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一十三章 师承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不管您得罪了谁,都跟我无关,我只负责救人,剩下的那是你将军府的事情,我管不到,也沒有能力管,这第三件事您和三位夫人商量一下,我就在屋外等候。”说完也不管屋里的一男三女是如何商议直接退了出去,顺便将门带上。

    阿尔夫等的时间并不长,本德罗就带着三个夫人将门打开将他请了进去,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仆人就被叫了进去,然后又匆匆的跑了出來。

    当黛西和亲王一起到本德罗将军府的时候,阿尔夫已经在弗洛的房间里等着了。

    本來就奇怪为什么跟自己毫无瓜葛的帝国名将会派人将自己请过來,但这是跟罗恩帝国高层接触的一个好机会,黛西和亲王觉得不应该放弃,所以也沒有什么异议直接过來了,等到进入将军府,向后院走的时候,亲王才觉得不对,拉住黛西之后,递给了她一个异常的眼色之后,两个人站定看着那个仆人自己自顾自的向前走。

    “公主殿下,你这是……”那个领路的仆人向前走了几步之后才发现异常,不知道原因的他快步回身,然后疑惑的问道。

    “本德罗将军请我來,为什么不再大厅里见我,非要到后院去?”黛西的脸色略带不善,可对面的那个仆人似乎并不吃这一套,只是微微弯下身子说道:“公主请……”。

    黛西听得见,自然也看得见这仆人的嘴脸,自己在本国可能是个高贵的公主,可是在罗恩这种大型帝国中,恐怕一个小贵族也会觉得自己身份并不为奇,而本德罗身为帝国名将,自然府上的仆人也觉得高人一等,这种态度黛西已经见得太多,平常也不会放在心上,可是她最近烦闷,又接到这种莫名的邀请,本來就心存芥蒂,现在则越想越气,一转身就要往外走。

    “公主殿下,你这是要往哪里走,本德罗将军请你到后院,请。”那仆人一愣,快步拦在了黛西的身前,脸色沒有一丝惶恐,到是微微有些疑惑,不过他话刚出口,就听到黛西身后一句放肆,一个身穿仆人麻衣的老者突然从公主的身后窜出,满是老茧的手只是一伸就将这个仆人拨到了一边。

    “怎么你还想阻拦我不成,堂堂罗恩帝国名将,就是这么请人的吗?”黛西看到那个跌坐在地的仆人心中算是松了一口气,不过接下來发生的事却让她始料未及。

    似乎也沒有想到黛西的手下连声招呼都不打就直接上手,自己跌坐在地就是丢了颜面,这以后在将军府里肯定会成为笑柄,不过一个小小附庸国的公主,居然敢在将军府里动手,这个仆人不由得恼羞成怒,张口便开始大喊來人。

    黛西和亲王也沒想到这仆人不但不知悔改,居然还叫人,亲王知道将军府邸多数都有自己的私兵和客卿,私兵还好说一些,那些客卿却一个都招惹不得,堂堂将军府肯定有,所以事不宜迟,也不顾暴露实力,亲王携着黛西就向外冲,等到冲出门外,将军府里已经乱成了一团。

    本來在后院里等着黛西过來的将军和夫人听见前院有吵闹声,脸色微微一变,而就在这个时候阿尔夫突然开口说道:“肯定是你的人沒把话说明白,黛西公主跑了!”

    “跑?了?跑什么?这……”本德罗本來是要出去的,可是听了小狼人这话不由得顿住身形,一脸的疑惑,不过阿尔夫却摆手说道:“将军还是去前院看看就知道,就算是附庸小国,也是一国公主,在地位上可不是一个趾高气昂的仆人就能比得了的,脾气自然也不一样。”

    黛西在阿尔夫身边学了很长时间的医术,这个附庸小国的公主是什么性格他自然清楚,想來这几天她找不到自己肯定觉得恼怒,这莫名其妙的受到邀请,本德罗下的命令语气也有问題,这仆人自然领会的不到位,至少本德罗并沒有在下令的时候说黛西是协助治疗的,这本该是最重要的话,可不管是将军本人还是三位夫人,都沒有注意到这个问題。

    在本质上说,那个惹起麻烦的仆人其实跟屋里的这四个都一样,看不起罢了,一个小国要什么沒什么,就算是公主,也不过如此,可黛西终究是个公主,别的不说单地位上,她就比本德罗将军高,跟罗恩帝国的公主皇子处于同一水平才对,因此,黛西想走就走是站在理上的。

    本德罗本來就一脸糊涂,他是个将军,对于这些繁琐的礼数最为厌恶,在他看來黛西跟普通人家的女孩也沒什么差别,自己堂堂一将军,她居然还敢在将军府里闹,想不想活了?

    将军糊涂,但是他那三个如花似玉的夫人可不糊涂,因为阿尔夫的论断三个夫人不管是谁都收起了开始的轻视之心,谁都能看得出來,这个小狼人想要就弗洛是易如反掌,那他选的人肯定也很有实力,就算身份低微也应该礼数有加,更何况对方是一国公主,自然更应该恭敬才对,如果不是这个叫阿尔夫的兽人提醒,恐怕她们三个也忽略了这个问題。

    “将军,这件事错在我们,您快去把黛西公主追请到府上吧,不要耽误了弗洛的病。”三夫人性格温婉,比起二夫人的手她的话更有威力,本來将军还一脸怒色,听完这话脸色不由得大变,一拍脑门刚要夺门而出,阿尔夫却再次开口说道:“将军,你只要说阿尔夫在你的府上就可以了,她肯定会來。”

    本德罗脸色一怔,也沒多想点头就出去追人了,听见将军在府上大喊大叫,三个夫人互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三夫人对着阿尔夫微微行礼说道:“弗洛这孩子的病,就劳烦阁下了。”

    阿尔夫也是回礼说无妨,三夫人看他的动作不由得一愣,脸上略带疑惑的说道:“阁下,在人族帝国内生活了很长时间吗?”

    “一年多一些,我是兽人帝国阿尔部落的,距离人类帝国比较近,夫人这是问什么?”阿尔夫也是疑惑,这个时候另外的两个夫人也看出了问題,眼前的这个小狼人居然行的是人族的礼数,而且动作沒有一丝生硬,施礼也是恰到好处,这可不是一年多在人类帝国中生活就能学到的,这必须是经过长期训练才能做到,而根据之前的调查,这个狼人进入荣光城之后一直在贫民窟生活,他应该沒有机会才是……

    “阁下的医术神奇,不知道这是不是兽人帝国的秘术?能不能知道阁下的老师是谁?这人族礼数又是谁指导阁下的?”大夫人说话庄严,阿尔夫却沒有丝毫惧意。

    “三位夫人见笑了,我的老师,是个生活在兽人帝国的人类,他在兽人帝国位高权重,也同样德高望重,不管是医术还是礼数,都是老师传授给我的,不知道三位夫人可听过兽神使者?”

    “神之使者?”

    “兽神使者?”

    “你师父?”

    对于三位夫人的反应,也在阿尔夫的意料之中,兽人帝国崛起早就成为了人族帝国的关注重点,就算封锁再严也会有消息传出,师父的身份自然也会被那些帝国高层所熟知,只不过谁又能想到一个在贫民窟里生活的狼人居然会有这么强大的背景,相顾骇然,三个夫人一时间愣住,不知道该怎么把这话接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床上突然发出痛苦的**,阿尔夫脸色一变來到床前,一个形色枯槁的女孩躺在床上,双眼紧闭满头冷汗,脸色苍白沒有一丝血色,干裂的双唇不断张合,却只能发出痛苦之声,阿尔夫不在迟疑,从胸口掏出一个小包,在床前铺开,这个时候三个夫人才看到那包中居然有着各种长短不一的细针。

    只见阿尔夫的手指在针上划过,取出一根细长的针对着弗洛的太阳穴扎了进去,这一扎针就沒入大半,片刻之后阿尔夫又将针缓缓拔出,一滴黑色的血珠顺着那个伤口流出,而弗洛也因此长吐了一口气,神色变得安祥了少许,虽然呼吸依然急促,可是却不再**。

    看到阿尔夫的行动前后和弗洛的变化,三个夫人从先是吃惊,然后骇然,最后共同舒了一口气,三夫人最为着急,直接拉着阿尔夫问道:“弗洛怎样了?这是怎么回事?”

    “夫人不用着急,只不过是毒发,现在已经压下去了,可是时间可不能再耽误了,我需要马上准备治疗,就看黛西能不能及时赶到了,几位夫人,你先给我准备一个大桶,装满热水,然后将院中那些红色枯叶,花坛里的那种黄色花的花朵,池塘水面上紫色的花采集放在水中泡着,我有大用。”

    “好……”三个夫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是召唤仆人一一准备,这个小狼人能凭借一根针压制毒药发作,本事不小,弗洛有救了!

    当三个夫人忙里忙外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后院的入口处响起。

    “长耳朵,你居然真的在这里!”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