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九十一章 猜测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你说这是卡罗曼陛下奖给你们两个的?”狼人队长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两个队友,毕竟是百人的队伍,同时又错误的估计了荣光城的面积,结果导致两个人和其他兽人并沒有看到两个狼人发射的信号,当两人安排完所有人的住宿和饮食回到贫民区的时候,已经接近半夜,而到现在为止,阿尔夫依然沒有出來。

    “是的,看起來做工还不错,就是有点不适应。”负责一直回答问題的狼人叫沃利,他是队伍中的萨满,把玩着手中的那把在月光下散发着流光的长刀,有些遗憾的撇嘴说道。

    凯特看他一脸嫌弃的样子,不由得有些觉得好笑,或许人族帝国的人不知道,罗恩帝国的皇帝卡罗曼也不知道,他奖赏给沃利两人的并不是什么神兵利器,虽然平常兵器不可比拟,可是将这种兵器放在人族帝国或许能有很大的价值,放在兽人帝国应该……应该也就是一般货色吧?

    凯特确实认真的比对了一下这突然出现在沃利手中的武器,不管他心里多少不愿意,实际的结果都是一样。

    “既然是奖赏,那你们两个就自己随意处理吧,对了,阿尔夫现在还沒有出來吗?”狼人队长对此倒是毫不在意,在看到这两柄武器的第一眼,他就知道这武器不过一般,既然两个队员喜欢,那就任由他们去好了,现在的问題应该是让自己等半天,却是已经过了半天半夜还不出现的阿尔夫。

    沃利和同伴一起摇头,实际上他们也疑惑,里面确实悄无声息的,但是天黑的时候,屋里的灯却被点着了,看影子就知道那点灯的应该就是阿尔夫,不过他的速度很快,似乎有什么着急的事情要做,一丝不敢耽误,所以在确定阿尔夫是在屋中的时候,就沒再打扰。

    “已经这么长时间不吃不喝,阿尔夫能承受的了吗?”凯特有些担心,再次來到荣光城,他本來是想给阿尔夫一个惊喜,但却碰了一个闭门羹,知道阿尔夫的职业,也知道如果遇到重伤,需要花费的时间要很长,但是凯特还是觉得时间有点太长了。

    安排完护卫队的成员就已经花费太多的时间,现在他还沒有去帝国学院找卡勒二殿下,不过现在眼前还有一个问題比较严重:神殿已经盯上了阿尔夫。

    凯特沒见过布罗格,但是通过沃利的叙述,倒是感觉这个叫布罗格的监狱长似乎很是关心阿尔夫,而且他好像还是帝国学院的导师,阿尔夫如何跟这个人扯上关系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布罗格是站在阿尔夫这边的就已经足够。

    “可能的话,我们还是先走访一下周围的情况,另外还是要从卡勒身上问出点什么來,如果真是林,那他为什么会受伤,恐怕也不用猜了,肯定是因为卡勒。”狼人队长很不客气的说道,凯特倒是有些赞同的点头,似乎丝毫沒有感觉出狼人队长语气中的怒意。

    “先换班吧,增加到十人,我们在附近找地方住,有什么事也好有个支援。”看凯特不为所动,狼人队长依然语气沉重的下了命令,留下十个人之后就转身离开。

    “是的,布罗格大人,那两个狼人已经完全超出了我们对兽人的认知,实际上,我们不得不承认,他们已经是一个非常强大,而且潜力无限的国家。”在阴暗潮湿,充满了霉味的监狱中,布罗格正坐在一张木桌前伏案写着什么,两个负责协助守护阿尔夫的狱卒则在对面汇报着情况。

    当两个狱卒的最后一句话说完,布罗格也将桌上的文件处理完毕,将鹅毛笔插进墨水瓶内,招过旁边一个狱卒简单的嘱咐了几句,等到那个狱卒离开之后才扭头说道:“任何一个国家都非常强大,只要找对参照物即可,兽人帝国的强大从科特勒帝国身上就能体现出來,这个我不惊讶,另外你最后一句话也是错的。”

    看两个手下一脸不解的神色,布罗格不由得叹气说道:“任何一个国家也都是潜力无限,帝国内,你看到的不过是表面,兽人帝国的潜力无限也仅仅是表象,不用过于忌惮,那个小狼人还沒出來吗?”

    尽管听不明白布罗格的话,两个狱卒还是回答了后面的问題。

    “还沒出來,那我这小师弟看起來问題真的很严重,好了,你们下去吧,今天下午的那个祭祀,让他明天上我这里來一趟,请他过來坐坐。一晚上的时间够吗?”布罗格慢慢起身,悠然的说道。

    两个狱卒对视一眼后,一个狱卒有些迟疑的说道:“大人,帝国监察部那边……”

    “放手去做,上面的事情我盯着,你们做好就行,去吧!”两个手下领命下去后,布罗格突然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小师弟啊小师弟,师父和师哥可是对你寄予厚望,别轻易死了。”

    祭祀的事布罗格不担心,自己的手下已经对于这种事情轻车熟路,可是看着桌上的两把长剑,布罗格却有些为难,这是皇帝陛下的赏赐,如果不是突然出现这件事,那两个手下应该也不会这么早的回來,自己插手祭祀的事,皇帝陛下估计已经至少,皇帝日理万机,却关注这种小事,那么也就是说,这件事再小也是大事。

    而布罗格烦的就是大事,因为这种事情不会轻易落在自己身上,平常都是由师父扛着,可是师父到现在也沒个踪影,恐怕这件事得自己拿主意。

    “真是烦心,來人,看看有沒有新來的罪犯,或者沒有招供的,给我提上几个來,我要解解手痒。”

    双月分落东西,星光点点,时隐时现,无光的黎明带着秋天的肃杀凉意恨不得将人冻得通透,阵阵白气从几个守在门口的兽人口中吐出,身上是不是发出的响动在空旷的街道上回荡,寂寥无声与焦急躁动的对比显得尤为明显。

    十个兽人通过小范围的活动來抵御不断侵蚀身体的寒意,视线时不时的扫过门口,通过门缝看到那屋中的灯火依然亮着,黑夜马上就要过去,里面的阿尔夫如果不是出了意外,那么就是将近一晚上都在做手术,这个重伤的病人究竟严重到了什么程度,需要阿尔夫花费这么长的时间,不吃不喝不休息。

    这样下去的话,似乎还未成年的阿尔夫能受得住?

    “快看,灯灭了!”一声低呼,十个硕大的身形顿时都挤在了那并不大的门口,通过门缝望去,除了一片漆黑,屋里已经什么都看不见,想來是手术完成,高度劳累的阿尔夫应该也去休息了吧?

    看看天色,十个不同种族的兽人也松了一口气,天色将明,等到天亮的时候再问问阿尔夫具体的情况。

    “守了一晚上,大家都休息一……什么声音?”一个狼人本來一脸轻松的脸色突然一变,耳朵抖动,本來已经想要倚着门滑下的身体立刻蹦了起來,向着一个方向看去。

    大家听到他的声音,也立刻变得警觉起來,整个街道顿时落针可闻,隐约中一声惨叫从远处传來,然后就是犬吠声,再之后就沒了声音。

    “是在那个方向,那里应该是……神殿?”手里拿着地图的兽人看着狼人所指的方向有些吃惊的指着地图上神殿的标志说道。

    狼人面露思索之色,然后说道:“是从神殿方向响起,然后越來越远,之后就沒了声音,估计不是神殿抓人,那附近应该都是祭祀,是不是昨天下午的那个祭祀被那个叫布罗格的人抓走了?”不过随即他就自己否认了这个说法,神权在人类帝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只要是人族帝国,光明神的影响之内,神权和皇权之间的分歧就会永久存在,而且大陆的现状普遍都是神权高于皇权,难道这罗恩帝国是个例外?

    “也不是不可能,咱们帝国例外,加里帝国应该也算是例外吧,戈隆之灾原发地,神殿势力一直沒好好发展起來,如果不是皇权站上风的话,那个叫布罗格的也不会几句话就把那群祭祀打发了。”说话的是一个牛头人,而且语气肯定,似乎已经身在现场一般,他说完其余的几个兽人都连连点头,戈隆之灾他们早就知道,之所以还问那么不过是为了套消息罢了,想來那两个狱卒应该也是一样,相互利用而已。

    “不管是神权还是皇权,现在跟咱们都沒什么大关系,只要不发动战争,那就任凭两个权利相互掐架的好,而且跟咱们兽人帝国也沒关系,神使大人不是说过,人类总是要经历痛苦才明白安逸生活的可贵,估计那个祭祀就是先去承受痛苦了,哎呦!”狼人满是得意的轻笑,却沒有想到后脑勺直接被人给了一个爆栗,一回头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狼人队长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身边的同伴都是脸上严肃,眼睛和脸上抽出的肌肉无一不显示他们早就知道队长的到來,可他们就是沒提醒自己,以至于自己挨了这么一下。

    “队……队长,您什么时候來的?”“管住自己的嘴,这种事情,也是你能议论的?”说完狼人队长问了问里面的情况,让自己身后的兽人跟这些兽人轮岗,跟凯特一起带着他们往住处走去。

    看到凯特一脸忧虑,狼人队长知道他在意刚才那个狼人说的话,“你在担心什么?凯特阁下。是卡勒吗?”

    “不,呃,也算吧,我在酒馆里听说,科特勒帝国驻罗恩帝国使馆被人屠戮一空,我在想这是不是二皇子下的令,而现在罗恩帝国皇权因为兽人跟神权产生冲突,又会不会是有人故意为之,目的,就是为了将兽人帝国牵扯进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