,这是整个皇宫中唯一一间用火把照明的宫殿,门外,照明用的魔法晶石向外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照亮皇宫的各个通道和角落,但门内确实幽暗不定,让人心中的恐惧被放大,尤其,是在这冰冷的宫殿中,慢慢的挂起了微微的冷风。

    冷风缓缓吹动布鲁克的长袍,试图带走这身材干瘦老者身上的温度,但是布鲁克却露出了一丝安然的笑容,头微微一抬,看着眼前一直空无一人,却罩在黑暗之中的白玉王座的背面。

    自己等了十天的人,终于给了自己一次机会!

    卡罗曼?罗恩,终于來了。

    悠长的叹息声在大殿中回荡不息,布鲁克慢慢的屈膝,想要跪下,但是一股向上的托力却打断了他的动作,叹息过后,一个低沉却有些沙哑的声音从王座背后传出。

    “布鲁克,朕早就说过,你有免跪权,说了多少次都记不住,难道你真的老了吗?”

    “君在上,礼不可废,君臣之间,特权在身,老臣诚惶诚恐。”说完布鲁克再次跪下,这下王座背后的男人沒有拦下他,等到布鲁克起身,声音才再次响起。

    不过,这一次,声音却是在布鲁克的身后响起,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一国之主居然已经到了布鲁克的身后,“听说你又收了一个徒弟?”

    布鲁克脸上微微露出惊异的神色,声音却再次回到了王座的后面,“而且现在深受重伤,不担心吗?”

    “人各有命,能侥幸捡回一命,也沒有浪费我的知遇之恩。”布鲁克脸色已然平静,顿了一下继续说道:“陛下,您久离国境,可知科特勒帝国驻我国大使馆已经……”话为说完,王座后伸出了一只白皙的手打断了布鲁克的话。

    看到这只手,布鲁克就知道眼前看不到真人的皇帝陛下已经知晓了这件事,而且还知道的很详细,辅助朝政这么多年,君臣之间这点默契还是有的。

    “科特勒帝国的事,是他们自己的家事,我们不用过问,倒是有一件事让我很在意,而且……还跟你,我亲爱的帝国学院院长大人有关。”

    布鲁克听闻这句话不由得一愣,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用恭敬的语气说道:“陛下请说,老臣定然不会隐瞒。”

    “朕知道,因此我才好奇,你为什么会那么关注加里帝国,还跟加里帝国的大臣冯仑频繁通信,有什么好玩的事吗?”

    布鲁克静静的听完听起來有些玩笑,实则暗含怒气的话,等到声音在大殿中渐渐平息,他才开口缓缓的说道:“老臣想了解一下兽人帝国的情况,相比陛下也非常感兴趣。”

    “卡丹丘陵界之战,很精彩,院长大人,你说的沒错,我确实非常感兴趣,尤其是兽皇城实施宵禁令,抓到了很多某些势力的卧底之后。”

    兽皇城实施宵禁!

    听到这个消息布鲁克终于脸色一变,还沒等他平复神情,声音已经从他的背后传出,冷风拂过,布鲁克的表情凝滞在了脸上。

    “布鲁克,你似乎很吃惊?”布鲁克这三个字是从自己的背后传出,你似乎很吃惊这句话却已经从王座后响起。

    当声音消失,布鲁克才反应过來,低下头用微带惶恐的语气说道:“陛下已经去过兽皇城?”

    “我自然是不会去,兽皇毕竟也是圣者级别的高手,我若去,他定然能感应的到,实际上,我这几天倒是一直在兽人帝国,院长大人,我们的压力很大啊!”

    布鲁克听到这似乎是抱怨的话,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看來卡罗曼已经了解了兽人帝国的情况,而且已经产生了警惕,这是一件好事。

    “另外有一个消息,也令我颇为忌惮。”飘忽不定的消息在大厅中响起,布鲁克不由得脸色一正,静静的等着。

    不过让他意外的,确实卡罗曼的一声叹息,不知道皇帝因何而叹,所以院长选择继续等。

    “你第一次來到这个大殿,已经是二十年前了吧?”

    “是的,陛下。”布鲁克微微点头,继续等待着,对于皇帝的疑惑,他多少猜到了一些。

    “还记得,你当时向我汇报的那件事吗?我以谣言惑众之罪,将你关进了帝国监狱,择日处死。”

    二十年前,就在这间大殿之中,也同样的是两个人,不过,那个时候布鲁克还年轻,而卡罗曼也沒大他多少,当他将自己占卜的结果在大殿中说出的时候,招來的却是大臣们的冷嘲热讽和皇帝陛下的一纸判决书。

    “是的,陛下。”想起当时的场景,此情此景,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你说魔族将要入侵,我不信了二十年,但今天,我不得不信了……”。

    听出话中的无奈,布鲁克思忖片刻说道:“陛下,这是帝国之幸!”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