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九十九章 真假道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卡勒再次陷入疑惑之中,不过这次鬼丑却沒有解释,只是将头再次慢慢的淹到水中,在水将要沒过他的嘴唇之前,他才说道:“兽人帝国,肯定会放行,你放心就好。”说完不管卡勒如何询问,他直接将整个人都泡在桶中,完全不理会卡勒。

    知道到了上药的时间,卡勒纵然有疑问也不敢耽误,直接离开了阿尔夫的住处,他知道鬼丑自己有计划,自己既然将夕阳军团交给了他,那就自然放心,现在头疼的事,就是有关鬼丑在学院的身份问題,对外來说,林已经事死人一个,但是鬼丑又不能平白无故的出现,这件事,恐怕自己不能來,还得让布鲁克操办。

    开学到现在不过月余,事情辗转,发展到这种地步快的有些让这位年轻的皇子感到有些吃力,不过,总体來说他还能坚持的住,至少现在他不是孤身一人,就算他现在远离祖国,现在也能及时知道消息,对于国内动荡,心急如焚也沒有大用,只要父皇还在王城,那么至少短时间内,就算是叛乱,也掀不起多大的风浪。

    其实卡勒心里清楚,发动叛乱的人如果沒有人暗中支持,肯定不会如此声势浩大,能做这一点的除了帝国世家和神殿也就沒有谁了,自己在帝国毫无根基,自然底下那几个弟弟就成了宠儿,自己游学罗恩帝国,过程艰险,到现在为止恐怕现在国内已经分裂完成,就等父皇……

    想到这里,卡勒突然心中沒來由的一慌,不过想想皇宫内外守卫森严,就算叛军势大,恐怕也沒有能力攻陷王城,更沒有人能困住身为圣者级别强者的父皇,自己会不会有些杞人忧天了?

    苦笑一声过后,这位年轻的皇子才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开始关心起国家正事來,也不知道是好是坏,要是大哥在,恐怕自己现在应该不知道在那个风月场所内与歌姬欢唱,哪里还能轮得到自己在这操劳国事,只不过现在情况就是如此,不操劳也得操劳,谁叫他生于皇室,天生就有这份责任。

    思及此处,卡勒倒是有些羡慕起那个现在还泡在药水中的鬼丑,恨不得与之调换,不过也也就是想想,他可舍不得自己的这张脸,鬼丑的脸在脑海中回荡,卡勒不由叹气,自己欠鬼丑的实在太多,怕是倒时连金钱也无法比拟对自己的贡献。

    在荣光城内边走边想,突然感觉一丝异常的卡勒猛然转身,却发现不知何时法拉墨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后,自己想事过多,居然完全忽略的外事,这一惊非同小可,卡勒微微眯眼,却见法拉墨暗暗摇头,便知道身边是安全的,至于为什么他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后,卡勒也不想多问,因为他现在面临的问題太多,这种小事就算好奇,也沒有时间问。

    “拍卖会那边打点的如何,知道消息的人多吗?”夕阳军团的事情他不用操心,但是有关军团的用度却是要他亲自操办,这军费就是从这拍卖的香水中出,所以不能有丝毫大意,他本來是想让凯特办理,但凯特终究还是有自己的私事要办,那些兽人对这种事情又不是很精通,所以这任务最终还是落到了法拉墨的身上。

    法拉墨咧嘴一笑说道:“拍卖会已经接下香水,明天拍卖,说起知道的人有几何这个问題,我倒是花了点冤枉钱,殿下莫怪。”

    眉头一挑,卡勒仔细看了看这位军法官的表情,发现他脸上沒有愧疚之色,反而隐隐有些得意,这得意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怎么花了冤枉钱,还这么高兴?

    军法官看卡勒脸上疑惑,就沒藏掖直接将过程说了出來,卡勒听完抚掌而笑,这钱花的确实冤枉,但是这件事却也是让人欣慰,归根到底,这钱还是不冤枉,至少它获得了足够的信息,也算花的得当。

    原來,军法官到了拍卖行将香水查验,开始的时候,哪个查验师都沒有理会他,毕竟不过一瓶香水,大街上只要有些名气大的店铺也有很多顶级香水,而且就那么小小的一瓶,这样貌丑陋的男子居然要出了一万金币的拍卖底价,这么一來更多的查验师对此报以哂笑,如果不是疯子,那这人恐怕就是缺钱缺疯了,居然敢狮子大开口到这种地步,真当金币能是风刮來的?

    事情本來会以法拉墨被驱逐为结果,可是天意使然,他偏偏就以一万金币的拍卖底价将这瓶香水送进了拍卖行!

    说來也凑巧,这拍卖行老板的儿子就在罗恩帝国学院上学,而且还跟卡勒是同一年纪,只不过,他虽然是商家子弟上的却是平民班,而且还不是最好的五班,学院接受走读学员,这拍卖行老板的儿子就是其中一个,当法拉墨一脸忿然的欲将香水收起來准备另找一家拍卖行的时候,那个老板的儿子进了大厅,看到法拉墨时他也是一愣,同时也觉得奇怪。

    一个人屠了整个科特勒帝国使馆的人來到拍卖行,意欲何为,拍卖行的查验师多数都在厅中,对外的事情都是不闻不问,所以不认识这位煞星也算是正常,目光下移看到法拉墨手中的东西,这位商家少主不由得眼睛一亮,也不管大厅里人声鼎沸,眼目众多,径直拉着军法官进了密室,等到出來的时候,香水已经不再法拉墨的身上,而且拍卖的低价也被提到了一万五千金币,这让军法官好一阵高兴。

    从拍卖行出來之后,法拉墨等了几个小时后在荣光城城西的集市边找到了几个可以散布消息的人,钱很快就给了出去,本來法拉墨以为这种事情想要传播开來多少会费些力气,可是当他赶到风月场所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有很多达官显贵在谈论有关香水的事情,装作毫不知情的接近侧耳倾听,法拉墨顿时觉得自己的钱花的冤枉。

    在细听消息來源,居然都是从帝国学院中传出來的,而且那个拍卖行也将消息再次传出,一时间整个荣光城都知道那个被太子进献给太后的香水出现在了拍卖行中,有人说是科特勒帝国的二皇子手中有货,也有人说是货源出自帝国皇室工坊,总之消息纷杂,让人听得脑袋发胀,不过这香水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人们的谈资,现在拍卖日期将至,所有人都按捺心情静静的等待。

    “居然影响这么大?”卡勒听完军法官的描述也不由得有些心惊,这种事情声音越大越好,可是卡勒沒想倒会有如此大的反应,看军法官欲言又止,一挥手让他继续说下去。

    得到授意法拉墨反而严肃起來,卡勒看他神情突变不由一愣,脸色也变得成了平常模样,只是沒了笑意。“殿下,阿尔夫阁下制造的香水横空出世,这严重影响了在荣光城内的香水商,他们似乎有意联合,查验并且试图买下香水自己破解,这样一來,如果被他们研究出血眉目來,恐怕对于以后咱们垄断有一定的影响。”

    听完军法官的话,卡勒不由得微笑说道:“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就这些?”

    “就这些?!殿下,这还不严重吗,如果被破解,那咱们岂不是徒做嫁衣?您……您得想想办法。”法拉墨完全不懂为什么太子听完反倒是一脸轻松,如果事情真像自己想的那样,想通过拍卖的方式获得军费资金,就成了天方夜谭,可看太子的神色似乎丝毫不意外,这又是为何?

    面对法拉墨,卡勒知道眼前的军法官守规有余,变通不足,在待人接事上眼光还略有狭隘,不过他也不用点破,时间长了,军法官自然就会改,对于他的问題卡勒左右看了看,却发现边走边聊已经到了人迹罕至的小巷中,四外无人,卡勒才说出原因。

    “常人看來兽人愚昧,你现在觉得如何?”与往常一样,卡勒并沒有一开始就道出原因,而是通过反问的形式引导对话。

    “言愚者愚。”已经见识过兽人护卫队和阿尔夫的法拉墨自然早就抛弃了之前的观点,并且将兽人放到了跟自己同等的地位之上。

    “所以说,兽人天马行空起來,谁也想不到,这东西是出自兽人之手,想要破解何其困难,思路不对,自然也无从谈破解,这你不用担心,只管收钱就好,只要办好这件事,便是大功一件。”说完卡勒带在法拉墨再次折返到了干道,看卡勒殿下观察身边人來人往,法拉墨心中疑惑终于憋不住的说了出來。

    “属下有一愚问一直想请教殿下,希望殿下能为属下解惑。”

    卡勒一听笑着说道:“问題那有愚钝聪慧之说,有问題问就是了,藏着掖着,也不是你的性格。”

    “身为对立过,殿下似乎对兽人帝国很是器重,这属下一直沒想明白。”经历过卡丹丘陵界之战,法拉墨终究放不下对兽人帝国的成见,这个问題从卡勒见到阿尔夫开始就已经产生,不过憋得时间太长,要是再不问,军法官真是怕自己会憋出写毛病來。

    “器重,我只是平等看他而已,至于原因,你稍后便知,看,兽人帝国的使者來了!”卡勒用眼睛示意,法拉墨扭头一看,正看见让自己颇为忌惮的狼人队长大步流星的走到两人面前。

    “兽人帝国假道科特勒帝国,三日为限!”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