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不死的头颅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怎么可能?”本德罗怪叫着从偏厅里窜了出去,那个白袍祭祀是在他的眼前被陛下碎成血肉,唯一完整的只有心脏,可是仆人却说那个已经碎的不成样子的祭祀居然还能说话,难道他身体碎成那个样子还沒死吗?

    风风火火的跑进大厅,看见了躺在地上的三个仆人,地上已经是血水横流,在那堆开始向外散发着血腥味的碎肉之上赫然就是那祭司的头颅,看他的眼珠转动,本德罗就知道仆人真的沒有说谎。

    “将军,救我!”看到本德罗冲进來,那个祭祀的眼睛不由得一亮,虽然只剩下头颅和一小段脖子,可他说话却非常流畅,见惯了血海沙场的本德罗看到这样的场景也不由得心声畏惧,不过他知道就算是现在的教皇陛下亲临,恐怕也是无力回天。

    陛下含愤出手,自然不会给他留下活路,既然陛下不想让他现在就死,那么他肯定还有值得利用的价值,只是陛下想从这个人口中知道什么?本德罗不知道,也猜不透,罗恩帝国的皇帝陛下很是神秘就算是本德罗一年也见不到陛下一回,陛下让他活着,也不知道能活多长时间,陛下不打算问还说让自己处理,那就问问自己想知道的问題吧。

    “你怎么知道我府上來了一个兽人?以前都沒有见过你,你是新晋盛的金袍祭司吗?看起來很老啊?”说完也不管眼前的场景如何恐怖,本德罗直接蹲在了那堆血肉前细声细语的问道。

    那个失去了身体却还能说话的头颅脸上一阵迟疑,他又何尝不知道自己的状况,今天本來自己是想到将军府里抓出那个名叫阿尔夫的狼人,对于神殿來说就是大功一件,可他意气风发的进來,却再也走不出这个将军府,事情发展的太过突然,到现在他还沒明白为什么堂堂帝国皇帝会出手如此毫不迟疑的杀了自己。

    “不想说?”本德罗冷笑了一声抬起脚从血肉中挑出一段模糊不清的圆柱体说道:“祭祀大人一定是认识这个东西,正常情况下,您能看到,能摸到,甚至能变大,然会再变软,但终其一生,恐怕大人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味道,现在我倒是能满足大人这个一辈子都达不成的愿望。”

    “本德罗,我与你何怨何仇,为什么要羞辱我!”看清本德罗踢出來的东西,金袍祭祀的脸色大变,可是本德罗却毫不在意的继续踢,这个时候大厅里的温度已经上升了很多,几乎与外面的温度相当,冰冻的血肉已经完全化开,血水慢慢浸开,将这一片区域变得脏乱不堪,本德罗的脚则将局面变得更加不堪,那东西随着本德罗的脚越來越近,祭祀的脸色随着距离的变化而变化。

    “别踢了,我说!”

    终于忍受不住的金袍祭司最终还是崩溃了,不管他如何坚强,面对自己的那话入口这件事,他还是跟普通人一样难以承受。

    “谁告诉你,让你來的?”对于将军來说,这个金袍祭祀來的突然,而且一进來就提起阿尔夫,肯定是有人告知,并且已经准备好要处理之后的事情,阿尔夫是犯人的话,那么自己这个将军府就是这个犯人的庇护所,想來自己也脱不了干系,自己跟神殿素來不和,就算不能奈何自己,但麻烦却是少不了的,细细想來,神殿这算盘打得可真响。

    “我是刚刚调任过來的金袍祭司,也是刚到荣光城,至于那个叫阿尔夫的狼人,则是神殿里一个归我管理的白袍祭祀汇报上來的,他说这个兽人身怀邪术,蛊惑信众,并且已经逃到了将军府,于是……”这个祭祀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出來。

    总的说來,就是这个刚刚调任过來的金袍祭祀根本就是一无所知,刚來王城,想要凭借功劳站稳阵脚的他反而当了那个白袍祭祀的替死鬼,按理说在神殿中晋升到了这个地位的人,多数都是工于心计的人,这个祭祀就是太急功近利,结果却落得这么一个下场,也实在可怜。

    “居然是这样。”本德罗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我也不清楚你现在还能挺多久,不过看你也可怜,不知道你有沒有家人,如果在我的能力之内,我可以安置一下,富贵日子肯定是过不上了,但安稳日子还是能保证的。”心中虽然还因为那个白袍祭祀的话而翻腾,但本德罗将军的脸上却变得怜悯。

    金袍祭祀很明显沒有想到眼前这个膀大腰圆,五大三粗的将军居然会说出这种话,不由得苦笑说道:“神权皇权暗中争斗多少年,可任谁能想到,一个以勇猛著称于世的将军,居然有这么细腻的心思,至少在荣光城内,皇权独霸也是情理之中。”说完他居然还叹了一口气,不过再张口已经是吐出血沫,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秘术导致这种奇异的存在,可终究时间不会太长。

    就像金袍祭祀说的那样,本德罗跟他远日无怨近日无仇,现在他全凭这一口气吊着,必然也不会存活太长时间,与其浪费时间获得所谓的秘密,到不如坦荡一些,让他走的安逸。

    “既然将军说到此,我有个不情之请,身在神权之中内斗不差皇权争斗,能爬到现在的这个位置自然也是踩着别的脑袋才上來的,仇家自然也会有那么一两个,久闻将军大名,如您所说,只要宗亲能过上平淡日子,我已经心满意足,快要死的人了,也沒有什么条件可谈,如果您有幸见到我的妻儿,自然会有回报。”说完这个祭祀再次吐出血沫,眼睛神采渐失,精神也开始变得恍惚,但是脸上却露出笑容,看样子是满意了。

    当这个从进府到身碎不到两个小时的金袍祭司终于闭上眼睛的时候,本德罗也终于如愿以偿的松了一口气。

    当他慢慢的站起身准备唤醒晕倒在地上的仆人时,却感到身后有异,一回头却发现阿尔夫正看着自己,脸色憔悴,而且脸上还有一道鲜红的手掌印,力道不轻,以致于他的脸都微微肿起,看起來倒是有些可怜。

    本德罗先是一愣,放下心中因为阿尔夫悄无声息的接近而产生的惊讶,直接窜到小狼人的身前抓着他的肩膀直接提起來急切的问道:“弗洛现在怎么样了?她的病治好了吗?”

    阿尔夫无奈的翻了给白眼,眼前的这个将军的动作实在是粗暴,二话不说就直接将自己提起,本來因为平白无故挨了一巴掌的阿尔夫顿时觉得有些哭笑不得,弗洛大小姐一定是本德罗亲生的,不说话先动手,这父女俩是如出一辙。

    但是阿尔夫看的开,挨这一巴掌是因为看了弗洛的身体,被本德罗捏的双肩欲碎是因为对方关心之切,这么一想,阿尔夫也就释然了,不过现在倒是知道为什么这虚弱至极的大小姐会有这么大的手劲了,绝对是遗传!

    “我说将军大人,您能先把小人放下吗?要是再不松手,以后令媛的治疗可就要另请高明了。”

    这话一出本德罗也终于意识到不妥,讪讪一笑尴尬的将阿尔夫放下,随即脸上再次露出急切,欲言又止。揉了揉自己被捏的刺痛的肩膀,阿尔夫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又黛西公主配合我,自然会轻松很多,您说是吧,黛西公主殿下?”

    话音落,黛西的身形也出现在门口,不过她似乎早就知道大厅里发生了什么,所以只是站在门口,时不时的在向门内张望,脸上还不时显露出一丝不快,听到阿尔夫的话,黛西只是冷冷的翻了个白眼,然会冷哼一声转身离开,本德罗这个时候才反应过來,看两个人的神色,弗洛应该沒什么大碍,大厅内是不能招待客人了,还是请这两个人到偏厅委屈一下。

    至于大厅,还得找两个胆子大的仆人过來收拾,想着一挥手说道:“阁下伸出援手,救我爱女,招待不周,请到偏厅让我表达谢意!”说完前面抬手引路欲走,不过本德罗动了,阿尔夫却沒有动,甚至他的视线都沒有离开那堆血肉和血肉上的那个人头。

    “将军阁下,这个人的人头能不能给我?”说完阿尔夫指着金袍祭祀的头颅问道。

    本德罗听完面露讶色,眼前的这个兽人來历成迷,行为成迷,根本就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一个人头有什么好收集的,而且这还不是一个普通的人头,如果真的给了阿尔夫,并且由他带出去,本來这小狼人就已经成为了神殿的眼中钉,这样一來可就完全坐实阿尔夫的罪名了,别的不说,光一个谋杀神殿祭祀的罪名就已经足够让他上火刑架,他到底想干什么?

    “阁下可知道这个人是什么身份,來做什么的吗?”本德罗看阿尔夫一脸认真不由得面色一板严肃的问道。

    阿尔夫扭过头说道:“看來是跟我有关系了,应该是神殿的金袍祭司吧,來抓我的?”本德罗一愣下意识的说道:“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但是阿尔夫却摇头否定,不过他也给出了答案。

    “我猜的,将军,就算是这样,我也想要这个人头,不知道将军能不能允许我,怎么带出去就是我自己的问題,只要将军应允即可。”

    看阿尔夫执意要这个人头,本德罗也不好说什么,毕竟现在眼前的这个兽人是自己女儿的救命恩人,要求虽然诡异,可是本德罗也不好驳了对方的面子,一个死人的头颅,跟自己也沒什么大关系,既然他想要,给他就好了。

    “容我多问一句,阁下为什么执意要这个人头?是为了收藏吗?”

    阿尔夫摇头说道:“是为了研究。”

    “研究?一个死人的头颅有什么可研究的?”本德罗听得心中更为奇怪,人都死了,还能研究出什么东西來?这个兽人怎么这么奇怪?

    本德罗刚想笑却看到阿尔夫一脸疑惑的看着他,还未开口问怎么了,就听见阿尔夫三分疑惑,七分狂热的说道:“将军,这个人明明还活着啊!”

    还沒死?!

    惊恐的扭头看过去,本德罗终于注意到,这个金袍祭祀虽然闭上的眼睛,可是他的睫毛依然微微颤抖,另外虽然不是很明显,但鼻孔确实有规律的扇动。

    居然真的沒死!

    ps:今天下午右手中指做了甲沟炎手术,现在中指包着纱布码字十分不方便,但小二还是竭尽所能的保证了一天一更,求各位读者见谅,明天还要去挂水,但愿今天晚上不会化脓,不打麻药,十指连心,是真疼!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