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零二章 铜币的疯狂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当这么平香水的价格达到五万金币的时候,场上出现了短时间的寂静,就连一直强调自己不啰嗦的罗格颇感意外,短短十分钟,仅仅十分钟,起拍价不过一万五千金币的香水居然在十分钟内达到了五万金币,不单单是这个主持人甚至连站在幕后的华服少年都有种要眩晕的感觉,不过与此同时,他的眉头紧皱,脑海中还有一丝疑惑。

    刚才会见卡勒殿下的,是罗恩帝国一家非常有名的香水商人,在拍卖会刚刚向外散布消息的时候,就是这个商人牵头联合大小香水商人一起商讨对策,虽然拍卖行沒有得到确切的信息,但是大概的意图却有人透露,这些商人准备先和香水的拥有者进行谈判,如果可能的话,在拍卖之前就将香水拿到手中,然后大家一起破解这香水的秘密。

    从结果上來看,很明显谈判失败了,而且应卡勒殿下的要求,被当成压轴的香水被排在了第一位,很明显卡勒殿下并不想给那些商人任何机会,而且这个二殿下似乎对自己的香水有极大的信心,这让少年有些拿不定这个跟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究竟打的是什么算盘。

    “现在是六十号座位的客人出价五万金币,还有沒有更高的?五万金币!”

    罕见的寂静在罗格暗含挑衅语气的话语中再次被打破,人们开始还相互打量,当罗格第二次喊道五万的时候,二层中间位置的牌子被侍女连着举了五次,也就是说,这位客人直接加价五千金币!

    “光明神在上,七号贵宾厅的客人再次加价五千金币,现在竞拍总价是五万五千金币!五万五千金币!”

    这个结果让所有人哗然,那不过是一瓶香水,不过是香味奇特,还有些安神的功效而已,不管怎么说,都已经到了这个香水价值的顶端,为什么现在还有人加价,难道这香水还有其他的秘密不成?

    六十号的客人就是刚才要跟卡勒谈判的那个商人,罗格和周围的人都在看着他,到现在为止,他的出价位列第二位,不过看他脑门上的汗珠,就知道其实现在的这个商人也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而现在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自然压力就变得更大,一时间场内再次陷入沉寂。

    罗格咽了口唾沫,刚要扭头问问少主是什么意思,就听见场中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这声音有人觉得陌生,但是有人却觉得熟悉,而这声音就是从二层七号贵宾厅内传出的。

    “乖,等你冥想的时候,这东西就有用了!”

    很是沒头沒脑的一句话,很多人都沒有立刻反应过來,就连应变能力极强的罗格都出现了一瞬间的呆滞。

    别人不熟悉这个声音,但是他知道,而且这声音的主人曾经也非常器重自己,只不过自己志向不高,喜欢哗众取宠,就当了拍卖行的主持人,可是对于这声音主人的再造之恩他可是一天都不敢忘记。

    “光明神在上,我真不敢相信,我居然听到了这个声音!”罗格惊呼顿时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对于这个七号厅客人的身份所有人都充满了好奇,只不过拍卖行有拍卖行的规矩,不管是谁都不会看到这贵宾厅里的客人模样如何,所以罗格后知后觉的将嘴闭上,然后清了清嗓子说道:“各位,我太激动了,差点坏了规矩,请各位客人见谅。”说完也不理会刚才他的失态给众人造成了多大的困惑,再次恢复了之前的状态,开始最后的竞价拍卖。

    六十号的商人本來还是一脸的犹豫,被这种突发情况一惊,他直接将牌子举了好几次,速度之快让人瞠目结舌。

    不过终归是有人守着他,所以他举起的次数是多少别人不知道,罗格却知道。

    “光明神在上,六十号客人再次加价!他的加价结果是五万八千金币!五万……我有沒有看错,七号厅的客人居然再次加价,六万!六万金币,六万金币购买这瓶神奇的香水,请大家不要让我破坏拍卖行的规矩,请大家继续,如果沒有加价的话,现在是六万,六万一次,六万两次,六万……”

    话音还未落,就听见罗格又是一声大叫,双手平伸一指,方向却不是六十号商人,而是二层贵宾厅内角落的一厅再次报出了高价!

    “七万!二号厅的客人出价七万!七万,请我们的工作人员再次确认一下好吗,很抱歉,这价格有些让我承受不住,请接受我的抱歉!”说完罗格和众人的目光都紧紧的盯着那个举牌的侍女,不过得到的结果却是那个侍女微笑的点头。

    真是七万!

    到了这个时候,在一层的人们已经开始不再关注那个六十号商人,也暂时放弃了对价格的关心,而是开始思考这香水本身的价值,尤其是七号厅客人说出的那句话,让所有人都陷入了思考之中。

    刚才的那句话中,有冥想这个词,冥想,那是魔法师在修炼时最普遍的修炼方式,冥想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同样也要求冥想者要保持安静,心里的杂念最好沒有,不然就是能少则少,如果沒有猜错的话,七号厅客人应该是个资深魔法师,而且他的目的就是拍下这瓶香水,然后给他身边的人用,多数是个孩子,不然的话,他不会那么温柔。

    这么说來,这香水跟魔法师有很大的关系,难道这东西还有助于冥想吗?

    这是个沒有答案的问題,因为主持人罗格只是说这香水有安神的功效,剩下的什么也沒说,想來他也不知道这香水的功效究竟如何。

    那么这事情就有意思了!这七号厅和二号厅的客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众人的好奇心不由得被吊的老高。

    “鉴于现在大家和我一样惊讶,那么我建议大家先缓上一缓如何,暂时休息五分钟,这五分钟留给大家相互讨论一下,然后再开始进行拍卖,大家觉得如何?”罗格用胸前的手帕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纵然拍卖过各种天价物品,口中报出多少惊天价位,罗格还是觉得之前遇到的一切都不如眼前这件事稀奇,同时也让人倍感跌宕起伏。

    而这不过是刚刚开始,这香水的拍卖居然还不到一个小时,香水的价格就已经向上翻了将近四倍,在他手中经手的物品中,还沒有阶梯竞拍价增长如此之快的物件,这小小的一瓶香水已经完全颠覆了之前罗格的战绩,而现在休会他也需要让在场的客人有个缓冲的机会,同时,也借机卖出一些点心,为拍卖行多赚一些蝇头小利。

    五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嘈杂的会场随着罗格的一声轻喝变得寂静无声,所有人的目光再次回到了罗格和他身边那瓶已经开出天价的香水上。

    “各位,相信大家已经缓过神來了,那么咱们继续回归主題,现在竞拍总价已经是七万,鉴于大家举牌太费气力,所以我觉得大家还是直接叫价比较好,同时,我们取消阶梯竞价,大家可以随意喊出价格,这样一來直观,也方便。”说完罗格再次喊出了开始,场面却依然平静,直到一个俏丽的声音从拍卖厅的后面响起。

    “七万零一个铜币!”

    铜币!

    居然有人在这种场合上喊出了铜币,目光扭转,在场的贵族巨贾都忍不住回头看向后方,在大厅的入口,一个身穿红色紧身皮衣,红色头发随意在肩上披散的女孩子抱着肩膀,半倚在门口冷冷的看着众人,俏丽的脸上是一脸的不屑,丝毫沒有为自己叫价奇特而感到奇怪。

    当所有人都不屑的转过头时,却听到罗格开始叫价。

    “这位姑娘出价七万零一铜币,又是一个新的报价,现在有沒有比她更高的?七万零一个铜币!”出乎意料的,罗格沒有一丝意外,就像是沒有听清那是铜币而是幻听成金币一样,当即场上的人就开始不干了。

    “她就加了一个铜币而已,怎么就能叫价呢?”

    “就是,至少也应该是金币吧,一个铜币,这是羞辱谁呢?”

    “她怎么就进來了,这臭娘们就应该赶出去,瞎捣乱!”

    纷杂的声音并沒有让罗格的微笑损了一丝一毫,相反的,他依然一脸平静的看着众人,等到喧嚣声渐落,他才开口说道:“诸位客人,刚才我已经向各位阐述,取消阶梯竞价,价格只要比前者高即可,这位姑娘虽然只是多了一枚铜币,但已经比之前的价格要高,所以罗格就只能按照规矩办事,请诸位见谅,如果诸位因此而赌气,罗格倒是觉得沒有必要,竞拍嘛就是价高者得,哪怕只是高出一个铜币,也是高价!”

    说完罗格顿了顿轻轻的咳了一声继续说道:“现在竞价已经是七万零一铜币,还有沒有比这个价格更高的?只要多出一个铜币也算是高价!”

    他将“一个”和“铜币”这两个字眼咬的很重,其中挑衅的味道自然威力十足,场上再次陷入了疯狂之中,被一个铜币刺激了的人们开始疯狂加价,很快这香水的价格就提升到了七万一千金,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一直沒有说话的二层贵宾厅二号客人再次喊出了让场上雅雀无声的价格。

    “九万!”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