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零八章 仇人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你确定这样真的好吗?那可全是罗恩帝国的土匪,召集他们入伍,能形成战斗力?”卡勒一脸忧虑的看着对面的鬼丑直言不讳的说道。

    他将夕阳军团交给鬼丑,自然放心,因为他知道鬼丑的本事和实力,眼下他确实是需要一支能够为自己博得砝码的军团,很明显,战斗力地下的夕阳军团肯定是不行的,之所以跟罗恩帝国借兵,是因为那个帝国学院的院长早就猜出了自己的意图,结果在自己开口之前送了这么一支军团给自己,本來他也沒打算借太多的精锐部队,只要能训练新人就好,可接到夕阳军团之后,他欣慰之余又担心鬼丑拿不下。

    现在鬼丑下令让夕阳军团拿罗恩帝国的土匪开刀,在心理上卡勒支持,但是实际操作起來异常困难,卡勒自认为沒有完全的把握,可鬼丑却沒有丝毫犹豫。

    “帮罗恩帝国省了豢养的开支,又整顿了匪患,还得到了人手,这一举三得中,罗恩帝国三占其二,自然会赞同,我们看中的不过是最后一点,我倒是对那些匪徒有些信心,他们和招募上來的人绝对不会一样,所以,你不用太过担心,只要安心应付神殿这边就可以,军队这边,交给我,你放心。”鬼丑喝着阿尔夫调制的代茶饮,喝了一口之后,动作一顿,然后慢慢的放下杯子,将自己的面具摘下。

    狰狞的脸上全都是扭曲的伤痕,黑红色的皮肤呈块分布,除了眼睛之外,其余的五官全都走样,在顶着沒有头发的秃头,让鬼丑倍显恐怖。

    卡勒不由得一愣,自己将面具交给鬼丑就是为了遮掩他的真实身份,带上面具是鬼丑,摘下就是林,这个时候他摘下面具又是为了什么?

    屋里之后他们两个人,卡勒想通了这点后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说道:“无缘无故的,你摘下面具做什么?吓我一跳。”

    林咧嘴一笑说道:“带着面具喝着东西太碍事,另外这味道也实在难闻,阿尔夫终究是兽人,这方面是我差强人意了,另外有一件事我想问问。”

    卡勒安然的做到他的身边回道:“你是说那个神秘的少女吗?法拉墨现在正在打探中,暂时还沒有消息,你有沒有想起身來?那个字符我可是让小狼人认了一遍,他说这确实是兽人的新文字,叫“念”具体的含义很多,比如想念,惦记,还有读的意思,另外还有想法看法的意思,我从來沒有想过一个符号能表示这么多种含义,想來创立这符号的人也是个神人。”

    念?好熟悉!

    林眼睛上的肉不由得皱到了一块,苦苦思索却始终不得其意,卡勒看到林皱眉就一直沒有出声,等到林长吐了一口气之后才开口说道:“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來了?”

    听到这话,林立刻眼睛一亮,在他昏迷的时候,他曾经模糊的听过这个字,不过他的前面还有个林字,林?这不就是自己的名字吗?怎么还多出一个念來?

    “沒有,除了觉得熟悉,我沒有觉得有什么自己现在能想起來的,算了等到法拉墨回來,再做打算吧,你现在要找时间安排一下我了,总是在阿尔夫家里也不好,而且你总过來也会引起怀疑。”说完将代茶饮一饮而尽后,林将面具带上再次变回了鬼丑。

    卡勒了然的点了点头,最近事情太多,他经常过來找鬼丑商量要事,他的身份敏感,再加上现在阿尔夫的处境也不是很乐观,因此鬼丑说的也沒什么错,自己还是少來这种地方的好。

    “国境问題你暂时不用担心,军队虽然慢,可是我们的时间还算充裕,趁此机会我想问你一个问題。”鬼丑的声音从面具下传出,卡勒从中听出一丝异样,似乎这问題非同小可,让鬼丑也觉得难办?

    “你有沒有想过,一统天下?”

    话虽轻,却宛若雷霆,将卡勒直接劈呆在原地,鬼丑的话太过惊人,卡勒一时间沒反应过來,但是当他反应过來的时候,鬼丑已经站在他的对面,面具上的幽魂鬼影依然蠢蠢欲动,可是那透着坚毅的眼睛却让卡勒清楚的感受到其中的决绝。

    “你不是在开玩笑?”卡勒完全不明白为什么鬼丑又或是林会说出这种话,一统天下?如果单单是人族,卡勒都知道那是奢望,而林的意思却是将整各弗瑞大陆都变成一个整体,这就更不可能了,远的不说,单单一个正在强大的兽人帝国就是自己难以战胜的对手,这种对手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将其诛杀在萌芽状态,可是不管是三大帝国的任何一国,都沒有意识到,结果如何不言而喻,另外,大陆上种族矛盾由來已久,这种矛盾又该如何化解,卡勒自认为沒有办法,这种问題他连想都沒想过,拿出办法那更是天方夜谭,一统天下……根本不可能。

    鬼丑摇头说道:“看來,你的格局不大,一统天下的事情,你怕是做不來了,那么既然如此,我就先帮你把科特勒帝国拿下再说,你整理一份资料,让我看看一个以魔法著称的超级帝国到底糜烂到了什么地步。”

    夕阳军团营地内。

    军法官早早就來到了杰西的帐篷前等候,可是让他意外的是,杰西居然是从外面回來的,也就是说,这个年纪不大的少年居然比军营里的晨号醒的还要早,可他这一大早上的去干什么了?

    “哦,您就是军法官大人吧?我叫杰西,您里面请。”看到有人在帐篷外等候,杰西一路小跑着过來,灭了土匪,亚历克斯副团长并沒有住进山寨的任何一座房屋之内,而是继续在行军帐篷内歇息,至于其他人中只有杰西被拉在帐篷里入睡,剩下那些被解救的人要么送上一些路费让他们回家,要么就先住在土匪窝的房子里,就连杰西妹妹拉尔也是一样。

    两个人走进帐篷,军法官也沒有绕弯子,而是直接问道:“阁下知道这些人的罪证|?”

    “杰西句句属实,他们的罪行我记得清楚,请您放心,我能一一指认出來的。”

    “那就好,我们现在就开始吧,这些人军团长已经有了命令,就看你怎么处理了。”军法官抚着自己的胡子一脸笑意的看着杰西说道,听到这话杰西一愣,下意识的反问道:“军团长?”

    军法官收起微笑有些惊奇的问道:“副团长沒跟你说吗?”杰西摇头,继续抚着自己的胡子,军法官思忖片刻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也不能说太多,免的惹麻烦,你跟我來,先把这件事办好再说吧。”说完便拉着杰西一同來到了关押俘虏的地方,亚历克斯给的令牌自然一路通行,到了地方后,杰西看着由木头围住的众多俘虏,心里不由得沒來由的一慌。

    不过在看到几个特定的人时,他的眼神之中顿时充满了怒火,军法官看他的申请在对比一下他看的那些人,基本上都是土匪里的骨干人员,看來跟杰西的渊源不浅,强压着愤怒,杰西开始一个一个的指正。

    “左起第一个,杀人十人以上,其中五人是女子,三人是孩子,按照军法如何处置?”杰西开始指认,军法官看了看那个人,然后说道:“斩。”紧接着,两个比较强壮的士兵走近木栏将那各土匪叫了起來,所有的俘虏都被命令伏在地上,他这一起來顿时有些冒尖,还沒等到他完全起身,一声铮响,血花四溅,那个土匪突然遇袭,连反应的时间都沒有,利箭贯脑直接死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杰西不由得一愣,口中发涩,一股恶心的冲劲从胃里翻腾而上,不过杰西却忍住干呕,身体也站稳当地,这让周围的老兵们看的眼前一亮,虽然知道这小子也算是手里沾了血,可那毕竟是走运才杀人,开始的时候这孩子还为杀人而懊恼,自责,但是亚历克斯副团长有令,一定要保住这个小天才留在军营中。

    军营中毕竟都是军人,这孩子一旦进入军团,那么不久就会有战斗可打,先让他看看这鲜血场面也是为了他好。

    “就这么直接杀了?”杰西愣愣的看着军法官,看到他在一个人的人名上划了一道杠,而在这个人后面还有很多人,自己却不在这名单上,顿时有些疑虑起來。

    “自然就这么杀了,不然我还等什么?”军法官知道杰西在想什么,可是他并不打算给杰西反悔的机会,这其实是一种历练,想要留在军队中,就要对自己的话语负责,在军队中只因一句话引出的乱子不在少数,他的一句话就能断定一个甚至更多人的生死,在场的那个土匪手中沒有人命在身,他们身上的人命死了就死了,他们也一样,死了也无妨,可是只要让杰西明白这个道理,自然也算是死得其所。

    看着那具倒地的尸体,再看看那些瑟瑟发抖,伏在地上的人,杰西不由得犹豫了起來,但是很快,他就伸出手说道:“被胁迫的农民,身上沒有人命,可以放出來。”

    军法官一个示意,那名中年模样的农民被士兵带了出來,然后架着离开了,至于去了什么地方,杰西无暇关心,因为他已经指认出第三名俘虏。

    “土匪头子,人命无数,我知道的是牛角村一百七十七条人命,奸淫掳掠,无恶不作,也是我的仇人!”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