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一十七章 隐身之处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这么神奇的存在,身为医者,我自然想研究一番,既然将军准备处理,倒不如给阿尔夫一个人情如何?”阿尔夫看着那个还有微弱气息的祭祀头颅,眼神中的狂热却不减分毫,本德罗想了想觉得也沒什么坏处,自己也不过是直接处理掉,毫无价值,阿尔夫想要,还能要个人情,这倒是不错。

    想到能得到一个医术精湛的兽人一个人情,本德罗不假思索的点头答应了下來,阿尔夫脸上顿时露出灿烂笑容,看到这个欣喜的笑容,本德罗才意识到,眼前的这个要阿尔夫的兽人其实岁数并不大,算起來应该是跟自己的女儿弗洛相当。

    而且,除了耳朵之外,长的也倒算俊美……

    本德罗上下打量着阿尔夫,一脸看女婿的模样让阿尔夫莫名的一阵心惊,不过本德罗反应迅速,虽然阿尔夫有所疑惑的看着他,但将军已经换上了一副笑脸,阿尔夫默默的收起疑惑的表情,转头看着那颗人头,脸上狂热再起,把刚才的疑惑抛诸脑后。

    对于怎么保存的问題,阿尔夫说他自有办法,将本德罗请了出去之后又让黛西进來,等到两个人一起出來的时候,黛西脸色苍白,阿尔夫面色潮红,如果不是知道两人这副姿态的缘由,恐怕还以为两个人在屋里云雨了一番。

    再派人进去却发现地上血肉全无,除了地上的血迹之外,也就只有地上的那些碎成木屑的法杖碎片彰显着之前发生过什么,虽然对于处置的方法表示好奇,但本德罗将军并不是一个多嘴的人,他只是将人请到偏厅,商量有关弗洛的病情。

    “毒并沒有全都拔出來,有些毒身体自己就会排干净,这个就看她的身体了,恢复的越快,自然毒素排出的也就越快,另外半个月内不要在她的身上施展治愈术,否则反复起來就更加难办了,这个一定要注意,不过看着掌力,应该比平常人恢复的要快上不少。”说完还特意指了指自己脸上的巴掌印,露出一脸的苦笑。

    本德罗和三位夫人相视一笑,自然也明白事情的前应后果,不过想想,这种小惩罚也算是一种好的结果,依照弗洛的脾气,恐怕沒直接杀出來就算烧高香了,毕竟她还是个三级武士呢。

    “阁下是跟神殿有过节?”几个人相谈甚欢,大夫人却在这个时候冷不丁的來上了一句,此话一出,场面顿时冷落了下來,本德罗和另外的两个夫人都一脸诧异,在这个时候大夫人问出这个问題,无疑让所有人都感到尴尬。

    阿尔夫也是愣了一下然会才苦笑着说道:“其实说起來,算是有冲突,我治病救人,仅此而已。”

    话很短,不过在场的都是聪明人,一想就明白,这个神秘的小狼人治病救人,那么一些穷苦百姓一旦有了疾病就能在他那里获得治疗,而不用费尽心思的去攒钱求一个低级而无实用的治愈术,而且小狼人几次进入风月场所,为那些风月女子提供治疗,图利的老板在看到效果之后自然会对小狼人大为改观,也因此增加了小狼人的名气。

    这样一來,很多好奇的强者和显贵也会跟他有些來往,自然治病这种事情在荣光城内就不是神殿一家独大,成为神殿的眼中钉肉中刺也在常理之中,只不过神殿的反应过慢又过激,小狼人终究势单力薄,孤掌难鸣,这次如果不是将军府的告示,还不知道这个小狼人要躲到什么时候,不过在座的几个人也是好奇,既然神殿已经搜了这么多天,居然也沒找到,可见这个小狼人也是个懂得隐藏的高手。

    “可你也沒在学院里,你到底躲到哪里去了?我都找不到你。”黛西撇撇嘴一脸不乐意的说道。

    阿尔夫微微一笑说道:“你找不到我,我可是天天都能看到你,只不过你沒注意罢了。”这话一出,不但黛西一愣,就连本德罗都和三个夫人都觉得奇怪,神殿的眼线众多,听这个小兽人的话,应该还就在神殿和黛西的眼皮子底下,可是谁都沒发现,这个小狼人是怎么做到的?

    “我师父曾经说过一句话,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就说你这几天都躲到哪里去了,怎……怎么可能天天看到我?”话到最后声音几乎低不可闻,圆圆的脑袋微微地下,有些小雀斑的脸上也变得通红,露出一副害羞的模样。

    阿尔夫沒有注意到黛西的变化,自顾自的说道:“我就在学院的门口卖肉,你每天都进出学院,我当然能天天看到你。”说完还一脸奇怪的问道:“你不舒服吗?”

    黛西摇摇头,本德罗和三个夫人相视一笑,轻松的将话題岔开,继续讨论阿尔夫的去留问題。本德罗认为应该把阿尔夫留下,毕竟之后弗洛还需在他的监督下进行调理,而且也顺便**一下府里的那些牧师,避免弗洛身上的事情再次发生。

    三个夫人则是各持己见,二夫人也因为应该留下來,但是冷静的大夫人和弗洛小姐的生母三夫人却坚决认为小狼人必须尽快的从府中离开,理由自然也非常充分,大夫人认为,已经有人知道金袍祭祀來到将军府,他的目的并不是什么秘密,而现在金袍祭祀失踪,阿尔夫却在将军府里安然度日,一旦发生什么,本德罗将军和将军府自然会麻烦不断。

    三夫人认为阿尔夫必须离开的理由则更加简单,弗洛知道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 ,依照她的性格,必定不会容得下阿尔夫在自己眼前晃悠,既然阿尔夫已经留下了叮嘱,那么只要护理得当就完全可以,沒有必要让将军府为了这个兽人而闹的鸡飞狗跳。

    四个人两两相对,最后又将目光放在了阿尔夫的身上,一直在旁边静静听着眼前四个人各抒己见的阿尔夫,看到所有的时间都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后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过是为了治病救人而已,至于去留问題,我并沒有想要难为将军和夫人,既然我能躲过神殿的耳目,自然也能继续躲下去,这点将军和夫人不用担心,既然病已经看完,那阿尔夫也不永停留太久,收拾一下,我这就要离开了。”

    “这就走?这怎么能行?”这下不单单是的德罗将军和二夫人不愿意,就连另外两位不同意阿尔夫留在府中的两位夫人出言挽留,虽然眼前的这个小兽人身上有着诸多的麻烦,可是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弗洛的救命恩人,别的不说,阿尔夫为了救弗洛劳心劳力,至少也得设宴款待一番再恭送出府才好。

    黛西有些疑惑的看着阿尔夫,虽然自己刚才的异常那个呆瓜长耳朵并沒有发现,可是为什么阿尔夫要这么着急的离开将军府呢?难道是弗洛的伤害沒有治好,他想提前跑路?

    应该不能吧,刚才自己在房间里看的真切,那个消瘦的大小姐在大部分毒素被拔出去之后就恢复了一些气力,不然阿尔夫脸上那巴掌也不会打的那么清晰,想來那个叫弗洛的大小姐在醒过來之后肯定会提着兵器找阿尔夫,不过她中毒已久,想要恢复过來,恐怕至少需要一个晚上的时间。

    难道是外面的事情?黛西接着细想却发现自己其实并不是特别了解阿尔夫,在她看來,长耳朵在外面应该沒有什么大事才对,而且出去还有被神殿发现的危险,一旦被抓,后果不堪设想,因此黛西是希望阿尔夫留在将军府躲避一阵子的,听阿尔夫的意思,应该是想快点离开,那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呢?

    “阿尔夫阁下,请您留步半日,您出手救了我的爱女,就这么放你离开恐怕我夫君也不会同意,阁下出去也是麻烦,不如今晚在将军府中休息,第二天清晨再出府如何?出府的事情由我來办理,绝对不会出一丝差错,阁下认为如何?”素來平静的大夫人轻声细语,二夫人则是连连点头,唯恐阿尔夫不答应。

    沒有说话的就只有三夫人,不过似乎她最为明白阿尔夫的意图,等到大夫人说完,她又开口补充道:“阁下不用担心小女弗洛,她会安分的呆在房中的,这点我可以保证,就只有一晚上足矣,能不能请阁下赏光呢?”

    阿尔夫听到这句话,脸色不由得一松,几个人这才知道,他是在担心弗洛來找他的麻烦,想來在治疗过后有过短暂清醒的弗洛并沒有完全看清阿尔夫的模样,但肯定知道救自己的人肯定不是人族,而是兽族,知子莫如父母,不管是本德罗还是三个夫人,都是看着弗洛长大的,她是个什么脾气谁不知道,只要她清醒过來,力气恢复,肯定是满世界的找阿尔夫,然后杀了他。

    这件事弗洛是绝对能做的出來的!

    “阁下就住一晚上吧,至于小女,有我在她不会放肆,來人,下令后厨起火,我要设宴款待阿尔夫阁下!”本德罗一声令下,站在门外的仆人应声退下传令,回过身一把捏住阿尔夫的肩膀说道:“阁下就留下吧,我断然不会放手的。”

    身体遭人掣肘,阿尔夫不由得苦笑道:“将军盛情,却之不恭,既然这样,那就叨扰了,不过将军,您的手能不能轻一些?”说完阿尔夫的肩头微微一抖,肩膀从本德罗的手中滑出,这一滑反倒让将军感到新奇,自己的手劲就算不用斗气,也能捏碎一块青石,眼前这个兽人居然能从自己的手上逃脱,虽然自己反应慢了半拍,可结果是对方逃出去了,他怎么做到的?

    看着自己的手,再看看阿尔夫,本德罗新奇的说道:“阁下这个什么秘法,居然这么神妙,我的手上根本就沒有感觉您用力,居然能从我手下……”

    “这个是属于兽人自己的秘密,请将军不用多问了,既然我已经答应留下,自然就不会走。”话说到这里阿尔夫指着黛西对着本德罗说道:“这个是加里帝国的公主黛西殿下,是一位天才牧师,我在加里帝国时,她曾经跟我一起工作,经验丰富,如果府上有牧师想要学习,可以在公主闲暇之余请教,我想公主肯定会不吝赐教。”

    看阿尔夫如此隆重的介绍自己,黛西心里奇怪,但是脸上却是拿出了公主才应该有的样子,跟刚进入将军府的那个黛西完全不同,判若两人,经过阿尔夫这么一介绍,本德罗终于反应过來,自己在请黛西时犯下的错误,看到黛西行礼之后,本德罗立刻半跪抚胸坦然说道:“公主殿下,刚才府中下人无知,多有得罪,请公主殿下原谅,那个下人我必定严惩!”

    看到夫君都行礼,站在身边的三个夫人自然也随夫君行礼,黛西也沒有想到只是介绍自己引得眼前四人向自己谢罪,一时间公主也沒了主意,不由得用期盼的眼光看向阿尔夫。

    “本德罗将军及三位夫人请起吧,些许小事不用计较,那下人轻罚即可,只要长记性了就好。”黛西看到阿尔夫微微点头后心下稍安,上前一步将本德罗扶起,然后又露孩子般的微笑说道:“将军不用客气,既然同为牧师,大家相互交流,沒什么指教的。”

    五人又寒暄了一阵之后,再次來到大厅准备晚宴,而就在此时的府外,一个将军府的仆人打开后门,看到左右无人之后,将一个散发着臭味的布袋字扔在了后巷之中,而后门扉紧闭,后巷平静了一阵之后那个布袋子上一阵清风滑过,再看时已经消失不见。

    就在将军府华灯初上的时候,在荣光城的一处密室中,一个神秘的黑影静静的坐在木桌前,灯火摇曳,将这个人的影子映的忽远忽近,但这个人影就像是石雕一般,任由时间流过也不懂丝毫,直到密室的门被轻轻叩响,这个人影才动了动,却依然沒有起身,门在外边被推开后走进另外一个黑影,半跪在地,将一个卷轴双手奉上。

    “嗯?被人救回來了?是教皇还是红衣主祭?”看完卷轴上的内容,坐着的人影终于动了动,起身然会背对着那个半跪在地的人影问道。

    “大人,是一个叫阿尔夫的兽人救回來的,属下正在调查中。”

    “恩,他出來之后,把他带到这里,我有话要问他,如果拒绝或者反抗,直接处理掉,就算我好奇也挡不住对兽人的厌恶!”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