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一十八章 变故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将军府内华灯初上,大厅之内本德罗频频向阿尔夫灌酒,但是酒过三巡之后,小狼人却是丝毫不见有酒醉的姿态,一时间好胜心起,本德罗加紧了攻势,与本德罗的豪饮不同,阿尔夫喝酒总是慢条斯理的小口喝着,往往本德罗已经喝了三杯,他才刚刚一杯下肚,不过看桌上的酒杯越來越多,开始向上层叠的时候,负责倒酒的仆人发现,不管本德罗将军如何喝酒,身前的这个兽人总是比将军少一杯。

    这两个人拼酒拼的如火如荼,另一边的三个夫人和黛西也是有说有笑,气氛到也是融洽。

    当桌上的酒杯摆满,本德罗心中不由得收起轻视之心,从酒宴开始到现在,他已经喝了一桌,可是阿尔夫居然也赔了下來,在与三位夫人等待弗洛施术救人的时候,本德罗就已经知道眼前的这个小狼人在兽人帝国身份尊贵,当时他还沒在意,可是现在这酒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巡,自己都不敢再大口豪饮,可是对面的那个小狼人居然还慢条斯理的喝着。

    眼看着相差的一杯又要被追上,本德罗苦笑着端起酒杯,也开始慢慢的喝,他久经沙场,跟部下喝酒自然酒量极佳,在帝国贵族中,要论酒量,自己真是罕逢对手,而现在眼前这个年纪不大的狼人一路紧追,自己居然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了。

    要说起來,这小狼人长的也算俊俏,除了实力差点,脾气温和,按理说自己应该特别反感这种人才对,可是阿尔夫却不同,虽然他性情温和,可给人的感觉却不止如此,话语中不亢不卑,用词精准,这跟教养无关,而是跟智慧有关,一个兽人却有如此惊人的智慧,已经堪比帝国谋臣,一个医生都有这种见识,那兽人帝国现在究竟发展到了什么地步,本德罗不由得好奇的问了起來。

    “现在的兽人帝国还处于发展状态,总体国力与三大帝国比起來,还是要逊色不少,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民生,都处于蓬勃发展的过程中,比起已经进入繁华的三大帝国,兽人帝国不管如何加速也无法比拟。”

    有关国情的问題不管是谁都不会轻易说出來,本德罗只是随口一问,沒想到阿尔夫却半真半假的说出來一些东西,对于兽人帝国,本德罗自然关心的是军事,卡丹丘陵界之战,稍微明白点军事的人都知道,虽然科特勒帝国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可是就战略上來说,其实是兽人帝国获得了全面的胜利,这种结果用两句话就可以概括出來。

    科特勒帝国获得不胜之胜,兽人帝国得到的是不败之败。

    “兽人帝国的战备力量如何?不知道阁下能透露一二?阁下曾说自己在军种担任护理人员?”本德罗感觉自己的脑袋晕晕的,不过他还能保持清醒,他知道对面的小狼人也肯定是清醒的,仆人将一桌酒杯撤下,然后再次倒上,两个人酒杯相交,各自用不同的方式喝下这杯酒。

    阿尔夫脸色潮红,冲过第一杯开始,他就是这副模样,到现在,他依然是这副模样,本德罗的舌头已经开始打节,说话吐字已经不是很清晰,所以他问话,阿尔夫反应了一段时间才开口。

    “兽人帝国的战备力量?将军是要刺探我帝国军报吗?”话语虽为呵斥,可是阿尔夫的语气却沒有丝毫呵斥的意思,本德罗心中一动沒说话,只是举起酒杯示意喝酒,阿尔夫也举起酒杯再次喝完后坦然的说道:“想來将军也是好奇吧,其实我也好奇,兽人帝国发展到现在,战备力量如何,我一个部落出來的人,根本不清楚,卡丹丘陵界之战时,我已经身在兽皇城学习医术,我师父虽然是帝国参谋长,却从來不会跟我说这些,这问題我就是想告诉你,也沒有答案,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我所知道的,只有阿尔夫部落的常规军,大概在五万人左右,清一色狼骑兵,毕竟我们是狼人部落。”

    “五万?!”本德罗心中凛然,按照阿尔夫所言,阿尔部落不过是一个中型部落,一个中型部落就拥有五万骑兵,那大型部落又当如何呢?兽人帝国又有多少部落呢?

    罗恩帝国有多少兵力,本德罗心里清楚,就军事力量而言,罗恩帝国外在表象弱于另外两个帝国,但是实际上,单单他一个将军掌握的兵力就已经超过了八十万,而他手握的兵力还排不上名次,可能五万军队对于他來说并不多,但终究是将军,这五万骑兵能造成多大的破坏力,他却能想象得到,兽人帝国已经拥有如此国力,却依然处在发展状态之中,如果达到繁荣,那又会是什么光景?

    思忖间本德罗刚要细问,却听到大厅外一阵嘈杂的声音响起,一道人影直接从门口窜了出來。

    寒光闪现,刀影晃动,锋刃所指居然全都是阿尔夫的咽喉,心脏等要害部位,本德罗看清來人却沒有动,实际上,他是真的动不了了,跟阿尔夫拼酒到现在,他已经快要到了极限,在酒精的影响下,周身斗气根本无法运转,头晕脑胀之际,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长刀划出幻影,直取阿尔夫。

    突如其來的人影,引起大厅里的一片惊叫,而在大厅外,还有几个侍女跌跌撞撞,满是惊慌跑了进來,那人影似乎已经潜伏了很长时间,时机挑的也非常准,阿尔夫刚喝完杯中的酒,在将要放下的时候选择动手,可谓之歹毒,也让人觉得此人是真的想杀了阿尔夫。

    阿尔夫脸色依然微微潮红,不过比起本德罗來,他似乎反应还要慢一些,满身酒气的他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光影,似乎是在极力找出刀锋的最终落点,离他最近的黛西也已经喝得微醉,她虽然距离阿尔夫较近,可是终究离门口远一些,想要反应也來不及,所以她做了一个出乎意料的动作:将杯中的酒照着那个人的头部泼了过去。

    一声脆响,刀锋划过阿尔夫的脸颊,挂出一道红印,却沒有伤了皮肤,长刀的刀尖被酒杯兜住,却经受不住重量碎裂,但经过这一带一引,刀锋却完全偏离了轨迹,全然沒有了威胁。

    一刀力尽,來人却无法再次出手,阿尔夫慢慢捏住架在脖子上的长刀,轻轻一阵,对方长刀脱手,黛西那一杯酒有完全的浇在了身上,风动带來寒意,让这个人影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來。

    “身为病者,就应该安心养病才是,就算是想要找我报仇,也等到病好了再说吧?” 说完阿尔夫将长刀轻轻放在身前的桌子上,对着要刺杀自己的人说道。

    这个时候,本德罗在仆人的搀扶下也站了起來,沉声呵斥道:“弗洛,不是让你在屋中静养吗?怎么到前厅來了,胆大包天,居然还敢行刺救命恩人!”话音刚落,三个夫人也联袂來到弗洛身前,三夫人将自己衣服脱下改在女儿身上,一脸怜惜的说着什么,可不管三个夫人说什么,这个身体消瘦,脸色苍白的女孩依然是满脸怒火的看着阿尔夫,而被看的狼人则是微微低头,不再说话。

    本德罗踉跄的挡在阿尔夫和女儿弗洛之间,阻隔了两个人的视线,面对着怒火中烧的女儿,本德罗刚要开口却听到背后传來阿尔夫平静的声音。

    “将军大人,宴饮至此,已经进行,既然大小姐了,阿尔夫告退了!黛西公主,可否赏光与我同行?”本德罗心中吃惊转身看向阿尔夫,却发现黛西已经横在中间,一愣之间,黛西已经牵着阿尔夫的手说道:“自然愿意,本公主不胜酒力,将军容我告退。”说完不等本德罗作何反应,直接拉着阿尔夫就走出了大厅。

    出了黝黑的将军府,又向外走了一段距离,黛西才放开阿尔夫的手,脸色红晕,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真的喝多了。

    “你知道吗?长耳朵,你刚才那一下非常帅!你的酒都喝到什么地方去了?”说完还想摸摸阿尔夫的肚子,刚才本德罗与长耳朵拼酒,她可是看在眼里,不过让她始料未及的是,长耳朵居然出奇的能喝,可是那么多的酒喝下去,他的肚子依然与平常一样,那些酒不会是被他倒掉了吧?带着这一丝疑惑,黛西越发的觉得眼皮沉重,居然站着就要睡着,

    阿尔夫微微一笑扶住身体摇摆的黛西,左右看看,她身边的那个亲王似乎沒有在附近,既然这样,自己就先在将军府的门口等一会,只要送走了黛西,自己就是自由之身,想躲过神殿的耳目,只要稍稍花费一些功夫即可。

    刚刚扶住黛西,阿尔夫的耳朵一动,脸色大变,半空中呜声响起,一张大网突然罩在两人头顶,保住黛西后身体猛然向后飞退,大网落空,却又横着扫了过來,阿尔夫一声大喝,再次飞退,途中一顿,双脚踏地,身形猛然拔高,那大网堪堪扫过脚底,等到他落地,持网的人也出现在了阿尔夫的视线之中。

    “你是什么人?为……”话未说完,黑暗中人影攒动,从各个角落里窜出的黑衣人将阿尔夫团团围住,等到包围圈合围,一个人影排众而出,冷然的看着两个人。

    “束手就擒,或者,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