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八十七章 冲突起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门外的叫喊声依然继续,而阿尔夫的额头上汗水猛增,很快满头都是大汗,这种情况自己又该如何去做?持续的深呼吸也无法平复阿尔夫的紧张,现在刀已经伤到了声带附近的血管,如果持续下去大脑供血不足,就算林被治好了声带,脑袋也会出问題,那样问題就会更加严重。

    阿尔夫发现自己似乎是有些托大了,如果现在有一个助手在场,就不用这么麻烦,但现在说什么都沒有用,一切都要靠自己去弥补这个意外。

    创口不能再大,会影响恢复,被割裂的血管现在在压力下依然向外渗出鲜血,虽然是条小血管,不过确实为声带供血的主要血管之一,暗黑色的血液严重影响了视线,就算是视力略佳的狼眼也无法辨别,问題如果不及时处理,就会越发的严重,而且,外部环境变得嘈杂,自己如果不凝神,恐怕这样的意外会越來越多。

    阿尔夫在此深呼吸强制压下不安的心绪,但收效甚微,突然林的喉结一动,阿尔夫视线上移,发现林满是结痂的脸也是微微一动,惊骇中林居然张开了眼睛,在这种最不可能的情况下!

    不,实际上还有这的有一种情况,但是这种情况却是最坏的那种。

    回光返照。

    小狼人脸上顿时汗如出浆,师父说过,在人将濒死的时候会有一段时间身体恢复到正常水平,身体,精神都恢复到了最佳的状态,但是人本能最后的挣扎,而这个时间过去之后,人必死无疑,本身就是激发了最后的生命力,这段时间过后,就算是再高明的医术也无法救回这个人,可以说,回光返照是死神最后的宣判书。

    阿尔夫有些不忍心的抬头看着林的眼睛,却不由得一愣,一种熟悉的感觉从心中升起,那是一种淡然,沒有丝毫恐惧和慌张,其中还暗含鼓励和信任,这不应该是一个濒死之人应该有的眼神,而这种神情从阿尔夫学医开始到现在只在一个人的身上看到过,那是连兽皇城皇宫御医院里的副院长也沒有展现过的。

    眼前的这个人绝对是师父!即使不是,也绝对跟师父有关系,这个人是一定要救回來。

    门外的叫喊声已经变了味,声调中已经满是焦急,但这个时候阿尔夫却是一脸的平静,回忆在兽人帝国所学的医术还有师父亲身传授的技巧,阿尔夫再次平定思绪,他知道情况越是危急,自己就要越冷静,师父曾经说过与神斗其乐无穷,与魔斗其乐无穷,而从为医者就是死神和病魔的敌人,也是唯一一个可以直接与神魔对抗的职业,因此才神圣。

    比起那些用治愈术才能治病救人的人族祭祀,他们连给医者提鞋的资格都不配!

    回想起里恩说的话,阿尔夫感觉自己的状态已经好多了,不过现在最要解决的问題不单单是自己,还有外面越发急促的敲门声。

    “凯特先生,请等半天!”冲着门外喊了一句,敲门声顿时消失,而阿尔夫扭过头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神色稍定,手上刀锋转动,一根手指慢慢的探进了创口之中。

    门外。

    凯特有些疑惑的看着狼人队长,而此时狼人队长刚刚刹住身形,如果阿尔夫的声音再晚上片刻,恐怕眼前这房门就会被狼人队长直接撞碎,尽管他的后面还有一位牛头人战士,比他更适合破门而入。

    “什么事情要等上半天?”凯特有些奇怪的问道,一行人刚刚到了荣光城,就直接來到了这里,可是医馆大门紧闭,附近的人也沒有看到阿尔夫出來过,所以大家都断定他就在里面,要找的人确实在,不过现在却见不到。

    狼人队长也是一头雾水,他跟凯特一样,也是刚到自然就回答不了凯特的问題,左右扫视了一遍,狼人队长向一个兽人打了个手势,这名狼人离开队伍之后,不到十分钟就回到了狼人队长面前,然后将打探出來的消息如实做了汇报。

    “有病人?还是帝国总学院的学员,那得找二殿下问问情况了,但愿……”凯特的话沒说完,但是他想表达的意思众人却是都明白,这种事情其实不用找卡勒也能验证,因为送这个伤者过來的人就是卡勒,而能劳烦他亲自送來的人,定然极为重要,而林恰恰是其中一位。

    “不管怎样,现在还是要去找一下二殿下,毕竟现在只有他了解情况,先把大家安顿好了,然后由我和队长去学院找卡勒殿下。”凯特分配完人员之后,留下了两个值守的狼人后直接带着一干兽人寻找旅馆,尽管荣光城很大,但能直接一次性接纳上百人的应该不多。

    当门外的嘈杂声消失,阿尔夫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出血的血管被药水止住,之后就是去除声带上的息肉,这关系到以后林说话的声音如何,不过小狼人心里清楚,只要伤了声带,恢复后的林肯定会变成另外一种声音,而且容貌也是个问題,身体经过整形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是容貌问題,这个自己真的沒有办法拿主意。

    现在先做好声音的回复,只要能说话,一切都不是问題,想着,阿尔夫加快了手中的速度,之前的失血已经耽误了很长时间,创口不能总是在空气中暴露,就算是有药物也会有意外发生,而现在,阿尔夫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意外。

    阿尔夫在屋中忙碌,在大门口的两个兽人则是一脸警惕的盯着四周,尤其是当纷杂的脚步声响起,一队队身穿白色长袍的队伍出现在视线之中时。

    学院内。

    卡勒本來在上课,这是一节讲述魔法构造的课程,在导师的指导下,他需要不断的调整手中的元素,比起其他人來,卡勒付出的努力会更多一些,毕竟,他是一个全系法师,当他凝结出一个拳头大的火球时,心中突然沒有來由的一慌,对魔法元素的控制力度顿时失衡,手中的火球剧烈膨胀,瞬间已经有人头大小。

    心中一惊的卡勒忙收起思绪,开始尽全力的控制手中的火球,可火球中蕴含的火元素太多,已经有开始超出卡勒控制的迹象,卡勒甚至能用肉眼看到火球的某些地方已经有了破裂,火元素随时都会从那些裂缝中迸发,那是一个已经压缩过多次的魔法球,一旦爆发威力十足,恐怕整间教室都会被火焰所吞噬。

    “卡勒,你在想什么,还不快点控制好你的魔法!”魔法导师感应到魔力变化对着卡勒大声喝道,卡勒的额头上汗水密布,本來一只手就能托住的魔法球已经变成了两只手,而随着火球体积持续的变大,卡勒的脸色已经开始变得苍白,火系魔法终究不是他的专长,而现在他的魔法随时都会失控。

    “大家快立刻离开教室!”导师看到了卡勒的状态异常,知道这个帝国皇子已经无法控制住他手上的压缩魔法球,对着其他学员沉声喝道。

    听到了导师的话,所有一班的学员毫不犹豫的收起手中的魔法,然后迅速离开教室,一班的魔法课堂设施不多,尤其是学员都离开了之后,整个教室都显得有些空荡,当教室中只剩下卡勒和导师的时候,卡勒知道自己的魔法已经完全控制不住,甚至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爆炸的來临。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卡勒却发现自己依然能感觉到魔法球的存在,而且依然是处于爆发的边缘,睁开眼却发现一根手指正插在自己的魔法球上,翻滚的火元素舔舐着那根苍老的如同枯枝一般的手指,却无法对它造成丝毫伤害。

    “你刚才在想什么,卡勒?”手指的主人正是自己的导师,而现在导师正眯着眼睛看着自己,卡勒张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想了想只要一脸歉意的说道:“抱歉导师,我刚才有些走神。”

    那个花白胡子的魔法导师头微微一歪,通过这一动作向卡勒表示了自己的质疑,卡勒也明白导师的意思,但他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心慌,似乎要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会发生,可是卡勒却连尾巴都抓不到,这种感觉比魔法失控还要糟糕。

    看到卡勒沒有想如实说出的意思,这位导师也沒有多说什么,仅仅是对着卡勒微微一笑,处于爆发边缘的火球瞬间凝固,变成了一个红色的冰球,当冰球落在卡勒的手中,沒有准备好的卡勒顿时被分量极重的冰球压得身体前倾,虽然意外,可是失控的魔法毕竟已经得到了控制。

    看着冰球内闪烁的火焰,卡勒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他的眉头再次皱了起來。今天应该是阿尔夫给林做手术的日子,不知道现在林是什么情况,这种无头绪的等待也真是让人觉得难耐。

    与此同时的阿尔夫医馆门口,情况开始变得紧张起來。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出现的祭祀队伍跟两个负责警戒的狼人陷入了对峙之中,一个身穿白袍的,脸色倨傲的年轻祭祀越众而出,站在了两个狼人面前,用通体雪白的法杖指着两个人,满脸的不屑。

    “肮脏的狼人赶快给我们让开!否则,阻挡了光明神信徒前进的路,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