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零四章 军费不费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在卡勒的印象中,鬼丑很少失态,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在此之前,也就是他成为鬼丑之前,卡勒也仅仅见过一次这种程度的失态,就是两人进行比试时,他突然踢出一脚,让自己躲开了必死的攻击,而在那时候他的名字叫林。

    “你认识这个符号?”

    卡勒有些不确定的看着鬼丑,实际上他写的这个符号有些歪曲,那是因为那个神秘少女的衣服摆动,他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看现在的情形,想來鬼丑是认识这个符号,这个符号在自己看來也有些眼熟,卡勒苦苦思索却想不出自己为什么也会对这个符号有熟悉的感觉,确切的说卡勒不是对这个字符感到熟悉,而是对这类字符感到熟悉,可是自己又在什么地方见过呢?

    不出所料的点点头,鬼丑一改刚才拉住法拉墨的从容,甚至连自己的面具歪斜都不自知,“我要立刻找到她!”

    鬼丑的态度前所未有的强烈,这让卡勒和法拉墨吃惊,要知道,被毁容都不过是让鬼丑皱了皱眉头而已,一个神秘的字符居然能引起他这么强烈的反应!

    “这个字符是什么意思?”卡勒苦思良久也沒有从记忆中找出有关这类字符的印象,当他抬起头看向鬼丑的时候,却发现鬼丑也是一阵摇头,竟然是认识不知道意思,这就奇怪了,鬼丑出身神秘,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兽人帝国的兽神使者,实际上,卡勒已经认为他就是。

    卡勒想到这,眼睛突然一亮,既然鬼丑认识这个字符,那么让阿尔夫看看认不认识,这样一來,鬼丑的身份肯定就会得到确认!

    “既然你不认识,那么我们就去找一个可能认识的人去看看。”

    “谁?”

    “阿尔夫,如果他认识你熟悉的这个字符的话,那么你的身份基本上就能确认,我想起來了,这是兽人帝国的军报用的字符,与兽人之前的文字完全不同,具体是什么含义完全不明!你……”卡勒也是一脸兴奋的站了起來,与鬼丑对视一眼之后,卡勒的眉头不由得又皱了起來。

    如果鬼丑认识那个神秘的少女,或者两者之间有一些渊源,那这少女的目的问題不但沒有解决,反而变得越來越复杂,这个少女的突然出现,究竟是为了接近自己,还是为了找到鬼丑,又或者是两者皆无,卡勒吃不准,而对未知的判断如果失误,对自己的影响又会达到什么程度,卡勒也同样吃不准。

    那个神秘少女究竟是哪里人?属于什么势力,对自己有什么样的目的,一时间问題纷沓而來,想到这卡勒又坐下了,鬼丑低头看了他一眼,知道卡勒担心,尽可能的平复心情后说道:“这件事不急,不管他是一个人,还是属于某个势力,接下來都会接触你,这个我们静观其变即可,现在最要紧的问題是解决军费问題,就算你用这香水去拍卖,也是杯水车薪,武器装备这些我们只能先应付。”

    “你说的对,资金问題是个问題,现在我倒是担心夕阳军团,这一路上贵族领主可不少,行军必有油水,这谁都知道,也不知道你那个副军团长会有什么应对办法,你说你留了对策,能不能说说看?”卡勒对于夕阳军团可以说是全权交给了鬼丑,之前他还百般担心,不过听鬼丑一脸的自信,他倒是有些好奇起來,尤其是当他听鬼丑说已经留下了对策之后,这好奇心登时膨胀了好几倍。

    鬼丑冷笑了一声说道:“这个,就得看那些贵族领主是不是识抬举,否则一律关押,正好布罗格最近手痒,给他送点细皮嫩肉的玩具,以后找他办事也会方便。”

    说起布罗格,卡勒和法拉墨相视一眼,身体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寒颤,那尖细的声音,还有那平面上画线的圆脸,让他们两个光是想想就觉得有些说不出的恐惧感,听完鬼丑的话,再联想一下布罗格的作态,两个人不由得为那些贵族领主默哀,但是卡勒更担心的是,在荣光城周边的领主和贵族多数都跟罗恩帝国的达官显贵有一定的联系,其中也包括神殿,鬼丑下令全部扣押,这会不会引起罗恩帝国的敌视?

    毕竟到现在为止,夕阳军团还沒有完全划归科特勒帝国,在名义上还是属于罗恩帝国的,人数虽然不多,也沒有什么战斗力,可那毕竟是一个军团,在罗恩帝国的番号上是有明确归属的。

    “你不是说军团现在还沒有划归到你的名下吗?那在名义上夕阳军团第八军团还是罗恩帝国的军队,既然这样,罗恩帝国有明确的军规,帝国行军,不分贫贱,不得阻扰,违者视情况军法处置。”鬼丑冷笑着说道:“以我对罗恩帝国贵族和领主的理解,他们肯定有想揩油的想法,如果我们给他们一种装作强硬的感觉,那么他们肯定会先动手,所以……”

    鬼丑沒有说下去两个人也就明白了,只要贵族领主动手,那么军团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都有权利以这条军规将这些人扣押,如何处置交给罗恩帝国即可,跟第八军团可就沒什么关系,如果说这一手是鬼丑算的漂亮,那么接下來鬼丑的做法应该算是玩的漂亮……

    第八军团大帐内。

    亚历克斯看着军团长留下的信件不由得一阵奸笑,他发现自己是越來越喜欢这个被毁了容的年轻军团长了,同样一脸奸笑的还有刚刚进來的几个将领,几个老头相视一笑,一切都在不言中。

    这个新到任的军团长出的计策太毒,也太阴险,如果不是对军规和贵族圈有足够的了解,恐怕团长大人也不会写出这么一条让人觉得歹毒的计策。

    在鬼丑的计划中,扣押这些动手贵族领主不过是个前戏,抓只是个开头,剩下的重头戏是放!

    袭击帝国行进军队视为叛国,这可是天大的罪名,就算是背后有人撑腰也免不了一声咔嚓,如果想狡辩,那么营地外那些乱窜叫嚣的散兵游勇又是怎么回事?他们可是领主和贵族的死人军队吧?

    不承认?

    沒关系,第八军团会找到证据,于是第八军团开始了更换新团长之后的第一次战斗,与其说是战斗,还不如说是抓捕,当军团的人列队呈攻击阵型出现在那些私军面前时,本就有些提心吊胆的私军立刻四散而逃,如果不是亚历克斯下令及时,恐怕还真抓不到人,被抓的私军开始的时候还一脸叫嚣,不过当他们看到自己的主子都被绑起來的时候,什么问題都据实交代了。

    这样一來这袭击军队的罪名就成立,那么,就直接移送帝国军事法庭吧,听说最近布罗格监狱长……好像沒有什么好的玩具了,要不把你们送过去!

    听到这个结论时,所有的贵族和领主吓得脸色直接就白了,这要是真的扣上,不死也跟死差不多了,尤其是听到布罗格的名字时,在场的贵族和领主中有几个直接吓得尿了出來,这倒是出乎亚历克斯的意料之外。

    布罗格是谁副团长他不知道,新团长的信上提过这个人,说这个人专管牢狱,似乎是个厉害人物,但亚历克斯沒想到居然单单听了布罗格的名字就有人直接被吓尿,看起來有时间要见见本人,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能有这么的威能。

    质询继续后终于有贵族开始服软,而亚历克斯则继续执行信上交代的内容……

    什么?不要!求放过?

    这问題难办了,毕竟是先动了手的,想要放过你们,难啊!

    不难办?怎么个不难办?

    只要我们军团的人不说就行?那怎么……就这么办吧!说吧,给多少封口费!我这可是十万大军,每个人都知道你们意图阻碍帝国军团行军。

    这一套下來,所有的贵族和领主都乖乖的给家里写了信,让夕阳军团的人带过去,然后坐等对方拿着封口费來赎人,第二天早上就有四五个贵族被放了出去,而亚历克斯则收获了将近五万金币,现在老头看向那些贵族和领主的眼神都有点不对,至于其他人,就差沒上去亲他们一口了。

    军费问題一直是困扰着亚历克斯的头等大事,有了军费,粮食,武器,这些就都不是问題,为此这个头发花白的副军团长每天都恨不得将手中的一个铜币分成两瓣花出去。

    不过在新军团长看來,这问題的解决方法似乎信手拈來,毫不费力,再想想之后的计划,亚历克斯顿时觉得身上充满了干劲。

    就在他回到营帐里盘算着再拿领主和贵族封口费的时候,一个负责侦查的将领跑了进來。

    “报告副团长,侦察兵已经查到了一个土匪窝!人数不多,装备也一般,我们干不干?”这个将领也是一脸兴奋,军团后营中有两辆马车,上面装着沉重的实木箱子,里面除了金币还有大量的银币,有了这些军费,部队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走到目的地,而接下來的行动,则是为了吃的更香,喝的更辣!

    “全都给我换上土匪的衣服,下午就拿下那个山头!”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