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八十八章 罪名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两个人面面相觑,似乎不确定眼前的这个人族祭祀是在说自己,相反两个人还一板一眼的对话。

    “平常看不到的祭祀能在贫民区见到真是稀奇,不过看这么多的人,不知道是要做什么,终于良心发现准备解救那些贫民了吗?”

    “谁知道呢,又跟咱们沒关系,不过说实话,看着他们这阵仗倒不像是來布教的,而是來找场子的。”

    “嗯嗯嗯,看这表情也是,不知道是那个不长眼的人惹着这几位祭祀大爷生气了,兽神在上,但愿不是狼人,也不要跑到咱们家來,不然的话,你说咱是帮还是不帮?”

    “这个问題……很严重,身为同族,要帮,可是犯不着跟招惹神殿的人,不然沒好果子吃,还是不帮的好。”

    “恩,你说得对,那就不帮的好。”

    两个狼人一唱一和,倒是说的眼前这个白袍祭祀反而有些沒了脾气,脸色也不像刚才那么严峻,至少有了些许缓和,看两个狼人的颜色也多少有了一些变化,看起來这两个狼人倒是挺会见机行事,刚才沒有阻挡他们报信,看起來也算是一种正确的选择,只要能不动手最好。

    而动口则是祭祀的基本功,这个似乎沒有人能比得上。

    “两位,你们跟这家人的主人是否有关系,沒有关系的话,不要挡了我们的捉拿惑众者的路。”这个白袍祭祀语气慢慢加重,当他说完最后一个字,已经算得上是冷喝。

    两个狼人的脸上顿时露出一脸惊惧的样子,他们两个人的表现让这个白袍祭祀暗中得意,帝国终究是人族统治,虽然罗恩帝国沒有奴隶制,神殿发展的速度也不是很快,在经历了戈隆之灾后能恢复到现在的这种地步已经是难能可贵,兽人终究不是光明神的信徒,但他们还能分清,在人类帝国中光明神的影响要凌驾在兽神之上,所以这个时候露出退缩的样子也是情理之中。

    “这位大人,我们都是刚來的,真不知道您是要找这家的人,那您说的惑众者又是怎么回事?”

    “我们接到情报,说有人在这里开设非法医馆,利用治疗的手段骗取民众的信任,同时也向外散布谣言,现在已经有……你问这个干什么,赶紧给我闪开!”狼人那种低眉弄眼的样子让祭祀放松了警惕,但是话直说了一半他就反应过來,这两个人看起來不是太顺眼的狼人似乎问的有点多。

    “大人,对方也是个人族吗?”

    下意识的摇摇头,这个白袍祭祀很快摆正了自己的脸色,沉声喝道:“还不赶快让开,如果让惑众者跑了的话,这罪责十个你也担当不起!让开!”说完这个祭祀挥手就要将离自己比较近的推开,可是他不过是一个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的祭祀,就算是全力一推,恐怕也无法让狼人退多远,就更不用说是随手一挥。

    所以这一推并沒有推动。

    “你什么意思?”白袍祭祀的脸顿时阴了下來,对方占据这门口,自己又沒有太多的力量,刚才这两个狼人已经表明了态度,为什么这个时候反而不让了?所以他很疑惑。

    但是很快他就知道了答案,可是他听完之后差点沒坐在地上。

    “大人,您带了搜查令或者逮捕令了吗?”靠着白袍祭祀的狼人一脸疑惑的问道,看他一脸认真的模样,恐怕还真的想知道答案。

    “逮捕令?我们还用逮捕令?现在给我让开!”说完这个祭祀扭头一挥手,后面的祭祀全都围了上來,一时间门口再次变得嘈杂,看到祭祀们的反应,两个狼人这些才慌了神,沉声喝道:“诸位大人,如果沒有逮捕令就随便抓人的话,会面临一到三年的监禁啊!各位达人要想清楚啊!”两个狼人手挽手形成了一个二人人墙,一脸急切的说道,因为两个人的阻隔,这些祭祀依然沒能敲响他们两个身后的大门。

    “让來,神的子民什么时候会有这种束缚,给我让开!”

    “找死吧你们,神殿做事,无关人等撤离,否则同罪处理!”

    “再不让开,我可就用魔法把你们两个烧成肉泥!”

    “别跟老子将法律,法律管不着老子!让开!”

    ……,……。

    声音纷杂,人群涌动,很快就将两个狼人挤向了大门,这下两个狼人是真的有些急了,也不说话直接双手握拳,做出了随时开战的准备,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尖细的声音从众人身后响起。

    “方才谁说法律管不着他啊?”

    这声音很是刺耳,一时间涌动的人群顿时沒了动作,所有人的眼睛都齐刷刷的看向了这个声音的主人,可是一回头,却看到一张满是线条和圆圈组成的脸。

    除了那两个不认识狼人之外,所有的祭祀都忍不住一阵哆嗦,罗恩帝国总监狱狱长布罗格!

    他怎么來到这里了?而且还带了一队形同吊死鬼一般的手下,这是一群什么样的手下啊,身上生气全无,目光呆滞,身体的动作也异常僵硬,看起來就像是随时都会死掉一般,单单是这一队人站在那里,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就扑面而來,让人作呕,看不出转动的眼珠中一片灰白,如果不是他们略微起伏的胸膛,恐怕所有的祭祀都认为布罗格领着的是一群刚刚成型的僵尸。

    他來做什么?

    “我接到消息,说这里有人聚众闹事,刚才听到有人说法律管不到他,听见声音我就随便过來看看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沒想到來的全是神殿的大人们,不知道各位是來……”布罗格扫视一周后将脸转向了那个白色祭祀的脸上,不过他阴沉的脸色也让对方惊讶的同事产生了莫名的恐惧。

    “我们找到了一个惑众者,就在这个院子里,我们要把他送上火刑架,将异端扼杀在摇篮之中,可是现在这两个兽人却挡住了我们的路,我怀疑他们也是惑众者的同伙,刚才口出狂言,蔑视帝国法规的也是他们。”出來应对布罗格的依然是那个白袍祭祀,他说话的语气比之前却是轻了很多,但最后两句话,却咬的很重,而且还指向了两个狼人。

    任两个狼人想象力再丰富也不会想到,眼前这个祭祀会把那罪名反扣到自己身上,听完了白袍祭祀的话,不由得目瞪口呆,别说两个狼人,就连布罗格听完这黑白颠倒的话都不由得有片刻的失神。

    不过跟布罗格一样,两个狼人的神色恢复速度也非常快,这倒是让那个白袍祭祀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可是这预感一闪而逝,自己身为神殿祭祀,身后势力可不是一个普通贵族或者官员刻比拟的,这个监狱长确实在荣光城内很有名气,可那都是负面评价,甚至有很多贵族和官员都对他颇有微词,他应该有自知之明,不然的话,他就别想在这荣光城内待下去。

    “惑众者?这是什么人,咱们帝国法律中有这个罪名吗?”说完布罗格扭头看了看他的手下,其中一个高挑精瘦的手下很干脆的摇了摇头说道:“大人,我帝国法律中只有造谣生事者,或者是意图叛乱者,这个罪名并不存在。”

    布罗格两道眉线皱在一起,再次问道:“你确定?这位祭祀大人可是说有这个罪名,而且现在已经知道了嫌疑犯在这座院子里,你再想想!”

    “大人,帝国法律可以分门别类的一字不差复述,但真沒有这位祭祀大人说的罪名,而且神殿逮捕亵渎神灵者,都是裁决部队出动,祭祀并沒有这个权限。如果是抓人的话,首先要有通缉令或者逮捕令,如果这两个政令都沒有的话,冲进私人宅院会落下私闯民宅的罪名,这个会判处监禁,一个月到三个月不定,如果胡乱抓人的话,会有非法擅自控制人身自由的嫌疑,一旦罪名成立,这种行为形同绑架,监禁一到三年不定。”说完这个手下还颇有深意的看了那两个狼人一眼,似乎对他们刚才说的话很是在意。

    两个狼人怎么对帝国的法律这么熟悉,他们又是什么人?

    “哦,是这样!”布罗格扭头看向白袍祭祀,却发现眼前的这白袍祭祀已经一脸冷汗,但是他的脸上却满是怒意,似乎要随时将布罗格生撕活剥了一般,尽管所有人都知道,那不过是个想法而已。

    如果现在还分不清形势,那这些白袍祭祀也不用活了,还不如直接回归光明神的怀抱重新获得新生,免得比在这里丢人现眼的好。

    “那么大人,您有搜查令吗?”布罗格的声音虽然还是那么尖细,几欲刺穿耳膜,但是他话中的凝重却暴露无遗,看到白袍祭祀摇头,他又问了一句那逮捕令呢?

    这个白袍祭祀突然有种想要吐血的感觉,自己揽下这个任务,本來以为很简单,可是到现在为止所有的事情都跟自己预想的不一样,逮捕令?笑话,帝国神殿办事抓人,谁还用这种东西!眼前的这个布罗格就是想阻止自己的行动,既然你质疑我们,那么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质疑你?

    “布罗格大人,您隶属监狱,现在到这里來,恐怕有些越权了吧,如果被最高法官法克兰大人知道,后果您想过吗?”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