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曲异世 第一百二十章 军报

时间:2018-06-13作者:二太不想飞

    看着挡在前路的这个刀疤大汉,首领一声冷哼,挥手就要带人冲过去,但他手刚刚举到一般,刀锋划过铺路石溅起的火星刺痛了他的双眼,不等他下令,法拉墨单手拖刀,一个人带着风雷之势已然冲到了面前,那把长的过分的怪异长刀猛然一横,惯性下带着破空的呜声,似要将所有人拦腰斩断。

    首领手中剑刚拔出,还未來的及发力,刀剑相交,一声轻响过后,长剑从中而断,长刀余势不减,划破首领的衣服,带出一串血珠。

    闷哼一声,首领退到了队伍之中,如果这一刀不是自己躲得快,恐怕早就被那把恐怖长刀连腰斩断,可就算如此,自己也是小看了对方,躲过了刀锋,却沒有躲过刀刃上的斗气,而现在自己腹部遭到重创,已经丧失了战斗力。

    “再说一遍,此路不通。”一刀将对方的首领重伤之后,法拉墨并沒有像想象中的那样冲进人群,而是驻刀而立,似乎完全沒有想要进攻的意思,那他这目的又是什么?

    法拉墨的凶名在罗恩帝国王城里早已传遍,黑衣人中有很多人都知道他,自然也就知道,法拉墨出手绝对是毫不留情,可现在却沒有出手的意思,难道他真是只是想要让自己不走这条路?

    有这个可能吗?

    首领一声换道,众多黑衣人警戒着从这条偏道慢慢的撤了出去,而法拉墨只是默默的看着,并沒有要追上去的意思,等到黑衣人散尽,法拉墨这才松了口气,看看地上的鲜血,默默的将长刀放回背后,左右打量了一番之后,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退出了这条偏道。

    当喊杀声在城中响起的时候,他已经到了卡勒的卧室,虽然已经是半夜,可是这位二皇子依然沒有睡觉,而是在看着经过特殊渠道得來的国内消息。

    看到卡勒一板一眼的拿着两张纸比对着,法拉墨不由得觉得有些庆幸,这些书信都是通过那个商人凯特得到的,而且这是一封暗字信,平常看起來不过是凯特和家族中关系比较好的人所写的普通信件,不过沒有人发现那些字都是经过特殊排版的,信件写的极为工整,每个字都是同行同列,要别人看,也只能赞叹写信的人控制能力强,但绝对想不到那是一封暗字信。

    其实暗字信倒是也很简单,就是将一张同信纸大小完全相等的纸抠出一些洞來,然后放在信纸上,这样一來,沒有用的字就会被过滤,将露出來的字摘出排列,就是对方要汇报的信息。

    “殿下,帝国那边又发生什么事了吗?”卡勒放好武器坐在卡勒的对面问道,他在卡勒的房间里是可以随意起做,这是卡勒特许的,同样特许的还有几个,鬼丑,黛西,阿尔夫这三人也身在其列。

    卡勒放下信纸,摇头说道:“大事倒是沒有,不过叛乱的局面有所扩大,有些省份已经沦陷,帝国现在正在调集兵力,准备平叛了。”

    “殿下信吗?”法拉墨沒有看信的内容,但他问出这句话证明他对这个消息并不是太确信。

    卡勒一愣,问道:“信什么?你是说帝国平叛,还是这叛乱的起因?”

    `这一反问反倒是让法拉墨一愣,仔细一想心中不由凛然,眼前的这个二皇子想法异于常人,想想自己前几年跟随太子平叛,大大小小的战役打了多少场自己已经记不清,不过,他也并不认为那些叛军有什么罪,科特勒帝国是一个超级大国,又有奴隶制,可是反抗的人多数都不是奴隶,而是普通的百姓。

    为什么这些百姓会造反,帝国高层从來沒有想到这点,可是法拉墨却有过疑惑,只不过因为皇室的命令和众多贵族领主的请求,大皇子在帝国内四处镇压,几乎沒有闲着的时候,而自己的这个随军法官,也沒少冲到前线,自然也杀了不少叛军。

    可那些叛军多数衣衫不整,装备不全,而且作战毫无章法,只会一哄而上和一哄而散,一阵箭雨就能射倒大片,平叛往往都是毫不费力,可这个百姓为什么要造反呢?

    法拉墨只是在心底留下了这个疑惑,对谁都沒有讲过,而现在卡勒的一句话却让自己在心中深埋已久的问題浮现出來,起因,这些百姓为什么要造反,这才是他身为帝国高层应该思考的问題,而不是因为领主和神殿的怂恿就贸然出兵。

    “法拉墨,你知道这几年科特勒的粮食收成如何吗?”看到法拉墨的反应,卡勒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抛出了这个问題,法拉墨摇头,他是军法官管的就只有军队里的人,对于帝国收成问題,自己上哪里知道去?另外,殿下说话的方式怎么和鬼丑越來越像,一遇到什么问題,总是先问看似不想干的侧重问題,让人觉得要浪费很大的脑力才能明白他究竟要表达什么。

    “你以后要在帝国身居要职,这些东西,也该是时候注意一下了。”卡勒知道现在让法拉墨注意这些其实还有些为时过早,其实如果不是鬼丑提醒,恐怕他也不会想的这么远,在面对帝国动荡局势这个问題上,开始的他跟现在的法拉墨是一个想法,既然是乱民,杀了就是,可是在遇到鬼丑,并谈论起这些问題之后,他才意识到这种问題究竟有多么的愚蠢。

    三大帝国中,论国内局势平稳,沒有奴隶制的罗恩帝国为最,而鬼丑至少短时间内是在罗恩帝国生活的,所以身为旁观者,又是在社会的最底层顽强生活的人,自然对科特勒连年的叛乱有着不同的见解和看法。

    而正是这些观点和看法给他打开了另外的一扇窗户,让他看到了真实,所以,他也想帮助法拉墨打开这山窗户,让他也知道事情发展的整个过程。

    “总体说來,帝国的粮食收成是呈下降趋势的,少了农民劳作,土地荒废,再加上局部地区出现天灾,在特定区域内的收成几乎为零,而叛乱频率最多的也就是这几个地区,我特意关注了一下有关赋税的问題,很高,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法拉墨虽然长得恐怖,可他并不傻,只要稍加点拨,他就明白了卡勒要表达的意思。“殿下是说,这些叛军都是被逼的造反的?帝国不是有赈灾用……”话说道一半,他就不再说下去了,因为他知道这些钱,肯定不会落在百姓的手里,那么这些堪称天价的赈灾款又去了哪里,不用想也知道。

    除了层层盘扣的官员和领主之外,大头多数都是被用來供奉给了神殿,这也就是为什么神殿总是对平叛问題喊得最为响亮的一个。

    这么说來,帝国现在的局面,反而是帝国自己造成的?

    “不管怎么说,现在我们也插不上手,夕阳军团还要有一阵子才能到达帝国边境,按照鬼丑的计划,我们要在兽人帝国国境内换换血,也不知道现在夕阳军团怎么样了。”说完最后的一句话,轻松的笑了笑说道:“有鬼丑在,我们不用担心,说说今天晚上的情况,对方就那么直接退了?阿尔夫是被那个女孩子救走的?”

    晚上发生的事情很是简单,三言两语之间法拉墨就将事情描述完毕,而卡勒则是一脸沉思的用手沾上水,在桌子上花了一个符号,法拉墨看着那个符号心中一动,那符号居然就是那少女衣服上的符号,对方为什么要掠走阿尔夫?

    被两人担心的阿尔夫,现在觉得自己很冷,实际上,被一个人提在手上,然后用一种极快的速度向前跳跃,就算是无风,也彻骨的含义也穿透他的衣衫,让他感到全身的骨头都刺痛不已。

    “小子,我们到了!”说完那个五短身材的老头又是几个起落,终于在一间茅草屋前停下,同时也将阿尔夫放下,让他活动一下手脚,举目四望,阿尔夫发现荣光城在视线中不过是一道黑影,计算了一下距离,就这么短短的时间之内,这个老人居然带着自己飞奔了近五十里,这种速度实在令人咋舌,也怪不得自己会被冻成这样。

    “你小子要老实听话,小姐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不许撒谎,也不许耍手段,要是问題回答得当,自然会送你回去。”说完这个老人恭敬的对着茅草屋说道:“小姐,人到了。”

    “叔叔,把那东西给他。”熟悉的俏丽声音从屋中传出,那老头闻言点头从胸口掏出一张卷轴,交给了阿尔夫并示意他打开,阿尔夫的脸色微变,戴着迟疑打开了卷轴,刚一打开,阿尔夫脸色苍白,不过随即他又恢复正常。

    “近期会有罗恩帝国夕阳军团第八军团入境,定期三日,望早作准备。”

    这是卷轴上的内容,可是读出來的却不是阿尔夫,而是里面的那个神秘少女,阿尔夫刚打开这个卷轴是因为这内容是他写的,他恢复正常也只因为这东西完全是由对方拓下來的,问題是出在书写的方式上,他用的是师父创造的方块字,而不是兽人文字,也不是大陆通用文字,这种文字从來沒出过兽人帝国,人族不可能认识,这也是他恢复正常脸色的原因。

    可是现在,里面的人却直接背了出來,这如何叫他继续镇定下去,脸色惨白的阿尔夫下意识的吼道:“这不可能,你们怎么可能认识?这,这……这是……”

    “看來,这军报确实是你写的,内容属实,不过我要找的不是你,教会你写这种字的人,才是我要找的,他是谁?在什么地方?”

    他们要找师傅!?阿尔夫顿时将头抬起,一脸惊骇的看着眼前充满了诡异的茅草屋。

    “我已经找了好多年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