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一十一章 病情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白袍祭祀听完本來恼怒的脸色顿时变为惊骇,刚刚还想呵斥前面的实习祭祀,可是随后就有消息传來,可这消息却让他又喜又惊。找到那个让人发恨的狼人踪影是喜,那狼人进了将军府就是惊了,自己沒有办法拿他怎么样,比起贫民窟,要进名将府邸困难可不是增加了一星半点儿,一时间白袍祭司的脸色不由得又有些忧虑起來。

    “大人,您在忧虑什么?我们已经找到那个愚蠢的兽人,接下來……”那个最后进來的实习祭祀还想说话,却被白袍祭祀抬手拦了下來,自己的手下有几斤几两他最清楚不过,就算是出了主意也多半沒有什么实际用处,既然那个小狼人已经进了将军府,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进去的,那么只要他出來,就会与进來时完全不同。

    神秘兽人阿尔夫的名声在荣光城内名声不小,他的医术高明,不单单是穷苦百姓,时不时有些商人或者修炼者也会找他检查身体暗疾,荣光城内的风月场所这小狼人被请去去拜会了几次,每次进出都是专人互送,别人感觉这小狼人风流,可他终究不过一个收入微薄的兽人,又怎么可能风流的起來,因此他去风月场所就是为了治病,跟风流毫无关联。

    在此之前,他不过是个会些奇怪技能的兽人,可是一旦从将军府出來,那他就立刻变得身份高贵,以他的能力,确实能将很多光凭治愈术无法治好的怪病医好,如那实习祭祀所说,将军府上怎么可能沒有牧师,可他还是发了布告,也就说将军掌上明珠的病情怪异,那将军才会出此下策。

    近几个月來,神殿就已经开始注意这个突然出现的兽人,但这个兽人一不犯法二不做恶,罗恩帝国又是个种族较为开放的国家,兽人做生意自然也无可厚非。

    开始的时候神殿并沒有注意,随着时间的推移,负责这一区域信徒的白袍祭祀发现每天进來朝拜的人渐渐变少,而且向光明神进献的赎罪金也随之减少,高价求助治愈术治病的人更是直线下降。

    这一奇怪的现象引起了白袍祭祀的注意,暗中派人走访就发现居然是这个小狼人在断神殿的财路,愤恨之余就有了门前闹事的一幕,可结局却更让人难堪,堂堂神殿居然会被一个兽人打压下去,这绝对会成为笑话,

    而现在这个令人作呕的兽人居然堂而皇之的走进了将军府,居然还准备帮助身处至尊职位将军的掌上明珠医病。

    可是现在人已经进了将军府,又该如何除掉这个小狼人呢?

    手里拿着这张告示,白袍祭祀不由得露出一个诡异的奸笑。

    “你说什么?一个狼人进來说能治好我女儿的病?”将军府的大厅之内,一个身材魁梧,脸上满是胡茬,带有七分怒意,三分疲倦的中年男子对着眼前的仆人大声喝道。

    也难怪本德罗将军生气,自己的掌上明珠生病,久治不愈,府里的那些牧师不断的释放治愈术却越发的加重病情,得到皇室的首肯之后,他又从皇宫里调來了高级牧师,可是那高级治愈术一施展,女儿立刻吐血昏迷,这种情况之下,他哪里还敢信得过那些平常说自己虔诚的牧师们,心急之下出了个下策,等到自己反应过來的时候,布告已经贴满了全城。

    不过终究是将军府发出的告示,沒有真凭实学的人自然不敢随意拿着告示进來,但任谁也想不到,不到半日的时间,居然有人拿着告示进门了,而且还是一个年级不大的狼人!

    “大人,这个狼人小的倒是有所耳闻,他在东城的贫民窟里设了一个叫什么医馆的地方,平常就给那些穷苦人家看病,报酬倒是很低,而且这个狼人还出入过城内风月场所,也医好过几个高级强者,想來也是有些能耐的,治愈术无效,我们倒是可以让他试试。”

    将军府里的下人多数都跟这个将军一个秉性,说话也不拐弯抹角,只听得旁边几个牧师脸色发白却又无可奈何,将军女儿的病实在奇怪,人时而清醒,时而迷糊,脸色苍白,浑身无力,显然已经不能自理,要知道这将军的掌上明珠素日里最喜欢玩闹,可这一病却除了躺在床上吃些流食之外,连屋子都沒出过,以往的俊俏全失,让人心疼不已。

    为人父母心系子女,本德罗将军也是夜夜难寐,也整整瘦了一大圈,今天好不容易听到有人拿着告示进府,却不想來的却是一个兽人。

    “什么话,他不过区区一个兽人,还能怎么样,去,给我把他轰出去!”说完本德罗一挥手,却不想双眼一花,身体忍不住向后晃动,向后退了半步稳住身体,他也知道自己最近根本就沒有好好休息,现在身体也有了要垮塌的迹象。

    看着那个仆人下去,本德罗侍女的搀扶下坐在了椅子上,缓缓的平复呼吸,喝了杯水之后,总算了缓了过來,可是还沒等他想办法,却看到一个身穿华贵衣裙的夫人疾步冲进了大厅,还沒等众人从惊讶中反应过來,那夫人已经冲到本德罗将军的面前,一伸手就直接捏住了他的耳朵,然后狠狠的转了半圈。

    “夫人……!夫人松手,松手啊!再转……再转耳朵就掉了,请夫人松手……哎呦,请……”本德罗顺着这个夫人的手不由得站了起來,不过他身高远超妇人,那妇人的手有偏偏捏的牢靠,不得已只能低头认错,一脸痛楚,不过就算这样,他还不忘用威胁的眼神看着那几个在旁边看热闹的下人和牧师。

    本德罗将军打仗勇猛,生孩子勇猛,但最让他出名的却不是这两点,这位将军最为荣光城内人人乐道的事情,只有一件事:怕老婆!

    要说起本德罗将军的艳福确实不浅,三个夫人各个如花似玉,且各有所长,与别家不同,这三位夫人的感情极好,完全沒有别家后院起火情况发生,这三位夫人关系好,自然对本德罗将军來说也是又喜又忧,喜的是自己的府邸上下被这三位夫人打理的井井有条,并且还给自己生了四男一女,后继有人,不过这忧的,就是一旦自己犯了错,这三位夫人谁都不让碰,对于一个男人來说,有三个老婆却又碰不得,确实是件难事。

    今天在大厅上公然捏住将军耳朵的妇人在府中排行第二,性子是出了名的泼辣,她一人的泼辣程度是另外两个夫人加起來不知道多少倍,所以平日里本就惧内的本德罗最怕的就是这位二夫人。

    看大厅的人都走净,本德罗忍住倦意小声求饶,不过二夫人俏脸罩寒霜,让将军心里也不由得有些意外,平日里可是很少见到二夫人真正发火的样子,可这今天又是发了哪门子邪火?

    “看來夫君还不知道自己错在什么地方,弗洛已经病成那个样子,你居然还敢……”话还沒说完,这个二夫人似是想起什么双眼噙泪,手上的力道居然又增加了几分,只疼的将军呲牙咧嘴却越听越糊涂。

    弗洛就是本德罗将军的第一个女儿,而且弗洛是三夫人所生,并不是二夫人的亲生女儿,不过这三个夫人虽然來自不同人家却胜似亲生姐妹,不管对谁的孩子都视同己出,二夫人也正是因为想起了弗洛的病态心生怜惜才差点落泪,可是眼前自己的夫君居然还是一脸糊涂,自然这手上的力道不由得就加重几分。

    “夫人,我又做错什么了?”本德罗话一出口,脸色不由得一阵呆滞,难道是因为刚才自己下的命令?

    二夫人的手沒松开,用哭腔说道:“刚才下人來报,有人拿着告示进府,你却下令将他轰了出去,弗洛的病一天重过一天,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本德罗知道二夫人求女儿心切,心中感动之余不由得下意识的说道:“那不过是个兽人,估计也是为了骗赏的,怎么可能治得好弗洛的病,他……夫人!慢点,清点,耳朵,耳朵,要掉了,掉了……”

    二夫人本來脸色稍缓,听到将军这么说话,手直接转了小半圈,本來本德罗将军就已经低头俯首,这下疼的差点直接趴在地上。

    “我不管,哪怕是试试也好,帝国皇宫的高级牧师都越描越黑,只要有一丁点希望,只要能救回弗洛,我们就要抓住,跟是什么人有什么关系,现在如果有死灵法师说能还我一个健康的弗洛,我都要你给他封赏,听到了沒有!”

    知道二夫人平常就口无遮拦,本德罗的耳朵在她的手上也只能服软,又是一阵求饶之后,二夫人终于是松开了手,将军揉着自己整整大了一圈的耳朵招來下人,想要将那个狼人找过來,不想二夫人冷哼了一声说道:“人我已经请到后院去了,想來现在也见到弗洛,让我们听听这个狼人又是什么说法吧。”说完瞪了将军一眼,施施然的走了出去。

    目瞪口呆的看着二夫人离去,本德罗张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看到下人们偷笑的表情,将军也是狠狠的瞪了一眼之后,一路小跑着跟着二夫人到了后院女儿弗洛的住处。

    夫妻二人还沒到后院,就听到院内两个同样清脆却略有差异的声音响起,语气满是惊异。

    “你说什么?中毒?!”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