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一十二章 毒药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大小姐并未得病,而是中毒,有今天这般情景,恐怕也跟将军阁下脱不了干系。”阿尔夫微微鞠躬却是行了个人族的礼数,在场的四人并未注意到这一举动,三位夫人闻言脸色微变,本德罗将军更是怒火中烧。

    “放肆”!

    将军一声暴喝伸手直接揪住阿尔夫的衣领喊道:“弗洛是我的爱女,你这么说,难道指是我这个当父亲的下的毒?”本德罗是沙场出身,修为不说,单单是凭借身体的力量就足以将阿尔夫提起,就在他想将阿尔夫扔出去的时候,身后却传來了一声咳嗽声。

    扭过头一看却是站在最右边的三夫人微微摇头,另外两个夫人的表情也是各异,不过在看向本德罗的时候都是面色不善,看道三位夫人都是否认自己的行为,本德罗不由得再次望向这个來历神秘的狼人,眼中的怒火却不曾减了一丝一毫。

    爱女濒危,本德罗选人不能不慎重,既然阿尔夫能來,那他就能查,可是结果却是一无所获,这狼人來到荣光城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之前只知道他是从加里帝国过來的,之后便一直住在贫民窟中,不过他跟帝国学院都是有些牵连,似乎是什么医务部的顾问,一个狼人却当了人类帝国学院的顾问,这倒是让本德罗觉得这个年轻的狼人可能还有些能耐,可这话比自己还不会说,怎么不让他恼怒。

    “我并沒有说是将军下的毒,只是中毒之后将军的应对手段却是有问題的”。 阿尔夫任由本德罗将自己提起离地,依然面不改色的说道。

    本德罗本來是盛怒之下才有这种举动,但是看到阿尔夫依然平静,心生诧异却沒说话,只是冷哼了一声将阿尔夫放下,压制这心中的怒火极力平静的问道:“阁下倒是说说看,为什么是我的应对手段有问題?”

    “将军大人,您府上有牧师,可曾施展过治愈魔法?”

    “那是自然,不过……”话听到这本德罗不由得一愣,反应过來般说道:“你是说问題是出在治愈术上?可是……”

    “如果单单是治愈术也沒什么问題,关键是选错了对象,大小姐的毒是要靠外力才能排出來,我是兽人,不会魔法,但我是一个医者,所以对人族的治愈魔法向來感兴趣,所以在加里帝国刻意的研究了一下,大小姐的毒确实不能用治愈术治疗,魔法的等级越高,中毒的迹象越深,如果不及时救治,恐怕您就要为大小姐准备后事了。”

    阿尔夫一向说话轻,但最后的一句话却让在场的一个将军三个夫人脸色剧变,其中身为弗洛生母的三夫人直接跳到阿尔夫面前,一脸焦急的问道:“既然阁下已经知道是什么原因,那……那小女的病又该如何治疗,请阁下明示,只要阁下能治好,您的一切要求只要我能做到,只求阁下能伸出援手,救救弗洛,我都会答应。”说完居然作势欲跪,可是阿尔夫出手更快,直接挡了下來。

    “夫人不必行礼,我是医者,救死扶伤是我的本分,不过我需要夫人答应我三件事,只有如此才能有可能救回弗洛大小姐。”

    “只要你能救回弗洛,别说三件事,就是三十件,三百件,我也答应!”这次开口说话的却是将军本德罗,爱女中毒最着急的自然是他,而且又是他处置不当导致女儿病情加重,这个时候看到这个小狼人似乎有些本事,当即定夺。

    阿尔夫摇了摇头说道:“请将军让我说完,这三件事将军不一定能完全答应。”

    “只要合理,我为什么不能答应?”听到小狼人的话,本德罗不由得一愣,这个时候他才想起來,对方虽然是个医者,但终究不是人族,人族中有很多规矩礼数,兽人可能只会略知一二,精通肯定是谈不上的,难道眼前的这个小狼人会是一个例外?

    “这第一件事,保密,我在治疗的时候,不允许有外人接近,这属于我自己的秘术,这一点我相信不管是将军还是夫人都会理解。”

    本德罗和三位夫人都一阵点头,手握这种能力自然施展时要避开他人,这无可厚非。

    “第二件事,人手,我需要一个我信得过的牧师协助,这个人我要自己选,将军府的人不能横加干涉。”

    这第二个条件却是让人觉得有些奇怪了,不是说正是因为牧师的治疗术才导致病情加重的吗?怎么还会需要牧师?看到屋中四双疑惑的眼睛,阿尔夫叹了口气说道:“我的医术有些地方正好可以跟治愈术互补,所以请将军和夫人不要担心。”

    “第三件事,礼数,为了给大小姐治病,我会看到小姐的玉体,也会有接触,所以……在这一点上,将军和夫人需要考虑清楚,毕竟这关系小姐的名声,还有将军府的威名,所以请慎重考虑。”

    说完屋中变陷入沉寂,本德罗将军的眼中怒意一闪而逝,三位夫人则都是面带犹豫,阿尔夫事先要求密谈,在场的除了眼前这四个人就沒有其他在场,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阿尔夫才能说得出第三件事。

    良久,一直沒有说话的大夫人打破了这屋中压抑的寂静气氛,“阁下,您究竟有几个方法可以救弗洛?”话问的在场的人一愣,不由得将目光转向了大夫人。

    “阁下说了三个条件,可是这第三个条件太过骇人,就算是我们救人心切,恐怕也难以取舍,但阁下又说救死扶伤是本分,那么想來阁下应该不止有一个方法可以救弗洛吧?”

    阿尔夫脸上惊讶一闪而逝,然后有些歉然的说道:“方法确实不止一个,但是如果答应第三件事,却是方法最快的一个,十天就能保大小姐平安无忧。另外的方法就要需要很长时间了,少则一两个月,多则一年有余,这也要看大小姐的身体底子如何,毕竟用治愈术治疗过后加重了身体的消耗,我也不敢轻举妄动。”

    “那阁下这两个方法……”弗洛的生母三夫人刚要开口询问,却被阿尔夫直接打断,“夫人,要救弗洛大小姐,我可沒说只有两个方法。”

    “还有其他的方法?”

    “是的,依照现在弗洛小姐的病情,我只能说至少有三种方法,不过我最开始说的确实也是最快的一种。”阿尔夫脸上露出自信,本德罗将军和他的三个夫人再次陷入沉默之中,这第三件事确实很难,就像眼前的这个兽人所说,这关系到女儿的名声和将军府的声誉,自然是需要多考虑一番。

    “不知道阁下要找的助手是谁?听阁下的意思,应该是不会在将军府中挑选了?另外,阁下一直说弗洛是中毒,您知道是什么毒药吗?”说话的还是大夫人,不过她一开口却直接岔开了话題,将另外几个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助手这一面。

    阿尔夫微微欠身行礼,恭敬的说道:“是的夫人,阿尔夫心中早有人选,我相信将军府中的牧师都是法力高强的强者,但我沒有时间跟他们磨合,也信不过他们。至于毒药,我只是知道它绝对不是罗恩帝国的产物,而是比尼斯帝国出产的一种慢性毒药,名字就算我说了你们也未必知道,所以我也就不多说,我知道这种毒药的药理,所以我能有很多种方法治疗,唯一的差别就是时间长短。”

    一句信不过,让四个人的脸色微变,再听有关毒药的事宜,四个人都是脸色尴尬,本德罗将军动用自己的权限,弄巧成拙,三位夫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当本德罗听到比尼斯帝国时,脸色要变得比三位夫人快的多,阿尔夫一直看着四个人,自然也注意到,只是他沒多说话。

    “不知道阁下找的人又是哪里的牧师?我夫君在政多年,有名的牧师认识很多,请问……”大夫人再次开口,阿尔夫则直接了当的朗声说道:“加里帝国公主,黛西殿下。”

    公主!

    “将军,我想你们在关注大小姐病情的同时,是不是也追查一下这毒药的由來,将军府上下井井有条,弗洛小姐又怎么能中毒,这也是我要求第三件事的原因之一,我要找出弗洛小姐中毒的方式,为将军提供线索。”阿尔夫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话给眼前的这个四个人带來什么影响。

    黛西的帝国不过是个附庸国,应该不会引起太大的骚动吧?阿尔夫知道对于三大帝国的一些高层來说,周边的附庸小国不过是傀儡,根本就沒有结识的必要,可是阿尔夫忘了,他不过是一个兽人无官无爵,又不是什么王族,怎么可能会让一个附庸国的公主打下手?

    但在场的人,对于这件事只是略感吃惊,阿尔夫后面的话才是重点,究竟是什么人给弗洛下了毒,对方似乎也想到了自己能用的方法,如果不是这个狼人出现,恐怕到现在将军府的上下还不知道弗洛居然是中毒,而不是生病。

    “阁下知道那是什么毒吗?”

    阿尔夫摇头说道:“能被治愈术刺激的毒药不多,不过这种慢性毒药却是比尼斯贵族常用的一种报复毒药,本德罗将军,您是不是得罪过谁?”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