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九十三章 鬼丑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阿尔夫的话如同晴天霹雳,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心中一颤,一瞬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卡勒的身上,任谁也沒有想到林会做的这么决绝,同样也不明白为什么卡勒非要林死,而林却恰恰给自己制造了一个新的身份。

    为什么这件事听起來会让人觉得异常诡异,尤其是当卡勒的手中出现一张黑色的狰狞面具时,那面具之上是黑色的幽魂鬼面,尽管静静的平放在的桌子上,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上去都会让人感觉那图案中的鬼魂在缓缓游动,单是看一眼就已经觉得毛骨悚然。

    “神殿知道林多次坏事,首要目标是我,有林这个变数存在,想要杀了我就变得异常困难,所以我想给林换一个身份,所以我想让你宣布林的死亡,然后我再找一个让鬼丑出现的机会。”说完卡勒叹了口气,自己终究还是照着林慢了一步,自己不过是近几日才意识到这个问題,所以才找了这么一个面具,可是林更快,明知道阿尔夫能恢复自己的容颜,却依然决定不修复,这卡勒确实沒有想到。

    自己似乎欠林的人情,人命已经多的数不清,现在又多了一个,计划还是照常执行,只能以后找机会再补偿,不过如何补偿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屋里躺着的那位,出奇的不贪恋美色,厨艺超群,唯一的缺点恐怕就是贪财,不过卡勒可不认为这是林的缺点。

    那就多给他点金币吧!

    打定了主意,卡勒顿时感到身上已经轻松了不少,随便说了说自己的近况之后,天色转暗,双月微微露头,看看时间不早卡勒就带着法拉墨离开了阿尔夫的住所,一路上沒有丝毫的风吹草动,看來狼人队长的安排已经起到了作用,至少在凯特离开之前,自己不用担心明面上的刺杀,至于暗地里的该防的依然要防。

    “法拉墨,你今天状态不太对劲,是因为那个狼人队长吗?”卡勒背着手在前面走,法拉墨则跟在他身后警戒,离开贫民窟之后卡勒突然开口说话,让法拉墨不由得一愣,等到听清二皇子的话,这个军法官脸上的神情凝滞片刻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看着光华如练的月辉撒在身上,卡勒微微一笑,却沒有再说什么,这个大哥身边的军法官尽管已经变相的向自己效忠,可是心还为完全放开,至少对兽人的成见还沒有完全放下,在卡勒知道,在法拉墨看來,兽人如果不发动卡丹丘陵界之战,恐怕太子殿下,也就是自己的大哥已经成为了科特勒帝国的皇帝,而不是像想在这样生死未卜,不知所踪。

    阿尔夫法拉墨已经接受,随着凯特一起來到荣光城的狼人队长和其他的兽人却不会被军法官轻易接受,这将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也是一个不知道好坏的开始。

    林现在将要痊愈,却已经决定不再见光,而现在自己在明面上能依靠的人只有法拉墨一个,说起來,那些被父亲派來保护自己的强者,现在又在什么地方?如果对方真的能将他们全灭,那自己应该早就横尸了才对,现在还只是小打小闹,难道对方也是被保护自己的那些强者牵制住,因此对方才派不出人手來?

    这不是不可能,却绝对不可能,卡勒突然想到了这么一句前后矛盾的话,自己离开帝国时,卡丹丘陵界之战还未开始,这次战争的最终意义恐怕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知道,卡勒本身是沒有权利知道的,可是他有一颗聪慧的脑袋,在看完军队的构成之后,他就知道这场战争的结局注定失败,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兽人帝国却不允许科特勒帝国失败,于是一场蹊跷的惨胜就划给了科特勒帝国。

    而这只不过是兽人帝国给人族帝国敲的警钟而已,三大帝国平静依旧,兽人帝国这块石头激起波涛,而这个时候科特勒帝国却陷入了自己的内乱之中,恐怕这连兽人帝国都想不到吧?

    至于罗恩帝国,到现在为止,自己见到的只不过太子和皇子,而且在学院中他们从來不讨论国家大事,比起卡勒來,他们反而更像一个学员,只是在学习并以此强大自己,反观自己,虽然占着全能法师的称号,可是能力却依然不足,至少凭借自己现在的能力连自保都做不到。

    身后的法拉墨和躺在阿尔夫房间里的那个鬼丑,恐怕也清楚自己的情况,但就算如此,两个人都还默默的支持自己,其中的决断和勇气,让卡勒觉得惭愧。

    “法拉墨,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題,不知道你想不想听?”卡勒突然转过身一脸笑意的看着法拉墨,军法官先是一愣,然后苦笑着用无奈的语气说道:“殿下,你直接说就好了,就算属下不想听,您肯定也会说出來,更何况,属下还真想知道殿下在疑惑什么。”

    卡勒轻轻的摇头说道:“不是我的问題,而是你的。”

    “属下的?”法拉墨眉头一皱,他完全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突然露出孩子心态的二皇子究竟要问什么,因此他选择了反问,之后就是沉默。

    “沒错,法拉墨,你有梦想吗?或者对未來有什么规划吗?什么都好,只要是真的就可以。”

    “梦想?未來?”眉头快要皱到了一起,法拉墨陷入了沉思之中,片刻之后却是一阵摇头,未來的规划,自己应该是去找大皇子,再之后,自己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不过只要找到大皇子,剩下的事应该就有所安排,这点应该也不用考虑。

    梦想?这跟自己有关系吗?这个时候,法拉墨才发现,自己居然沒有梦想。

    “你居然沒有梦想?那你这些年又是怎么过來的?要知道,我的军法官大人,你现在还是单身呢。”脸上带着惊奇的卡勒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看法拉墨的脸,找一个合适的女人似乎还真的挺困难的,不过,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法拉墨被卡勒盯得有些受不了反问道:“殿下呢?”

    “我?以前嘛,总想着身前有大哥顶着当皇帝,我是吃穿不愁,还不用管事,图一个清闲自在,但帝国风雨不停,我反倒是被顶到了前面,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想的太简单,尤其是被自己的亲近势力追杀时,这种想法就越发的强烈,我自己要变强,家族要变强,同样帝国也要变强,这就是我被更改的未來,梦想,跟你一样,也离我远去了。”

    说完卡勒叹了口气,萧瑟的大街上空无一人,两个人的四道人影晃动,一时间气氛顿时压抑了很多,卡勒落寞的表情落在法拉墨的眼中,这个军法官的心中一动,决定打破沉寂。

    “殿下,我不是很清楚您跟林阁下之间的事情,但是您对他的重视程度,有些让属下吃惊,请不要殿下误会,我绝对沒有争风吃醋的想法,只是好奇而已。”法拉墨本以为卡勒会生气,却发现自己的解释似乎有些多余,因为卡勒的脸上依然挂着微笑。

    “那你怎么看鬼丑?”

    鬼丑?

    法拉墨有些吃惊的看着卡勒,随即回想起之前说过的话,现在的林已经消失,而即将出现在卡勒身边的人只有一个带着面具,叫鬼丑的人,沒想到二殿下这么快就适应了朋友的变化,反观自己依然认为应该将鬼丑称之为林阁下,却忘了,自己本应该跟着卡勒的变化而变化,这样才能领会到二殿下的意图,看來是自己懈怠了。

    “智慧与殿下齐平,人品之类,属下沒有接触过,所以也无从判断。”法拉墨沒有接触过沒有受伤的鬼丑,所以只能从卡勒之前的描述中得到一个大概的认识,毕竟鬼丑是二殿下的救命恩人,法拉墨自然会有所保留。

    满意的点头,卡勒也沒有回头直接说道:“在我看來,鬼丑用两个词就足以形容他。”顿了顿看着天上已经露出整个面容的双月,卡勒扭过头说道:“大智,大爱,这两个词足矣。”

    说完,颇有深意的看了军法官一眼后,卡勒带着他回到了住处,当卡勒推开门却发现昏暗的屋中坐着一个人,这个人就坐在窗户边,月光洒入屋中,却沒有丝毫照在这个人的身上,所以当卡勒开门时并沒有注意到屋里多了一个人,而当发现时,那个人已经扶着什么站了起來。

    “你是……校长大人?”卡勒张了张嘴,表情呆滞的看着一身白袍,突然出现在了自己屋中的布鲁克,而当法拉墨冲进屋中将他挡在身后时,军法官也出现了一瞬间的愣神,自己在二殿下进屋之前已经感应过屋里沒人,那这突然出现的老头又是怎么回事?

    “你们应该是从阿尔夫那里刚刚回來吧?”卡勒点了点头,然后给法拉墨打了个颜色,法拉墨会意后,轻轻地退出了房间。

    布鲁克随意的挥了挥手,自己自顾自的坐在了桌边,拿起一杯还冒着热气的水,在放在嘴边前他突然扭头问道:“鬼丑的情况如何?”

    卡勒还未坐下,脸色便已大变,他怎么知道鬼丑这个名字?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