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零五章 杰西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对于生活在土匪窝中的杰西來说,每天只要努力的干活,然后低下自己的头,让别人看不到自己的脸,这样就能避免被打,同时也能获得一些残羹剩饭,以此來填饱自己和妹妹拉尔的肚子,杰西今年十七岁,妹妹八岁,自从五年前自己的村庄被现在的这群土匪劫掠一空后,土匪头子看中了十二岁的杰西能当一个好下人,于是就掠走了他和他那个刚刚会走的妹妹。

    这一來就被当成下人用了五年之多,而妹妹也长成了一个小大人,相对來说杰西要比妹妹还瘦,因为她吃的都是好的,而自己挑出來的都是已经有些发霉的食物,看着妹妹一天天长大,杰西既高兴又忧愁,他还记得那个土匪头子的话,之所以收下他和拉尔,就是因为这土匪头子准备将拉尔养成自己的小妾,等到拉尔十四岁一过,那么就是土匪头子的第十个夫人。

    推着疲惫的身子回到自己所在的小木屋,妹妹拉尔带着乌黑的脸端着一盆热水跑了过來,她年纪还小,也沒有多少力气,虽说吃的要比杰西好一点,但也好不到那里去,又是一个女孩子,端着满盆的热水,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会倒下一般。

    坐在木板床上,杰西接过妹妹递过來的洗脚水,直接将脚伸了进去,现在已是深秋,但杰西却连一双鞋都沒有,以前他还有一双,不过现在已经穿在了他妹妹的脚上,所以他一直光着脚干杂物,随着天气越來越冷,他的双脚出现了冻伤,但是土匪都不会理会杰西,他脚上的伤自然也沒人能看到,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伤口已经化脓,每走一步钻心的痛让杰西都直吸冷气。

    妹妹很懂事,知道自己穿着哥哥的鞋,所以每天深夜在哥哥回來之前都会烧上一锅热水,等到哥哥回來了,就用热水好好清洗一番,虽然只能管一时,但至少哥哥睡觉之前脚都是暖和的,睡觉的时候有被子,可以盖住脚,哥哥就能更舒服一些。

    撕心裂肺的痛感像往常一样通过脚上的伤口沿着腿一路直上,让杰西感觉头皮发麻,不过随即他就长舒了一口气,热水将脚上的伤口烫的麻木,一股暖意从脚底板慢慢的传递到全身,白天饱受风寒的身体终于感到一阵舒畅,紧皱的眉头松开,扭过头对着一脸微笑的妹妹一笑说到:“谢谢拉尔,哥哥舒服多了。”

    拉尔也露出灿烂的笑容,那笑容纯净的沒有一丝杂质,杰西却不知道这纯真的笑容又能存在多久,如果在这样下去,自己可能熬不过这个冬天,罗恩帝国北方的冬天异常寒冷,如果沒有足够的御寒衣物,被冻死就是必然。

    “妹妹,我们离开这里好吗?”杰西两只脚相互搓着小声说道,盆里的水已经变得乌黑,可是他还是不想拿出來,因为水还是热的,他舍不得那股热气,妹妹很乖巧的点了点头,眼中的兴奋让杰西感到心痛。

    他已经想了很长时间,算起來应该是在他和妹妹被抓到这个山头开始就有了逃跑的念头,不过那个时候他年纪还小,妹妹更小,他很清楚自己逃不了多远就会被抓回去,开始现在不一样了,自己的力气应该能背着妹妹跑很远的距离,应该有能逃出去的希望,经过这五年的时间,他已经完全摸透了这个山头周围的情况,毕竟一个杂役要干的活太多,也沒有人会注意,可是周围的地形,土匪的轮换时间都被杰西记在了心里,他有信心逃出去。

    听说明天土匪头子要带大部分人出去觅食,这就是自己的机会,自己不能错过!

    打定主意的杰西刚想开口就听见一声轻响,一道黑影从窗户滑了进來,妹妹被吓得刚要出声却被杰西伸手堵住了嘴,妹妹还小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可是杰西知道,这里是土匪窝,能悄无声息到自己房间里的人肯定不是土匪窝里的人。

    那个黑影只是轻轻一动就滑到了两个人面前,这是个黑衣蒙面人,除了一双淡蓝色的眼睛,剩下看不出任何特征,不过这个人应该有些岁数了,毕竟白色的眉毛可不是一个壮年男子能拥有的。

    嘿的一声轻笑,那黑影直接将自己黑色的面巾拉下,露出了里面苍老的面孔,打量了一下杰西和拉尔,用沙哑的声腔说道:“你们两个小土匪倒是会享受。”说完在腰间一抹,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不知道怎么就抵到了杰西的咽喉上,不过这老头在看到杰西的表情之后不由得一愣,除了一直捂着那个小女孩的嘴之外,这个小少年沒有一丝惧意,小小年纪就有这般看破生死的魄力,在同龄人中并不多见,因此这老人不由得惊咦了一声。

    “你不是土匪?”看着盆里乌黑的水上飘着一层脓液,老人眉头一皱有些疑惑的问道。大凡土匪都贪图享受,而且对于身体都比较爱护,看着少年身上的衣服破烂,最多也就是个打杂的。

    “我不是土匪,我妹妹也不是,我们都是被抢來的。”杰西不敢妄动,听了这个老人的问題后一脸的平静,在土匪窝的五年中,他已经见过无数次这样的场面,如果是五年前的自己恐怕会吓得痛哭流涕,不过现在他对这种事情已经麻木,如果这个老头想要杀自己,早就在进屋的时候动手了,废了这么长时间,不过就是验证身份,看來这个老贼也沒什么能耐。

    “哦,这样啊,这个土匪窝一共有多少个山头,多少个土匪,你应该知道的很清楚吧?”老人心中暗惊,眼前这少年一脸的平静沒有一丝伪态,这份定力就算是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沒达到这种程度,逆境成天才,这话说的沒错,眼前这个少年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还有他身边的那个小女孩,眼中除了好奇之外,之前的惧色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这倒是对奇怪的兄妹。

    杰西很奇怪,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老头会这么问,他不是一个贼吗?问这些有什么用?虽然奇怪不过杰西还是一五一十将整个土匪窝的情况说了一遍,甚至连换岗的时间和明天的计划都详细的说了出來。

    老头似乎并不着急偷东西,算算时间自己说了很长时间,妹妹已经趴在自己的大腿上睡着,想來其他的土匪应该也都入睡,,这老头怎么还不出去?

    等到杰西说完,老人又问了点问題,然后点了点头轻轻的抚着妹妹拉尔的头发说道:“如果再看到我,不要叫出來。”说完这个老人就直接从窗户飘了出去,杰西苦笑着将沉睡的妹妹放到床上,然后将洗脚水倒掉,最后才带着对老头最后一句话的疑惑沉沉的睡去。

    怎么可能再见到一个贼呢?可是杰西沒想到,这老头说的话居然这么快就应验了。

    第二天中午,杰西伺候完留在山上值守的土匪之后,來到自己的小屋前准备劈柴,晚上土匪头子会带着劫掠回來的财物或者美女大肆庆祝一番,自己一定要在天黑之前劈够足量的木柴,不然肯定又会受到一顿皮肉之苦。

    当他走进屋子准备拿斧子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床上坐着一个人,先是一惊的他立刻将斧子拾起,然后猛地抡了出去,但是这斧子的准头不佳,居然连对方的衣角都沒有碰到。

    “反应倒是很灵敏,是个料子。”那老人依然是一身黑色夜行衣,这倒是显出了老人的本事,“小子,一会就在这屋里和你妹妹好好的呆着,什么也别做,什么也别说,不许出屋,然后看到什么都不要大声喊叫,这对你和你妹妹都有好处,明白了吗?”

    不给杰西留下反应的时间,这个老人居然身子一闪已经到了窗口,再一闪居然已经是在窗外,杰西眨了眨眼睛再向窗口望去,那个老人早就失去了踪影,视野中,一个红色的火球冲天而起,喧嚣声顿时从山下传來,离得太远,他听不太清,不过应该都是山头里的土匪在大惊小叫,似乎寨门发生了什么变故。

    一时间嘈杂的声音充斥在山头的各个角落,杰西來到自己的床边发现妹妹居然在呼呼大睡,任由自己怎么叫都叫不醒,再想想那个老人的话,杰西知道不管是妹妹还是山上发生的骚乱,肯定跟那个老人脱不了干系。

    喊杀声越來越近,杰西静静的坐在床边,辨析着声音中传递的信息。

    “神啊,怎么还有魔法师!”

    “快跑啊,对方还有斗气,比首领的等级还高!”

    “饶命,我是被逼的!”

    ……,……。

    声音纷沓而至,杰西知道留在山里的土匪应该是被击溃了,山寨里总共的人数也不多,再加上土匪头子带出了将近八成的人手,留守的人连百人都不到,而且还都是战斗能力不强的土匪,对方有神秘的魔法师,还有强大的武技修炼者,攻上山寨应该毫不费力吧?

    正想着,一声巨响,门被踹开,一个土匪一脸慌张的跑进了屋里,看到杰西先是一愣,然后刚要开口却发现自己视线中多了一道闪着寒光的影子,下意识的左偏头,却不想剧痛传來,那影子居然正中眉心,然后看着对面杰西还未放下的手,这个土匪的眼睛慢慢的失去了光彩。

    杰西看着倒在门口的尸体,在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一个熟悉的沙哑声腔从门口传來。

    “这下是歪打正着吗?”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